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宝贝乖乖让我爱 > 分节阅读_33
《宝贝乖乖让我爱》

分节阅读_33

作者:小清新 字数:4475 热度:6
就大步的往沙滩跑去。
  跑到了沙滩上,原本以为事情就会这么了结了。却不想,聂子羽才刚刚拿起毛巾包住自己的身子,身后便又传来聂子风熟悉的嗓音。
  “在这之前我从没见过你,请你不要再纠缠着我了。”不顾众人还在场,聂子羽朝他吼完就往不远处的洗手间跑去。
  “等等。”聂子风拿起搁置在一旁的西装外套,正想追上去之时,聂子羽便已经飞快的跑进了洗手间。
  他眼巴巴的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洗手间里,突然心里感觉有些闷闷的。
  她异样的行为彻底证实了他心里的想法,回头看了一眼nana的经纪人乔,却发现他在看他之后,也立刻慌张的避开了视线。于是乎,聂子风心里顿时有了答案。
  她一定有事瞒着他!而在这之前,他们肯定见过面!
  …
  怕被聂子风追问,聂子羽一直待在洗手间有十来分钟之后,才迟迟走了出去。
  “怎么样?他走了吗?”聂子羽小碎步的走到经纪人身边,一边小心翼翼的往旁边窥看,搜寻着聂子风的身影。
  “走了。”乔点了点头,目光复杂的望着聂子羽,幽幽开口问道:“nana,那个人就是你离开台湾的原因吧。”不是疑问,而是很笃定这个猜想。公司里很少有人知道nana的本名,而他就是少数知道的人,也知道她之前的事情。
  闻言,聂子羽没有回答。12126204
  她的沉默,无疑是肯定了他的想法。见她眼底渐染上的淡淡忧伤,他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便利贴递给她。“这是他要我交给你的。”
  聂子羽伸手接过,一看纸条上写得字后,脸色发白,且下意识的往自己手上看去。
  “怎么了?”不明她反应的乔跟着看过去,只见纸上写着那一行字--想要回你的手链吗?那明晚在香榭丽餐厅见面。署名,聂子风。
  聂子羽的脸色苍白不用说,更甚的是,当她看到他约见的地点之后差点呼吸停止。因为那家餐厅,是她之前最喜欢也最常去的一间餐厅。
  他发现了吗?他发现自己就是聂子羽了吗?想到这里,聂子羽的心都揪紧了。
  她该选择不去的,那是那条手链是她刚出道的时候恩师送给她的礼物,对于她来说意义非凡,也不能就这么丢弃…
  进退两难,她到底该怎么办…
  聂子羽眉心紧皱,小脸苦到了极点。OSzW。
  ※
  今日一整天,可以说是聂子羽三年来过得最痛苦的一天!从早上关悦找茬到下午阴差阳错的与聂子风拍摄,再到被聂子风威胁,她无时无刻不提心吊胆,警戒着。
  拍摄完的制作团队取景完后就马不停蹄的回了美国,而经纪人乔则是留在台湾与聂子羽一起享受暑假的闲散时光。
  回到酒店,聂子羽原以为事情就且告一段落了,却不想她的屁股还没沾到椅子边,一通电话就又让她绷紧了心弦。
  打电话过来的是聂母,大致意思就是:她不放心她一个人住在外面要她搬回家住,如果不搬回家住,那么她就会认为她还在恨她。
  纵然聂子羽保证了无数次不曾恨过她,也肯定了无数次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很安全,但最终拗不过聂母的要求,她只能暂时回去聂家一趟,当面与聂母说清楚。
  …
  傍晚,阳明山,聂家--
  “小姐,欢迎回来。”聂子羽正要踏进聂家,就被从里出来的管家给抓了个正着。
  “谢谢。”聂子羽浅浅的勾起一抹笑,抱了抱他。
  “额…”管家有些怯怯的看着他,几番犹豫之后,小心翼翼问道:“小姐,你恨我那日对你…见死不救吗?”犹记得那日她苦苦哀求自己,管家心疼了。
  聂子羽淡淡摇了摇头,道:“你也是听人吩咐。”况且,聂子风也没有伤害自己什么,当然,除了心口更深的伤之外…
  正想到这里之时,一声激动呼唤声从远处传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羽羽,你回来了啊。”一抹浅黄色的身影由远处飞奔过来,下一秒就握住了聂子羽的双手,将她拉到了沙发边坐下。“我和悦儿正在看结婚时的婚纱,你也帮忙挑一下吧。”
  乍一听到‘婚纱’二字,聂子羽本平静的心顿时像被扎了一般的刺痛:“我…”
  由不得她拒绝,一旁关悦发话了。
  “是啊,多一个人多一份力,羽羽的阳光不错,我相信她应该会挑出一套很好的婚纱的!”美目之中一闪而过冷厉,关悦柔笑着看向聂子羽。
  想不到她还真的回来了!
