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燕子【宣芋】 > 分节阅读_9
《燕子【宣芋】》

分节阅读_9

作者:宣芋 字数:4990 热度:11
和你好的。”他放低姿态讨好地说:“我刚才说错话了,对不起。”
   “哼!”燕徕嘴一撇,双手叉在胸前。如果回回和她吵,她有三卡车的话可以用来骂他,可是他说软话,她反而没词了。
   燕徕的姿势正好托起自己的巨乳,乳~房被胳膊挤在一起,高高地突起。红艳的乳~尖在空中招摇,中间乳沟好大一条,深不见底。
   “你不要生气了,姐姐。”燕徊绵绵地叫她,走上前,绕到她的背后,揽住姐姐。他把头抵在她的肩上,这样就可以从近处欣赏巨乳的壮观景象。
   “你讨厌!”燕徕斥他。
   “嘻嘻,我知道我讨厌,可你还是喜欢我的,对吗对吗?”波皮耍赖,小男生成功地拉开姐姐的手臂,改由自己的手从姐姐腋下穿过,托起她的乳~房。好大的肉球,就算没有篮球大,也比得上排球的规模了。
   “谁喜欢你了!”燕徕的脸红起来,面对温柔的回回她手足无措。胸部那里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强。弟弟的手比她的手更大更热,这样稳稳地托着,轻轻地揉着,酥酥麻麻的滋味是她以前没有体验过的。
   “姐……”燕徊在她耳边吐着热气,抓得她心痒痒地,“你的胸这么大,平时会不会累?”
   提到她的伤心事,燕徕脸一垮,叹道:“怎么会不累!”长得这么大,她有时气极了都想割去。想想而已,她没那胆。
   “可是我好喜欢你的胸啊,软软的,很充实……”他咬她的耳廓,双手施力抓紧巨乳下围,雪白的乳肉从分开的指缝中透出,这种手感世上任何东西都比不了。
   “啊啊……别……”娇弱的呻吟都不像是燕徕会发出来的。她全身无力地倚向燕徊,却感觉出臀股那里有个硬硬的东西刺她。
   傻瓜都明白那是什么,更何况她比傻瓜还要强一点。
   “你不会又想?”她回头惊望他,那么可怕的事情她说不出口。
   “想啊,特别想,想得都要痛死了。姐姐、姐姐!”
   燕徊缠着她,更加努力地抚摸她的胴体。燕徕扭动着想要躲开,他就横抱起她,把她压回到床上。
   “不,我不要再来了!我那里到现在还在疼!”燕徕可怜兮兮地看着弟弟,声音都是抖的。
   “我都这样了,你想让我难过死吗?”燕徊指指自己的分身,充血的肉~棒直挺挺地摆在燕徕眼前,“这都是你害的!”一时忍不住,男孩又抱怨了。
   “怎么是我害的,还不是你思想不纯洁!”
   “你的咪咪那么大,只有太监见到才会保持思想纯洁!”
   “我的咪咪大又不是我的错,你以为我愿意长那么大吗?”燕徕每次提到胸部问题都会异常激动,控制不好,又是一场大吵。
   不对,他居然忘了不能和她吵架。燕徊被逼得眼睛都红了,对姐姐哀道:“那我真的很难受啊!”
   “我让你得惩,我就会更难受。你已经做过一次了……”
   “再来一次,一次不够。”
   “你自己解决,你们男生不是都会用手吗?”
   手能和真人比吗?笨蛋!
   燕徊咬牙忍住才没说出气话来,他拉开姐姐的一条大腿扛在肩上,分身撞击她仍在流水的穴口。
   “啊!我说了不行,你不可以进去!”她惊声尖叫,害怕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疼痛。
   “那你帮我弄!”
   “我不……”
   “要么你帮解决,要么我就插进去自己解决。”
   半是哄骗半是威胁,燕徕希望快点结束这场拉锯战,只得点头同意。她以为用手帮他捏一捏就算了,结果回回又提出更过分的要求。
   “乳茭!”她尖叫。
   “对,我要乳茭。”燕徊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
   她瞪他,不能相信他居然说出这种话来。
   “你小小年纪,从哪里学来这么下流的东西?”
   “你只比我大两岁,也是未成年,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两个人同时沉默,脑中闪过一句话:网络涩情害人不浅呐!
