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烈火如歌2 > 分节阅读_46
《烈火如歌2》

分节阅读_46

作者:明晓溪 字数:4230 热度:11
睛,眼中有悲愤:“你的生命跟战枫和玉师兄的生命有什么不同!你以为,牺牲掉你而大家活下来,会生活得很快乐对不对?!”    
  雪苦笑:“我不想死啊,臭丫头……”可是,若是她死了,他活在世上又有什么意思呢?    
  忽然,他嗔目瞪她:“你也骗了我啊!答应要好好爱我,用力爱我的,可是你何曾真正抽出一天的时候来爱过我呢?!死丫头,恨死你了!”    
  光华穿透他的身体。    
  他悲伤得仿佛随时会消散掉。    
  如歌摇摇头:“我没有骗你。你看,现在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会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爱你了……只是……你一定要消失吗……”    
  雪哭了。    
  他像小孩子一样哭了。    
  “恨死你了!死丫头!为什么现在才有时间爱我呢?!来不及了啊,怎么办……”    
  如歌抱住他,她弯下腰,把他的脑袋抱进自己怀里,轻声道:“来得及啊……让我和你一起消失,你消散在什么地方,我也消散在什么地方,你在什么地方重生,我也在什么地方重生……我会用以后所有的时间来努力爱你……”    
  “如果努力还是无法爱上我呢?”他最伤心的问题。    
  “那就再努力。”    
  “再努力还是不行呢?”    
  “那就再再努力。”    
  在她怀中,雪笑容苦涩:“直至现在,你依然没有爱上我吗?”    
  如歌心痛如绞,泪水浸疼她的面颊。    
  “一点也没有吗?”    
  雪吃力地撑起身子,屏息端详她的神情。    
  “一点点……一点点……都没有吗?……”    
  如歌恨不得立时杀了自己!她咬住嘴唇,痛得嘴唇煞白,十指握得死紧,心中阵阵刀绞的痛:    
  “我……”    
  雪晶莹的手指捂住她的双唇,微笑,像一朵绝美透明的白花在春夜飞雪中盈盈绽放。    
  “那多好……这样,我离开了,你也不会太过伤心……”    
  漫天飞雪。    
  雪花盈盈飞舞。    
  灿烂的雪光,明亮耀眼,通透无暇,雪的身子就如一团光芒,没有重量,光华万丈。    
  雪轻轻笑着:    
  “把一切都忘了吧……”    
  如歌的泪水渐渐风干:    
  “让我和你一起消散。”    
  “玉自寒呢?”他问她,心,抽痛得麻痹。    
  如歌仰望天空,蔚蓝的天,一丝白云,盈盈飞雪。她的声音轻如山谷中的风:    
  “就让我和你一起消散吧。”    
  那是她答应过的,是她亏欠他的。    
  雪凝望她良久良久。    
  终于,他笑如百花盛开:“好,那就让咱们永远不分离。”    
  雪花自他体内飞出。    
  优美地旋舞空中。    
  几千几万片雪花飞入她的体内,她的身子亦渐渐透明,她微笑着握住他的手,两只晶莹剔透的手握在一起,美如仙人的画。    
  慢慢地——    
  她“睡”去了。    
  雪长久长久地凝视草地上红衣鲜艳的她。    
  他俯下身。    
  在她双唇印下一个吻。    
  万丈光芒穿过他的身子,闪耀,跳跃,滴溜溜旋转出七彩的霞光。光芒愈来愈盛,刺得人眼发痛,“轰——”地一声,光芒在寂静中散成无数绝美的碎片。    
  远处轮椅中的玉自寒震了下。    
  喉咙轻“啊”出声。    
  丫头……    
  没有骗你……    
  就算消散了,也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尾声    
  白雾终年缭绕的山中。  
  有一间竹屋。    
  竹屋青翠鲜绿,屋边开满星星点点白色粉色的野花,黄绿翠羽的鸟儿在林间飞来飞去。    
  “要进去吗?”竹屋外茂密的树林里,黄琮轻声问玄璜。他们找寻了十一个月,才找到这里。    
  此时天下初定。    
  皇上将皇位传于敬阳王,暗河宫彻底自人间消亡,烈火山庄和天下无刀城亦遭到重创,江南霹雳门反而以惊人的速度在武林崛起。但随着战枫回到烈火山庄,情势有了新的变化。    
  战枫比以前更加可怕。他幽蓝的卷发仿佛挂满冰霜,眼瞳冰冷阴厉,浑身上下的冰寒之气令人窒息。在他回到烈火山庄的第一天,裔浪就神秘地消失了,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战枫执掌下的烈火山庄势力迅速复苏,与江南霹雳门一北一南互相对峙。    
  江湖,没有永远的平静啊。    
  竹屋升起袅袅炊烟。    
  有轻轻的笑语从里面传出来。    
  玉自寒微笑着坐在轮椅中,望着灶台前忙活的如歌。    
  她的额头满是汗珠,脸颊红扑扑,阳光照在她稍许凌乱的发梢,有种金色透明的美丽。她吐吐舌头,转身看他:“你饿不饿?马上就好了啊,再等一下!”    
  他笑着摇头:“不饿。”说着,他对她招手,让她来到自己身边。如歌在他膝边蹲下,仰起头,关切地问:“怎样?是身子不舒服吗?”    
