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烈火如歌2 > 分节阅读_39
《烈火如歌2》

分节阅读_39

作者:明晓溪 字数:4370 热度:9
。”    
  “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白琥惊道,“王爷是为了彻底摧毁暗河,才没有及时抽身回到我们身边。”    
  众人沉默。    
  议事厅中的空气凝固得仿佛一个呼吸就会绷断。    
  虽然没有人出声,但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下落不明的静渊王只怕处境十分危险。    
  没有了静渊王。    
  再多的胜利又有什么意义呢?    
  深深的地底。    
  阴暗的水牢。    
  “计划多么完美。”暗夜罗轻嗅酒香,指间的黄金酒杯熠熠闪光,他的声音柔雅平静,“从一开始你们便设计好了对吗?从刺杀我到失败后被擒入暗河宫一直到我以为控制了玉自寒,全部都是你们计划中的,对吗?”    
  雪笑容灿烂,拍手道:“是的。你就像一只乖乖的麻雀,一步步走进我们为你设好的陷阱。”    
  暗夜罗眼睛眯起,眉间朱砂快速地跳动几下。他环视一下牢房,战枫倒悬双臂吊在墙壁上,身上遍布血痕,发出一股冷凛的气息;雪盘膝坐在地上,轻轻靠着墙笑,白衣耀眼像一朵清新的白花;如歌离雪很近,她抱膝而坐,眼睛澄澈透明。他们三人的生死仍旧被他掌控,可是,却没有一丝恐惧流露在他们脸上。    
  暗夜罗走近如歌,蹲下,托起她的下巴:“你的表演很出色,我一直以为你真的失忆了。”    
  如歌笑一笑:“你并不是容易被骗过的,最开始喝下‘遗忘’,我的确遗忘掉了很多。”    
  “什么时候‘遗忘’失效了?”    
  “你不该让薰衣来试探我,她更不该带我来看战枫和雪。”那一日,当雪吻住她的耳垂,‘遗忘’的解咒便已到了她的体内,她再不受药水的控制。所以,无人的时候她可以和玉自寒商议很多事情,而单纯无知的外表使得没有人起疑。    
  暗夜罗挑高眉毛:“你不恨玉自寒?”    
  “我为何要恨他?”    
  “他出卖了你们。”    
  如歌微笑:“我说过,我一点也不相信。玉师兄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就算有再多的证据,就算玉师兄亲口承认,我也不会相信。玉师兄是天底下最高洁正直的人。”她对玉自寒的信任,是任何事情也无法动摇的,那种信任深入骨髓。她不过是当着暗夜罗演了一场戏而已。    
  暗夜罗的脸颊闪过一抹恼怒的神色,他从未见过这般固执的信任:“只不过,高洁正直的玉自寒却在你神志不清时占有了你的身子!”    
  雪浑身一震,容颜失色:“丫头……”    
  战枫的身子陡然僵硬!    
  如歌双颊绯红,连脖颈也透出粉红色。    
  雪握住她的肩膀,颤声道:“玉自寒……他……他果然对你做出了那种事情吗?”可恶!他发誓他一定会杀了玉自寒!    
  如歌羞涩道:“没有。他只是做了做样子。”灼热的喘息,交缠的躯体,野性而狂放的律动,肌肤滚烫的爱抚,那一夜,玉自寒只是用一种奇妙而笨拙的方法骗过了暗夜罗,也安抚了她躁动的身体。    
  她没有说出来的是,在那一夜,她体会到了一种奇异的激情。    
  虽然身体还是原本的。    
  可是,她已经变成了女人。    
  暗夜罗苍白的脚趾在冰冷的地上紧缩,血红的衣裳起伏飞扬。他发现自己真的不了解他们,他们好像跟自己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在他们之间有种难以理解的信任。    
  他忽然扬声大笑:“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打败我吗?你们可知道,真正失败的不是我,而是你们!”    
  雪抿嘴一笑:“失败的人总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没关系,我们理解你。”    
  暗夜罗冷笑:“人生就像一场赌博,这一局我输了,大不了推倒重来,只要我还活着!可是,你们却要死了!死了的人,什么机会都不再拥有!待到几年后,天下尽在我的掌握,而你们只不过是一堆腐烂的黄土!”    
  如歌霍然抬头。    
  战枫依自闭着眼睛,他似乎已经没有了喜怒哀乐,沉浸在一个冷漠的世界中。    
  雪问道:“你要杀了我们吗?”    
  暗夜罗觉得他的话好笑极了,笑得红衣如血雾般飞扬:“你们还有活下来的价值吗?”    
  雪用手托住下巴,怜悯地望住他:“可惜呀,原来你真的这样愚蠢。”    
  暗夜罗震怒:“你说什么?!”    
  “我一直以为,你会要求我去做一件事。”雪闲闲地说,“没有想到你竟然愚蠢到连提起都没有。”    
  “笑话,有什么事情是你可以做而我做不到的呢?!”暗夜罗不屑道。    
  “我是仙人。”    
  “你的功力连昔日的两成都不到。”如果是十九年前的银雪,那么或许他未必是对手。然而此时的银雪,连他的十招都无法接下。    
  “但我毕竟仍旧是仙人。”雪笑盈盈。    
  “你想说什么?”    
  “杀了我,你就真的再也无法见到你深爱的女人暗夜冥了。”雪笑盈盈地说着,笑盈盈地看着暗夜罗的脸“刷”的一下苍白如纸。    
  暗夜罗瞪着他,眼睛变成血红色:“你说什么?”    
  雪摇头道:“小罗,莫非你确是老了吗?‘你说什么’‘你说什么’这句话你一会子说了多少遍。”    
  苍白的手扼住雪的脖颈,暗夜罗收紧指骨,雪呛咳得面如桃花:“不要用她的名字来戏耍我!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其丑无比!”    