 
  18
 
  乳茭要有个先决条件,女方的胸部一定要够大。比如胡蝶、尹茗那样,胸小得挤都挤不出来,绝对不可能。但是燕徕不一样,天生的宏伟巨乳,如果不试试就太浪费资源了。
   燕徊一脸兴奋,燕徕一脸决绝。看他痛苦她会心疼,谁叫她喜欢他呢。
   “只是借你的胸部用一下,又不是死人,你干嘛表情像是上法场?”燕徊跨在姐姐身上,捧起两团大肉球夹住自己的分身。生理感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心理上却刺激至极。好大的奶子,软滑细腻,温柔香甜……他在心中一边赞美,一边扭动屁股,肉茎在姐姐的双乳间来回穿梭,别有一翻滋味在心头。
   “啊……”燕徕轻呼,不是因为太舒服而发出呻吟,而是被吓得发出哀号。真怕她可爱又可恨的小弟兴奋过了头,一不留神坐到她的肚子上。那她可承受不起!
   “你还没完吗?”她虚弱地问,双乳被回回粗大的分身插来插去,挤得好难受。
   “再一下下。”燕徊越来越快,这种姿势很累,他也撑不了多久。抓紧两只大奶球抵住自己的硬挺,全身瞬间绷紧,继而又慢慢放松。灼热的种子在乳沟中射出,还有部分溅到燕徕的脸上。
   “啊!”她这次叫是因为气愤。
   粘粘糊糊的东西沾上前胸,脸上也有,还流到嘴里。
   “恶心死了!”燕徕骂他,扑向燕徊。她把胸口上的粘液用手一抹,塞进弟弟的嘴里,让他也尝尝自己的东西是什么味道。
   燕徊还没从身寸.米青的快感中恢复,片刻失神便叫她得了手。他一愣,牙齿咬住姐姐的手指,舌头舔到那怪怪的味道,是不好吃。
   “你还咬人!”燕徕娇叱,蓦地撤回手。
   她还未来得及甩手驱逐疼痛,弟弟又反扑过来将她压倒。嘴巴贴着嘴巴,燕徊在姐姐吃惊疏忽的空当把舌头伸入她的口中,将他吃进嘴里的精~液又分了一多半还给她。
   恶心啊!她堂堂一个花季美少女,被弟弟整得翻不了身?
   燕徕眼圈发红,直接咬了回回的舌头。这小子不吃点苦头就不会拿她当姐姐尊敬!
   “啊!”这回是燕徊惊叫,他离开姐姐的嘴巴,用手擦去嘴角挂着的液体。有唾液、残存的精~液,还有血丝,不知是他的还是她的。“你还咬人!”小男生怒视姐姐。
   “咬的就是你!”燕徕微笑着说,指指自己的乳防、胳膊这些她能看得到的地方,“这些都是你咬的,全都红了!你还好意思说我。”她还没有说脖子,后背这些她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首次体验xing爱,燕徊根本不懂得控制力道,把燕徕弄得全身斑痕遍布。
   “呃……”小男生理亏,不好再指摘姐姐。
   “你真可恶!”燕徕把弟弟推到一边,想起身洗掉身上沾着污秽。才刚坐起来,全身的关节就开始发出抗议。酸痛、酸痛,这全是放纵的报应。她弯着腰挪蹭到床边,一条腿已经踩到地上,另一条腿又被燕徊拉住。
   “你干嘛?”燕徕斜睇弟弟。
   “你要干嘛去?”燕徊扣紧姐姐的腿不叫她动,分开的腿间禾幺.处风光旖旎。稀疏的毛发下面,肉瓣上挂着滴滴露珠,催人心动。
   “洗澡!”燕徕瞪着大眼狠狠地说:“脏死了,全是你弄的!”
   “为什么坏事全是我?”燕徊不平地反驳,“你下面也没少流水的!”
   “啊!你的嘴巴是最坏的!”姐姐打弟弟的手,“你放开我,每次被你缠住肯定没有好事!”
   说对了,他缠她就是想着“做坏事”。
   “不放……”燕徊痞笑,边说边把手向上移,在快到粉色花瓣的地方,被姐姐的手按住。
   “你想干什么?”燕徕脸色阴沉,她就知道他没想好事。
   “你说我想干什么?”
   “你别做梦了,我还能蠢到让你连续三次得手吗?”她娇傲地昂头,确信自己不会再被这小子的花言巧语蒙骗。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同意!
