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尽在不言中.txt > 分节阅读_34
《尽在不言中.txt》

分节阅读_34

作者:晴空蓝兮 字数:4450 热度:16
趁着周末大采购?你看我也是,最近简直忙昏头了,平时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
“上班族,都一样。”
她在一旁赔着笑,眼角却瞟到江煜枫,他只是闲闲地负着手,既不打算插话,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最后又闲聊了两句,这才在岔口处分开,临走的时候人家还不忘真心称赞:“你们两个看上去真的很般配啊。”
“多谢。”聂乐言扯着笑,好歹将对方送走了,结果一转脸,只觉得身旁那人正垂着视线看她。
她斜他一眼:“怎么,很得意是不是?”
“得意什么?”
“人家夸你英俊啊。”
江煜枫推着购物车,轻描淡写道:“这种事实,根本不需要得意。”
她闭上嘴沉默,选择无视。
谁知道等结完帐走出来,竟然又在大门口碰到那位邻居。
“东西买得太多了,现在才发现没办法拿。”望着满满一推车、堆得像小山般的大包小包,对方也有点尴尬。
聂乐言想了想,提议道:“干脆坐我们的车一起回去吧。”又转过头,用询问的眼光看向江煜枫。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他说,“我去把车开过来。”
有位这样英俊的男士当司机,而且还出手帮忙搬拎那些沉重的东西,邻居大姐笑得眼睛都弯起来,到家的时候难免连声道谢。
聂乐言微笑:“不用谢,大家住得这么近。”
江煜枫也微笑:“不用谢,乐言是我女朋友,帮她的邻居也是应该的。”
直到进了家门,将那些日用品和食物各归各位的时候,聂乐言始终一言不发。
“你又在闹什么别扭?”
她不作声。
“卷纸要放在哪儿?”
轻轻瞥了一眼,她朝储藏间一指。
江煜枫好脾气地拎着进去,然后空手出来,又看到新整理出来的一堆东西,便问:“洗衣粉放哪?”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要买这么一大包,拎着怪沉的,估计用到明年也用不完。
结果,那只纤细的手指再一次朝同一个方向指了指。
识破她似乎是有意在耍他,江煜枫索性站着不动,直等到她将所有物品都分好类,才一一拿去放好。
其实看在他难得如此自觉而勤劳的份上,她最后终于憋不住笑出来。
“一个人蹲在地上傻笑什么?”不知何时,他正好整以暇地抱着手臂,倚在门边看她。
她又可以板起脸:“谁允许你造谣了?”
他似乎很无辜,眨眨眼睛:“我造什么谣了?”
“你干吗要和楼下的人说我是你女朋友?”
“你这人真奇怪。”他摇摇头,一副匪夷所思的样子,“在超市里的时候,她说我是你男朋友,你不也没否认?既然我是你男朋友,那么你当然就是我女朋友了。有什么不对吗?”
纯粹无赖的理论,她几乎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反驳:“那个时候我只是为了给你留点面子罢了。”
“哦,那么我是不是应该多谢你?”江煜枫“哼”了声,脸上倒是完全看不出喜怒。
她一本正经地点点头:“不客气。”
周六周日整整两天,似乎江煜枫都十分空闲,既没有饭局,也不被公事打扰,就连手机都很少响起来。
星期天晚上准备晚餐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丢下游戏机,十分好兴致地提议说:“你让开,我来做。”
其实对此聂乐言倒是十分怀疑,不由问:“你有多久没进过厨房了?”
“怎么?你怀疑我的厨艺?还是害怕我下毒害你?”
“前者。”她毫不客气地承认。
他却很大方地不和她计较,只是命令说:“你出去等着。”
“好吧。”
他会如此积极主动,简直就是千年难得一遇。
其实算起来认识这么久,她似乎只吃过一次他煮的面条,那次还是家里阿姨请假,外卖电话打不通,而她又恰好烫伤了手,无处个巧合凑在一起,于是不得不劳他的大驾。
而今天嘛,或许是他心情特别不错的缘故吧。
反正也正好了的轻松,聂乐言便真的乖乖退了出来,临走时却又想起来:“围裙挂在墙上,看到没有?”