  雪白他一眼:“如果你以为我在戏耍你,那你现在就杀死我好了。”他的口气那么有恃无恐,好像看准他不会动手。    
  “她……如今已是白骨。”暗夜罗决不相信世间会有肉白骨起死回生的事情。    
  “她的魂魄还在。”    
  “在哪里?”暗夜罗身子巨震。    
  “她是否经常入你梦中?”雪瞅着他笑。    
  暗夜罗渐渐松开他的脖颈,眉间朱砂殷红得像要滴出血来。是的,她会入他的梦,只是看着他,并不说话,任他如何哀求,她也并不说话。她的眼神那样复杂,冰冷,仇恨,还有不知是否是他幻想出来的怜爱。天知道,他想要用一切去换,只要能听到她对他说一句话!    
  “她的灵魂就在你的心中。因为你的意志力太过强烈,所以十九年过去了,她的魂魄也未得以彻底的消散。”    
  暗夜罗体内的血液在暗暗沸腾:“然后呢?”    
  “需要的只是一具躯体。一具和暗夜冥的磁场、感觉都十分近似的躯体,最好还要有亲近的血缘关系。这样,将暗夜冥的魂魄转移进来才不会受到太大的排斥。你要清楚,暗夜冥的魂魄能量已经越来越脆弱了。”    
  暗夜罗知道他指的是谁。    
  如歌缓缓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是好笑。“雪,别唬他了,说这些荒诞不稽的话做什么?”    
  雪的脸上闪过一抹奇异的神色,他扭转头,对她说:    
  “你错了,丫头,并不是荒诞不稽。我曾经封印过你三年的灵魂,用那三年的时间,我将我爱的人的灵魂放入了你的身体。因为你的躯体如此纯净和简单,几乎所有外来的灵魂都可以在你的身体里自由地呼吸。烈明镜被我骗过了,你体内原本的魂魄早已被我赶走。”    
  如歌仿佛迎面被人打了一拳!    
  她咬住嘴唇,脸上的血色缓缓褪掉:“不,我不相信。”雪骗过她很多次,这次一定也是在骗她!    
  “抱歉。”    
  雪的声音轻得像一片雪花。    
  如歌用力摇头:“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荒唐的事情。”她苦笑,“那样说,你喜欢的并不是原本的我,而是你爱人的魂魄?”    
  “抱歉。”雪重复道,眼中有羞愧和歉疚。    
  如歌抱紧膝盖,她努力让自己不去理会忽然狂涌而上的愤怒和伤心,纵使胸口像是有千万把刀在戳绞!    
  一时间,她没有气力再说话。    
  她所有的气力都消失了。    
  “她——可以复活吗?”黄金酒杯被苍白的手指捏得几乎要变形,暗夜罗的嗓音中带着压抑不住的颤抖。    
  “复活的只能是她的魂魄,而且是寄居在别人的身体里。”    
  “需要多长时间?”    
  “可能几个月,可能几年。她的魂魄需要一点一点进入别人的身体,那人体内原本的魂魄需要一点一点飘散出来。如果进程太急,两个人的魂魄都会立时消散。”    
  暗夜罗眯起眼睛,血红的瞳孔发出针芒般诡异的光芒:    
  “我如何可以知道,你不是因为想要拖延死亡的时间,而撒谎欺骗我?”    
  雪调皮地笑道:“不过就是一场赌博。相信我的话,就令暗夜冥复活;不相信我的话,现在就将我们全部杀死。多好啊,选择的权力就握在你的手中。”      
第十六章(2)    
  雪说错了。  
  选择的权力并不仅仅只握在暗夜罗手中。    
  如歌也可以选择。    
  她可以选择让自己去死。    
  一个想死的人,即使你可以阻止她一千次自杀,也无法阻止她第一千零一次自杀的尝试。    
  如歌若是死了。    
  世上再不会有一具躯体与暗夜冥如此契合。    
  于是,如歌有了与暗夜罗讨价还价的筹码。    
  她提出两个条件——    
  一、玉自寒、战枫不能死。他们中只要有一个死了,她也会马上去死。    
  二、她要见玉自寒一面。    
  暗夜罗答应了。    
  不过他也有一个条件,如歌与玉自寒的见面要放在十天之后。十天的时间,暗夜冥是否可以重生应该有一些端倪可见了。    
  花瓣洒在水面。    
  幽幽的花香,袅袅的热气,夜明珠的光辉温和柔亮。一只纤细的脚伸进来,试探着木桶中的水温。好舒服的温度,她轻轻叹了口气,拉紧身上的鲜红薄纱,滑进弥漫着香气的水中。    
  热水将她浑身每一个毛孔舒展开来。    
  花香沁进她每一寸肌肤。    
  热气蒸腾中,她的面容白里透红,带着湿润的光泽,仿佛树桠上新鲜甜美的水蜜桃。    
  “好美。”    
  雪痴痴看着她,笑容透明可爱。    
  如歌原本不想理会他,然而他的目光似乎眨也不眨,一直一直盯着自己看。虽然在他的目光里并没有淫亵的意味,但不自在的感觉使得她往下缩到几乎水面要淹过嘴唇。    
  “你出去好不好?”她有些恼了。    
  “不好。”他想也不想。    
  “你出去!我在洗澡!”她脸烫得比水还要热。    
  雪伸出食指摇一摇,道:“错了。你不是在洗澡,而是在放松躯体的肌肤。人家要在旁边看着,这样功效才会达到最佳。”    
  如歌望住他:“雪,你是在哄骗暗夜罗对吗?”    
  雪趴在她的木桶边,晶莹的手指拨弄水面上的花瓣:    
  “抱歉。”    <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