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烈火如歌2 > 分节阅读_45
《烈火如歌2》

分节阅读_45

作者:明晓溪 字数:4195 热度:14
  “哦……就只有这些吗……”雪很沮丧,愤愤地拍打水面,激起小小的水花。    
  如歌想了很久:“你是说,她虽然不在了,但我们可以让暗夜罗以为她在我体内复生?”    
  雪拍掌:“好聪明。”    
  “暗夜罗怎会分辨不出暗夜冥呢?”他和她那样熟悉,怕是每个动作每个神态都熟捻于胸。    
  “当一个人狂热地沉浸在期盼中,纵有些疑点也会被他视而不见。”雪轻笑,“暗夜罗对她的爱早已癫狂。”    
  如歌沉思。    
  “我并不了解她,如何才能扮得像?”    
  雪叹道:“她是一个温柔的女子,世间所有的温柔本就是相似的。”玉自寒亦是一个温润的人,如歌虽不了解暗夜冥,可是她对玉自寒的温柔体会至深。    
  “有些往事我并不知晓。”    
  “你只需知道一点即可,暗夜罗恐怕也不愿她将所有的往事统统记起。”    
  如歌点头。她知道有一个人可以帮助她。    
  薰衣。    
  自从暗夜绝死去,薰衣在暗河宫再无牵挂。以往薰衣虽然背叛过她,可是她相信这次应该不会再被出卖。    
  木桶中的水渐渐变凉。    
  如歌的眼睛也渐渐染上凉气,她面容俏杀,嘴唇抿紧:“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她会用所有的力量去诛杀暗夜罗!    
  哪怕——    
  这种方法一点也不光明正大。    
  随后的日子里,雪每日喂她喝下自己的血,他用那些血在她体内积聚起一种能量,来抵抗住战枫致命的一击。    
  战枫必定会刺杀暗夜罗。    
  可是,纵使入魔后战枫功力大增,也只不过能给于暗夜罗轻创。    
  只有“暗夜冥”濒死那一刻。    
  真正的暗杀开始!    
   眉心巨裂!    
  烈焰焚烧般的剧痛,自眉心重穴撕裂而下!    
  暗夜罗大痛,震身而立,血红衣裳激烈怒扬,他面色惨白,反手拔下刺入自己额中的利器!    
  一根梅花簪,泛出黄金般的光泽。    
  梅心原本应该是嵌有宝石之物的,如今却只有一个凹陷。簪子的尖处有新鲜的血,有陈年不褪的暗红血渍。    
  他认得这梅花簪!    
  ……    
  小暗夜罗将梅花簪小心地收进怀里,仰起小脸笑:    
  “答应了就不许反悔啊。”    
  ……    
  她将簪子刺入他的眉心,眼中是仇恨的血红,仿佛他不是她的弟弟,而是她最恨的仇人:    
  “你杀死了飞天!!”    
  ……    
  她唇边惨淡的笑容:“不要伤心……记得啊……姐姐爱你……”    
  ……    
  眉间,鲜血狂喷如注!    
  暗夜罗惊痛巨吼,他浑身颤抖,像重创濒死的野兽:“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是一场骗局!    
  他所有的感情、所有的渴盼、所有重新开始的希望都不过是踏进了一个荒诞的骗局!    
  血流淌暗夜罗满脸,斑斑血迹将他苍白的脚趾也沾染,他痛吼道:    
  “你究竟是谁!!!”    
  如歌红衣鲜艳,双眼亮如火炬:    
  “我是烈如歌。”    
  一年前的她,会觉得用这种手段袭击暗夜罗非常可耻。然而,如今她对暗夜罗的恨早已使她不在意任何手段。    
  有时她想,或许在她的体里流淌的也是黑色冷酷的血。    
  暗夜罗痛眯双眼:“你居然假冒她!!”    
  如歌道:“纵使暗夜冥真正复生,她对你的恨未必比我少!”    
  “不————!”    
  暗夜罗厉声嘶吼,眉心血柱如箭般急喷:“她不恨我!她爱我!我才是她最爱的人!”    
  红玉凤琴自中间裂开!    
  七根琴弦竟然是完整的一根!    
  银色如飞龙,带着闪耀的空灵,划破天际,箍扼住暗夜罗的脖颈!    
  雪的攻击正如乐曲般美妙。    
  他不准备给暗夜罗任何喘息的机会。    
  这一次——    
  暗夜罗必须要死!      
第十八章(4)    
  猩红的血衣,苍白冰冷的脚趾,眉间喷涌的血河,凄厉残艳的双唇,掌中尖锐血污的梅花簪,暗夜罗疯狂痛呼旋转如陀螺,血花飞溅茵茵青草地,满山满谷皆是血腥。  
  银色琴弦收紧。    
  暗夜罗的功力急剧消散中。    
  剧痛撕裂他的身体,视线已是一片血红,暗夜罗失去控制地旋转。他看到了黑翼,黑翼沉默如古井,他收养他,传授他武功,将他派到银雪身边化名为有琴泓,他一直以为黑翼是最忠心于自己的,然而此刻黑翼的眼中只有漠然;他看到了薰衣,从小他将薰衣送到烈火山庄,并且让她的母亲死在她的面前;他看到了眼中满是仇恨的战枫,看到了轮椅中失去眼睛听觉声音和双腿的玉自寒,看到了十指收紧琴弦的雪……    
  山谷中的风自他耳边呼啸而过。    
  暗夜罗觉得那样冷。    
  原来,他是如此寂寞啊……    
  生命流逝中,暗夜罗看到了如歌。    
  她红衣鲜艳如初升第一抹朝霞,俏丽地站在初夏阳光里,嘴角有血迹,可是活泼的生命力让她的面容灿灿生光。    
  暗夜罗恨极了她!    
