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烈火如歌2 > 分节阅读_40
《烈火如歌2》

分节阅读_40

作者:明晓溪 字数:4246 热度:10
>   “‘抱歉’两个字,你已经说了三遍。”如歌苦笑。    
  “人家真的觉得抱歉嘛。”雪低下头。    
  “难道,对我也不可以讲真话吗?”    
  雪揉揉脸,眼底一片茫然:“丫头,你知道吗,我不能再一次死掉了。”    
  如歌凝视他。    
  “上一次的消失,我应该用一百年才可以重新凝聚成形,可是我强行破冰而出,这个躯壳变得脆弱不堪。如果再次‘死’掉,我就会真正的魂飞魄散。”    
  泪水闪耀在他眼底:    
  “我不想死,我想要永远守在她的身边。”    
  如歌的心紧缩成一团:“所以?”    
  “所以,将暗夜冥的魂魄换进你的体内,将她的魂魄换出来留在我的身边。”他越说声音越轻。    
  “他日,再将她的魂魄换到别人的身上是吗?”    
  “抱歉。”    
  如歌吸一口气,道:“对一只口袋用得着说抱歉吗?口袋里面的东西,你喜欢便塞进来,不喜欢便拿出去,理会口袋的感觉做什么呢?”    
  雪的脸苍白起来,他抓住她的手:    
  “丫头!”    
  她把手抽走,在水里搓洗,搓掉他的痕迹,搓得手心手背都火辣辣的痛。半晌,她抬起头,眼珠漆黑如深洞:    
  “雪,你真的对我感到抱歉吗?”    
  雪似乎再也说不出话来,脸孔雪白如纸,他点点头。    
  “那么,麻烦你照顾玉师兄和战枫好吗?”她说得很慢,像是要肯定他听入了心里。    
  雪微微发怔:“你关心的仍旧还是他们两个。”    
  如歌苦笑:“在不会伤害到你的前提下,尽力保护他们,好吗?你也要保重自己,希望你和她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她担心,如果自己的意志变成了暗夜冥,那么她会不会忘记了去保护他们呢?    
  他瞅着她,牙齿咬得嘴唇雪白:    
  “你不会嫉妒吗?希望我和她幸福地在一起……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对不对?”    
  “你喜欢的也并不是我。”    
  “我……”雪握得手指咯咯作响。    
  如歌伸出右手握住他的手背,正色道:“不管如何,都非常感谢你。你为我做了很多事情,也吃了很多苦,我都还没有好好地谢过你。”无论她在他的心中是否只是一只口袋,这一刻,她只想记着他对自己的好。    
  “谢我,就吻我!”    
  雪看起来非常委屈,眼底的泪花孩子气地飞闪。    
  “好。”    
  如歌长跪起身,伸出双臂,抱住雪的脑袋。她轻柔地吻过去,吻在雪的额头。    
  空气中飘散着花香。    
  热水淡淡蒸腾出袅袅白雾。    
  这个吻。    
  温暖而湿润。    
  这个吻,从眉心烫过他的喉咙、烫过他的五脏六腑,烫过他的指尖,烫过他的脚底,烫过他的每一分血液,熨烫进他的心底。    
  深夜。    
  如歌在床榻上熟睡。    
  她睡得很香,脸颊粉红,身子蜷缩着,像婴儿般呼吸均匀。在睡梦里,她仿佛是没有忧愁的。    
  暗夜罗坐在床边,他凝视她,眉间的朱砂转成阴沉的暗红色。几根发丝粘在她的唇上,粉红的唇,乌亮的发,一种奇异的诱惑力。    
  他伸出手,指尖触到她柔软的唇瓣。    
  如歌惊了下。    
  她“霍”地睁开眼睛!    
  黑亮亮的眼珠,起初有些茫然和错愕,然后她望了望暗夜罗,又躺回枕上,闭上眼睛,道:    
  “我是烈如歌。”    
  她还不是暗夜冥。    
  “我知道。”    
  暗夜罗苍白的手指上缠着她乌黑的发,用力一扯!如歌痛得身子震起来,鲜血从她指缝间沁出,一缕头发就那样硬生生被他扯下。    
  “啊——!”    
  她痛得额角冒出冷汗!    
  “你干什么!”她怒道,眼中欲喷出火来。真的很痛,而且她一点防备也没有。    
  暗夜罗的声音阴柔伤感:    
  “我很害怕。”    
  如歌怔住。以前她见到的暗夜罗都是残忍冷漠无情的,可是这一句话却有点撒娇的感觉,就像下雨天孩子对大人说他怕打雷。    
  “你害怕,为什么就要扯掉我的头发!”    
  暗夜罗嗅着指间她的发丝:“我在害怕,为什么你却可以无动于衷睡得甜美呢?这不公平。”    
  如歌道:“如此就叫不公平吗?那你一念之下就杀害无数条人命,又公平吗?”    
  “当然是公平的!”暗夜罗振臂,血红衣裳烈烈飞扬,“世间给我痛苦,我回报世间以痛苦,这岂非是最公平的!”    
  如歌骇笑。    
  她没有想到一个人可以将这种话说得那样理所应当理直气壮。    
  “你的痛苦是什么?”    
  她问道。    
  暗夜罗沉郁下来,眼底仿佛沉淀着最沉痛的血。他凝望她,声音低得只有将头微微侧过去才能听得见:    
  “你应该知道的。”    
  他苍白如鬼,手指微微颤抖:“为什么……为什么……你避我如蛇蝎呢?”一滴血泪从他眼角滑落,鲜红如春天最艳丽的花汁。    
  突然——    
  暗夜罗用力扯住她的长发,将她的身子扭曲成一个极端痛苦的姿势!他吼道:“你只能对我笑!只能为我哭!你所有的感情,所有的一切只能因为我!你以为你可以逃得掉吗?!我要把你抓回来!我要你尝尝我所受的痛苦的一千倍一万倍!!”    
