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宝贝乖乖让我爱 > 分节阅读_25
《宝贝乖乖让我爱》

分节阅读_25

作者:小清新 字数:4475 热度:8
他的是聂子羽不悦的吼声:“走开,我不要吃。”
  么回到回。对于聂子羽来说,饿一顿两顿是小事。想当初她在培训的时候为了苦练舞蹈,常常一忙就是数十个小石,饿个一天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现在,要想她为了区区一顿饭而向聂子风妥协,这种事,打死她也不干!
  “开门,我帮你煮了宵夜。”站在门前,聂子风敲了敲门。
  ※
  “…男的。”虽然没有必要告诉他,但为了拿到手机,聂子羽只好如实回答:“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是不是还要问我打电话做什么?求求你别这么麻烦了,就直接让我打个电话行不行?”OLlL。
  缓过神来的聂子羽啊的一声尖叫推开聂子风跳下了床,匆慌的便背过身去。
  “凭什么你可以打电话,我就不可以!你怕我逃吗?那我打电话的时候你待在一旁。”不知道他几时会放自己走,聂子羽就想到了很多问题。在离美之前她曾允诺每天打个电话回美国给经纪人,昨晚她就没打了,今天要是再不打,她怕经纪人会以为自己出了什么事。
  “不行!”聂子风还是那个回答。
  听到他毫不留情,甚至连眼都没眨一下就拒绝了自己的请求,一直隐忍着他的聂子羽也压抑不住了。“你这人怎么那么小气啊,我都好声好气的求你了,连这点小事都不能同意吗!”
  …
  四目相视,彼此之间的距离近的都能清楚的看到对方眼中的自己,才发现两人交叠的姿势有多么的暧昧。
  无视他眼底的那番愧疚,聂子羽倔强的板起脸,冷冷道:“你不是说随便我吃不吃吗?那我说不要吃,你可以把饭端出去了吗?我累了,我想休息!”说完,便作势又要躺下去。
  “不要碰我!”聂子羽连忙拍开他的手,往旁边挪动了点,以和他保持距离。
  电话接通,聂子羽听不到对面的话语。但从两人的对话中,她隐隐猜到了对方的问题。一切都无所谓,但当她听到聂子风面不改色的撒谎之后,心冻结了--
  “不给不给。”聂子羽使劲扭动着,将手机藏在怀里,死也不给:“除非你让我打个电话。”
  闻言,聂子风的动作一顿,冷眸望向她,道:“你想打给谁?又是冷唯别?”
  “你!”聂子羽气绝,一口气堵在喉咙里。
  聂子羽的想法聂子风并不知道,一心以为她是因为拉不下脸来向自己低头才倔强的忍受着饥饿。所以,在忍了一天之后,他妥协了。
  聂子羽在心底狠狠发誓道。
  聂子风没有理睬她。
  “不行!”一听是男的,聂子风就果断拒绝。
  “我是不会让你有机会逃离的。”聂子风明明白白的拒绝了她。
  就在两人你抢我夺之时,一阵悦耳的铃声却突然响起,同时让两人停止了动作。
  明亮的灯光照射出聂子羽的憔悴,因为滴水未进,原本粉嫩的唇瓣有些干涩,无神的眼下,眼眶微微泛着红,看来是哭过了。
  趁着她吃东西的时候聂子风在一旁打电话,交代了一些事情,看到聂子羽吃完之后这才挂了电话回头体贴的为她收拾。
  知道再喊也没用,于是聂子风找来备用的钥匙,自己开了锁。12098417
  “把手机给我。”猝不及防的聂子风被抢了手机,于是整个人扑到了聂子羽的身上。
  她一定可以逃脱的!
