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尽在不言中.txt > 分节阅读_8
《尽在不言中.txt》

分节阅读_8

作者:晴空蓝兮 字数:4603 热度:12
/>   他给自己倒了杯现磨咖啡,状似轻描淡写地看她一眼,“十一点吧,有时是下午。”
  几乎气得她吐血!
  人和人之间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十一点!十一点才去上班?!她严重怀疑他是在故意气她,因为这种懒散的老板形象与她那位兢兢业业的大BOSS KYLE简直截然相反,而偏偏江煜枫的生意又不像是快要倒闭的模样。
  可是,BOSS不都该日理万机的吗?接近中午才晃去公司,难道不会耽误掉许多重要的会议和交易吗?
  虽然心中不大愿意相信他的话,但聂乐言好歹还是得到了一个重要启示,那就是既然工作日的时候无法控制,那么每周两天的休假里她就要对自己好一点、再好一点;起晚一点、再起晚一点,争取把另外五天丧失的睡眠统统补回来。
  而且以前她从来不吃早饭,但是自从见识到江煜枫的早餐有多么丰富隆重之后,聂乐言就决定,今后一定要善待自己的胃!否则在他的面前,她聂乐言——一个设计师——的生活品质未免也显得太寒酸了一点吧。
  哪怕手艺不够江煜枫家里的保姆好,至少饱饱眼福也是可以的,再不济,享受一下心理过程也行。
  在每一个轻松自得的星期六和星期天的上午,穿着柔软宽大的睡袍坐在餐桌前,奢侈地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吃掉精心烹制的食物,手边是香气四溢的热饮,那种感觉,该是多么的惬意。
  所以说,江煜枫还真是懂得享受生活,而她跟他交往,最大的收获也正在于此。
  最后分手,其实她有点依依不舍,倒不是因为别的,完全是为了今后大概再也尝不到那样的好手艺,觉得十分惋惜。江煜枫请来的保姆,据说过去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高级私人管家,每天只工作几小时,可是工钱却高得吓人。
  她这样的工薪阶层当然请不起这样高端的人才,所以,只好遗憾地告别。
  此刻,聂乐言刚品尝完半杯朋友从国外捎回来的红茶,习惯性地打开电视开始听新闻。今天她起得并不算太晚,新闻频道的播报还没结束,然后她便听见门铃响了。
  楼下的保安送上来一个小包裹,微微笑道:“聂小姐,这快递公司刚刚派送来的,从外面大致检查过,应当没什么问题,所以我就替您签收了。”最近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此类有包装的不明物品似乎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管制。
  聂乐言道了声谢,关上门开始拆封。
  是同城快递,对方的地址留得并不详细,发件人一栏也只有个姓,连名字都没留下,手机号更是一串陌生的数字。聂乐言只是觉得好奇,什么人会在周末一早寄东西给她?
  结果对方好像故意要和她开玩笑似的,包装纸裹了一层又一层,又仿佛是想给她惊喜。
  最后终于拆开来,露出里面的物体,她不禁愣住,越发觉得莫明其妙。
  盒子里躺着七张百元大钞,外加一件睡衣和一条丁字裤。
  更确切的说,是性感睡衣和透明丁字裤。而且睡衣的质料极有垂感,抓在手里只要稍稍松开手指,那抹鲜亮暧昧的红色就会顺着指缝快速滑下去。
  她皱着眉,几乎已经能够想象出它从一个人的身体上滑下去的样子了。

  [十二]

