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炽恋霸宠:恶魔老公狠狠爱 > 第五百零九章 卷二 非走不可
《炽恋霸宠:恶魔老公狠狠爱》

第五百零九章 卷二 非走不可

作者:苒小猫 字数:5900 热度:9
    冷熠带有‘欺骗’性质的妥协,换来了他和凌楚楚之间比之前更甚的甜蜜温馨,不可否认,在这两周多的时间里,他们夫妻之间的情感又增进了一步。



    这是冷熠想要的结果,只是他没想到,这样的甜蜜温馨,会结束得那么快。



    这一天,凌楚楚亲自煮了一杯咖啡,放在托盘上之后,捧着托盘往卧室旁边的书房走去。凌楚楚的身边,依旧陪伴着除了凌楚楚在房间之内、和凌楚楚几乎寸步不离的梅雪。



    面露温柔的笑容,凌楚楚脚下的步子迈得较以往要欢快许多,想要把手里的爱心咖啡早点放到冷熠的手中,为他扫去一天的疲惫。书房的门半开着,刚走到一半,倏然,凌楚楚听到了书房里传来了鬼医高昂的声音。



    凌楚楚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毕竟煮咖啡之前宫女告诉她冷熠是独自在书房里的,这会儿却是多了鬼医,凌楚楚还考虑着是否要向前迈步直接进入书房,怕是会打扰到了书房里的人。很后么熠。



    正犹豫着,鬼医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凌楚楚的耳朵里。



    “库里恩大人一直都如此配合您,他的冥顽不灵、极力阻挠原本就是为了这一场戏,如今你真要授予他死刑,属下认为不妥......请王三思!”



[无_错]小说m.quledu.com    凌楚楚捧着托盘的小手因为鬼医的话抖了抖,小脸刷的变得惨白,她很清楚,鬼医很明显是在和冷熠说话。



    库里恩大人、配合、冥顽不灵、极力阻扰......



    很自然的,那些如此契合的只言片语,让凌楚楚很难不联系到她的儿子昊昊身上,还有这些天冷熠一直表现出来的努力解决的“某事”上面。



    梅雪敏锐的发现了凌楚楚的变化,她淡漠的双眼瞥过凌楚楚捧着托盘抖动的小手,原本已经拿着小型器械似乎想要报备的她,在匆匆的看了一眼离她们还有距离的半遮掩书房房门,然后把手心里的器械重又放回了兜里。



    手从兜里伸出来之后,在凌楚楚还没有回过神的瞬间,自然的接过了凌楚楚手中的托盘。当凌楚楚后知后觉的看着梅雪手里捧着的托盘时,梅雪不言不语的看着凌楚楚,凌楚楚并没有多说什么,如今她的注意力全在房间里的人上面了!



    托盘被梅雪拿在手上之后,咖啡杯再也没有‘抖动’的情况,也丝毫没有任何一点因为咖啡杯抖动而弄出的声响。



    许是冷熠的回答声音比较小声,凌楚楚下意识的轻手轻脚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站定原处。



    接着凌楚楚听到的还是鬼医的声音,“王后一定会因为库里恩大人的死而不安的,王,别人的话属下断然不会替他求情,可库里恩大人究竟是属下的亲人,且他多年来对王族如此忠心耿耿——”



    凌楚楚没想到库里恩大人竟然还是鬼医的亲人,鬼医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出声的,是冷熠。



    “别再说了,他的身份很适合,”冷熠的话淡淡的,却是让人从心到身都感觉冰寒无比,“他第一个,倘若他被处死之后楚楚还护着那小子的话,接着就是第二个要死的人!”



    冷熠的话,让凌楚楚呆怔原地,活活的打了一个冷颤。



    “王后心地善良,王,也许并不一定真要处死谁,说不定放出风声王后就——”



    “放肆!”



    鬼医的话再次被打断,这一次,冷熠的声音里明显有了薄怒,不过因为攸关性命,纵使知道冷熠已经不高兴了,鬼医还是继续劝阻。



    凌楚楚接着听到了膝盖跪上地板的声响,不难想象,鬼医应该是下跪了。



    “请王三思啊,这几位大臣年纪大了不说,一生都忠诚效忠我们凡萨国,该颐养天年的时候却得到这样的对待,对他们和他们的家人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鬼医顿了顿,然后继续往下说,后面的话让原本只是打颤的凌楚楚,忍不住****都抖动了起来!



    “子虚乌有的遗传性疾病已经让亚馨公主和薇薇公主远离了凡萨国了,亚辛王子年岁尚小,其实属下认为,再过个几年亚辛王子再去历练都不迟,亚辛王子真的还太小了,您为了让他们母子分离而做出这样的决定,属下感到十分痛心!”



