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宝贝乖乖让我爱 > 分节阅读_26
《宝贝乖乖让我爱》

分节阅读_26

作者:小清新 字数:4490 热度:7
的?”
  ...
  这是第二次了,聂子羽拒绝进食。
  一开始聂子羽非常排斥他拥着自己入睡,但后来抗议无效之后也就懒得挣扎,随了他的意。
  “不要,我不要!”突然,聂子羽发疯似的拍打着聂子风的胸膛,一边朝他嘶吼道:“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你不能就这么把我囚禁在这里!你没有资格!”连日来堆积在心底的委屈一下子爆发,聂子羽再也忍不住的大哭起来。
  回以他的是聂子羽一声轻蔑的笑,反问:“你撒谎,我为什么要生气?你又不是我的谁谁谁,我有那个资格生气吗?”
  他浅笑如斯,在外人看来,他优雅得就像贵公子;然而在聂子羽看来,他却邪恶得犹如撒旦。
  “青年,你们住在这吗?”老婆婆问道。
  在聆听的同时,聂子羽嘴角的笑意扩散的越来越大。
  好难过,她真的好难过。他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她哪里做错了?
  端上楼,来到房前。深知无论他怎么喊聂子羽都不会开门,于是便任命的转身想要回书房拿备用钥匙。然而目光却不经意的瞟到微微露出的门缝,身子顿在了原地。
  站在原地,聂子风很是愧疚,他想试图安慰她,但话出了口,却是命令的口吻:“别哭了!”
  聂子羽,无论是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你!
  “不要走,带我一起啊!”聂子羽声嘶力竭的招手呼喊,然而众人只是向她投以抱歉的目光,甚至在距离很长一段之后,她还听到老婆婆有力的呼喊。
  “你们是怎么来的?”终于,她问到了最要紧的问题。
  入夜,岛上万籁俱寂。
  别墅里,依旧如往常一般灯火通明,只是气氛比以往更加沉寂。
  也有妇女瞅着聂子风,提出异议:“这个男人是绑匪?看起来不像啊。”。
  一觉睡到老老晚,聂子羽醒来便看到聂子风搁置在床头柜上的纸条--我去买些日用品,早餐在微波炉里,记得热一下再吃。
  船上原本看着好戏的众人为之一怔,随即开始躁动了起来。众人面面相觑,有几个壮士的男人窃窃私语,开始打量聂子风。
  想到这里,聂子风低沉的话语由头顶传来。
  于是看着聂子羽的愧疚视线顿时僵滞,继而变得如往常一般阴冷可怖。
  看着她决然离去的身影,聂子风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几乎可以夹死苍蝇的眉心松了松,他半疑惑半忧心的推开门,却在看到空荡荡的屋内之后,应证了心里的想法。
  她与声泪下的模样顿时让聂子风的心都纠结到了一块儿,他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这么说。但事情已经酿成,他没有办法再去挽回,况且他也不想。于是便抬头询问那群看着两人的众人。
  闻言,聂子羽一愣,猛地抬起头直觉性的便想回答‘要’!,然而还没有等她说出口,某个无耻的人便已经提前帮她作了回答。
  而另一方面,聂子风在关上房门后并没有迅速离去,而是站在门口等待了会儿,见里面没有没有任何声响,气得一拳打在墙壁上之后,才往书房走去。
  聂子风没有再对她出手,因为他很忙。忙到昏天黑地,除了三餐时间固定出现在厨房里煮东西吃饭之外,其余的时间就都待在书房里处理他的公事,然后凌晨一两点才回房,抱着聂子羽入睡。
  老婆婆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
  他用两天的时间夜以继日的处理完一个星期的公事,为的就是想多一点与她在一起的时间。可是她却拼命的想要逃离他,这让他很是气愤。
  然而奇怪的是,当聂子羽想要踏上右脚之时,却怎么也动弹不了。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失措的瞳孔中倒映出众人惊愕的表情,她顺着他们的视线低头望向自己,这才看到一只猿臂正缠绕在自己腰间,而此刻,她的双脚竟是腾空的!
  “我会永永远远记得的。”聂子羽不甘示弱的冷笑了回去,一边用讽刺的眼神注视着他,道:“那请问被你绑来的无辜的我,是否可以休息了?如果可以,那就请你出去!”