他回过头,美貌都不动一下,一本正经地仿佛在陈述一个明摆着的事实:“用那种东西有损我的气质。

她几乎当场笑不可遏。
“……可是等下油星子溅起来,岂不可惜了你这身英国名牌?”
蓝灰色的条纹线衫,竟难得被他穿的这样好看,仿佛大幅广告画里的模特,很有质感,只不过此刻站在厨房里,着实有些不搭调。
她忍着笑又返回去:“虽然我着围裙花哨了些,但好歹胜在够可爱。”见他似乎皱皱眉,却便并没有进一步的反对,她赶紧踮起脚尖亲自替他围上。
那么好的衣服,真不是这样糟蹋的。
在腰后轻巧的系了个蝴蝶结,聂乐言退后两步将眼前这个英俊修长的男人上下打量了一遍,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彼岸走出厨房便诚恳地说:“挺好看的,真的。”其实心里却在不停地狂笑——原来江煜枫与泰迪熊配在一起是这种效果啊……确实令平时的气质荡然无存。
不过,倒真令人满意!
最后端出来几道菜和一个汤,其实都是家常菜,配料也很简单,但是拿起筷子一尝,竟然十分好吃。
她简直觉得不可思议,而她仿佛很得意,挑眉说:“别用这样崇拜的眼神看着我。”
“可是真的很好吃啊。”她不禁叹道,“你竟然还精通厨艺……”
对面的男人微笑,神色颇有点暧昧:“我精通的东西还有很多,你应该也知道的,就比如昨晚那一项。

“……”满头黑线,当场无言。
过了一下,她自动转移话题:“你这牛肉是怎么炒的?为什么我每次都捏许多生粉,却还是不够这样嫩滑?”
“还有这道肉末茄子,和上次我在酒店里吃到得差不多。”
“……冬瓜汤也好喝,明明没放多少干贝,倒还挺鲜的。”
她便问便抬起头,结果才发现对面的江煜枫不知何时已经放下了筷子,正以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薄薄的唇角微微跳着,灯下那双狭长的眼睛墨黑如点漆,深深蕴着光。
“怎么样,聂乐言,是不是突然发现其实和我一起生活也还不错?”
刚刚出差回来,秦少珍就敏锐地察觉到了异常情况,因为短短一次下午茶的时间,坐在对面的聂乐言就频频走神,明显心神不定。
最后秦少珍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喂,想什么呢?回魂啦!”伸出手在半空中晃了晃,知道重新招回聂乐言的注意力。
“我好不容易出完差,又从办公室偷溜出来找你喝茶,难道你打算就这样一直忽略我吗?”
“对不起。那么请问秦小姐,您最近工作还顺利吗?是否忙中有序?还是手忙脚乱?出差一趟有何奇事趣事可以拿来与我分享?”
“咦,聂乐言,我发现你最近口齿越发伶俐。”
“大概是近墨者黑吧。”原本只是随口这么一说,然后才察觉到自己的失言,果然,下一刻秦少珍立即眯起眼睛,狐疑地问:“你指的是谁?”
聂乐言愣了一下,索性没好气地答:“江煜枫。”然后又主动将最近发生地事情简略描述了一番。
“你说怎么办?”她问。
着时候秦少珍显然更好奇另一件事:“他做菜的本事是不是和做生意的本事有的一拼?”
“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花痴的程度比那些追星的LOLI小女生还要厉害。”
“多谢夸奖。”
“不客气。”聂乐言低着头喝奶茶,不由得又想起那天江煜枫半真半假的问话。
该怎么说呢?