    接着是短暂的沉默,几秒钟之后,冷熠饱含威胁的残冷话语传入了凌楚楚的耳中。



    “如果不是因为你还有用,你也会是个将死之人,”冷熠并没有给鬼医留半点情面,“这件事到此为止,别再让我听到你再提起半个字,一切都不会有任何改变,五岁之后,他必须立即离开!”



    ......................................



    脚下一个趔趄,凌楚楚突然觉得头重脚轻,身体有种想要直接栽倒在地的感觉。



    不知道鬼医和冷熠后面又说了什么,凌楚楚被梅雪带回了房间里,只是之后二人再说什么对凌楚楚来说都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凌楚楚已经听到了最关键的对话,虽然时间暂短,但是她已经把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珊珊和薇薇所谓的遗传性疾病不过是‘子虚乌有’的,怪不得这个奇怪的病来得那么突然,薇薇二十多岁了才被确诊,而珊珊则是四岁多。薇薇过去身体被利用、控制的时候也和鬼医有过接触,当时鬼医与薇薇朝夕相处,对薇薇的身体可谓是进行了非常仔细的研究,当时为什么就没有发现她的这个疾病而是半年前才突然发现?!



    那时候薇薇突然的高烧,显然就是不单纯的!



    时隔半年了,现在她才想到这些不对劲之处,她好笨,好傻!!!!!



    她完全没有想到熠居然会用‘遗传性疾病’这个理由让珊珊和薇薇远渡重洋去摩罗国,如今,他为了不让昊昊呆在凡萨国,执意要让昊昊五岁之后接受残忍的历练,昊昊接受历练的地方也里凡萨国也是很远的吧,不管如何,熠绝对会让昊昊像珊珊和薇薇那样,离她远远的!



    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就算珊珊和昊昊在凡萨国时,他们和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只不过是一周才能见一次、吃一次饭呀!他们一个星期就能够呆一起那么点时间,难道这都不行吗?!再说薇薇,薇薇来了凡萨国之后因为和鬼医相处不来,都是去旅游的多,后来就算回来了,因为心里有温蒂亚公爵,她也没怎么来找她这个姐姐呀,就算是来找,谈论最多的不过是薇薇的终身大事。



    难道这极少的接触,都不被允许吗?熠一定要她每时每刻都呆着等他回来、等他来逗玩她这只被豢养的金丝雀?!她这只金丝雀已经没有了自由了,没想到,豢养她的主人,还那么残忍的要求她心里只能有他这个主人的存在,其他的任何人任何事情,全都通通滚到一边!



    呵呵,原来她一直都是这么悲催的活着的,她突然很想仰天长笑!



    她一向不都很爱哭的吗?为什么在这样伤心欲绝得想要就这么死去的时候,她不仅哭不出来还想大笑?!其实说真的,她的心很痛很痛,她真的很想哭的,可是,她哭不出来。



    凌楚楚回房间之后,就这么一直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一开始情绪极端且激动万分,到后来,一点一点的平静了下去。不知到了什么时辰,凌楚楚只觉得腰上一紧,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坐在沙发上的冷熠稳稳的抱在怀里了。



    亲昵的紧抱着凌楚楚,冷熠把头埋入凌楚楚的肩窝,闻着凌楚楚清幽的发香,“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



    连他进门了都没有发现,甚至他坐到楚楚身边的时候,她竟然都没有发现。



    凌楚楚直至冷熠问出了话之后才清醒了过来,终于从思绪中挣脱了出来,一双大眼慌张的往茶几上一瞥,发现刚才梅雪替她捧着的咖啡没有在茶几上,遂轻呼了一口气。



    平时她是不喝咖啡的,冷熠要是看到茶几上的咖啡的话,肯定会有想法,好在咖啡并不放在这儿。凌楚楚轻轻转动头颅,看到咖啡没有在房间里,心更安了些。



    此刻冷熠头正埋在凌楚楚的肩窝,并未看到凌楚楚的这个奇怪反应。



    “又在想什么,嗯?”



    没有得到凌楚楚的回答,冷熠抬起头,捧着凌楚楚的小脸儿,轻声问道。凌楚楚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绝美俊颜,回忆着刚才她听到的冷熠的话语,她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冷熠可以在她面前表现得那么温柔、那么顺着自己,背后却又是做着另外一套。



    这样浓烈深重的爱太令人害怕了,她觉得好压抑,那种压抑就如同每时每刻都在忍受着窒息的痛苦一般。在知道了那些事情之后,她整个人难受想要膨胀,然后爆炸开来。她刚才,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想到了死,毕竟像她这样身边所有的人都被设计着远离自己,她的人生还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呢?!



    不过那不过是一瞬间的想法罢了,她当然是不能死的,她没有忘记,昊昊满了五岁之后就要被迫离开去接受历练了,昊昊还太小了,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为了昊昊,她要逃,要带着昊昊逃出这个牢笼!!!!!



