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宝贝乖乖让我爱 > 分节阅读_34
《宝贝乖乖让我爱》

分节阅读_34

作者:小清新 字数:4480 热度:8
悦。
  “这和你有关吗?”无视她脸上的愤怒震惊,聂子风耸了耸肩,冷冷看着她,用严肃的口吻道:“我只警告你一次,以后不要管我的事!”说完,就想绕过她离开。
  “不要走!”关悦连忙上前拦住了他。隐忍下内心的愤怒,她用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聂子风,咬咬唇道:“子风,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怎么对你?”聂子风满不在意的看着她,表情有些不耐烦:“结婚了都可以离婚,况且我们还没结婚,你想怎么样?”他问得理直气壮。
  “你!”因为他决然的话语,关悦顿时气得变了脸色。
  带着迷恋的眼底染上一层阴云,内齿咬唇,咬得几乎要渗出血来。
  是她太天真了,原本以为只要订婚了就已经拥有了他,却没想她在他的心里仍旧什么都不是,而这一切都怪聂子羽那个贱人!是她彻彻底底的抢走了他!不论是他的身还是他的心!
  “难道你还爱着子羽?”关悦旧事重提,一边观察着他的脸色。在看到他有那么一刹那的凝滞之后,内心的愤火越少越烈,将她所剩不多的忍耐都烧尽了。
  “难道你忘了当年她一声不响的在你最无助的时候抛弃你和别的男人游山玩水?”仿佛是觉得自己下的药剂不够,关悦硬是不顾他渐转为铁青的脸色,继续道:“子风,你别傻了,她从来就没有爱过你。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是真心爱你…”
  只是关悦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聂子风暴怒的打断了。
  “够了!”往事重提,埋藏在心底的伤疤再度被揭开,鲜血淋漓。恨意在他的胸口翻腾,因为愤怒,脸上的肌肉都在跳动着。
  在关悦错愕的目光之下,聂子风眼神空洞的望着不知道哪里,恶狠狠地挤出一句话:“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那一道伤疤,深刻得让他难以掩埋,至死也忘不掉。
  他不会忘记她曾经的背叛,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幻化为湮灭的那种痛苦。他也发誓,有朝一日必定会向她讨要回来,让她尝够他所受的伤害!
  看着聂子风因此而乌云密布的俊脸,关悦知道自己的计划得逞了。
  她用痴迷的眼神看着居高临下的聂子风,硬是从眼睛里挤出两滴泪水,哽咽道:“子风,你知道我很爱你吧,你知道我已经不能失去你了吧。”说着,双手环住他的腰。
  不似聂子羽带给自己的安心,关悦的拥抱丝毫融化不了他内心的冰冷。
  聂子风站在原地,目光冷冷的看着踮起脚尖,嘴向自己凑过来的关悦,没有拒绝。一声低吼之后,他紧紧的抱住她,疯狂的吻了上去。
  因为,他需要发泄!
  …
  只是他殊不知的是,这一幕恰恰落尽了从房内走出来的聂子羽的眼…
  ※
  回到聂家的一晚,聂子羽依旧未能入睡,失眠的情况反而比之前更加严重了。
  翌日。
  聂子羽一直在床上拖拖拉拉到聂子风离去之后才起床。下了楼,原是想去厨房随便找点东西果腹,然而人才刚刚走下楼,就被关悦给唤住了。
  “站住。”关悦的心情看似大好,笑得合不拢嘴。她冷冷打量了一番穿着T恤热裤,没有个形象的聂子羽,挑了挑眉:“有人让你去客厅。”
  “谁啊?”无视她眼底的轻蔑。
  关悦也没有回答她,只是丢下一句:“你过来就知道了。”就兀自走进了客厅。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聂子羽深吸了口气,这才无奈跟上。
  一到客厅,当聂子羽的视线落在沙发上那抹威严的身影之后,脚随即定在了原地,所有的思想顿时停止。
