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迷心计 > 分节阅读_106
《迷心计》

分节阅读_106

作者:当木当泽 字数:4480 热度:18
后也葬于故土,其子孙后也离京返乡!当年叶陨凉追封武成王,他死后,其子叶赫宁袭其爵,按例该由成王级降于郡王级。

  但先帝怜其叶家功劳,给了叶赫宁一个闲职,依旧特许叶赫宁为成王爵,食邑不变。今年九月底叶赫宁也死了,而至叶赫宁之子这一代,就毫无资格再袭成王爵。前一阵,就此事内阁也奏本过,那叶陨凉战功赫赫,的确是一个良臣,朝廷恩延其子孙也是对其的嘉赏厚爱。但听说那叶家的产业这些年倒增了不少,除安阳之外,连带几个乡郡的地也都占了许多。”

  太后一听,想了想有些恍然:“如此,你是想让……

  “乐正寞虽然出身商贾,游走江湖数十载。但他执业本份,经营有道。去年

  时,所见其家业买卖,无不井井有条。

  其产业如今遍布南省。业下伙计田农加在一处也有不少。而且现在乐正宽领着皇家买办地职。乐正宾又任了淮南商会地职。如此一来。不比朝廷直接派监察巡审更方便地多?虽说乐正宽不是为官地料。但若只是做个地方监督。定是绰绰有余。”云曦轻轻笑着。这点他与绯心想到了一处。而时机。已经到来!

  太后默了半晌。抬眼看他:“那乐正寞如此苦心经营。才得了今日。便是闲职也到底是个官。他女儿当下又怀了龙裔。他竟这会子要归田?”这信到了朝廷也要走一段时日。那乐正寞想是前一阵便已经有了这心思。倒是太后没有想到地。

  “其实朝廷地事。哀家早也不理会了。不过总有些个老臣过来与哀家闲话几句。你莫要多心!”太后自觉有些失言了。忙笑了下低声道。“其实倒不是对那乐正宽有什么偏见。而是………”一时间也说不下去了。绯心是她一手提拔地。也正是因此。她如今才觉得放在皇上身边不安心。以前她要顾着阮家。难免要想地多些。现在不需再顾着阮家。但得顾着皇上。又总怕贵妃太精于心计。事事做体面。又跟外臣勾联。怕是怀了想让其父兄入朝地心思!

  但一听乐正寞要卸任。太后突然觉得。或自己一直以来都错看了乐正绯心。若是乐正家怀了想入朝地心思。这个时候乐正寞自然是不肯卸任地。就算要归田。也要推举自己地子侄来继任。凭着贵妃现在如日中天地势头。留在任上才方便步步高升。当下却卸了任。当朝廷布于南方地密探。细想想。那乐正寞倒是比一些达官显贵还有份忠肝!

  “其实绯心一早跟儿臣说过。她父亲并无才能。也不想在官场纵横。不过是想提升家声。去了商贾之气罢了。”云曦道。“儿臣一向用人。从不管亲疏。而是唯才是举。儿臣去年把乐正瑛带回来。是看他为人老实。又有一身好武艺。放在田农倒是屈了他。并不是因他与绯心有亲。而且乐正>尚需多加锤炼。若他不经磨~地话。自也是难堪重任。如今。乐正寞已经是亲贵。与其让他在官场上消耗。不如一展他所长。为朝廷做些别地事。”

  以遍布南省地生意体系为朝廷在地方地耳目。反馈南省亲贵以及平民对新政地态度。一来可以远离朝廷之间地党系争端。消除太后对绯心地最后防范。二来。保全乐正一家地富贵荣华。再不需要投身官场。与阴谋日日比肩。如此。才是最幸福地两全!

  这件,太后肯定会有耳闻,她就算对绯心在宫中最近的表现满意了,同样也会比较关注乐正家在南方的动向。云曦不需要直接讲,只消借几个老臣的口,比他自己说要好的多!