  最后实在想不出谁会做出这样的事。钱?睡衣?用同城快递的方式寄到她家来,而且事先一句招呼都不打?
  她有点怀疑是不是保安看错名字送错了件,于是从垃圾桶里找到破碎不堪的包装纸,好歹写着聂乐言三个字的那块纸片完好无损。她又埋头去找那个电话号码,不过两秒钟后突然收了手,仿佛终于想到什么一般,抓起茶机上的手机拨了出去。
  等了很久才被接通,电话那头的人“喂”了一声,聂乐言立刻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无聊,居然做出这种事!流氓!”
  只是沉默了一下,江煜枫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公式化,似乎完全忽略了她的措辞:“我现在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然后竟然也不等她反应,便径自切断了连线。
  再拨,却已经转到秘书的手里,照旧是一把知性温柔的声线,抛出千篇一率的说辞:“不好意思,现在在开会,请问您有什么要我转达的吗?”
  聂乐言盯着那团刺目的红色,越想越觉得自己仿佛受到了污辱,可是最终还是克制住情绪,尽量气息平稳地说:“请江煜枫先生会后给我回电话,谢谢。”然后又补充一句:“是急事。”
  “好的,我会替您转达。再见。”
  她挂掉电话犹自生气,这男人真是小气得可以,而且报复起来简直变本加厉。她那天晚上在车上不就数了七百块钱给他么,顺便小小地调侃讽刺了一下,结果他竟然想到以这种方式来报复她。
  一大早就寄性感睡衣来,这算什么?!而且还是那样露骨恐怖的式样,蕾丝加透视,一看就知道根本不是给一般正常人穿的。而他明明知道她一向只穿最中规中矩的样式,以前他甚至还毫不客气地大声嘲笑过她的小熊威尼系列睡衣裤,说她根本幼稚得到家了。
  她却对他的反应嗤之以鼻,心里明白自己当然不能和他其他的那些女朋友们相比,那些妖艳性感的女人,不但个个风情万种,就连说话的声音里都恨不得能掐出几滴水来。她不是没见过他和她们相处,周旋其中永远都是游刃有余的样子,尤其是他偶尔露出笑意的时候,眼角眉梢都似乎带着妖孽的风情。
  她当时就认定他是游戏花丛的个中高手,只不过那个时候并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也会和这个男人有所牵连。
  根据以往的经验,笃定了江煜枫的会议不会这么快就结束,于是聂乐言将盒子随手一扔,兀自走回卧室里去,结果没过两分钟,手机便响起来。
  她有点意外,因为是许久未见的一个大学同学,当年的交情还算不错,只是毕了业之后各顾各的,联络自然越来越少。
  倒还是印象中那样爽朗的性格和声音,稍微问候了两句,只听见对方喜笑颜开地问:“礼物收到了吗?”
  她一愣,那女同学又说:“还有当年问你借的钱。你看看我这记性!居然临到毕业也没想起来还给你,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自己想想都觉得难为情,好像故意赖账似的,哈哈……”
  七百块……聂乐言努力想了很久,才依稀记起大概是有那么一回事,当时那女生手头上急着要用钱,偏偏赶上其他同学都不在宿舍,好像就只有她,因为身体不大舒服所以逃了半个下午的课。后来匆匆忙忙在校内银行提款机里取了七百元钱,交到对方手里,再然后,大家都忙着期末考试和做简历找工作写毕业论文,居然就渐渐把这事给疏漏了。
  确实,直到毕业为止,她也同样没记起来自己还放过这样一笔外债。
  “这次主要是为了还钱啦,另外就是想起你的生日好像快到了吧,送件小礼物,希望你会喜欢。”女同学语出惊人,“哈哈,更重要的是希望你男朋友会喜欢才对,我可是特意挑了很久的哦,还让我老公做了参考。”这派作风,倒是很统一地延续了在大学时代的风格,话题热辣百无禁忌,即使隔了这么许久没见面,照样没有丝毫顾忌。
  聂乐言干笑两声,诚心诚意地道了谢,又聊了几句才将电话挂掉。
  此时此刻,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刚才摆下的大乌龙,以及一张冒着怒火的脸。
  虽然江煜枫并不经常生气,不过,她还是十分确定自己惹到他了。
  她居然在他开会的时候骂他流氓……现在她已经开始希望他的会议永远不要结束才好。
  也许是诚心的祈祷起了作用,接下来的一整天手机竟然真的再也没响过。
  聂乐言心中不由一松,其实对此也并没有太大的意外,或许会议早就已经结束了,而他只是忽略了她的留言罢了。曾经相处那么久,她习惯了江煜枫对她的忽视,他似乎一向爱自己、爱生活、爱工作,远胜于爱她。
