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烈火如歌2 > 分节阅读_42
《烈火如歌2》

分节阅读_42

作者:明晓溪 字数:4110 热度:9
镶的金边。    
  死寂的黑暗里。    
  如歌的心慢慢下沉,一种窒息般的恐惧令她的喉咙干哑。她想要飞奔过去的双腿忽然像灌满了重铅!    
  她看到了玉自寒。    
  他坐在木轮椅中,青衣如玉,微笑宁静。或许因为许久未见阳光,他的肌肤苍白而透明,身子也似乎比以往更加单薄。    
  他正在咳嗽。    
  剧烈的咳嗽使他的肩膀颤动,似乎肺都要咳了出来。掩住嘴唇的丝帕上,是斑斑的血迹。    
  这样的玉自寒,恍惚间给如歌一种感觉——    
  他随时都会死去!    
  如歌惊怒攻心,对暗夜罗喝道:“你对他做了些什么?!”    
  暗夜罗低笑道:“他原本就是一个病弱的废人,如今不过是回到原来的模样罢了。”    
  不——    
  不对!    
  如歌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事情绝不像暗夜罗说得那样简单!    
  如歌走向玉自寒。    
  她唤着他的名字:“师兄……师兄?!”她把声音逐渐放大。可是,他却好像一点也没有听见!    
  玉自寒咳嗽着。    
  他仿佛一点也感觉不到外面的世界。    
  如歌开始发抖。    
  暗河的水漆黑死寂。    
  暗夜罗笑得无比得意:“不仅他的耳朵重新失去了听觉,他的腿也再次无法走路。”    
  如歌捂住嘴。    
  这一刻,她恨极了暗夜罗!    
  她没有想到一个人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先让玉自寒可以听到可以走路,让他和正常人一般无异,然后再硬生生将这一切全部夺走!    
  暗夜罗扬声大笑:    
  “这样就叫残忍吗?你未免太小觑了我!”    
  如歌浑身冰冷。    
  恐惧和不祥的感觉如冰窟般将她冻僵!    
  暗夜罗笑得那样多情:“你看看他的眼睛,清俊的双眼,如春水般温柔的双眼……”    
  玉自寒咳嗽着,他向如歌的方向抬起头,他好像感觉到什么,眉头轻轻皱起。    
  但是,他没有看到她。    
  他的双眼俊秀如昔,然而,却没有了焦距!    
  如歌的手轻轻晃了下。    
  终于——    
  泪水疯狂地流下她的面颊。    
  他看不到了。    
  暗夜罗把他的世界变成了一片黑暗!      
第十七章(3)    
  暗夜罗嗅着黄金酒杯中的酒香,遗憾道:  
  “很奇怪,为什么像他这样浑身残疾的人,依然会有一种近乎完美的气质呢?如果他不曾背叛我,那将会是多么迷人的男子。”    
  如歌蹲下来。    
  她蹲在玉自寒面前,将脸上的泪水擦去,她努力微笑。    
  “师兄,我来了。”她轻声唤着,“我是歌儿啊,我来看你了……你……怎么又咳嗽得厉害了呢?”    
  玉自寒没有动。    
  他听不见。    
  他看不见。    
  如歌轻轻握住他的手,趴在他的膝头:“你真是一个坏师兄。每一次都答应会好好照顾自己,却每一次都没有做到。”她的面颊在他膝头蹭着,让他的衣裳吸干她的泪水,“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很生你的气,生气到再也不想理你了。你为什么总是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呢?”    
  玉自寒的手动了动。    
  他面容有疑惑。    
  他努力想要说话,喉咙颤动,发出来的声音却只是“啊——”的嘶哑。    
  他的声音也被夺去了。    
  他再不会说话。    
  ……    
  那日。    
  暗夜罗疯狂地大笑:“一个残废居然也会背叛和欺骗我?!哈哈哈哈,你不在乎耳朵和双腿对吗?那么,就连你的眼睛和声音也一并失去吧!”    
  玉自寒的功力已然被暗夜罗散去。    
  他沉默着。    
  他用最后一刻时间,感受双腿的站立,感受河水和风的声音,感受他能看到的世界。他还想用他的声音再唤一次她的名字。    
  如果可以选择,他不想再回到残废。    
  在感受了如此美丽的世界和如此美丽的她,他不想再变回一个无用的残废。    
  淡然的光华如美玉般流淌在他眉宇。    
  他宁静得仿佛浑然不知要降临在他身上的将是怎样的灾难。    
  最后的意识是暗夜罗疯狂鲜红的双眼——    
  “你将失去双腿、失去耳朵、失去眼睛、失去声音、病痛日日夜夜侵袭你的身体。然而你却无法死去,直到你生命的最后一刻,你都会活在生不如死的炼狱中!”    
  ……    
  悲痛将如歌的胸口硬生生撕裂!    
  她从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    
  她恨暗夜罗!    
  她想要将玉自寒所受的痛苦千万倍报复在暗夜罗身上!    
