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燕子【宣芋】 > 分节阅读_8
《燕子【宣芋】》

分节阅读_8

作者:宣芋 字数:4985 热度:8
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她这么说,只是要他知难而退,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没有的。
   但是过了几个月,学校寄来的通知书。
   他考中了!
   看着手上的录取通知书,燕徕如何都不能相信。
   他考上了!他的成绩有那么好吗?
   “看吧看吧,现在你该听我的了!”小男生得意地站在姐姐面前,很欣赏她脸上吃惊的表情。
   考试之后,他把志愿表填好,就等着这张纸快点寄来。所以在快递送达之后,他第一个就拿给姐姐看。
   “你等会儿,我眼睛不好,我要上楼拿眼镜。”燕徕转身就要上楼,而燕徊却等不急。他长手一伸,揽过姐姐的腰把她从楼梯上抱了下来。
   “啊,你干什么,快放开我!”燕徕放声尖叫,因为那死小子不偏不倚,左手正扣在她的右胸上。“你摸哪里了,快点放开!”
   “不放!你说过的,要是我考上了,就什么都听我的!”
   燕徊把燕徕拖回来,两人拉拉扯扯地倒在地板上。男孩的反应更快,蓦地将姐姐压在下面,让她无法脱身。
   “你放开我吧。”燕徕放低声调求着,“我回去带上眼镜确认一下……”
   “你又骗人!你的度数才一百五,根本用不着眼镜!你上楼之后肯定会锁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被他说中了,她就是这么打算的。燕徕的计谋被揭穿,目光莹莹地瞅着燕徊说:“回回,你不要这样,我没想到你能考上。”
   “你太小看我了。”
   “那人家没有准备好嘛,你再给人家一点时间了啦……”她装嗲,学着台湾偶像剧里小女生的声音,就是想把回回恶心死,让她先脱身再说。
   可惜燕徊软硬不吃,冷冷地说道:“再等黄花菜都凉了!”低头狠狠吻上他的姐姐。
   为了不让自己松懈,在考试准备的这半年,他都很努力地不去和姐姐亲热,怕感情一旦放开就无法控制。等了这么久不就为了这一天吗?
   亲吻中男孩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咬她的舌头,啃她的嘴唇,吸她的口水,两个人亲得吱吱作响,一点也不温柔浪漫。谁叫她不乖,明明答应好的事情,又耍赖不认。
   “呜呜……”燕徕呜咽着抗议,她的牙齿都被撞疼了。看来今天如何也赖不过去,“够、够了……吧……嗯……”她奋力躲闪着,“我的嘴巴被你咬破了!”
   燕徊听到,终于放开她的嘴。但他表情坚定、目光闪烁,今天非要得到姐姐不可!
   “你亲都亲了,今天就放过我吧!”燕徕做着最后的努力,她真的不想这么早就做那种事。
   “不行!”燕徊压着她不松手。
   “你都把我咬伤了!我要去擦药!”
   “咬你是轻的!”
   他不想只和她躺在地上拌嘴皮,动手掀起姐姐的棉衫,白色胸衣紧紧包裹地巨大乳防就暴露在他眼前,真大啊……
   “啊!”燕徕尖叫,扯着自己的衣服想再遮上。
   燕徊瞪她,问道:“是不是我把它撕了你才甘心呢?”
   那表情,就好像和衣服有仇似的。
   呜呜呜,回回是铁了心的,她躲不过了。
   燕徕委曲地说:“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我是你姐姐啊……喂喂……你别啊!”
   燕徊才不理,直接去扯她的胸衣。他找不到扣环,就硬生生地往下拽。
   “别这样!”燕徕吓得大叫:“我自己脱,我自己脱,你别弄坏了!”
   她每件胸衣都要上百,全是好不容易才买到的。衣服被他撕破了没事,可若是胸衣被扯坏,她就要和他拼命!
   “好,那你自己脱。”燕徊起身,留给燕徕行动的空间。她坐起来却又不肯动手,“我不要脱!”
   “你又骗我!”燕徊的眉毛竖起,最恨姐姐说话不算话了。
   “不是!我不要在这里脱,爸妈回来会看到的!”
   对哦,小男生现在才想到这一点。在客厅的地板上确实太不像话了。他紧锁的眉毛松开些许,对姐姐说:“爸爸出差,妈妈要晚上才回来,没人会看到。你要是不愿意,我们回房间去总可以吧?”