    自然,想逃是不能让熠发现一丝一毫的不对劲的,她千万不能表现出来!!!!!!!



    想到这里,凌楚楚抬起低垂着的眼睑,眼中已经恢复一片清明,“只是突然觉得无聊没事可做,在思考我的人生意义到底在哪里。”



    微微翘起的小嘴儿似乎是在撒娇一般,冷熠的唇角因为凌楚楚可爱的话而张扬开去。vfhe。



    “那么,我的楚楚,思考到了什么没?”冷熠好心情的开凌楚楚的玩笑,在想到他这么一说可能凌楚楚可能会‘亚历山大’之后,俊脸一阵懊悔。



    凌楚楚给冷熠的反应,是小手抡出去一拳,不轻不重的打在了冷熠的肩膀上。



    “明天起,人家每天都要看很多很多的书,补充知识!”凌楚楚十分不开心的嘟囔。



    她唯一能让她的人生有意义的事情就是看书,而且在决定了要逃离之后,她也只能依靠书籍了。既然想到了要逃,她当然是想到了逃跑线路的,最后她的决定是——投靠如今身在摩罗国的薇薇!



    这是不得已的决定,身处异域,她对这儿小地方小国家的地形一窍不通,唯一比较了解的,是凡萨国到摩罗国之间的路线。这半年,因为薇薇和珊珊在摩罗国的关系,所以她也就特别找了有关摩罗国的书籍来看,好在她不是今天之后就贸贸然的找来看的,要不准会引起怀疑,没人比她更清楚此刻抱着她的男人,心思有多敏捷。



    不过之前看是因为内心的关注,再去翻看有关书籍时,则是要针对性的看了,并且还要非常用心的去记,昊昊五岁的生日还有半个月就到了,她认为逃走的最佳时机是昊昊生日当天,如果她没有料错的话,生日当晚,熠肯定会在生日晚宴上公布昊昊要在五岁之后立即接受历练,这么一来公开了之后她没办法再改口要求改变什么,不过她也应该不会去‘要求’改变什么的,毕竟在那之前,已经先有人因为阻扰受了死刑,善良的她‘应该’在第一个不该死的人被处死之后,为了不再有更多的人受刑、‘被迫’答应让昊昊接受众人的期望去接受王室对继承人的历练。



    昊昊生日当天晚上,应该是众人对他们母子保护得最周到、同时也将是最疏于防范的时候,保护周到更倾向于外人的进扰,而最疏忽的防范,则是没想到他们母子二人居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



    她不知道她能否成功的离开,不管结果如何,她都一定要试一试,她绝对不能让昊昊第二天被带走!



    “嗯,无聊了就看书,这很好。”冷熠轻轻捏了捏凌楚楚翘挺的小鼻子,一脸宠溺,“这段时间我比较忙,等忙一过,会陪着你的。”



    他知道楚楚一向喜欢看书,楚楚日子过得有些无聊那是一定的,不过最近一直虎视眈眈那片区域石油的南陵国,不时的搞出一些必须要处理的小纠纷,再加上国事繁忙,他能陪楚楚的时间就少了。



    等时间再宽裕一些,他会好好陪着她的。



    “熠说的是什么话嘛,我可不想做凡萨国的罪人!”凌楚楚只能继续装下去,她扁扁嘴,一脸的无奈。



    表情她是装出来的,不过话可是她的真心话。



    难道不是吗?如果熠宝贵的时间大多数都用来陪伴她的话,她就不只是罪人了,还是十足十凡萨国有史以来最没有能力却又最会影响君王‘办公’的无能皇后。好在这样的日子,她很快就要摆脱了!她实在是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五岁的儿子接受这么惨无人道的对待,也没办法在知道被骗了之后,还能像没事人一样。



    她的心已经裂成了碎片,再也粘合不在一起了!姑且不论俩人彼此之间的深爱,单就是保护儿子不受伤害这一点,她必须要离开,其他的,她已经顾不了这许多了!



    冷熠听了凌楚楚的话,淡笑,“越来越伶牙俐齿了。”



    呵呵,凡萨国的罪人?楚楚偶尔总会这么说,可楚楚不知道的是,他从不在乎什么罪人不罪人的说法,他唯一在乎的,是楚楚在他的身边。就算楚楚这‘罪人’当得连凡萨国都衰败了,他也是心甘情愿的,毕竟他为了这个国家如此打拼,最大的原因在于楚楚。



    他必须要变得强大,才能很好的保护他的楚楚,才能让她在他身边呆得无忧无虑,即使被人觊觎,也夺不走。 ................................................................................................................................................................................................................................................................................................................................



    先更这么多哈,下午或者晚上还会有更新,猫猫是早早爬起来码字的哦,起早又码字超慢的猫伤不起啊,亲们要多多给点鼓励、多捧场哈!o(n_n)o~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