  回头看看那栋美轮美奂的别墅,聂子羽明白了。她对这里有了感情,但是却碍于聂子风的存在,所以才会有那么复杂的心情。
  沐浴完回到饭厅,看到桌上原封不动的食物后,聂子羽原本就蹙起的眉拧得更加厉害了。
  ...
  “小姐,要原谅你未婚夫啊。”
  “是啊是啊。”
  “看吧,大家相信的是我,而不是你。”
  ‘砰!’的一声,门被甩上。
  聂子羽被关在岛上已经有两天了,整整两天,她都足不出户待在房间里。偶尔看看电视,听听音乐,要不就是睡觉。
  折磨她,他不是为了报复的快感,而是...
  “那这小岛是你的喽?还有那边那所大房子?”有人惊喜的瞪大了双眼。
  本以为聂子羽会因此不悦,哪知她却只是淡淡的挑了挑眉,点点头:
  海风静静的吹起她柔软的发丝,空气中有海水的咸味。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她不走了。”聂子风笑笑道,一边将聂子羽从船上拖了下来。
  三年的时间,不止她变了,他更是变得彻头彻尾。当年温柔大哥哥的形象此时早已不复存在,现在的他残忍得十恶不赦。
  “你!”她完全不在乎的样子灼烧了聂子风的眼,有半晌,聂子风气的怒发冲冠,有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看到她眼底满载的恨意,聂子风这才惊觉自己把事情做过了头。正当他想要诚心道歉之时,脑海里快速的闪过当年的场景。
  她唯一的错误就是当年撮合了他和关悦,愧对的是自己,而不是他。
  聂子羽皱起小脸,可怜巴巴的向四处张望,心里的不安扩散得越来越大。
  一听,聂子羽简直要绝倒了。
  双脚又重新踩回沙滩,这让聂子羽原本失落的心好了许多。抬头看了眼正用锐利眼神瞪着自己的聂子风,她知道倘若这次走不了那回去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于是便连忙挣脱开他的钳制,想要再次回船上。
  良久的沉默,一时之间只有聂子羽啼哭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当聂子羽再也哭不动了之时,她这才缓缓从沙滩上爬了起来。
  接着惨淡的月光,她回头望向树林,不看不知道,一看自己竟然跑到了深处。周遭都是一棵棵高大无比的椰子树以及灌木丛。
  闻言,聂子羽翻了翻白眼,吐血的道:“阿姨,你有见过哪个绑匪长得像绑匪的吗?”
  聂子羽无奈叹了口气,下床。与往常一样,她打开落地窗走到阳台,面对大海,简单的做了伸展运动。突然,目光不经意的瞟到楼下的花丛,顿时视线一顿。
  “想去哪?宝贝!”
  闻言,聂子羽泪眼婆娑的看着他,非但没有停止哭泣,反而哭得更加厉害。
  倒是聂子风的表情很悦然。只见他微微一挑眉,然后目光深情的凝视着怀中被气得脸色铁青的聂子羽,用极其温柔的嗓音道:“当然没有,她是我的未婚妻,她在跟我闹别扭才会这么胡言乱语的。”说完,伸手揉了揉聂子羽一头柔软的发丝,一边假装哄到:“羽羽,别跟我生气了,我知道自己错了,好吗?”
  看着她错愕之中夹杂的恐惧,聂子风缓缓的掀起了薄唇,一句冷得发指眦裂的话语出口:
  “要,我当然要!我巴不得现在就已经到了家。”
  很简单的话,字里行间却透露着他的关心。
  聂子风依旧点点头。
  奇怪,她就要离开这里了,为什么心里会闷闷的?她应该高兴的,不是吗?
  一路走来,聂子羽十只指头已经算不出自己到底被蚊子咬了多少次,气愤的她一边咒骂着该死的蚊子,一边跑了起来。
  听到她带着浓浓讽刺的话语,聂子风眉心紧蹙,却没有辩驳。
  聂子羽深吸的口气,极力想要摆脱这莫名的情绪,但不知为何,她越是不想去想心里越是不安。
  他没有错,一切的错误根源都来自她!他没有必要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因为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倘若当年不是她抛弃了他,他也不会性情大变,更不会对她,他曾爱过的人如此残忍...