   “好啊!”燕徕雀跃地站起,上衣已经被燕徊脱掉,只剩下一件胸衣被撑得满满的。伴着身体的动作,乳防好像随时都要挣开束缚弹跳出来似的。“你回你房间,我回我房间!”
   她还是想再赖一赖。
   燕徊都懒得再瞪她了,白眼珠子一翻,决定用实际行动来报复她。伸手抓住姐姐的胳膊,把她拉上楼。燕徕被拖着,很不情愿地被回回压制住。二楼走廊上从楼梯处算起第一个房间就是燕徊的卧室,他停下来,想带姐姐进去,可她又不肯。
   “我要回自己的房间!”
   “你又干嘛?回去拿眼镜吗?”燕徊阴阴地笑道:“你放心,不需要带眼镜你也能看得清楚的……”
   “讨厌死了!”燕徕锤他,根本就不痛,“你的床太小了……”
   最后那句声音细得像蚊子叫,可燕徊还是听到了。可怜的小姐姐立刻就被拉进第二个房间,她自己的卧室。
 
  17
 
  其实她的床也不大。一个人刚刚好,两个人就太挤了。燕徕以为自己就够怕的,解了半天才把胸衣给脱下来,但她不知,弟弟的面对人生的第一次,同样充满敬畏。
   燕徊看着姐姐赤裸的上身,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多少个春梦之夜,他都梦到这对豪乳,如今就在眼前,比记忆中还大,比想象中还重……
   “怎么会这么大呢?”他不禁问道。
   “我还想知道呢!”燕徕无奈地说。第一次被人摸胸的感觉好怪,酥酥麻麻地说不出是舒服还是什么。
   燕徊的双手托着姐姐的两颗大乳~房,左看右看,一时忘了该干什么。好大、好白、好重、好软,一连串的好字在他脑中跳跃着,幸福得嘴巴咧到了耳根。
   “看够了没有?”燕徕受不了弟弟的白痴模样,“看够了你就回自己屋去!”
   “不够,永远都不够!”燕徊展开行动,把姐姐推倒在床上,再次压住她。
   “啊!”燕来短促尖叫,抱怨的话还未说出口,乳~房便被燕徊含进嘴里,“天啊……”她惊呼,这小子哪里学来的花招?
   姐姐的乳~房太大,他只好放弃一边,双手捧起一只细细地啃咬起来。丰硕的乳~房肉感十足,捧在手里沉甸甸的又很柔软。燕徕哼哼哈哈一串呻吟,更加刺激燕徊,裤子里面那个东西硬得疼痛难忍。他腾出手摸到姐姐腰处,沿着衣服的缝隙探入她的下体。
   “不!”燕徕并紧双腿,却还是被他钻了进去。手指被温暖的花穴吸住,感觉内壁有节奏地收缩。再抽出时,指尖上沾满了晶亮微稠的液体,是姐姐发出的信号。
   她已经准备好了,即使嘴上不说,身体是瞒不了的。
   “你都湿成这样了,还嘴硬!”他奚落她。
   “你就不能留点口德吗?”她反驳他。
   燕徕很怄气,她都让到这个地步了,回回还是不依不饶。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该喜欢他,学校里追她的男生那么多,哪个人都比他温柔多了!
   燕徊解开她裤子上的扣子,扯开拉锁,动手向下拨,“你干嘛穿这么紧的裤子,又不好脱。”
   他的抱怨怎么这么多!燕徕彻底被激怒,眼一瞪心一横。正好,姑奶奶今天不跟你做了!
   “不好脱就别脱,你出去找好脱的人去!”燕徕身体偏扭,滚了一圈脱离燕徊地掌控。
   死小孩,一点都不懂得疼人!她应该找个年纪大会照顾人的才对。呜呜呜,现在终于明白茗茗为什么那么喜欢尹仁哥了,人家就是好!会给茗茗买礼物,带她出去吃好吃的,有个头疼脑热发烧感冒就紧紧守着茗茗寸步不离。
   “你闹什么别扭?”燕徊傻眼,看着姐姐把褪到腿上的裤子又提上去。
   “我不跟你玩了,我受够你了!”
   “不行!”他扑过去搂紧姐姐的腰,“不许你不玩!”