  虽然表面上是邀请,但是聂子羽却清楚的看到关悦眼下那驱逐的表情。顿时心口一疼,忍不住道:“我很累,我想先上去洗个澡可以吗?有事一会儿再说。”
  “好好好。”见她脸上挂起的疲惫神色,聂母也不忍为难她,连忙关心的道:“只要你肯回来就好,有什么事情我们一会儿再说,羽羽你先上去洗个澡吧。一会儿我让厨娘做你最爱吃的菜,好吗?”
  “嗯。”得到了聂母的同意之后,聂子羽才点点头走上楼。
  走到房里,一打开门一股花香味就扑鼻而来。聂子羽清澄的眸子将屋内看了一番,盈盈的水眸之中有些湿润。
  屋内的摆设,和她离去之前一样,没有什么改变。唯一变的就是床套被单看起来是刚刚换上去的,整洁的程度,看得出有人固定打扫。略微颤抖的指尖带着留恋一一触碰过她曾使用的东西,聂子羽平静的心里泛起一层涟漪。
  “为什么要回来!”
  冰冷的嗓音之中夹杂着愠怒不解,一个愣怔的聂子羽转身一看,不意外的,是聂子风!
  ※
  刚从公司处理完事情赶回来的聂子风,才刚放下公文包就听见佣人讨论说她回来的消息。顾不得喘口气,他连忙就跑了上来。
  倚靠在门口,双手环胸。俊朗有型的五官上密布了一层霜寒,他用冷得令人发指的目光看着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聂子羽,又重申了遍。
  “为什么要回来?”
  聂子羽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正想回答之时,却听到聂子风铿锵有力的威胁声传来。
  “你敢再说一次‘不关你的事,信不信我用布堵住你的嘴!”
  无赖!
  聂子羽很想就这么骂上去,但看到他严肃的表情,又害怕他真的会那么做,于是聂子羽只好改了口。“你管我?”意思差不多。
  一听,聂子风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三年前走得那么干脆,现在还回来做什么?”他拧眉,冷冷的打量着她。看着她因为愤怒绷紧的下颚,蓦地眼前浮现起nana的身影,于是心中一阵悸动。
  他不给她好了脸色,她也不准备给他好脸色。
  聂子羽美目一沉,板起俏脸,太高下颚道:“你以为我想回来吗?”说实话,要不是聂母百般哀求,她根本不曾想过要回来。
  “那你大可离开,就跟三年前一样。”聂子风冷冷的讽刺,眸底迸溅出锐利的冰凌。
  聂子羽满载愤火的眸子对上聂子风写满冷意的眸子,两人硬是仇恨的敌对了一番,聂子羽突然就大步流星的往门口走去。
  然就在她绕过他的时候,却被聂子风拉住了。
  “你想去哪?”
  聂子羽冷勾起唇,冷冷扫了他一眼:“不是你要我离开吗?!”她淡淡陈述着他的话,闻言,聂子风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浓眉蹙得几乎能够夹死苍蝇,双眸变暗。“你想要搬去和冷唯别住是不是!?”