  见她僵住的表情,坐在一旁的关悦忍不住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故作严肃的道:
  “羽羽,你太失礼了,见到长辈还不快点打招呼。”
  闻言,聂子羽这才反应过来。她匆慌的敛下眸子,避开对方投射过来的刺眼视线,抿了抿唇,恭敬的唤道:“老夫人好。”
  然而她恭敬的态度并未赢得对方的尊重,相反的是一声出自鼻孔的冷哼。
  聂子羽口中的老夫人,其实就是聂家的大家长,聂子风的奶奶。
  小的时候,聂子羽也曾跟着聂子风唤过奶奶,不过在得到她的一巴掌之后,就改成了老夫人。聂子羽深深知道,她讨厌自己!只要是她来的日子,她就尽可能的待在自己房间不出去,免得遭来对方的羞辱殴打。而也正因此,她几乎成了她小时候的梦魇。
  穿着藏青色高贵旗袍,绾着发髻,一脸严肃的老夫人冷冷看着她,颐指气使道:“去帮我泡杯茶来。”
  聂子羽一怔,忘了做反应。
  见状,站在一旁的管家连忙上前附和道:“老夫人,小姐泡的茶不合您的喜好,还是我派厨娘帮您去泡一杯吧。”
  他的好心立刻遭来关悦的指责:“管家,你是没听到奶奶指名道姓要羽羽去泡茶吗?”12126204
  “但小姐不会…”管家皱起眉,仍想帮聂子羽。
  “悦儿说的没错,你没听到我要那小孤女去泡茶吗?!”老夫人冷眼一扫,管家立刻噤声退到了一边。明厉的目光憎恶的移到聂子羽的身上,老夫人敲了敲拐杖,朝她吼道:“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你是聋子吗?没听到我要你去泡茶吗!?”
  被她这么一吼,聂子羽连忙点点头,低低的应道:“…是。”说完,转身就走进厨房。在她进厨房的那一刹那,老夫人洪亮的厌恶声传来: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不招人喜欢!真是个扫把星,也不知道风儿着了什么魔,偏要领养她!”
  听到这句话,聂子羽的心顿时酸酸的。
  …
  聂子羽照老夫人的要求给她泡好了茶,老夫人在喝了口后就很不客气的批评味道太淡,要她重新去泡。聂子羽耐心的又给她泡了杯,结果这次她反而说是味道太浓。最后聂子羽一连泡了好几杯,老夫人不是嫌太烫就是太冷,最后干脆以茶色不对为借口,要她继续重泡。
  耐心被一点点的磨光,即使是长辈,聂子羽也没有心再去恭敬对待。
  所以她一口气在厨房里泡了数十杯之后,一齐端了出去。
  放在老夫人的面前,聂子羽无视她脸上的震惊,浅笑而有礼的道:“方才您说的所有问题我都注意了,但还是怕不够精准,所以就各泡了一杯。老夫人,你就挑着喝吧,总有一杯会合您口味的。”
  看着茶几上满满的茶水,老夫人一张脸都气成了青色。她用拐杖大力的敲着地面,面红耳赤的嘶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照您的吩咐泡的。”不为她的愤怒所惧怕,聂子羽依旧挂着浅浅的笑,从容淡定。
  “混账!”老夫人一声怒吼,气得从沙发上弹跳起来,举起拐杖就用力的敲了她的肩膀。OSzW。
  聂子羽一声闷哼,因为肩膀处传来的疼痛,五官拧在了一块儿,却不敢吭一声,生怕遭来对方更严重的殴打。
  “我要你泡杯茶你就这么不乐意吗?!聂家养了你这么大,付出了那么多的金钱代价,你就是这么回报的吗?”
  一直以来,聂子羽都知道亏欠着聂家,所以小的时候,无论她打骂自己有多凶有多狠,她都将委屈往肚子里咽,告诉自己她是她的恩人,就算她再怎么讨厌自己也不能恨她。
  但是当她长大后还是时不时的遭她毒手,且每次都用这句话来压她,她也不能再忍下去了。
  清丽的瞳眸中闪烁着坚定,聂子羽脸色一沉,冷冷的回道:“那就麻烦你把钱算一算,我好把你们聂家的恩情全部还清!”
  “你…你这是在跟我顶嘴吗?”老夫人瞪大双眼不敢置信。怒火交加的她弯腰拿起茶杯就往她头上砸去,还边咒骂道:“我今天非得打死你个小孤女,我看你还敢不敢跟我顶嘴!”