  暗夜罗疯狂地吼叫!    
  地底将他的吼声一声声放大,就如厉鬼在嘶吼!    
  如歌痛得喘不过气,有一刻,她觉得自己的身子会生生被他掰断掉。    
  “我是烈如歌!我不是暗夜冥!”    
  她挣扎着喊!    
  不,她不想死,她不甘心就这样死掉!    
  暗夜罗突然又静了下来。    
  他没有呼吸,静得像个木偶,静静地凝注痛苦喘息的如歌,他静得眼睛也不眨一下。    
  “我好害怕。”    
  暗夜罗静静环住如歌的腰,将脑袋埋进她的腰腹。    
  他开始抽泣:    
  “姐姐,万一你无法重生,罗儿要怎么办才好呢?罗儿真的好害怕……      
第十七章(1)    
  每日里,薰衣服侍如歌的梳洗起居,如歌举止神态每一个细微改变她都可以察觉得到。  
  如歌好像不是以前的如歌了。    
  一股娴静温柔的感觉在她眉宇间流淌,她的双眸沉静如秋水,脸庞绽放出珍珠般莹润的光泽。微笑总是轻轻染在她的唇边,声音变得曼妙,她的目光很轻柔,然而却好似可以一直看入你的心底。    
  她的美就像大海。    
  风平浪静的海面下有惊涛骇浪般的漩涡。    
  薰衣望着她发怔。    
  同样的容貌,为什么如歌会忽然间美得惊心动魄呢?    
  雪的食指点住如歌眉心,约有两柱香的功夫,一缕淡淡白烟自她眉心逸出。她脸上浮出痛苦的表情,右手捂住胸口,脸颊透出潮红。    
  雪急忙松开手指,关切道:“如何?很辛苦吗?”    
  如歌咳道:“胸口有些闷。”    
  薰衣将茶盏捧来,里面沏的是雨前龙井,茶汤翠绿清香。雪让她放在桌案上,轻轻咬破食指,一颗晶莹的血珠滴入茶中。    
  “喝下它会好些。”雪将茶盏凑近她唇边。    
  如歌侧过头:“不。”为什么他总是要她喝下他的血呢?混着血的茶淌过喉咙时有股奇异的滚烫。    
  “乖丫头,”雪笑盈盈地哄她,“好乖,喝了它啊。我的血一点也不腥,好香的,喝了它胸口就不会难受。”    
  “我不想喝,胸口已经不闷了。”如歌将茶盏推远。    
  “撒谎可不乖啊,”雪笑得一脸可爱,“你知道我脾气的,终归是会让你喝下去。你是想用一个时辰喝呢,还是想用一下午的时间来喝呢?”    
  “为什么必须要喝?”如歌皱眉。    
  “呃……你想听真的理由还是假的理由?”雪呵呵笑。    
  如歌无奈:“居然还有两个理由。”    
  “一个理由是,用我的血可以加快魂魄的转移;另一个理由是,我喜欢在你的体内有我的血,只要想一想它在你体内流淌,就会觉得好幸福。”    
  “哪一个理由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    
  雪眨眨眼睛,调皮地笑:“你猜呢?”    
  “我猜都是假的。”    
  如歌瞪他。他喜欢捉弄自己才是真的。    
  雪一脸惊奇:    
  “哇!喝了我几天血,果然变聪明了啊!好神奇!”    
  如歌气得笑起来。    
  雪趁机哄她将茶喝下。    
  两人在屋里笑闹,浑然没有注意门口多了一个人。    
  薰衣躬身退下。    
  暗夜罗斜倚石壁,血红的衣裳映得他分外苍白,他仰颈饮下杯中的酒,双眼微带些醉意望着如歌。    
  她在笑。    
  笑的时候右手轻轻握起,食指的关节轻轻抵住挺秀的鼻尖,笑容从眼底流淌至唇角。    
  这个笑容他如此熟悉。    
  只有“她”,才会笑得如此温柔动人。    
  “你——是谁?”    
  一个低哑的声音惊扰了如歌和雪。    
  她和他转头看去。    
  暗夜罗红影般闪到如歌面前,他捏紧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阴郁地问道:“你究竟是暗夜如歌还是她?”    
  如歌痛得微微吸气,她的下巴快要被捏碎了。    
  “我不是暗夜如歌。”    
  暗夜罗脸上掠过狂喜:“你——”    
  “我是烈如歌。”看着暗夜罗骤然狂喜骤然愤怒的面孔,她心里忽然有种报复的快感。    
  雪笑得打跌:“小罗真是笨啊,她怎么会姓暗夜呢?就算不叫烈如歌,也应该是战如歌才对嘛。”他笑如花颤,搂住如歌的肩膀大笑,暗夜罗捏住她下巴的手像被一阵花香拂开了。    
  暗夜罗收紧瞳孔,眼睛变成血红色:“银雪,你在耍我?!”    
  雪把脑袋靠在如歌肩头,瞅着他,吃吃笑道:“哇,居然都可以耍到暗河宫主暗夜罗,我好了不起啊。”    
  暗夜罗的面容顿时变得扭曲煞白:“没有人可以欺骗我!”莫非,所谓的魂魄转移只是一场骗局?!长袖一扬,红雾中他的手苍白如鬼,指骨发青。    
  他知道银雪最在乎美丽的容貌。    
  那么,他就要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