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烈火如歌2 > 分节阅读_43
《烈火如歌2》

分节阅读_43

作者:明晓溪 字数:4213 热度:13
我?”    
  “因为你是一个疯狂的人,”如歌答道,“只要你感到快意,随时会改变你的决定。哪怕让他们离开,以后你仍然会去伤害他们。欺骗背叛过你的人,你永远也不会放过。”    
  暗夜罗挑眉。    
  她似乎还蛮了解他。不错,放他们走,然后再将他们抓回来折磨,并不会违背承诺。    
  他冷笑:“你以为,你有同我谈判的资格吗?”    
  如歌望住他。    
  她的目光澄澈,带着不屈服的意志。    
  暗夜罗道:“就算以后再将他们抓回,毕竟有一次逃离的机会。否则,他们立时就会死在你的面前。”    
  如歌脸色渐渐发白。    
  暗夜罗眉间朱砂一跳,眼底闪过奇异的光芒:“或许,你喜欢留在我身边。”    
  如歌一惊。    
  暗夜罗箍住她的腰身,令她动弹不得。他俯首朝她的耳垂呵气,气息湿润冰冷,他笑得邪恶:“你是否想做我的女人,因为不知不觉已经爱上了我,所以不介意和她共同分享我的身体。”    
  如歌一阵恶心。    
  她呕吐。    
  吐出来的是黄水,将暗夜罗的红衣染得污秽。    
  暗夜罗舔弄她的耳垂:“吐吧,尽情地吐吧,我一点也不在意。你与她合而为一,呕吐的秽物也是我珍惜的珠宝。”    
  呻吟着,他将她箍得更紧:“看啊,我的身体在为你燃烧。”他腹下灼热坚硬,紧紧贴住她女性的线条。    
  “放开我!”    
  如歌羞愤地大喊。    
  暗夜罗斜睨她:“怎么,你不是不舍得离开这具躯体吗?”    
  如歌一口唾沫吐到他脸上。    
  她厌恶道:“若是你伤害到他们,我发誓,尽管暗夜冥是我的母亲,我也会毫不心软地折磨她给你看。”      
第十八章(1)    
  经历了三天三夜的睡眠。  
  雪喂她喝下昆仑之巅的雪水,用雪莲的汁液擦拭她的全身。她的身子先是发青,然后煞白透明得仿佛可以透过肌肤看到血脉的流淌,缓慢地,一种贝壳般的粉红色透出来。    
  她的面容粉嫩红润。    
  恍若新出生的婴儿般绽出夺目的生命之力。    
  她醒了。    
  当她睁开眼睛时,暗夜罗握得她的手发疼。他喘息着盯紧她,眼底满是血丝,殷红殷红。    
  她温婉地抬起手,吃力地爱抚他的脸庞:    
  “罗儿,你为何如此疲惫。”    
  暗夜罗将脸埋在她的手里,喘息滚烫:“告诉我,你再不会离开。”    
  她颦眉:“我又病了吗?”    
  暗夜罗颤抖道:“每次看不到你,我愤怒痛苦得恨不能将世界摧毁一千次一万次!”    
  她微笑,温柔如大海上的阳光:“傻罗儿。”    
  暗夜罗低吟道:“我什么都可以原谅,只要你再不离开。”    
  她轻叹:“傻罗儿啊,我为何会离开你呢?你是我最心爱的弟弟啊。”    
  “不——我不是你的弟弟!”暗夜罗惊栗。他不要历史再重演一次。    
  她怔住。    
  暗夜罗吼道:“我不是你的弟弟!你答应过要嫁给我!”    
  她苦笑:“姐弟如何成亲呢?不要说孩子话。”    
  “姐弟又如何,你是女人,我是男人,为何不能成亲结为夫妻!”红衣狂怒地飞扬,暗夜罗面容扭曲,低吼声在地底层层震荡开来。    
  “那是乱仑的罪名。”    
  “罪名?!”他狂笑,“所谓罪名不过是世人强加的称谓,待我将世人尽数杀净,看看有谁会来嘲笑指责!”    
  她胸中满是疼痛:“我们毕竟是姐弟。”无论怎样说来,她和他都是血亲的姐弟。    
  “如果我们不是姐弟呢?”    
  暗夜罗突然问。    
  她摇头苦笑:“不可能的。”    
  他握住她的肩膀,目光如炽:“不是姐弟的话,你就会接受我,嫁给我对不对?!”    
  她微震,眼睛渐渐湿润。    
  “你在意的,不过是我和你之间的血缘。”他紧紧盯着她,“那解决起来,其实也很简单。”    
  他伸出右腕。    
  一股血箭自腕部动脉急射而出!    
  鲜血冲上石壁顶端,然后又溅落下来,满地鲜血,血花迸碎,血的腥气顿时弥漫充斥,浓重令人窒息。    
  她扑过来,惊骇地喊道:“你疯了!你在做什么!”她抓住他右腕血脉,汩汩殷红的鲜血渗过她的指缝流满床榻。    
  血流得过多,暗夜罗虚弱微汗:“让体内的血流干,这样,你我再没有血亲的关联。”    
  “你——”    
  泪水在她脸上奔流。    
  暗夜罗用淌血的右手捧起她的脸庞:    
  “嫁给我。”    
  泪水和血水混在一起,他的手腕针扎般疼痛。苍白的面容,殷红的朱砂,暗夜罗邪美而多情。    
  “嫁给我,作我的娘子。”    
  “明天宫主成亲,今晚赏你们些酒菜!”    
