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尽在不言中.txt > 分节阅读_10
《尽在不言中.txt》

分节阅读_10

作者:晴空蓝兮 字数:4610 热度:10
群花痴女人啊,只是没亲眼见识到心中偶像的破灭罢了。和江煜枫在一起,她觉得自己的脑细胞每天都要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而消耗掉无数个,长此以往,会不会寿命也缩短十几年?
  “现在他又送花来,还是你最爱的马蹄莲。快说,他是不是又想追你,想合好?”
  一语恰好戳到聂乐言的痛处,她连嘴角都开始下沉,黑着脸说:“不是。”然后眼观口,口观心,埋头开始做事。
  钟晓玲颇为怀疑地看着她良久,最终渐渐面露惋惜地长叹一声:“唉……”
  所以第二天吃晚饭的时候,聂乐言犹自疑惑外加忿忿不平:“……你说这些人是不是被下了药迷昏了头?她们统共才见过江煜枫几次,竟然就觉得他天好地好,仿佛能跟着他那就是上辈子修来的最大的福气了。真是可笑!”她停下喝了口茶,嗤笑一声:“真是太可笑了!”
  而她唯一的听众从头到尾都在对着自己最爱的蟹粉狮子头和糖醋排骨大块朵颐,末了,一直等她终于发泄完毕了,才不咸不淡地一语中的:“怎么最近江煜枫的名字从你嘴里冒出来的频率越来越高了?”秦少珍在灯下眯着眼睛,笑得着实有些暧昧,“难道这真是重修旧好的前兆?”
  聂乐言一口水噎在喉咙里,几乎尽数呛出来。
  她怎么就给忘了呢?其实秦少珍才是江某人最大最忠实的拥护者啊。
  道不同不相为谋,最后聂乐言干脆放弃争辩,一心一意只顾吃菜。
  蟹粉正宗地道,狮子头很好吃,虾球也做得晶莹剔透弹劲十足,另外还有她最爱的干贝羹,光凭味觉她就可以分辨得出这桌菜是出自哪位大厨之手。原因无它,只是由于之前来过太多次,多到她这个路痴闭着眼睛都能从大门口走到洗手间。
  秦少珍心满意足地说:“这里的老板还真够给你面子的,这种时候还能腾出小包厢来。”
  她应:“熟客呗。”
  其实自己也知道这个理由不太充足,大概老板多半卖的还是另一个人的面子,那个曾经数次带着她光临此处的男人。
  江煜枫和这间餐厅的老板熟得不得了,几乎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而那个有着十足生意头脑的香港人第一次见到她时并没有太多的表示,只是很客气地点头招呼了一下,然后便将她视作路人甲。
  一直到很后来,大约过了半年之久,有一回她心血来潮独自在这里坐了一整个下午,结果却意外得到一份免费赠送的下午茶点,丰盛而精致,倘若对照餐牌自然就会知道价格不菲。
  后来她向江煜枫提起,他也只是半开玩笑道:“人家可是出了名会算计的生意人,平时谁也别想从他那里讨到半点好处去,可见你的魅力还真大。”
  她当然不会就那样轻易地被他糊弄过去,想了想,最后还是得出一个自认为正确的结论:“他大概是想不到江先生您能和一个女朋友维持关系超过半年吧?他给我小恩小惠,应该只是觉得我是个奇迹。”
  江煜枫当时睨她一眼,脸上竟然显出难得认真的表情,但也只是一晃而过,随即便又笑道:“想不到你有时候还挺敏锐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夸奖。
  其实她大多数时候是真的够敏锐,也只有和他在一起时,才会偶尔歇斯底里一下。
  就像现在,她心里十分清楚,能在这家既小又精致又客似云来的餐厅里临时拿到位子,而且还是像这样风景上佳的包厢位,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结账的时候服务生离开了很久,回来之后甚至还主动替她打了折。
  聂乐言终于有点忍不住了,问他:“你们老板在吗?现在方不方便让他来一趟?”
