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残音 > 分节阅读_26
《残音》

分节阅读_26

作者:残音 字数:4407 热度:7
何波动,她看向站在门口的男子,扬起一抹嗤笑,“原来……你的爱,竟然只有十年。”

  她的话让站在门口的男人一震。
  沉默……屋中没有人再开口说话,只有白发女子有意无意拨出的琴声。不知过了多久,琴弦在她手中断裂,她缓缓起身,视线落在男子身上,“我想……你没有理由再留我了。”
  她的话语让众人倒抽一口气,少年皱眉唤道,“娘,你……”

  白发女子对着他摇了摇头,不希望他再说下去。她或许本在十年前就不该再留在他身边,她留下……只是因为好奇他们会是什么样的结局,他那信誓旦旦的爱又可以持续到多久,原来结局还是一样,原来只有十年。她扬起笑意,对于眼前这一切该让寻常女子伤心欲绝的场景,她没有任何感觉。想来十年……或许对他来说,已是太久。

  男子转过头看向她,看着她噙着毫无温度的笑意站在那里,就像这十年来他作出的所有努力一样,她总是没有给他任何回应,他有时候真恨她怎么可以冷静到这种地步,即便是此刻,她竟也可以无动于衷。

  白发女子抬步走向门口,绕过他们的身侧,却被他抓住。

  她挑了挑眉,冷着声音说道,“我……想走的时候,你不能再挽留,不管什么理由,你都不能再说什么。这是你的承诺。”她没有挣扎,只是一语道出她的决心。

  抓住她的手掌紧了几分又缓缓松开,反复了几次,最终还是放下了。

  没有丝毫的迟疑,她就这样离开了……

 

番外-夜御恒篇


--------------------------------------------------------------------------------

  我出生的时候,我就只有娘,湘姨说我的出生差点要了娘的命,所以我一定要对我娘很好很好。娘的身体总是孱弱的,湘姨请了很多的大夫,结果还是没有起色,湘姨总是因此和楚叔叔大吵。那时候我还太小,不懂为什么娘的身体会像现在这样,不明白每当我问起爹的时候,娘唇边温柔的笑意为何会冻结,抱住我的手为何会颤抖,我同样不知道有时候娘在透过我看谁,看到几乎眼眶发红,娘是很少流泪的,我曾经好奇的拂过娘亲仿若已然哭泣的眼,娘低喃的说道,“娘不会哭的,该流的眼泪……早已流尽。”我那时根本无法听懂娘所说的话。

  娘告诉我……这个看来很凶的叔叔就是我的爹,我疑惑为什么爹没有早点找到我们,娘不语,或许她想不到可以给我什么样的答案。和爹的重聚,虽然我很高兴,可是并没有带给娘快乐,我已经很少看见娘真实的笑容,她温和的笑意总是不到心底,有爹在的时候,她的眼中总会浮现痛的彻底的心伤,我总是站在不远处,愣愣的看着他们,却什么也做不到。若不是某个夜晚,我睡不着,跑到娘的房门外,听见娘压抑的深沉的低泣,那种流不出眼泪的哭泣,干涩的让人心酸,那么我甚至会一直被娘在我眼前呈现的假象所迷惑,以为……她会快乐。我太小了,我的能力无法保护我的娘,我无法带她离开这个让她心碎的地方,我希望娘可以多等我一下,等到我……有足够的能力,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冷叔常说……娘总爱给自己选择一条最难走的路,这一次……她同样将自己逼入绝境,她的所做,换来爹的暴怒,娘说要我原谅她,我知道她的意思,她等不了我长大,她的绝望她的痛苦几乎让她崩溃,我不要她在那么痛苦,我不想在成为她的牵绊,我点头了,尊重她的决定。

  娘做的很彻底,即便是爹……也没有办法再挽留她,爹几乎疯狂,不准任何人靠近娘,我没有机会见娘最后一面,我没有哭,虽然我痛的很难受,可是……我知道这样的结果对娘来说,是解脱。

  我只是没有想到,娘的死竟然会让爹变成这样,或许我该恨这个我称之为爹的男人,可是我却恨不起来。我从来没有看过他如此的无助,他紧紧的抱着娘的身体,求她活过来,我甚至看见那向来冷漠的爹眼角的泪光……

  不知道爹用了什么方法,他竟然让娘回来了。我难以相信眼前所见,望着那满头白发却依旧美丽的如神祗的娘,我僵在了原地,直到我听见她开口,“恒儿,娘回来了。”这是真的,我飞奔进娘为我准备好的怀抱。

  我用6年的时间见证着我娘为我爹所受的痛苦,那些记忆大多是模糊的,但只要我记得的,都是最深刻的。我却用了整整10年的时间,看着我爹为我娘的付出,没有任何回报的付出,因为娘甚至不会对他笑一下,我知道,虽然娘重新回到爹身边,可是她的心却已不在,她不爱爹,所以他所做的所有她都可以无动于衷。我无数次的看见爹的挫败,这个从来无所不能的人,拿娘一点办法也没有。我知道……爹太在乎娘,他爱她胜过他的生命,胜过一切,这一点即便是10年的岁月,我也从未怀疑过,只是……他还是难免寂寞。

  那个女人,叫兰柯,她是美丽的,却及不上娘的倾国倾城,我曾经仔细的打量过她,我不懂爹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不够出色的女人动心,原来她的眉宇间有那么一点娘10年前的影子,她的出现……让爹那枯槁的心仿佛有了一点光芒,所以……他动摇了。