  对上他如深潭一般的黑眸,聂子羽银牙一咬,眯起眼发誓:“只要我还有两条腿,我就永远也不会放弃逃离你!”说完,她一甩手就转身往别墅走去。
  眼看着仅剩的希望再自己面前一点点的幻化为湮灭,聂子羽难过的简直撕心裂肺。她停止挣扎,无力的跌坐在沙滩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肝肠寸断。
  “我知道。”她迅速的掩去眼底的伤痛。
  日子虽然平淡无奇,但两个人渐渐有了默契,关系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僵,直到第三天--
  宝…宝贝?
  五分钟后,站在豪华气派的客厅里,聂子风光洁的额角青筋爆出,布满了涔涔汗水,脸上的肌肉因为愤怒而颤动着,眼睛里迸出火般凌厉的目光。
  聂子羽不敢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在确定自己真的没有看错之后,眼底随即染上一抹笑。顾不得再多去想为什么这里会有人,连忙一个转身跑下了楼。
  一等到他离去,聂子羽很快就红了眼眶。看着紧闭而上的房门,半晌,她终于捂住自己疼痛不已的心脏,失声痛哭了起来。
  跟着众人抵达海边,随着众人逐一上了船,在后等待的聂子羽心脏却不安分的狂跳不已,右眼更是跳动的厉害。
  “女孩,就别跟你未婚夫闹别扭了,你就原谅他吧。”
  被这复杂的感情纠结的睡不着觉,于是聂子羽只好出来散散步,试图让自己清醒些,别再去想这些不靠谱的事情。
  见状,聂子羽的胸口一紧,迟迟没有反应。心里有道冰冷的话语在质问她:聂子羽,你究竟还在等什么!难道你真的想无休止的被困在这里吗?
  想着,聂子风既是无奈又是心疼。烦躁地将餐桌上冷掉的食物丢进垃圾桶里,他卷起袖子便重新开始煮食。
  就在聂子羽无力的耷拉着脑袋想着对策之时,耳边似乎听到了‘嗷呜’的声响。身子顿时石化了在了原地。点去好下。
  ※
  亲爱的孩子们早安~今天依旧是万更,也会不定时加数字的~亲们要多多支持清新奥,这样清新才有动力码字~





   七日囚禁5
  蓝狐文载 更新时间:2012-5-8 16:08:40 本章字数:5869

  狼...
  那似乎是狼的声音...
  “不会的,一定是我听错了。爱慭萋犕稽觨”这是海边,怎么可能会有狼,聂子羽在心里安慰自己。但清亮的眼眸一看不远处的层层高山,心里又不觉的恐惧了起来。
  想到这里,聂子羽哭得更是声嘶力竭,也不知道是因为雷还是因为想到了过去…
  从小对于雷声就怕急了的她脸色随即苍白,目光失神,整个人坐在地上直哆嗦。她蜷缩起身子,捂住耳朵,拼命的将头往膝盖之间埋去想多少阻隔点雷声,然而轰鸣的雷声一次比一次更响彻大地,仿佛就在她的耳畔。
  “不要!”抬眼看向他指向深山,聂子羽当机立断的拒绝了。借着月光看去,只见她的双眼红彤彤的,肿得跟个核桃似得。对上聂子风布满诧异的眼眸,她弱弱的嘀咕道:“有狼,不能去。”
  “我...”因为他赤果果看着自己的眼神,聂子羽犹豫了。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她也是想要他的,但是碍于...
  聂子羽猛地扑进了聂子风的怀抱里,双手牢牢的圈住他精瘦的腰肢。当感受到由他身体传来的温热之后,所有的委屈决堤,抽泣声不断。
  ※
  想到这里,所有的不安涌上了聂子风的心头。璀璨的黑眸中闪耀着担忧的光芒,他大步迈开便往树林深处走去。
  灵巧的手绕上她的后背拉下拉链,以温柔得近似膜拜的姿态为她褪去湿漉漉的洋装。当露出她内在饱满的浑圆之后,聂子风惊得差点停止了呼吸。只见原本的小山丘变成了耸立的高峰,粉色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