  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穿着白衬衣黑马甲显得特别精神,对着她微微一笑,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从嘴里冒出来:“老板人在香港。”
  她怔了怔,这才越发觉得奇怪。
  结果服务生又说:“不过3号包厢的江先生说,如果聂小姐您有时间和兴趣的话,待会儿可以过去和他再吃点东西。”
  聂乐言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旁边传来不可抑制的一声低笑,秦少珍几乎就要眉飞色舞:“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他连你今晚准备在哪儿吃饭都能猜得那么准,简直神了!赶快找找,看看身上是不是被人装了追踪器?”
  神什么神?聂乐言拎起手袋抬脚走人。
  只不过是习惯罢了。
  他无非不过是掌握了她的习惯和癖好,因为过去每一年的今天,另外还包括大大小小的纪念日,她几乎都是在这里庆祝的。
  回家的路上,夜色早已如潮水一般涌上来,倦意也是。
  聂乐言靠住车窗,听着广播里传出一段陌生的旋律和歌词,那是某个慵懒清澈的女声在唱歌,却仿佛呓语,只是一遍又一遍地低喃重复。
  景物从眼前不急不缓地略过,陷在车水马龙之间,她忽然感到有点困,几乎就要睡着了,可是大脑的某处却又似乎极其活跃。
  到现在,她真的有点搞不懂了,也不知道江煜枫到底想要干嘛。难道他确实是觉得日子过得太无聊,所以想找个人寻开心?而她恰好近在眼前,所以成了最佳人选?
  因为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会对旧情念念不忘的那一类男人。
  这个世上或许真会有痴情男子,但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江煜枫。

  [十五]

  他当初对待她的态度太过随性,所以聂乐言甚至吃不准两个人之间是否真的曾经有过那般真情切意。
  她不爱热闹,他就常常将她一个人晾在家里,独自在外应酬;她想旅游散心的时候他总是没时间,于是便只是将卡丢给她,然后像逗小孩子一般地随口哄她:“找两个熟悉的朋友做伴,慢慢玩”,而在她外出的日子里,他也极少极少会主动打电话给她;还有某次,她的父母千里迢迢从老家过来看她,住了整整半个月,其间江煜枫的秘书将他们的衣食住行打点得无比妥贴,可是他自己却一直没有露面。
  那次母亲很好奇地问起来:“你男朋友呢?什么时候也安排大家见个面吧。”
  她找了无数个借口一推再推,只因为心里认定了,自己将来只会把结婚对象带给父母正式过目,而江煜枫,他和她显然是不会结婚的。
  甚至在那之后不到三个月,两个人便那样分手了。所以说,看吧,她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幸好生日过后,江煜枫并没有什么后续的行动,也没有再送花去办公室。
  而那束纯白的马蹄莲,因为聂乐言一向爱花,自然不舍得就这样扔掉,于是也不知从哪里找了个很简单的玻璃水罐,盛了大半罐的清水将它仔细养起来,偶尔有同事经过门口看见了,便总会停下脚步和她闲聊两句。
  有人说:“哟,现在都流行在办公室里养花了吗?前两天看见财务室也有人往里搬盆景。这样子摆在单调的房间里,效果很不错嘛。”
  也有人问:“为什么不弄束更常见的百合或者别的来养?味道还更香些,或者提神的植物也行啊。”
  甚至还有人直接问她:“谁送的?”
  每到这时候,聂乐言都只好无奈地搪塞说,一位朋友,一位普通朋友。
  因为公司里女性很多,而女性多的地方就必然不会存在永远的秘密,她根本不指望前台小妹妹会将她收到花束一事守口如瓶,所以倒还不如坦白一些得好。
  当然,也不是无条件的坦白。江煜枫的名字,她过去就极少会在他们面前提起,现在当然更加不会。
  相对于公司里同事之间的轻松气氛来说,老板KYLE自从上次出差回来之后,似乎心情就一直不大好,往常都是笑脸迎人,可如今的情绪却仿佛反复无常,并且时不时便会召人进去进行私密谈话,十几分钟至一两个小时不等,每位出来的同事当下大多则都神情凝重。
  聂乐言私下里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我。”
  “……嗯,不知道。”钟晓玲倒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趁着难得的空闲,低着头摆弄手机不停地发短信。
  小小的一间办公室里不时会有叮叮咚咚的短信音响起来,聂乐言对此觉得有点奇怪,不禁揶揄道:“真难得,居然还有你不感兴趣的事!嗳,你说,会不会和我们的客户接二连三地被其他对手公司挖走有关?”