  后来,聂子羽果真没有去用早餐,不止如此,就连午餐和晚餐都没有用。整整一天,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声不响。
  看着她这番萎靡的模样,聂子风的心顿时揪紧,心生怜爱。
  “吃完再睡。”
  “给我手机,我要打个电话。”聂子羽摊开手,咬着唇,一脸楚楚的看着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真的饿了,只是最简单的清粥加烫青菜,还有几道小菜,聂子羽一下子便喝掉了一大半的粥。吃完之后,竟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我在出差,可能一个星期后才会回去,你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乖。”
  ※
  今天一万六已传完~亲们努力订阅的话,清新明天有可能还是一万五~





   七日囚禁4
  蓝狐文载 更新时间:2012-5-8 16:08:40 本章字数:9023

  他的语气温柔至极,与对待她时的冷酷,判若两人。爱慭萋犕稽觨抬眼看向聂子风,他俊朗脸庞上挂着的柔情以及眼底泛着柔光顿时刺痛了聂子羽的眼睛,割破了她的心。
  心,酸酸的,很不是滋味。尤其当她想到过去他也是如此对待自己的,心就酸疼的更加厉害。
  聂子风虽然在认真的讲着电话,然而目光却时不时的流连在聂子羽的身上。当看到她精致小脸上闪过的那抹受伤之时,心底蓦地一疼。随口又跟关悦交代了几句话,道了‘晚安’之后,他便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聂子风“嗯,我们是过来度假的。”
  不,她不想!
  看着敞开的大门,他危险的将眼眯细,在心里暗暗发誓道:
  “聂子风,你!”看着他露出的就跟真的似得愧疚表情,聂子羽简直无语了。双眸死死的瞪着他,她不由握紧了拳。深吸一口气,她正要否决他的话之时,好心的老婆婆却打断了她即将出口的话。
  门竟然没有关?
  ※
  聂子羽好委屈,好难过。但更叫她生气的是,自己虽然表面上装作恨他,可是心里却一直爱着他,无论他多么残忍的对待自己,她都没有办法叫自己去真的恨他。
  “随便你!”愤怒的丢下这么一句话,聂子风大步流星的迈出了房间。
  “倒是你,究竟要怎么才会放弃‘逃跑’这个愚蠢的念头!是不是真的要我把你绑在床上,你才不会再做这种蠢事?!”他毫不留情批评她的行为,也有些庆幸方才自己能够及时赶到。
  回想起方才她问的那个问题,心顿时又一紧。
  “小姐,你还走不走啊?”热心的老婆婆好心问道,一船上所有的目光顿时集中到两人的身上。
  一跑,不知道跑了多久。当她反应过来之时,她人已经处在了树林里。
  “额…我是来做客的。”聂子羽三两下给糊弄了过去,接着双手合十,一脸讨好的问道:“婆婆,一会儿你们能不能离开能不能带我一起走?”
  经过一番询问之后,聂子羽明白了他们是聂子风雇佣的花匠,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来岛上修整花园。
  …
  “羽羽...”
  “天!我在哪里?”她惊得叫出了声,心里流淌过不安。她迈开脚凭着零星的记忆往回走,试图找到出口,然而在走了不知多久后,她发现周围的场景都好像重复了似得,怎么绕也绕不回出口。
  “救命啊,救命啊,这个男人绑架了我!你们快救救我啊。”为了怕他们不信,她还故意挤出两滴眼泪。
  这辈子,下辈子,你都休想从我的手里逃脱!
  直直的跑进花园里,无视众人错愕的目光,聂子羽蹦蹦跳跳的拉住了自己见到的第一个人,一位老婆婆。
  他话语之中的‘玩’字深深的扎进了聂子羽的心,身子一刹那的颤抖,雪白的脸色血色尽失。
  人?
  见状,聂子羽高兴的蹦了起来。
  好,很好!气煞的聂子风危险的眯起眼,为她的淡定鼓掌。
  淡淡,熟悉的古龙香味飘进鼻子,她直觉性的回过头,却恰恰对上了一双满载阴冷的冰眸。瞳孔放射性的剧烈紧缩,两眼瞪着犹如铜铃一般。
  “怎么?现在连我哭你都不准吗?那再过一会儿我打个呵欠是不是也要经过你的同意!”她无不讽刺的反唇相讥。
  众人一致的沉默之后,有了答案。
  语落,聂子风非但没有松懈一点点手掌中的力气,反而一手捏起她的下巴,让她迎向自己。“叫啊!你敢叫信不信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吻你?!”
  今晚似乎颇不宁静,月亮调皮的躲进了云层里,暗黑的天际没有一颗明星。空气里甚至有些闷闷的,而且很多蚊子。
  看她平静得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模样,聂子风脸色一沉,不经大脑便脱口而出:“你不气?”
