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燕子【宣芋】 > 分节阅读_10
《燕子【宣芋】》

分节阅读_10

作者:宣芋 字数:4993 热度:11
的样子。
   “哎,你那么难受,我还是算了吧。”翻身离开,阴~茎还不小心地顶了娇嫩的花瓣一下。听到姐姐嘤咛的哼声,他故意地说:“姐姐你好好养伤,我就先回去了。”
   燕徕躺在床上有点傻眼,刚才还做得好好的,他怎么可能说走就走。“回来!”她滚到床边,一把拉住弟弟的胳膊,“你想去哪里?”
   “回自己屋啊,你不是早就想叫我滚蛋吗?”
   “你那个样子,怎么走得出去?”她盯着他昂扬的龙~首。
   “我会用手解决的,这也是你说的,男孩都会用手……”
   “你是笨蛋吗?”燕徕叫大起来,“你把我勾起来,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他等的就是这句话。本来是两情相悦的事情,可是姐姐开始表现得像是他在弓虽.暴她似的,真让人窝火。燕徊转回身,擒笑望着姐姐问道:“你的意思,是叫我继续和你莋爱了?”
   “你非要说得那么直白吗?”
   “我很笨,不说白了我听不懂。”
   “我要你……”她娇羞地说,小脸上布满红潮,“和我继续莋爱啦。”
   燕徊忍了很久,阴~茎那里都要炸开了。再这么和她斗下去只是为难他自己,小男孩立刻跳回到床上,前戏也省下,直接分开姐姐的双腿插了进去。
   “哦!”燕徕闷哼,他还是不懂得温柔。
   “啊……”燕徊叹息,姐姐的小~穴比她的胸部更让人舒服。紧紧地包裹着他,从顶端到根部都像在按摩。他在里面停了片刻,感动够了之后又低头对燕徕说:“我开始动了!”
   没等她回答,他就菗餸起来。肉~棒经过这一翻扯皮折腾,积蓄了更多的精华,胀得比刚才更大,把燕徕的甬道撑得满满的。她的阴~道有些疼,可是摩擦的时候又很享受,速度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猛,没多久她的身体就出现明显的反应,霪水汩汩地流出来。
   啪啪地响声在室内响起,带伴着她的呻吟,“啊……啊……”娇娇弱弱地,像个小女人似的。
   燕徊听到她的叫声更加兴奋,一个挺身之后把自己全部抽出,他抬高姐姐的大腿,使她的下体竖立起来。这样她就只有背部挨着床面,臀部悬空,两只大奶子垂下挤压着她的下巴,这姿势一点也不好受。
   “喂!你干什么……啊!啊!”
   燕徊把大肉~棒对准备穴口,向下插入,猛地贯穿了姐姐。这样的动作谈不上舒服,却异常刺激。姐姐的身体很软,被他冲击压迫,柔软地弯曲着,小小的穴道完全容纳他的巨大。他上下菗揷两下,低头看着粉色的花瓣吞吐自己红紫的阴~茎。
   燕徕的腿都弯到头顶了,她的脸痛苦地扭曲,胸部压到脸,她尖叫道:“够了够了,我快疼死了!”
   在她叫喊的时候,燕徊再也受不了强烈的刺激,分身被姐姐的小~穴吸住,一时没有控制住,顶端的小口放开,精~液便喷涌而出。
   “呜呜……啊……”燕徕的双腿终于被放开,重新落回到床面上。她全身酸疼,粗重地喘着大气,体内被灼热的种子充满,小腹收缩之间就感觉有热液从下身流出。好丢人,她居然变得这么银荡。
   燕徕呜咽出声,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她再也不是清纯美少女了,这都是回回害的。
   “你怎么了?真的很痛吗?”