  钟晓玲眼皮都未动一下,仍旧意兴阑珊:“……嗯,不清楚。”想了想才又说:“你怎么那么悲观?说不定是要年底加薪呢?”
  聂乐言忍不住嗤笑:“应该是你太乐观才对,亲爱的。”
  果然当天下午,她便被召唤至大老板的办公室。
  两个人面对面,聂乐言十分诚恳地首先做了个检讨:“这阵子几家客户的事……”谁知很快就被打断,KYLE摆摆手,“今天叫你来不是谈这个。”他微微一笑,似乎是这几日天以来难得惬意轻松的表情,将一纸合约推到她面前。
  “你看一下。”他说,“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由你负责。”
  聂乐言不明所以,接过来一看,才知道不过就是最寻常的委托设计合同书。
  “我?”她有点为难,因为手头上还有其他任务没有做完。
  KYLE却说:“我看了一下,貌似你现在有一份设计稿已经到了扫尾阶段了,另外,前两天新接的可以转给小钟去做,你一心一意做这一份就好了。”他停了停,像是最终做了决定,“就这样办,你等下叫小钟进来,我会交待她。”看这态势,显然是非要她腾出时间来不可了。
  聂乐言回去之后又将委托书仔细看了一遍。那套等待装修设计的房子不但坪数大,而且地段极好,从她目前所在的CBD黄金地段过去也只是两站地铁的路程。
  近几年楼市的发展如火如荼,尽管政府一直宣称要加以控制,但是价格还是以惊人的速度往上飙升,而此处的房价更是已经达到天价,对于普通收入的老百姓来说,恐怕早已成为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由此可见,此屋主倒很是阔绰,而且看来要求颇高,因为合同后面的附加条款简直列得密密麻麻,多得有些过份了,让人看了眼花缭乱。
  不过除此之外,单从这两三页纸的合同上面,还真看不出这位客人有什么其他的与众不同之处。
  从读书时的实习期算起一直到现在,她好歹也在这里做了三四年之久,当然将老板的禀性脾气摸了个八九不离十。
  三十三岁的KYLE是从父辈手里接过的生意,结果在外人皆不看好的情况之下,硬是从低谷来了个华丽大逆转,公司的业务此后便被他越做越大,尤其是近两年,简直堪称风生水起,整个儿一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驾势,人面也自然越来越广,三教九流,见了面总能招呼上两句。但是,这也算是聂乐言第一次见他这样假公济私。对方很显然是他认识的人,又或者还是朋友之类的关系,否则不可能轻易绕过先来后到的规矩,直接跃上公司的优先安排表。
  一直等到三天后,才终于在市区黄金地段的高级往宅区里见到了这位神秘的客户。
  聂乐言却不禁有点讶异,因为对方竟然是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子,而且单从容貌和打扮上来看,恐怕还未成年。
  难道就是她让一向大公无私的KYLE破了先例?
  聂乐言皱着眉,看了看合同最后一页上的落款签名,不由得再次确认:“请问,你就是宁双双本人?”
  “有什么问题吗?”年轻的女孩子似乎有点不耐烦,倒是反过来将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然后下巴一扬,眉眼倨傲:“你就是聂乐言?”
  “对。”聂乐言好脾气地微微一笑,照例递出自己的名片。
  可是对方显然对她这个人更加感兴趣,纤细修长的手指夹住那张小小的纸片,却连扫都不扫一眼,仍是那样高傲的神态,就隔着两米之遥,继续盯住她看了半晌,目光中流露出些许审视的意味,竟然毫不遮掩。
  聂乐言不禁在心里暗暗叫苦。
  直觉告诉她,这个宁双双似乎并不太好相处。大概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吧,有一群人护着,从小就被捧到天上去的,所以眉目之间隐约带着不可一世的味道。就好比现在,她站在她面前,被她毫不客气地从头到脚细细打量。
  这哪里像是普通的设计师与客户的见面?
  入行这么久,也不是没有遇见过那种素质低下的猥琐男客户,有的垂涎美色,有的则总想找点机会揩点油,但即使是那种人,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