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尽在不言中.txt > 分节阅读_1
《尽在不言中.txt》

分节阅读_1

作者:晴空蓝兮 字数:4500 热度:13
下载的文件来自:www.27txt.com 免费提供,请多去光顾此网站哦!

【内容简介】

写个轻松点的,调节一下心情。
篇幅长短未定,大家可以发表意见:)
随便写句话当文案:她聂乐言的人生自从遇见江煜枫之后就开始改写。

搜索关键字:主角:聂乐言,江煜枫 ┃ 配角: ┃ 其它:尽在不言中,晴空蓝兮

【内容简介二】

年少时的聂乐言爱上了同校同学程浩,虽然只是暗恋,却坚持了许多年,
一直到毕业之后遇见私生活一向精彩无比的江煜枫。
两个人交往长达两年之久,却因为性格不合以及她始终无法忘怀初恋而告终。
随着程浩的再一次出现,聂乐言平静的生活出现了新的变化,
而另一方面,江煜枫也仍旧时不时地与她在工作中有所接触,
高深莫测的态度令她越发摸不着头脑。究竟是选择新欢还是旧爱?
究竟程浩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才不能接受聂乐言?


【正文】


  尽在不言中
  作者:晴空蓝兮

  [一]

  聂乐言是被自己的手机声吵醒的,迷糊中想要去接电话,结果手在枕头旁边摸了半天也没摸到那支新买的NOKIA,然后她这才反应迟钝地想起来,原来只不过是闹钟声。
  可是手机呢?她明明习惯了睡前把手机摆在枕头边上的。
  魔音穿耳仿佛无休无止,又找不到手机,她有点懊恼地皱起眉,“呼”地一声,索性将被子拉起来牢牢蒙在头上。
  被子轻软,但似乎隔音效果真不错,那声音果然小了许多,又过了一会儿,一轮闹铃终于过去了,卧室里又重归安静。
  静得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
  两个人……
  聂乐言的大脑中如同有惊雷隆隆略过,瞬间便将浓重的睡意炸得一干二净。她睁开眼睛的同时把罩住头脸的被子猛地一掀,动作大了点,带起一阵不急不缓的轻风。
  其实不盖被子也不怎么冷,因为室内的暖气开得十分足。可她此刻还是不免浑身一抖,仿佛毛孔都齐刷刷张开来,来不及做更多反应,旁边已经响起一道平淡冷静的嗓音,和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形成鲜明的对比,“想不到你睡觉还是这么不老实。”对方的声音居然很清醒,一点都不像刚睡醒的早晨,而且是十分好听的男中音,带着磁性,只可惜语调还是一贯的毫无温度。
  睡觉不老实?其实聂乐言很想反驳,因为自己现在正直挺挺躺在床上,跟具僵尸似的,哪有半分不老实?
  和以前相比,她已经老实很多了!
  不过如今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她睁着眼睛继续扮僵尸,大脑却在飞速运转。昨天……昨天晚上……究竟都干了些什么呢?
  最后,她终于想起来了,一瞬间竟有一拳捶死自己的冲动。
  不过她还是先故作镇定地转过头,颈脖下有些怪怪的,但容不得她多加思考,一心只想完成当前最重要的任务。
  保住面子才是关键!
  所以,暗自深呼吸,她努力使自己的眼神看起来清醒而镇定,可是转过脸去才发现,那家伙居然连眼睛都没睁开。
  靠!聂乐言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却又不禁有片刻的颓丧,好像她在他面前,从来就没占据过上风。
  就连现在好不容易假装并维持住的平静而淡定的表情,竟然也没机会让他看见。
  不过心里忿恨归忿恨,她侧着头仔细看着对方的脸,又不得不服气。这男人,怎么能长得这样好看?
  其实因为窗帘拉得十分严密,整个房间显得阴阴暗暗的,可这道暧昧的光线恰恰将他的侧脸勾勒得完美无比,她甚至能够看见他眼皮上那两道清晰的褶痕。
  江煜枫是内双,平日里看人的时候眼睛显得又深又亮,是标准的桃花眼,真真能勾魂摄魂的。想当初,她有一大半的原因就是栽在这双眼睛上。
  不过,那也是当初了。现在,她聂乐言可不会再被他的美色所迷惑!尤其是在见识到他的恶劣本性之后。
  想到这里,她不自觉地捏了捏拳,谁知方才一直闭着眼睛的人再度悠悠地开口了:“难道你不觉得冷吗?”
  呃?!她这才反应过来,因为被子被她一把掀掉了,此时两人都只穿着极少的布料躺在床上。而她的身上,竟然只套着一件宽大的T恤,不用想也知道是他的,那看似不起眼的LOGO代表着他一贯的奢侈腐败。可是,她竟然已经想不起来这衣服是什么时候换上去的。再看看他,嘿嘿,她在心里小人得志般冷笑,随即语气轻松道:“冷吗?我可不觉得。”虽然她的两条腿全都露在外面,但也总比他强多了。这男人……她多少有点幸灾乐祸,于是目光下意识地顺着他的锁骨一路向下,从光裸平滑的胸口一直看到腰腹位置……不知怎么的,大脑里突然跳出某些乱七八糟的画面,她惊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脸颊在陡然间便发热升温,紧接着,在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做了一件十分丢人的事——她很没骨气地咽了一口口水。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房间里实在太过安静……