  是她一手毁掉了他所有的幸福!或许暗夜冥已然重生,是她扼杀了她的生机!她让他陷入狂喜,然后又给他致命的一击!    
  暗夜罗张开双臂,纵声狂笑:    
  “来吧!用我的死亡毁灭一切!!”    
  这声狂笑惊破天际!    
  暗夜罗的身体伴随猩红血衣炸飞四分五裂!    
  这是——    
  暗夜罗最后的攻击!    
  血雾漫天,凌厉如鬼的杀气,向山谷中所有的人杀去!他纵然要死,也要让他们全部死去!    
  黑翼、薰衣飞身急退!    
  雪挥出雪花,晶莹飞舞,舞出一尺见方的雪盾。    
  如歌也可以急闪躲避暗夜罗最后的一击,因为体内有雪的灵血,她并没有受多么重的伤,应该可以躲得过去。    
  可是,她知道玉自寒和战枫无法躲过这一击!    
  玉自寒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行,全身的功力早已被暗夜罗废去。而战枫,方才那一刀和暗夜罗的反击使得他五脏重创,也完全没有离开的气力。    
  轮椅中,玉自寒感觉到摄人的杀气正在向自己噬来。    
  他轻轻咳着。    
  清远的眉宇间有淡定的光华,双肩虽然单薄孱弱却没有惊惶和畏惧。咳嗽着,他唇边有淡然的神情。不畏惧,但他并不想死,只要她还活着,哪怕他全身废去双臂亦瘫软无力,也想要和她呼吸同样的空气。    
  血泊中,战枫却闭上眼睛。只有死,可以洗清他一身的罪孽。    
  玉自寒和战枫相距甚远。    
  如歌只能选择一个。    
  那一瞬,其实她并没有进行选择的时间!她飞身扑向玉自寒,这是她大脑中的第一个反应!    
  然而——    
  不!可!以!    
  她的身子戛然僵住,望向战枫。他仰面躺在草地上,深蓝布衣染满血污,右耳的蓝宝石黯淡无光。鲜血从他嘴角汩汩流淌,天命刀依然紧紧握在右手,五官是等待死亡的冰冷漠然。    
  战枫。    
  冷酷无情又愚蠢莽撞的战枫!    
  可是,他的命运原本是应当由她来承受的啊。    
  还有那样爱她的爹……    
  ……    
  “如果战枫危害到你,就杀了他。”    
  烈明镜已经转过了身子,满头浓密的白发,被夕阳映成晕红的色泽,他的影子也是晕红的,斜斜拖在青色竹林的地上。    
  ……    
  当如歌用身子护住战枫时,泪水滑落她的面颊,紧紧抱住战枫,紧紧闭上双眼,她不能让自己去看玉自寒。    
  山谷里浓重窒息的血雾。    
  无边无际的猩红。    
  如歌紧紧抱住战枫,用她的背为他抵挡一切攻击。她失去了逃离的机会,她也不打算逃离。    
  对不起,玉师兄。让我陪你一起去死好吗?对不起,我要救战枫。等我们到了天上或者地府,我会去找最好的竹子,为你建一间最好的竹屋。    
  望着如歌,雪晶莹美丽的面容变得哀伤,血雾中,白衣依旧耀眼,却仿佛闪耀着无尽的泪光。    
  她爱的终究也不是他啊。    
  他轻扬十指。    
  雪花悲伤地飞舞,像漫天的泪在劝说着什么。    
  雪执拗地摇头。    
  雪花悲恸地飞入他的身体,他的身子瞬间透明,嘴唇亦透明,长发亦透明。    
  然后——    
  轰然飞散!!    
  如暗夜罗一般。    
  雪的身体飞散开来。    
  飞散成漫天雪花……    
  寂静的山谷,猩红的血雾,晶莹的雪花,交织着,纠缠着,如一波一波透明的海浪,如一阵一阵呼啸的山风……    
  激烈。    
  终于静止。    
  山谷中没有人死去。    
  只是——    
  人世间消失了暗夜罗和雪。    
  就像一个悠长悠长的梦……    
  时间和空间自她身边抽离,可以听到小溪欢快的流淌,可以听到瀑布雄美的飞溅,可以听到阳光在草尖轻轻舞蹈,可以听到风抚弄野花的花瓣……    
  一个悠长悠长的梦……    
  如歌什么也看不到,眼前一片白色。    
  渐渐变淡,渐渐透明,草地上渐渐幻出一个晶莹剔透的人影,初夏的阳光中,那身影七彩夺目光华璀璨。    
  他轻轻躺在草地上,瞅着如歌,笑容透明而忧伤:    
  “嗨,丫头……”    
  如歌怔怔望住他,冰冷一点点一点点自心脏传到指尖,又从指尖传回心脏,她的声音轻得像飞雪:    
  “你说过,永远不会再离开。”    
  雪笑得那么美丽:“傻丫头,我骗你啊。”    
  如歌轻轻歪过头,目光怔仲:“你骗过我很多很多次,你知道吗?”泪水怔怔落下,她闭上眼睛,“骗我,很好玩是不是……”    
  雪有些慌了,他伸手想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如歌避过他的手,嘴唇抿得很紧,良久,她睁开眼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