   “什么都要听你的吗?”燕徕挣扎着叫道:“这是我的第一次,我不想和你这种小恶魔在一起!”
   “你不是说喜欢我吗?”燕徊用了好大力气才制住姐姐,两个人累得倒在床上直喘粗气。燕徕面朝下被压在下面,燕徊叠在她身上,一手扯她的裤子,一手扣在她的胸口上。
   “我后悔了……”燕徕努力忽视乳尖传来地酥麻,声音擅抖得像是在哭。
   “不要!你不能后悔,你说出来的话就不能后悔。”男孩霸道地说,咬她的背,舔她的皮肤,两只手分别揉搓她的乳防,扯弄她的花瓣。
   燕徕不敌多处的攻击,哀凄地求他:“停下,你不要这样,我受不了……”
   “你喜欢我的,对吧?”燕徊将手指按在姐姐的小核上,引发她一阵轻颤。再向里探去,指头立刻被花穴吸住。“你答应过我的,不能食言。”
   燕徕呜咽一声,脸埋入床单之中。身体上地反应背叛她的意志。好可恶,他总是在欺负她!
   “你都没说过喜欢我……啊!”她娇吟,禾幺.处被他玩弄得像过电一样。有股热液从阴~道里涌出,淋到燕徊手上,也染湿了裤子。燕徕嘤嘤地哭起来,觉得自己好狼狈。
   燕徊闻声怔住,好像是嗅到什么酸苦的味道。她是在等他说那句话吗?
   “我喜欢你,我以前没说过吗?”
   “没有!”
   “那我现在说了。”
   “不算!你一点诚意都没有。”
   好吧,他早该知道女孩子都是麻烦的生物,他的姐姐也不例外。燕徊无奈地咧嘴,想和喜欢的人亲亲爱爱原来这么困难。他不得不分神来哄她开心,把姐姐散乱的头发拨到一边,从床单里挖出她的小脸,低头啄去她眼角的泪珠。
   “我爱你……”他的吻从眼睛移下,咬了咬她被压红的鼻尖。话语中喷出含着情欲的热气,被她吸进鼻子。
   “你根本就不懂爱。”她含怨地说。
   “你懂吗?那你教我吧。”
   亲热中翻转姐姐的身体,让她正面向上躺在他身下。这样那对漂亮的大咪咪又展现在他面前了。上面有被他抓红的印迹,顶端的红莓艳丽绽放,男孩的视线再次被那里吸引。
   “这种事不用教!你天生顽劣,喜欢你是我倒霉。”燕徕闷闷地说着,也不像刚才那样强烈反抗了。
   燕徊终于明白,姐姐是吃软不吃硬的。如果他用强烈地手段,她一定不答应,但若是软磨硬泡,她也许会同意。男孩悟出真理,笑得灿烂,开始对姐姐上下其手。摸遍她的身体,吻过全部肌肤,务必要让她晕头转向,没有他就不行。
   计谋阴险,手段卑鄙,实施拙劣,行动粗笨,这是燕徕给弟弟的评价。只是这一切都不及她的愚蠢,就那半推半就地,让这个小无赖得了手,被攻占了最后的城池。
   他进去时她痛得要死,他抽动时自己痛得要死。第一次莋爱简直就是折磨,两个笨蛋在疼痛中草草收场。
   燕徕哭着说:“以后再也不跟你做了!”
   燕徊在心里说:我再跟你做我就是孙子!细细一品,她的话里有问题,他铁青着脸问道:“那你要和谁做?孟飞吗?我绝对不允许!”话到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
   “你下流!”
   燕徕刚刚受了一顿“皮肉之苦”,气不顺得厉害。她跳下床去抓起燕徊的衣服砸在他身上。“出去出去,别在我屋里待着,我不想见到你!”激烈运动中双乳颤动,那波澜壮阔的效果已经不能用“小白兔乱跳”来形容。
   燕徊瞬间口干舌燥,已经瘫软的小弟弟又逐渐活跃。燕徕将他逼到门边想赶他出去,结果回回一转手,把门给锁上了。
   “出去!”
   “我不走!”
   “你都得到了,还想干什么?”
   燕徊见姐姐这么激动,最明智的方法还是不要和她吵架,不然得不到好果子吃的人是他,受煎熬的人也是他。
 “我又不是只为了这个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