  眼见太后脸沉思的样子,云曦也微微有些恍惚,这段时间,不是行风雷之变,而是静观量增质移。这当中,细慎,大胆,耐心都缺一不可。绯心怀孕,是时机开始的第一步。事先两个多月的天真烂漫,已经让太后渐渐接受她全新面目。接着移出嫔妃,借此而试探当下的掌权人林雪清,果然她制造传言让太后觉察。这样,试探一个人变成两个,太后对此事的态度如何,就可以说明绯心这几个月天真之态的效果如何。

  结果是如绯心所料的,后不肯相信甚至反斥林雪清。这是必然的,从受宠的程度也好,地位身份也好,绯心的优势都太明显。张美人五年多不受宠,就算放着不理,明年也会被内府驱出禁宫,移居别苑。绯心根本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去对付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人。没有动机,当然不足以信!所以绯心处理和嫔的时候前前后后了四个来月的时间准备,但处理张美人,加上她事先走动也不过用了一个月。而且她故意把两桩白事连的极近,就是要引人注意。

  林雪清若是不动,绯也不会理会。但她若是动了,流泄风声到太后耳中,结果可想而知。

而最后,便是乐寞的奏折。让太后明白,绯心根本没想过让父亲兄弟入朝,更没想过让他们权倾朝野。他和绯心都明白,这世间最幸福的,永远不是权倾朝野!此生,他们注定是要站在巅峰,指掌天下,操控生死。也注定要步步居心,心狠手辣!但至少,阴谋没有磨尽情感,彼此相偎彼此取暖。

正文 第008章 终得两相无遗恨

  看着云曦,慵懒随意的神情之下,是尖锐的锋芒长大了,用不着保护他,也无法再支配他。如今奏请立贵妃为后的折子已经越来越多,绯心是他所爱的女人,他早想给她这个名份。作为他的母亲,又何苦还拘着不成全?

  “哀家知你一直想封她为后,这会子趁着年节好日子,她肚子也不太显。不如正月里选个吉日?”太后低声道。

  声音很轻,但云曦却是一愣,看着太后,一时间竟有些手抖起来。这是他早料到的结局,但依旧难抑那份激动。太后看着他的表情,透过那漆黑的眼睛,星碎一般的亮彩,那眼底的浓情如此让人的慕羡。虽然太后已经半百,青春早已经虚耗,依旧因这眼神的动人而灼热起来。那戏里所唱才子佳人,浓情蜜意。她听的多,信的少。但如今眼前却有一对,在她眼中更胜世间许多眷侣。皇宫这个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美色。也正是因此,美色缤纷之中的执着,才让人艳羡引人嫉妒啊!

  便凭这份情感,也该成全他们,况且乐正一族不涉朝堂,那绯心当上皇后,对太后也说,也不是很难接受的事!

  “儿臣曾,曾经答应过母后。无子不入中宫!”云曦眼眸凝切,声音喑哑,“如今,尚不她腹中是男是女。”

  “她怀的是男是,对你来说根本不重要不是吗?”太后眯着眼轻笑,“你既是爱她的,便封了吧!哀家一个老太婆,何苦还要不成全你们?至于以后是好是坏,全看你的了!而她的臆痴是好了还是没好哀家而言也重要了!”

  云曦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微。他站起身,前行两步身跪在地上。当初他们所希望的,就是太后能看懂她的忠心懂他的痴心!如今,总算是看到了!他俯身行礼:“儿臣谢母后成全!”

  ×××××××××

  雁栖阁殿,宁华夫人拥被在榻,懒懒的却极是平静。久不见光,满脸苍白但眼睛却依旧生动。她静静的看着绯心许久:“你是适合宫廷的我不一样。”

  宁华夫人看着绯心隆起的肚子,笑:“当年你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与我是一样的。当年太后令我为慧贵妃和皇后护驾,帮助她们拢住皇上的心。”

  “你一直不想再见人。自幽居不想再为人利用。”绯心看着她。“你不想再做棋子。却找不到抽身地方法!”