  水牢中,暗河弟子将菜碟碗筷扔在地上,互相谈笑着即将的婚宴,对宫主突然宣布成亲无不感到兴奋好奇。    
  战枫盘膝而坐。    
  他背脊笔直,右耳的蓝宝石透出森森寒意,肩上的头发幽黑微卷,隐隐挂着幽蓝的冰霜。    
  他听到暗河弟子们谈论婚宴。    
  他听到如歌的名字被提起。    
  然而,他漠然得好似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    
  雪扔给他一个馒头:“吃饭。”    
  战枫没有动,身边的天命刀却清吟一声,在空中划出一道泓蓝的弧线,将馒头接住。    
  他睁开眼睛。    
  眼底是一片骇人的幽蓝,带着结冰般的残忍冷漠。    
  他吃着馒头。    
  动作极慢,仿佛他吃的不是热腾腾的馒头,而是一块生铁。    
  雪打量他半晌:“你进境蛮快,魔功很适合你。”    
  战枫道:“给我最后的口诀。”    
  雪道:“已经给了你。”    
  馒头里夹着一张纸条。战枫展开来,他默念一遍,然后,纸条在他手心燃起黯蓝的火苗,变成灰烬。    
  两人再无对话。    
  雪开始抚琴。    
  地底阴暗,他却仿佛昆仑之巅灿烂的雪光,晶莹耀眼。他的白衣洁净如新,似乎人世间没有任何污垢可以将它沾染。    
  优美的十指。    
  飞舞在通透的红玉凤琴。    
  乐曲渐渐低回,渐渐高亢,渐渐无声。    
  突然——    
  琴弦断!    
  雪的指尖沁出血珠。    
  望着那颗血珠,雪怔了良久良久,绝美的容颜露出忧伤的表情。      
  婚宴没有在暗河宫举行。    
  已是初夏,天空蔚蓝如洗,洁白的云丝淡如烟雾,山间开满芳香的野花,青草茵茵绿绿。左边有一挂瀑布从山顶奔腾而下,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气势磅礴,白雾翻滚,氤氲升腾。右边却百转千回蜿蜒成一条小溪,溪水明澈欢快,鹅卵石在潺潺的溪底闪耀光芒。    
  这条小溪不是昔日的溪。    
  这里没有暗夜冥的坟,没有无尽的痛苦和思念,没有任何过往的回忆。    
  一切都是崭新的。    
  暗河弟子们在远处的山腰有属于他们的筵席,所以婚宴中的宾客很少。    
  草地上有六张酒案。    
  一张豪华阔大,上面摆着两副酒盏,从酒杯、菜碟、筷具、羹勺无不华美精致到难以想像的地步。    
  另有五张酒案依次排开。    
  黑翼独自饮酒,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双眼沉寂如古井无波。薰衣亦沉静地坐在席中,只是挑些清淡的素菜来吃。    
  战枫一身深蓝布衣,肃杀孤傲的气息令他看起来仿佛结冰,右耳的蓝宝石诡异地闪动黯光,隐隐透出血气。他右手握住天命刀柄,酒菜对他如同空气般透明。    
  雪面前的案几上很简单。    
  一张红玉凤琴,一只酒壶,和一只酒盅。    
  雪却笑得很开心。    
  琴声淙淙。    
  美妙如白云在蓝天流淌。    
  他深呼吸,笑容阳光般耀眼:“多好,夏天来了,花朵会更加艳丽,树木会更加茂盛。”    
  他喜欢夏天。    
  夏天会让人感觉有无穷无尽的生命力。    
  剩下一张酒案前并没有人。    
  直到暗夜罗和“如歌”出现的前一刻,那人才被人推了出来。    
  他是被暗河弟子推出来的。    
  因为他无法行走。    
  他一身青衣,坐在木轮椅中,四肢仿佛被抽走了所有的力量,连手指也松软地搭在轮椅扶手上。    
  薰衣微微吃惊。    
  她注意到,他的眼睛似乎是瞎了的,空洞没有焦距。他原本就十分宁静,而此刻,他的宁静却仿佛这世间再无法被感受到。    
  薰衣叹息。    
  玉自寒毕竟是玉自寒。    
  就算残弱如斯,但唇边一抹淡静的微笑,依然使他尊贵如君临天下的王者。    
  纷纷扬扬的花瓣,蔚蓝的天空忽然飘散起粉红色的花瓣雨,花瓣如羽毛,轻盈舞在半空,美得人目眩神迷。    
  雪十指飞扬。    
  琴声欢快起来,乐曲伴着花瓣,让青山绿水的山间唯美浪漫宛如仙境。    
  花瓣飘飞中——    
  乐曲酣畅时——    
  暗夜罗携着“如歌”大笑而来!    
  他依然是红衣如血,她依然是红衣鲜艳。与往日不同的是,他胸口扎着一朵绸缎的红花,映得他苍白的面容多了几分遮掩不住的喜气;她云鬓高挽,一方鲜红薄纱垂下,透过若隐若现的轻纱,只见她颊红如醉、眼波盈盈。    
  两人在酒案前落座。    
  暗夜罗振眉大笑,左手搂住她纤腰片刻不曾放开:“今日是我与冥儿大喜之日,繁文缛节不必理会它,大家尽情喝酒!”    
  说着,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暗夜罗的笑声仍在山谷回荡,然而,席间却无人附和欢笑。    
  黑翼、薰衣沉默地将酒饮下。    
  战枫身上冰寒之气益发肃杀冷酷。他闭目而坐,右耳蓝宝石透出猩红血气。轮椅中,玉自寒宁静如恒。再热闹的婚宴对他而言也如深夜一般漆黑。雪揉弄琴弦,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暗夜罗在说些什么。    
  暗夜罗震怒!    
  然而,一只温柔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