  哦,不对不对!这个“爱”字又从何说起呢?正确地来说,他应该从来都没有爱过她,她应该和他的任何一任女友一样,都只不过是一段时间的快乐和消遣罢了。
  不过,今天的情况显然有点反常,就在聂乐言爬上床铺打算睡觉的时候,手机终于响了。
  看着屏幕上一闪一闪的那个名字,聂乐言心中不免犯愁,其实是不怎么想接的,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那个绿色的小键。
  她到底还是了解他的,只恐怕拒接或关机只会使自己日后的处境更糟糕。
  “喂。”她故意装出困倦的样子。
  江煜枫的声音传过来,“你找我有事?” 语调很平淡,并不见分毫臆想之中的怒意,可是不知为什么,她却仿佛能够感觉到他的不耐烦。
  她当然矢口否认,以一种斩钉截铁的语气说:“没有。”
  他似乎在电话那头冷笑了一下,“那么,你就是在拿我寻开心了?秘书告诉我,你说有急事找我。”
  她无可奈何,终究觉得有点理亏,只好放低了声音说:“没有,只是误会而已。”
  电话那头一时没了声音,也不知道江煜枫想干什么。她却只是下意识地咬了咬唇,觉得很尴尬,平日的两人纵然有千般不好,但做出上午那样莽撞的举动来,始终还是她的不对。从小家里大人们就教育她,要与人为善、要礼貌待人,可是只要一对着他,好像她的理智和智商就会立刻减掉一大半,仿佛有些情绪总是不受控制地便要冲出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她有时都分不清,那个与江煜枫在一起的聂乐言,究竟算是最反常还是最真实的。
  她兀自走着神,结果只听他沉声说:“开门。”
  “……嗯?”她不禁一愣,条件反射般坐起来。
  江煜枫在电话里又重复了一遍;“开门。”
  他就站在门口,穿着一身正式的深灰色西装,发型也一丝不苟,就只有领带松散随意地挂在脖子上,仿佛真的刚从冗长的会议之中解脱出来,脸上带着难以遮掩的疲倦。
  以前两个人关系最浓热炽烈的时候,有一次聂乐言曾经开玩笑地问:“听说做投资这一行的员工里面很多人年纪轻轻就过劳死的,是不是这样?”
  他丢开遥控器点点头,难得一本正经,“何止是员工,死得最快的应该是老板才对。”
  她立刻大笑起来,“哦,那不就是你这种?”
  “对。你怎么这么开心?”
  “我哪里开心了?我相信,你一定不会那么早就死掉的。知道为什么吗?”
  他却完全不用思索:“你是想说,祸害遗千年对吧?”然后二话不说地俯下身狠狠吻她,仿佛某种惩罚,直到她喘着气求饶了才肯停下来,那样理所当然地看着她,“我不死是因为舍不得你。”
  两人挨得极近,她却觉得他的那双眼睛深得根本望不见底,而且她也根本不相信他的鬼话。他总是这样半真半假,高兴了就甜言蜜语哄她两句,不高兴了就将她视作空气。
  就像最后分手,他又哪里有半分舍不得的样子?
  这时聂乐言扶着门框,对于此人的突然出现不无吃惊,结果他却微微皱起眉:“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语气颇为不善,看起来心情似乎不止一点的糟糕,她不得不警惕地问:“你来干嘛?”
  “来听你的解释。”他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十足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那通电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都说了只是误会。”
  “可是你的声音实在太大,我相信当时我手下的员工全都听见了。”他顿了顿,拂开她拦住路的那只手,熟稔地走进屋里坐下,脸色深晦,语气倒是越发不急不缓,“他们都听见你骂我是流氓。”
  聂乐言突然无言以对,当时情绪爆发,是真的没注意自己的音量有多大。不过想来应该是相当可观的吧,因为自己当时相当气愤。
  见她一脸愧疚地不说话,他才仿佛心情好了一些,略微扬了扬眉,放松地半阖上眼睛靠进沙发里,惬意地好像坐在自己家中,吩咐着保姆,“有没有吃的?我饿了。”

  [十三]

  聂乐言一边煮面条一边想,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虽然替一位现在关系算不上太融洽的前男友做宵夜是件十分莫名其妙的事,虽然她也很不情愿做这种事,不过,谁让她理亏呢?
  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接二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