   燕徊也觉得方才好像是玩得有点过头了,他凑到姐姐的跟前,伸手拉开她的手,露出挂泪的娇颜。
   “你讨厌!”燕徕娇滴滴地骂他。
   燕徊松口气,能有精神骂他就证明没事了。他俯身去吻姐姐的脸,舔去眼角的泪珠。虽然现在她这么娇柔的样子和平时相差很大,却更加吸引他。
   “对不起……”他稚气的脸上满是欠意,“我错了,我以后会记得温柔一些的。”
   “没有以后,我再也不和你做了。”
   “那可不行。”燕徊调整姿势将姐姐搂紧。她的背贴着他的胸口,这样胳膊就可以从后面伸到她的胸前抚摸她的大乳防。他含着笑意亲吻姐姐的颈窝,手中揉搓沉重的奶子,“以后我都不会放开你的,你只能和我在一起……一直一直做下去……”
   “不要脸,这么恶心的话你都说得出口。”
   燕徕被他缠得好累,想起身离开,可是燕徊把她紧紧困住,根本无法移动。
   “我觉得你听了反而很高兴呢,只不过是你嘴上不肯承认罢了。”
   他坏心地拧拧姐姐的乳~尖,对她的心口不一非常不满。放在胸口上的手抓得更紧,可他无论多用力,也不能把那只丰满的乳球用单手抓起。
   “讨厌!”
   燕徕今天已经说了无数次讨厌了,但是没有一次是真心的。然而回回再次起身拉开她的大腿想进去的时候,她是真的急了!
   “出去出去,滚出去!我是脑子烧坏了才和你连做三次的!”她忘记身上的酸痛,使出混身的力气把燕徊拉下床,要赶他出去。
   “可是你明明很享受的!”燕徊不服气,“刚才你还拉着我不叫我走,现在又翻脸不认人了?”
   “那是我被你骗了,你这个小流氓!”
   燕徕细小的胳膊迸发出无穷力量。男孩一时贪看姐姐乱颤的巨乳,失神被她推了门外。等他反应到,立刻用手扣住门框,不叫姐姐关门。
   “你不能这样!你利用完了就把我赶走!”
   “再不赶你走就是我被你利用了,小骗子!”
   “可是我还没要够呢,我……”
   燕徕在门缝里瞪他,大声地说:“你是小孩精力大,我老了,受不了你这份折腾!”
   “你胡说,明明那么大力气!”
   “快放手!不然夹到你我可不管!”大眼圆睁,燕徕罕见地摆出姐姐的威严。
   可能是她的表情太狰狞,燕徊心虚,扣在门框上的手被姐姐打掉,门在他面前砰地关上。搞什么啊,刚才还是小鸟依人地没有他不行,转眼就翻脸,女人也太善变了吧。
   燕徊终于接受了他被扫地出门的事实,不满地皱眉大叫:“我的衣服还在里面呢!你开门啊……”
   门里面半天没有动静,他把耳朵贴在门上,还在担心姐姐是不是生气或是在哭泣。但房门又突然地拉开,害他差点栽倒。
   “衣服给你!”燕徕把手上的衣裤扔到燕徊的脸上。
   “哦!”燕徊吃痛地哀叫,脸被衣服蒙住,头发和裤子拉链缠在一块。
   他费力地把挂在头上的裤子解下来,上面还缠着向根断发,真是疼死了!
   “你干嘛这么凶!”男孩抬头,正想和姐姐理论,刚才就在眼前人却不见了。“人呢?”他自语,四处张望。
   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里传出水声,原来她去洗澡了。
   燕徊又笑了,机会难得,很想和姐姐洗个鸳鸯浴。可是转念一想,她现在正在气头上,还是少惹为妙。男孩灰溜溜地穿好自己的衣服,打算着该怎么把姐姐哄高兴些,以后才能有“性福”可言。
   激烈运动过后,燕徊觉得饥饿,穿上裤子,逛到楼下厨房去找吃的。结果冰箱里面只有冷冻的半成品,看了就让人倒胃口。燕徊正在想要不要动手弄点什么,听到客厅里有电话响,就走过去接。
   是胡蝶打来的,问他有没有考上第一志愿的高中。
   “考上了!”燕徊兴奋地说:“你怎么样?”
   胡蝶笑道:“太好了,我们以后就是校友了。”
   “真的?那我们两个都要恭喜对方了。”
   两人又聊了些闲话,打听谁谁谁考上,或是谁谁谁没有考上。
   燕徊玩笑地说:“这回补习班可能又要打上广告,说这次考试,他们的学生中有七成读了重点中学。”
   “也许吧,我当初就是看到广告,说他们的升学率高才去报名的。”
   “对了,会不会叫我们去照相,然后挂在教室的门口呢?”