  果然,江煜枫的眉毛微微跳动了一下。
  聂乐言瞬间在心里把自己掐死了一千遍,然后就听见他好整以暇地说:“我也饿了。”
  大脑短路一秒钟后,她开始一边思索他的用意一边仔细观察他的表情。
  嗯,嘴角的弧度很正常,看来并没有嘲讽的意思。那么或许,他真以为她是饿得吞口水?
  结果心下刚一松,只听他又发话:“冰箱里有吐司和鸡蛋,你可以去做两份早餐,其中一份不要放椒盐。”
  她愣愣地“哦”了声,然后才反应过来:“凭什么要我做?”居然还以为是从前咩?
  “你不饿?那干嘛咽口水咽得那么大声?”
  她突然没话可说,脸又腾地一下热起来,连忙把目光移开,可是盯住天花板又显得有些傻,于是索性学他的样子重新紧紧闭起眼睛,硬声硬气:“你管我!”
  江煜枫这次居然好脾气地没有发怒,要知道以往她这样顶撞他的时候,他总是毫不客气回击,半点风度都没有。
  他不理她,她也不想理他。
  虽然有暖气,但到底是隆冬,这样躺得久了,终究会感到一丝凉意。可她偏不去拉被子,凭什么,凭什么他习惯了把她当佣人般使唤奴役?今时不同往日,她和他早就一刀两断了……呃……除去昨天荒唐的一夜。
  确实是荒唐啊!想她聂乐言虽然不算太聪明,但也从没干过如此糊涂的事。明明只是一群昔日朋友聚会,怎么最后会和江煜枫两个人单独聚到床上来呢?一定是酒精作祟!她安慰自己,一定是的!否则打死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和这人有任何交集。
  聂乐言闭着眼睛,兀自在心中千回百转,有些许悲愤,又有些许懊悔。也不知过了多久,身旁终于有了动静,一阵穸窣之后,只觉得身上一暖。
  果然还是秦少珍说得对啊,男人是不能宠的!聂乐言暗自得意加感叹:你瞧,你不听他使唤,最终他就只得自己动手来。你若是对他太好了,也许最后却还落不着什么好结果——就像当初她和他一样。
  于是她平躺着一言不发继续装死,心里不免得寸进尺地小小憧憬了一下,或许一会儿江煜枫饿得受不了了,还会主动去厨房弄个早餐?又或许他会连她的那份一起弄好?会这样幻想倒不是因为江煜枫的厨艺有多高超,只不过能让他下厨那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聂乐言想,如果分手之后还能享受到这待遇,那回头说给秦少珍听该多有面子啊!
  可是憧憬果然只是憧憬,她等了半天,也没见那人再有进一步的举动。
  大概亲自动手盖被子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吧,唉。
  “你确定不起来做早餐?”江煜枫的声音再度传过来,似乎一派悠闲自在。可是,这有什么好确定的?聂乐言心里忿忿然,怎么这人就连吩咐别人做事的时候都像是一种恩赐?
  于是她冷哼一声:“不做!”一字一顿,自认为很有气势。
  “好吧。”江煜枫应得更加轻松。
  她不禁一愣,因为他早上一向脾气不好,就是有俗称的“起床气”,看来今天果真大大的反常。
  结果只听见他慢悠悠地接下去道:“不做就算了。我看你应该也没什么时间了,现在是九点过十分。”
  聂乐言的脑子嗡地一声炸开了。
  九点过十分……
  上班时间是九点整。而现在已经是九点过十分了……
  她倏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弹起来,转头只见江煜枫一手拿着手机,似乎正在翻看网络新闻。因为是全触摸屏,操作起来竟然一点声息都没有。
  真是阴险啊!!!
  她不禁咬牙切齿,也不知他拿着手机有多久了,跟她废话了半天,居然直到现在才提醒她上班迟到了。
  他居然一直拖到现在才提醒她!
  最后只好黑着脸七手八脚地爬起来,又在地上找衣服,简直不敢相信那一团乱糟糟的布料就是今天要穿着去上班的装束。
  “江煜枫!”她一边弯腰穿裙子一边叫:“你把我衬衫扣子弄丢了两颗!”
  床上的人正自活动着被压了一晚上的手臂,只是淡淡地扫她一眼,“真可惜,我家没别的衣物给你替换,我看你也只好将就了。”可是语气里哪里听得出半分歉意和惋惜?聂乐言忍不住腹诽,他是幸灾乐祸还差不多!
  没办法,只好用胸针暂时别住敞开的衣襟,再拿大衣遮得严严实实的。聂乐言甚至可以预想到,等下到了公司一定会被那些女同事们背地里好好八卦一番的。
  都怪他!她忍不住狠狠瞪过去,对方却对她这杀人的眼神视若无睹,只是姿态优雅从容地从床上坐起来,照例进浴室洗澡去了,简直和她的狼狈慌乱形成鲜明对比。
  临关门之前,还不忘好心提醒她:“九点半了。”
  “你去死!”她咬牙切齿地诅咒,蹬着高跟鞋匆匆飞奔离开。