  那日山谷一战,待她醒来后发现雪已消失不见,地上只余一件雪白的衣裳。她原本想随雪而去,但是轮椅中失去了武功、没有了视力听力声音和双腿的玉自寒使她最终留了下来。    
  玉自寒当时病得极重。    
  有无数次,她以为他再也坚持不到第二天。    
  然而,渐渐地,他却好转了起来。并且,他的眼睛、耳朵和声音都奇迹般地恢复了。    
  应该是奇迹吧,如歌感恩地想。    
  玉自寒掏出一方绢帕,淡笑着擦去她额头的汗珠:“不要太累。早饭就算不吃也没关系的。”    
  如歌瞪他:“乱讲!怎么可以不吃饭!真是不知道爱惜自己身子的人!”    
  他轻咳一声,微笑。    
  “还笑!待会儿要罚你!”她恶狠狠地瞪他。    
  “好。”    
  “罚你吃四个烧饼!”    
  “好。”    
  她想一想:“罚你跟我一起做烧饼!”    
  “好。”    
  这么容易就答应?不好玩。“罚你唱歌给我听!”    
  “……好。”    
  玉自寒苦笑,他唱歌很难听的。如歌拍手大笑,就是嘛,看他为难的样子才有趣啊。    
  听到竹屋里欢乐的笑声。    
  黄琮不由得也微笑了。    
  玄璜转身向树林深处走去,低声说:“回去吧,不要打扰他们。”    
  热腾腾的烧饼出炉了!    
  如歌深吸一口烧饼的香气,得意地笑:“我做的烧饼可是天下无双哦,又香又酥,师兄你好久都没有尝到了呢。”    
  玉自寒温柔地笑:“果然好香。”    
  “是吧,呵呵,”她放一只烧饼到他手中,“快趁热吃啊。”    
  他低头打量烧饼:    
  “不过,只是烧饼的话像是少了点什么。”    
  “咦?”她一头雾水。    
  他从怀里掏出一样朱红的东西,捏在手指,轻轻勾描几笔。金黄的烧饼,淡红的雾中美人。美人如月,美人如雪,姿态妩媚,神情却端庄。映着金黄的底色,简洁优美,使人忍不住看了又看。    
  他唇边的笑容轻灵优美:    
  “丫头,这样烧饼才漂亮嘛。”    
  如歌惊疑地瞪住他:    
  “你——究竟是谁?!”    
后记  
  有人说我是后娘,是心狠手辣的人,以折磨小说中的男主角们为乐趣。哈哈,大笑,看到了吗,我毕竟还是“亲娘”啊,谁都不忍心伤害。  
  叹……    
  很多人都说,烈火如歌是个悲剧,必须是悲剧,只能是悲剧,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应当是个大悲剧。    
  对这个“悲剧”的问题,我想了很长很长时间。    
  或许悲剧美更能打动人心,或许从逻辑和性格的角度来讲,悲剧也更合适更完美。    
  可是——    
  我是一个坚决痛恨和排斥悲剧的人,嘿嘿。就是这个原因,有了这样的结局。    
  写文,是为了幸福和快乐。    
  给她们最多的爱,最多的幸福,这些幸福和爱可能是很虚幻的,但仍旧是美丽的啊。    
  雪的身体消散了,他化成千万片光芒,飞入玉自寒的体内。不可以和她在一起了吗?她爱的是玉自寒吗?那么,就让他变成玉自寒的眼睛、耳朵、声音甚或是双腿好了。    
  不要问这样做是否道德。    
  不要问以后他们会如何相处。    
  在我看来,这是最完美的最幸福的,这样,也就足够了。    
  战枫其实是应该死掉的。    
  从一开始写,就打定主意要让他死。战枫的悲剧是整篇烈火如歌的线索,他的命运决定了全文的基调。战枫很笨对不对?可能,说他笨也不完全合适。只能说是天命吧,所以送他一把天命刀。    
  想让他为了如歌而死。    
  但是不可以,如歌不会看着战枫死去的,那是她亏欠他的。    
  也想过让他落崖,留一个悬念。呵呵,留意到婚宴山谷中那个悬崖了吗?本来是为战枫准备的。    
  但是也不可以,那样太滑稽可笑了。:P    
  所以,战枫最终也活了下来。成魔后的战枫,以后的道路就让他自己走吧。    
  暗夜罗……    
  写到最后,一直犹豫如歌冒充暗夜冥的做法是否合适,太不光明磊落了。应该如歌、雪、战枫、玉自寒联手大战暗夜罗三百回合,山巅之上你死我活才理所当然吧。不过,我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暗夜罗为什么要给他们决战的机会,如歌他们也没有那样的实力。    
  敌人的弱点。    
  很不光明磊落的手段,你会不会去用呢?    
  我替如歌选择的是——    
  会。    
  最后,说一说雪。    
  雪应该是彻底的悲剧的,这一点,一开始我是非常坚决的。然而,同以往一样,很不幸的,我喜欢上了雪。汗~~~    
  但是,我依然坚持雪的悲剧。    
  直到春天的一场桃花雪。那时我走在路上,忽然想,会不会我笔下的人物在哪个奇异的空间存在着呢?如果把他们写出来,他们是不是就在那个空间真正地开始生活了呢?呵呵,这个想法真是好笑。    
  然后我就想,如果真有“雪”,他会恨我吗?    
  这一想——    
  却真的下起了雪。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