   胡蝶惊呼:“不会吧,那多丢人啊。就算叫我,我也不去!”
   “干嘛不去,你那么漂亮,他们要是求你去拍,一定找他们要模特费!”
   “哪有……”胡蝶对于燕徊的奉承很不习惯。
   燕徊嘿嘿地笑着,突然听楼上传来短促地尖叫。他以为姐姐出了什么,对着电话急说:“胡蝶,我现在还有事,以后再和你聊……”
   头顶上咚咚咚地传来一串脚步声,燕徕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
   “怎么了?”燕徊挂上电话,看到姐姐身上只穿了一件小内裤,头上的水落到胸口雪白的皮肤上,水滴沿着胸线下滑,马上就流到乳~尖了……他被那个景象吸引得移不了视线。
   “你这个混蛋!”燕徕大吼着,把手上的东西扔向燕徊。
   眼看着那东西朝着自己的脸飘来,燕徊灵敏地闪开,伸手抓住。男孩得意地扯动嘴角,他怎么可能两次犯同样的错误,被她丢中呢。
   “你又闹什么别扭?”他低头看,手上抓的只是一件胸衣。是姐姐的胸衣,白色的巨大罩杯,上面还有花边,看起来手工不错。
   “都是你!”燕徕红着眼睛冲下来,扑到弟弟身上就开始拍打他。不像是他们莋爱调戏时那种轻打,她很用力地在打燕徊的胸口上。
   “喂喂!”燕徊糊涂了,她的脾气怎么变得这么怪?“我又做错什么了?你打得好痛!”
   “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害的!”燕徕不理,还是继续打。
   难道是他和胡蝶打电话,她吃醋了?燕徊忍着疼痛,仔细地回想。不可能啊,姐姐一直在洗澡,她不可能听到。再说他也没说什么过分话,和胡蝶保持清清白白的关系。
   “你打够了没有?”燕徊低头瞧着倚在自己怀里的姐姐,她手打痛了,改用牙咬他的胸口了。
   “不够!”燕徕闷闷地说,还带着哭音。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会是现在问我要你的贞操吧?那我可陪不起……啊!”他哀呼,燕徕在他的乳投上狠狠地拧了一下。男孩痛得直咧嘴,“你不用这么恶毒吧!”
   燕徕这才觉得有些解气,抬头望着燕徊,眼睛和鼻子都是红红的,像是受了极大的委曲。
   “求你了,告诉我出了什么事?”燕徊怕她真的有事。
   “是胸衣……”小姐姐终于肯说明了。
   “什么?”他看看手上挂着的胸衣,一头雾水。
   “那是我的胸衣。”
   “我知道,妈妈的胸衣没有你那么大……喂喂,你又拧我,我也有脾气的,而且不比你小!”燕徊瞪她,警告她不准再乱来。
   “胸衣穿不下了!我刚买的胸衣,现在穿不下了。”
   怎么会穿不下?燕徊觉得这件已经很大了,比他们家的汤碗还要大的。
   “今天早上还穿得下的衣服,现在就穿不进去了!”燕徕继续控诉。
   “为什么?”燕徊傻傻地问。
   “因为,被你揉大了!”
   “啊!”男孩傻眼。
   “你又搓又揉又咬又啃,现在已经肿起来了!你还我原来的胸部……还给我啊!”
   可怜的小男生,只能乖乖地任由姐姐发泄怨气。她说她的胸部不能再长了,不然之前花了好多钱买的胸衣都不能穿了。燕徕只得哄她,说过一会肿就会消,然后又会变成原来的大小了。
   燕徕抬头,对弟弟命令道:“在我能穿下以前的胸衣之前,你不许碰我!”
   “不碰胸总行了吧?”
   “全身上下哪都不行!”
   好吧,她说不碰就不碰。可是她现在赖在他怀里撒娇,他还是没少碰她的。
   过了几天,燕徊问姐姐胸部有没有小一点。她说没有,还要打他。又过了几个月,她的胸部始终没有变小,反而更大了。燕徊苦笑,他什么时候才能再和姐姐亲亲爱爱啊?
<!--
--------------------------------------------------------------
 
  书籍名称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