  [二]

  下了楼才知道原来天气很不好,九点来钟的光景,看上去倒像是刚刚才天亮。
  天地之间一片雾蒙蒙的,连远处来的车灯都不太看得清,只见到一对又一对模糊的光,朦朦胧胧从眼前内过,就像是小时候放的花灯,飘荡在水汽弥漫的河道中,越来越远。
  这样的天气,连计程车都少了,聂乐言在路边站了十分钟后,忍不住开始踮着脚哆嗦起来,一边心想,这下完了,到公司恐怕要被老板活生生扒下一层皮来。
  这是聂乐言最近才换的新工作,现任老板虽然长相斯斯文文,但在业内是出了名的严苛挑剔。想当初聂乐意就是被这外表的假象给欺骗了,直到某天眼睁睁看着一位同事收拾铺盖惨烈地离开,而一向看来很好相处的大老板却只是从头到尾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两条手臂环在胸前,只有那副金丝边眼镜在灯下闪动着冷酷的光泽……
  聂乐言当时只觉心下一凛,竟然将他的样子与江煜枫重合起来。
  因为印象中有那么一次,江某人也是这个动作这副表情,微倚在墙边,从头到脚仿佛结了冰一般寒意渗人。那也是唯一一次,其余时候,她几乎看不出来他究竟是在高兴还是生气,就连当初分手,两个人闹到了那个田地,最后他却还能扮着绅士,平心静气地说:“我送你回家。”从表情到语调,听不出丝毫破绽,就像每一次他们约会完,他都要送她回家一样。
  那个时候还是盛夏,聂乐言在太阳底下走了半个钟头,最后几乎快要融化掉,但她还是很有骨气,并不后悔自己拒绝了江煜枫的提议。
  可是现在……她在超强冷空气里缩着脖子看时间,默默念叨: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如果这时候有辆车摆在她面前,她一定一定不会再错过……因为设计室里还有几堆图稿等着她去修改,中午还有两位客户等着她去接洽,而最最重要的是——她已经足足迟到五十分钟了!!!冷面大BOSS说不定正在计划招新人顶替她的位子了!!!
  所以,当一辆车真在面前停下来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