事实上,确实还不错。
而且,她似乎一向都是个很容易适应环境的人,所以当他在她的身边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的时候,她便真的在不知不觉中渐渐适应了。
从分手到现在,时隔那么久,她竟然再一次习惯了自己的生活中有他的存在。
明明知道这种状态很危险,可是同时却又让人那样的难以抗拒。
而同样让聂乐言觉得无法抗拒的,则是偶尔抓住上班的空隙发骚扰短信。
就连她自己也觉得这个新近严惩的趣味有那么一点小变态,不过,没到这个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因为之需要轻轻动一点手指,然后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去想象江煜枫被她打扰到得样子,着几乎让她的心里即刻升起一种类似恶作剧般的快感。
第一次做这种事的时候实在是因为无聊,那天坐在会议室里开例会,部门的头儿是出了名的话痨,完全没有一般设计师简介高效的作风,因此聂乐言坐在座位上悄悄玩手机。
只是心血来潮,便从最近的通话记录里调出一个名字,随手编了一行字,问:你在干吗。
其实江煜枫很少发短信,有事向来直接用一通电话解决,甚至从警对这种一言一语你来我往的拖沓的交流方式表示过隐晦的鄙夷。她当时根本没想得到回复,运动手指不过是为打发时间罢了。
谁知道过了一会儿,手机突然发出蜂鸣般的振动。
屏幕上出现言简意赅的两个字——开会。
她却像意外找到了同盟者,将手伸到桌下,以一种同病相怜的心情问他:是不是很无聊?
又过了一会儿,他回复说:不觉得。
……
部门上次还在滔滔不绝,已经由近期公司设计部的加班情况讲到今年业界涌现出的新生力量,而聂乐言一直微低着头,对此充耳不闻,只专心着力于自己的最新业余事业——与江某人发短信聊天,顺便打乱他的工作步调。
从那以后每当他有空了,随便想到什么事就都会编写一条文字消息发送给他。
起初又好几次江煜枫直接回电话过来,却都被她一一掐掉,见了面还不忘疑惑地问他:“嗳,难道你交往过的那些女人们都不喜欢发短信的吗?真是没有情趣呀……”
江煜枫似乎很不愿意和她探讨此类问题,于是便用一个恶狠狠地吻或者更激烈的运动结束话题并惩罚她。
后来居然也渐渐习惯了,抑或只是为了迁就他,发过去的短信多半都会回复,虽然还是一贯的惜字如金,通常都是个位数。
可见他有多么勉强多么不情愿,而她却越发觉的有趣起来,简直就是无聊时候打发时间的最佳途径。就连秦少珍都说:“拜托你的趣味能不能高雅一点?”
她捧着手机头也不抬,只是笑眯眯地回应:“不能。”
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某天,被她经常骚扰着的某人终于问:“这样让你觉得很好玩?”
聂乐言刚洗完澡,湿头发凌乱的披在肩上,拿着毛巾的手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才说:“你没看电视吗,专家说常动手指有助于延缓大脑衰老。”
“哦?所以你就专门挑我在开会或者与客人应酬的时候来活跃自己的脑细胞?”
“……”
见平时的小伎俩被识破,她索性盘腿坐在沙发上,十分无辜地说:“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每次都那么巧呢?”
“可我记得白天的时候已经告诉过你,晚上有个饭局。”坐在身边的男人面无表情,只是微微挑起眉,语调轻飘飘地问,“你在我喝酒的时候问我什么颜色的睡衣好看,究竟存的什么心?”
“呃……”眼见面前的黑影有渐渐迫近的趋势,聂乐言直觉伸手挡在前面,一边矢口否认,“当时我正和秦少珍逛商场,看到了所以随口问问,没有什么居心。”仍是一副无辜至极的模样,眨着眼睛插她点头保证,“真的!”
她却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么诱人。
脸上的肌肤在乌黑湿发的映衬下只显得莹白如玉,仿佛吹弹可破,浴袍的领口微微敞开来,露出修长优美的颈脖和胸前的一片若隐若现的春光。其实原本只是一时兴起想要捉弄她一下,可是此时江煜枫的目光却不由得机身了几份,停了片刻便真的压上前去,单手轻而易举地扣住了她抵在身前的手腕。
他将她用来擦头发的干毛巾丢开,手指灵巧地挑开衣襟钻了进去。
“凉!”她咝咝吸着气,但是躲闪不开,大半个身体都被压在沙发上,他的呼吸轻缓的从耳边掠过,一阵发痒,惹得她几乎笑出声来。
“……到底承不承认自己是故意的?”江煜枫的声音微微有些暗哑,而她似乎并没听出来,止住笑声之后才半真半假的说:“是故意的,就为了提醒你一下我的存在,免得你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