  “好!有自知很好!”突然,他冷笑了声,迅速换上一副阴冷的表情:“别忘了,你只不过是被绑来的女人而已,千万要记得自己的身份!”
  抬起红肿的眼冷冷看着居高临下的俯视自己的聂子风,聂子羽一声冷笑,低吼道:“你究竟想要做什么?看我这么悲惨,你很好受是不是?我想说,看着我难过焦急,你究竟能够从中得到什么?!”
  只可惜这次如前一次一样,奥,不,也许更惨。因为她还没来得及迈开一步,就被聂子风一个劲的捞进怀中,然后大掌牢牢的锁住了她的腰。
  “也对。”妇女点了点头,看着依旧浅笑不动的聂子风,认真问道:“青年,你真的绑架了这位小姐吗?”
  聂子羽猛的摇了摇头,抬眼看向等待自己的众人,左脚踏上了船。
  仅剩的一点点愧疚随之殆尽,聂子风冷得扬起唇,冷冷道:“等我玩够了你,我自然会放你走。”
  “你…”聂子风想说什么,然而不知为何,想说的像是哽在了喉咙里,迟迟出不来。而下一秒好不容易出口的话,却与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大大不同:“你不要误会,我只是不想让她乱想,才这么说的。”
  她没看错吧?
  “放开我。”聂子羽气愤的回过头,恶狠狠的瞪着他,压低声音道:“你再不放开我,我可要叫了啊。”现在这么多人,她就不信没一个愿意出手帮自己的。
  闻言,聂子羽缓缓回头看向一脸期待看着自己的众人,心里突然好酸。他的未婚妻是关悦,而且就算不是关悦,也永远不可能是自己...
  聂子羽一口气没提到来,险些被他这暧昧的用词呛到。清澄如水的双眸的对上他虽笑,笑意却不达的眼底,聂子羽顿时感觉到喉间一阵干涩。
  听到她理直气壮的将‘无辜’这一词冠在自己身上,聂子风顿时双拳紧握,十指在暗中捏的格格作响。
  将食物放在床头柜上,他慌忙进了浴室,空无一人。随后又看了阳台,将楼上楼下每间房都看了一遍,都没有找到他所想看到的人儿。
  “我看这青年说的是真的,他这么有钱还绑架这女孩做什么?而且他看这女孩的眼神这么深情,八成就是两口子闹别扭了。”深有经验的老婆婆一开口,所有的人都予以苟同。
  一说完,他就懊悔的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沉闷的空气中,没有一丝风。周围密密麻麻的灌木丛与无光的月亮交叠,环境有些凄凉。
  眸光略显幽暗,凝睇着聂子羽渐渐远去的背影,纤薄的唇瓣扬起一抹苦涩的笑。
  这一夜,世界上有两个人,注定失眠…
  半个小时后,热腾腾的小米粥出炉。与上次一样,他简单的做了一些搭配的小菜之后就放进了托盘里。
  “你们可以先走了吗?”
  惊慌失措的眸子连忙避开他那双比鹰爪更加锋利的眸子,她很没骨气的垂下了脑袋。
  不敢置信他竟会如此威胁,一时之间,聂子羽竟愣住了。待到她反应过来,头一个反应便是拼命的挣扎,然后向船上的那群人求救。
  闻言,聂子羽抬起头,恰巧窥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阴厉。
  完了,这回怎么办?她迷路了...
  在花匠们修整花园的时候,聂子羽不断在心里不断祈祷聂子风最后等到她离开之后再回来。而事实上,老天似乎也听见了她的祈祷,在花匠们收拾完之后,都迟迟不见聂子风的身影。
  “小姐,快上来吧。”方才跟聂子羽说话的老婆婆伸手招呼她,提醒她快要开船了。
  而且还不只一个?
  “当然当然。”一听到雇主的吩咐,众人连忙点点头。不一会儿船便启动,很快远离了海滩。
  “当然是坐船来的。”老婆婆回答的煞有其事,一边困惑的瞟着冲着自己甜甜笑着的聂子羽,问到:“你是哪来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