  她知道了什么是仇恨。    
  仇恨就是不惜一切手段,让伤害你爱的人的恶魔感受到加倍的痛苦!    
  如歌把脸埋在玉自寒的掌心。    
  她哭了。    
  泪水将他的掌心沁得冰凉。    
  玉自寒动容,他身子前倾,手指颤抖着去摸索她的轮廓。他摸到她满脸的泪水和悲恸冰冷的肌肤。    
  如歌哭着喊:“是我啊!师兄,是我啊!”    
  她害怕。    
  她怕这是同他最后一次相见。    
  而他,却看不到她、听不到她,甚至不知道她的到来。    
  玉自寒剧烈地咳起来。    
  鲜血从他的唇角淌落,他努力想要说些什么,换来的只是更加猛烈的剧咳。    
  “我是歌儿……”她哭着,紧紧抱着他的腰,“师兄,你知道是我对不对?我好害怕……师兄,我真的好害怕……”    
  她哭得满脸泪痕:“你再看我一眼好不好?我好听你跟我说说话……师兄……你不要吓我……”    
  他的鲜血滴在她的身上。    
  恐惧让她语无伦次,惶恐无措像个不懂事的孩子。    
  她哭得浑身冰寒。    
  一只温柔的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痕。    
  然后,他将她抱了起来。    
  他将她抱在自己胸前,温柔地拍抚她的后背。他的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含糊沙哑的声音,但仔细听来,那是一首失去了曲调的歌。    
  他拍抚着她。    
  清瘦的手指在她背上画出奇异的线条。    
  被他抱着,她放声大哭。    
  他在她的背上画着什么。    
  忽然间,她屏住呼吸——    
  他在写——    
  “歌儿”。    
  在他的怀里,她拼命点头:“是我!我是歌儿!”上天啊,他知道是她了!    
  玉自寒安抚她,在她背上继续写道:    
  “不要怕。”    
  她又哭又笑,拉过他的左手,贴在自己唇边,让他“摸”自己的声音:    
  “嗯,我不怕。”    
  “你还好吗?”    
  “我很好。”    
  “为什么哭?”    
  “只是见到你太开心了。”她把他的手贴得离唇更近些,凝视他,“师兄,我想你……”    
  玉自寒微笑,一抹温柔从他没有焦距的眼底晕染开来。    
  他的手指如春风般轻柔:    
  “喜欢你想我。”    
  如歌泪眼盈盈。她凝视着他,握起他的手指,她低下头,吻过他的手指,吻上他的手心。    
  她久久吻着他的掌心。    
  玉自寒先是怔住,然后,他闭上眼睛,泪水悄悄从眼角滑落。    
  她在他掌心写下:    
  “竹屋。”    
  第二天。    
  雪欣喜地抚弄着心爱的红玉凤琴,轻轻将琴弦上的灰尘吹去,他的手指拨响美妙的乐符。    
  雪抚琴笑道:“突然这么好心将琴还给我,小罗必定是有所求吧。”    
  暗夜罗也笑,低声诱惑道:“不仅如此,我还可以助你恢复以前的功力,重塑永生的仙人之身。”    
  雪瞅着他,笑若花开:“你想得到什么?”    
  “让她回来,让她彻底离开。”    
  雪当然知道两个她指的是谁:“你的心未免太急。她在那个躯体里住了十几年,岂是轻易可以被驱走的?”    
  暗夜罗冷道:“驱不走,就让她死。”    
  雪咋舌道:“好残忍啊。”    
  “只要能做到,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真的?”    
  “是。”    
  “那我要暗夜冥作我的女人呢?”雪笑得一脸坏意。    
  暗夜罗勃然大怒,苍白发青的手指扼紧雪的喉咙。    
  雪呛咳着笑道:“开个玩笑而已。”    
  “她不是可以供你玩笑的女人。”暗夜罗指骨咯咯作响。没有人能够亵渎她。    
  雪揉揉自己的脖颈,哈欠道:“是。”    
  “我要她回来,不再离开。”    
  暗夜罗眼神阴暗。    
  其实十九年来她不在身边,思念已经变成一种习惯。然而,当她的音容笑貌再次出现,几天几个时辰的分离却变得如死亡般不可忍受。    
  雪抚琴,摇头道:“我没有办法。”    
  “你说什么?!”    
  “如歌那丫头是关键。如果她不愿意离开身体,就算谁也无法轻易将她驱走,否则会使躯体一并毁灭掉。”    
  暗夜罗眼睛眯起。    
  “如果她答应离开呢?”    
  雪吃惊道:“她怎会愿意?”    
  暗夜罗不语。    
  眉间的朱砂殷红得可以滴出血来。      
第十七章(4)    
  “我无法信任你。”  
  如歌直接回答暗夜罗。    
  虽然暗夜罗许诺,只要她离开自己的躯体,那么他会放走玉自寒、战枫和雪,并且让玉自寒恢复健康。    
  但是——    
  她早已不信任暗夜罗所说的任何话。    
  暗夜罗道:“我可曾失信于曾经允诺的事情?”    
  “没有。”    
  “那么,为何无法信任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