   “连续三次不好吗?”
   “不好!”
   燕徊的笑容不减,全身肌肉绷紧,“你真的不想做了?”
   “不想!不做!”她努力地想抠开弟弟的手,被他拉着她没法离开。
   “那好……”燕徊积蓄的力量在瞬间暴发,抱起姐姐柔软的娇躯又把她压回到自己身下。
   “啊!”头晕目眩,她又被他制住了,“呜呜……嗯。”
   这一次是更加猛烈地情欲攻击。燕徕的嘴唇被回回占满,飞快地搅动她的舌头,吮舐她的唇齿。她生气地想要咬他时,灵活的舌头又会迅速地撤出。不安全的手分别抚摸她的胸部与禾幺.处,既然哄骗已经不灵,男孩用最实际的方法逼姐姐就范。
   “呜呜!”燕徕用仅剩的力气做出最后一搏,弯起膝盖袭击燕徊的小腹。可是弟弟比姐姐更快,放在密~穴处的手迅速抽出,横处一挡,轻松地化解她的招势。
   “你最好省下力气干点更有用的事儿……”男孩扯着胜利的微笑,把姐姐的腿拉得更大,分身抵在花瓣,稍稍向前,分开粉色的肉瓣。幽~穴中有霪水流出,沾到他的肉~棒上,还是热的呢。
   “什么叫有用的事!”燕徕瞪他。
   “比如说……”他架起她的双腿抬臀挺进,顶端陡然钻入缩紧的穴道。
   “啊!”燕徕觉得自己被撕裂了一样。
   听到姐姐尖锐的叫声,燕徊也没有放缓侵入的意思。脸上的微笑不减,男孩继续说道:“比如说我们现在做的事情。”
   “你这个坏……啊!”蛋字被呻吟打断,因为燕徊猛地顶到她的最里面。接下来就是进进出出的原始动作,讲起来简单但做起来效果强烈,燕徕早就忘了她想骂的话。
   “轻点……啊!”
   女孩哀叫,但说了也是白说,她亲爱的弟弟一次比一次更加用力。粗壮的分身把她的穴肉撕开,快速地插入抽出,带出一波波的快感。燕徕的头更晕了,这种刺激比失败的初次更加深刻。
   怎么会这么强烈?好像要把灵魂都吸走了似的。
   燕徊的臀部不断地拍打她的腿根,花~穴中流出的爱~液飞溅,发出噗噗的水声。
   燕徕口中不停地娇吟,耳中听到种种声音混在一起,却不能相信那是她发出来的。
   “慢点……不要……我受不了……”
   她的眼泪都流出来的。被体内升起的炙热感觉吓到,她不知道莋爱原来是这么的奇妙。穴口被回回的肉~棒撑得好大,随着他的菗餸磨擦不止,丝丝的酥麻积集升华,疼痛的感觉被扔到九霄云外。
   “我说了要你慢点的!”她快要疯了,只有大喊出来。回回猛地插入,把她顶得撞到床头。“啊!”尖叫刺破两人的耳膜,真是痛并快乐着。
   燕徊终于停下来,看着眉眼挤成一团的姐姐,问道:“真有那么难受吗?”
   她单眼掀开,泪珠从眼缝中落下,“你自己撞一个试试。”
   “那就不是下面的问题了?”男孩笑得邪恶。听她叫得那么恐怖,还以为是他把她的阴~道弄坏了呢。
   “什么下面?”
   “下面就是下面啊。”他抽身退出,男~根上挂满湿热的液体。
   燕徕不安地吟讴,他那样突然离开让她的兴奋点一下子掉下来。好像是被举高到空中,又忽然摔下来。
   “你怎么……”说退就退呢。
   她瞪大眼望燕徊,燕徊则笑嘻嘻地凑近她的脸,伸手抚一抚姐姐的头发,并没有撞出小包包。
   “还疼吗?”男孩含笑问道。
   “疼……”
   “哪里疼?”
   “哪里都疼啦!”燕徕急了,刚被勾起了情欲又被他斩断,她欲求不满。
   燕徊也从姐姐泛红的脸上瞧出她的心意,刚才还是一副自我牺牲的表情,现在又眼巴巴地想让他再来。男孩的心里美得要冒泡,但是脸上却装成很遗憾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