  对于兰柯的事,我知道,却在娘面前只字未提。娘曾经说过不想我插手她和爹之间的事,所以这次……我选择了隐瞒。

  直到兰柯跪在娘面前,求她……放她和肚子里的孩子一条生路,我愤怒的拔剑想要将她杀死,不要她说出让娘伤心的话,我虽是没有干涉爹和这个女人的事,可是我同样不准任何人伤害到我娘。

  在剑快要划到兰柯的时候,娘的琴音响起,只消一个音……却打断了我的攻势,我皱眉,收回剑走回娘身边。娘侧头看了我一眼,那一眼,我明白……娘原来一直是了牾的,她只是一直在等这一天什么时候会到。

  爹来了,眼中充满恐慌,娘的不言更加让他不安。

  娘对着爹说,原来你的爱只有十年。她说的平淡,却伤了所有人的心,我想要说些什么,爹对娘的感情……所有人都知道,怎会只有十年。他只是太寂寞,太需要一个人陪在身边,对他的爱护他的关心有所回报,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兰柯,他只是想要一个替身。娘摇头,不准我插嘴。

  娘又一次走了,没有一丝留恋,爹甚至不敢挽留。

  爹震怒于兰柯,将她用力的推开,强劲的力道将她甩了出去,她痛苦的哭喊着,血从她的身下流出。爹的神情冷漠的骇人,不准任何人帮她,任她痛到昏厥。即便是她没有来找娘,我也清楚,爹不可能让娘以外的女人生下他的孩子,兰柯……毕竟还是愚蠢了,她没有认清她的身份。

  爹说,这里就交给你了,短短的一句话,他也走了,朝着娘离开的方向。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心中默默的说着,希望下一次……

  他们会同十年前一样回来……

 

番外—夜残心篇


--------------------------------------------------------------------------------

  夜残心篇

  她肯给我机会,留在我身边,我欣喜的想要感谢我一直所憎恨的天。

  只要她在我身边,我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我可以付出一切。这是我对她的亏欠,我伤她太深……所以,如果她今生无情无爱,不会将感情放在我身上,这也是注定。

  我害怕失去她,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即便我紧紧的抱着她,也会抓不住她。

  10年的时间,并不长。我总是尽我一切所能的呵护她,爱她,可她总是冷静的让我无计可施,虽然我知道她本来就对我不再有情,那么我所做的……她又怎么会有感觉。只是……我还是会恼怒,还是会不停的做出更多,只是希望有一天会有奇迹,我会看见她……对我绽放笑容。

  我等了十年,我依然爱她,爱她爱到连我的血肉都会为她疼。她的冷淡、她的无情,却让我感到从心底漾开的寂寞、空虚。

  “请您让我跟随你,我会献出一切,即便是死。”若不是因为这句话,我的视线不会在寒音以外的女人身上停留。我望向跪在地上的女人,那一刻,她眉宇间竟有我魂牵梦萦的影子,我有着片刻的失神。“你叫什么?”我问。

  “兰柯。”她的眼中流露出喜悦。

  兰柯成为我身边的侍女,我对她有些纵容,仅仅是因为她有她的影子。

  恒儿已成为很出色的孩子,他有着不符合他年纪的睿智,对于兰柯的事,他只对我说了一句话,“别让她伤害到我娘。”

  我怎么可能让人有机会伤到她,只是我有些好奇……她会不会因为兰柯,而打破她的冷静,让我看见她脸上久违的嫉妒。我知道她不会,但是我依然时不时的在她耳边提到兰柯,说她的活泼可爱,说她的善解人意,我说了很多,但是她却依旧冷静,清澈的眼眸难染尘埃。

  那一次,我愤怒的对着她吼道,“你难道真的没有一点感觉吗?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那么冷静,哪怕是生气,你也可以给我一个反应。”

  她的唇边绽开笑意,“你……早已料到会是这样,又何必奢求我……若是如此,当初,就不该让我回来。”

  那冷淡的笑意让我挫败,那夜……是我十年来唯一一次没有抱着她入睡,我喝了很多酒,兰柯轻吻着我的唇,她脸上的笑意,让我想起当时的‘她’……

  兰柯会怀孕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几乎是没有犹豫的要她打掉孩子,除了寒音,我不会让任何女人生下我的孩子。

  她竟敢去求寒音,让她知道所有的事,恐惧袭上我的心头。

  寒音说,她要走,而我答应过她,我不能在挽留她,所以我放她走了,她竟走的这么洒脱,不带一丝留恋,让我心痛。

  寒音没有离开多久,我已开始心慌,没有在冥魂殿多停留,我还是追了出去……

  我一直默默的跟在她身后,她知道,可是从不回头望我一眼。

  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去哪里,她只是不停的往北走,越往北走天气越是寒冷,我怕她无法承受这样的严寒,我想阻止她继续,可是她没有给我任何回应,只是漠然的注视着我,直到我颓然的从她面前让开。

  她的目的地……原来是极北之地,我为她停住风雪,她却终于转头看我,缓缓说道,“你知不知道,月蒂……本就是极北之花,所以,我可以适应这里。”她的言下之意是不想我再管她。

  她在一个被雪覆盖的小屋前停下脚步,径直推门进去,那一刻,我有些了牾,原来……她早就为这一切做好了准备,她清楚……她不会留在我身边太久。原来一直不了解的人……是我,她早就放下。

  而我却无论如何也放不下。

  我痴痴的站在她门前很久,这里……已是极北之地,常人是不会住在这里的。皱了皱眉,然后离开……

  回来的时候我带回了几根粗壮的树木,花费了三天时间,在她的屋前……搭好了一座小屋,与她比邻而居,这样……至少我可以天天看到她。

  她再也没有开口对我说话,在这寂静的雪地上,我们之间同样静的可怕。

  我不知道就这样过了多久,直到天界的人……来找我,直到……我已经不能在守着她。
<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