  他突然跳开话题。
  “疯子!”对于他的无理取闹,聂子羽只能丢给他这句话。奋力的从他的大掌中抽出自己的手,她连忙倒退了几步与他保持距离。
  听到她的咒骂,聂子风不怒反笑。他用看猎物的眼神看着她,突然‘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并迅速的落了锁。
  因为他这个动作,聂子羽瞪大双眼。
  “你做什么?为什么要把门关上!”说着,连连倒退,提高戒备。
  “你说我是疯子是吗?”聂子风满腹意味的咀嚼着这句话,突然,大步迈开朝她走去。
  见状,聂子风如同惊弓之鸟,下意识的便要跑进浴室。只是她的前脚才刚踏进浴室,后脚聂子风就抓住了她的手将她硬生生的拖了出来,并将她的双手反剪于身后,一条腿横在她的大腿上,抵住了她挣扎的动作。
  在她惊惧的目光之中,聂子风冷不防的扬起一陌深不可测的笑,一字一顿道:“既然你认为我是疯子,那我就彻彻底底的疯给你看!”
  虽然早有预料,但看到他眼底染上的那一层邪恶之后,聂子羽还是不由的心惊了。
  “你疯了!你的未婚妻还在楼下呢!”她奋力的挣扎着,奈何力气不敌他,只能像只小羊羔乖乖的任由他宰割。
  “怕什么?”聂子风不以为意,一手从她细腻的脸颊滑落至她的唇瓣,小声道:“怎么?怕被人家说你勾引我吗?”
  “无耻!”他的羞辱将聂子羽气得面红耳赤。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她抬起膝盖就狠狠的踢中了他的胯部。
  只听得聂子风一声闷哼,笑容瞬间冻结在了唇角。两腿之间的疼痛让他招架不住,原本光洁的额角顿时渗出涔涔虚汗。
  眼见着他松懈了,聂子羽一把推开他。
  猝不及防的聂子风一下子被推倒在地,捂着自己的伤口疼痛不已的发出如受伤野兽般的哀嚎。
  看着他脸色渐渐转为苍白,聂子羽也不禁有些心虚害怕了:“我…你…是你自己先羞辱我的…我…”原本是想把责任推给他的,但是话越到最后,看着他几乎没血色的脸颊,聂子羽就害怕得说不出话来了,眼眶都红了。
  而另外一边,倒在地上的聂子风看着她快要哭出来的模样,一股愧疚与怜爱同时由心底升腾而起。
  将那波疼痛压抑而下,他撑起自己的身子缓缓站起身,投以她一抹歉意的笑:“是我不好,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
  听到他道歉,聂子羽更是内疚了。泪水瞬间决堤而下,委屈的苦出了声。
  “别哭,我没事,真的没事。”聂子风心疼的为她拭去不断滚落的泪水,一边不断的安慰道:“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的,我什么事都没有,好了,乖,别哭好吗?”
  “唔…”聂子羽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咬紧了唇,半晌挤出一句话:“你好坏!”
  见状,聂子风轻笑了声将她拥入怀中,好生安慰。
  听到她渐渐转小的啜泣声,聂子风紧绷的心弦这才稍稍松了些。伸手紧紧的环住她,将下颚靠在她的头顶,心里竟是那般的平静。
  原来,他在羞辱她的同时,也在折磨自己…
  正值这时,一道敲门声突兀响起。声脸为口。
  “羽羽,吃饭了。”
  门外传来聂母的声音,顿时让聂子风惊觉过来,一把推开了聂子风。
  “好,我马上出来。”聂子羽连忙应道,没敢再看聂子风一眼就匆慌的跑进了洗手间。
  听到落锁的声音传来,一抹苦笑瞬间在聂子风的唇角泛开。听着门外没有了声响之后,他这才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往门口走去。
  只是一开门,他就被站在门外的那抹身影惊了一下,随后眼眸一沉,冷冷问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
  ※
  咔咔咔~一更哈~亲们的推荐票投得给力一点行么?呜呜,清新每每看到推荐票就桑心的说。只有你们的订阅给力,推荐给力,清新才有力量去码字!所以,一天写多少的决定权在你么手上吆~谢谢支持!





   惨遭殴打
  蓝狐文载 更新时间:2012-5-12 15:30:24 本章字数:5992

  聂子风冷漠的表情刺痛了她的双眼,让她的心一阵酸涩疼痛。爱慭萋犕关悦看着面无表情,坦坦然从聂子羽房里走出来,甚至在被她撞见后都毫无愧色的他,一股愤怒之火油然而生。
  “你为什么会从她的房里出来?”垂落在大腿两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她纤细的柳眉向上拢起,表情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