  她垂眼看着锦被:“我是阮家宗亲。虽姓阮。但有连姻。我母亲是太后地堂妹亲是阮大将地属从。自打进宫。慧妃与皇后相争。与我一起进来地昭华夫人受到连累。一年多间死一伤!那时我已经明白。太后远不是皇上地对手!因我采取中立参与她们之间地争斗。这才保全自己。太后见我不能成事见到了你。便让你进来。她是看中你地家世低微。知道你必肯听话。”

  “但那时我也没拢住皇上地心。后对我并不喜欢。”绯心笑了笑。

  “你拢住了。只是皇上没表现出来罢了。”她地话让绯心愕然。一时间竟有些呆住了。

  宁华夫人微笑。笑眼弯弯也分外柔美。她低声说:“自我进宫起。看这宫里起起落落也有快九年了。当中也着实有些女人格外风光过。从开始地阮慧。到我幽居之前地林雪清。

  对于这些。我倒真是不以为然!但宣平十四年地某日。我倒真地嫉妒过一次!”

  绯心让她盯的有点毛毛的,一时间指着自己:“你说我?“宣平十二年到宣平十五年,基本上是她的黑暗时光耶,有什么可嫉妒的?

  宁华夫人笑笑并不再说,转言道:“你早就拢住了,可能皇上自己尚也知,又或他不愿意让太后得计。我难以在夹缝里生存,不知道如何化局,只知一味听从。后来我厌了,厌这里的一切!我不像你,为了声名可以一直守到老守到死。我没有寄托,不知该为什么而奋斗。或说,我没那个胆量,也没那个勇气!”

  绯心听她这般说,不由伸手抚着自己的肚子:“至少你还有一个孩子!”

  “所以说,你与他是一样的。你们

  天生就该在宫里。你们永远不会失了斗志!”宁“我这几天愿意见你,就是因为,我想把孩子托给你!我知道,你会保护她的。”

  绯心眼眶潮,点头:“我当然会,为了你我曾经都为棋子一场!我必要让她,荣极一世,贵不可言!”

  宫里的生活就是如此,不会斗就只能等死!宁华夫人现了自己的弱点但她却逃不掉了,所以她宁可选择逃避,在这宫廷里,开僻她自己心灵的净土。如此,平静的过几年时光,也是不错!

  远离了争斗,却清透了心眼。所以她愿意把孩子交托给最贪权好势的贵妃,不仅是因她是皇上最宠爱的女人,更因她的坚强,她可以在这宫里一直的奋斗下去!同曾为棋子的她们,有着同样无奈挣扎的伤痕,不需要任何人可怜,但一样要分出成败!

  绯心何曾没有艰难的忍耐过,何曾没有绝望过,她也有不愿意做的事,不想伤害的人。但她没有办法,不作刀斧就成鱼肉!

  绯心回到掬慧的时候,云曦已经到了彩芳殿。她走进去,看到他正在书案边看书,他长长的辫带出温柔的弧度,紫金盘龙的锦袍,是那收敛却极致的华丽。她喜欢他这样看书的样子,眼神是十分专注的,侧脸精致而带出光晕。那淡淡的光,让她都觉得十分的温暖和明亮,让她略近一切,就非常的安全!

  她一直是一个非常缺乏安感的人,总是更在意周遭的目光。但是现在,她更喜欢这静静的看着他,体会那一点点走近的温度,让她心中的芽,此时已经攀缠了满心!

  宫廷一是一个没有温情的地方,但在这里,她可以找到她不能放手的温情!云曦抬起头,看到她倚在帘边,晶串流泄在她的身上。

  她水粉绕金色的榴裙,包裹着她的柔与刚强。半年多来,她一步步的照着她的计划与路线,游走在这个刀锋四起的宫廷里,努力的陪伴着他!

  他伸手抱住她,让她歪他的怀里。绯心轻声道:“我刚去看了宁华夫人,她说把女儿托给我!”

  “不意外啊,避了几年,也算瞧的明白”云曦轻笑了一声,“你也该领过来教养一下了。”

  绯心倚在他怀抱里,汲取他的和他的气息:“太后今年越懒怠动了,也不该总让她操这个心。不管哪一个,我都会好生教管他们!让他们学会在这里如何好好的长大。”

  他闭了眼,淡淡的笑涡在脸颊:“有你在,我自然放心的。”

  绯心搂紧他:“我是会一直守着你的!”

  “你说的,可要记得。”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突然笑,“绯心,太后同意了!她让我立你为后!”

  绯心愣了一下,一时竟没反应过来。云曦垂头看她的表情,唇边荡起动人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