  “砰!”的一声,杯子正中聂子羽的额头,顿时汩汩鲜血从伤口溢出。
  嫣红的血液从她额头蔓延至下,朦胧了她的双眼,与她苍白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起来很是可怖。然而杀红了眼的老夫人才不管她是不是血流不止,拿起拐杖就啪啪啪毫不留情的打在聂子羽纤弱的身子上,边打边骂。后声没对。
  聂子羽也不跑,就乖乖站在原地冷冷瞪着她,任她打骂。对她来说,如果这能够一笔勾销她欠聂家的恩情,那么打死她也认了,因为她的命本来就是他们给的。
  见状,管家着急的连忙拿过纸巾,跑上前为她止血。“老夫人,别打小姐了,她不是成心要和你顶嘴的,我求求你放过她吧。”
  “你给我滚一边去。”老夫人一声令下。
  “小姐,你快跟老夫人道个歉…”
  只是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聂子羽冷冷的否决了。
  “要打就打,随便你。我凭什么道歉?错的又不是我!”道了歉就等于是她做错了,她凭什么又要挨打又要道歉!她不是傻子,吃一种亏就够了!
  闻言,老夫人简直要气煞。
  “不是你错了,难道是我错了?!”五官因为气愤扭曲,老夫人用拐杖将管家戳到一边,高高举起拐杖就要往聂子羽的脑门打去。
  聂子羽也不躲,只是认命的站在原地。
  眼见着拐杖距离她越来越近,就在即将碰触到的那一刹那,一声暴戾的低吼从门口传来。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
  暴戾的语调带着疾步而来的声响,下一秒老夫人停止了打的动作。
  见到来人,原本在一旁报以看好戏心态的关悦连忙迎上前,一脸焦急的叙述道:“子风,你来得正好!羽羽跟奶奶顶嘴,奶奶气急了才会…”
  谁知,聂子风看都没看她一眼便径自都到聂子羽的面前。当他抬起聂子羽垂下的头,清楚的看到她仍旧血流不止的额头之后,眼底蹿升起一团火苗。
  “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想要帮她拭去血渍,然而却被她躲过了。
  “不用你管!”聂子羽推开他,眼底有些湿意。
  “看看,你看看,子风,这就是你们当年执意要领养的孩子!你看看她的态度和路上的那些女混混有什么不一样!”老夫人将错全部推到了聂子羽的身上。“莫名其妙失踪个三年,现在又回来,无论我怎么打都不走,她一定是来骗钱的…”
  “够了!”聂子风不耐烦的制止。看着聂子羽写着绝望的眼底,一颗心都纠结到了一块儿。突然,他牵住聂子羽的双手就将她往外拖去。
  “子风,你才刚回来要去哪!?”老夫人追问。
  然而回以她的是聂子风带着聂子羽迅速离去的背影。
  …
  将聂子羽拖上了车,聂子风这才喘了口气。
  冷眼一扫他,聂子羽淡淡道:“放我下车。”
  “我送你去医院。”说着启动引擎。
  “不用了,我没事。”
  “该死的!你一定要惹我生气才罢休吗?”因为她的倔强,聂子风气得一拳头打在方向盘上,额角青筋爆出。
  也因此,聂子羽的眼眶红了,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从眼眶滚落了下来。
  一看到她哭,聂子风的愤怒顿时减了大半。他手机无措的看着聂子羽,连连安慰道:“抱歉,我不是有意对你…”
  “我到底亏欠了你们什么!”突然,聂子羽幽幽开口问道。
  闻言,聂子风喉中一哽,心底最深处被触动了,他哑着嗓音,以怜爱的目光看着她:“你并没有亏欠我们。”
  “那我做错了什么?”聂子羽又问道。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这么对她!
  ※
  二更送上~~~亲们记得多多支持奥~你们的支持是清新码字的动力吆~~





   揭穿她!
  蓝狐文载 更新时间:2012-5-13 9:15:21 本章字数:9122

  看着她通红的眼眶,聂子风的胸口顿时一紧,仿佛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胸口,闷得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来。爱慭萋犕
  心,很疼,为她而疼。可是他不知该如何开口质问她三年前为何不辞而别,也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