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宝贝乖乖让我爱 > 分节阅读_43
《宝贝乖乖让我爱》

分节阅读_43

作者:小清新 字数:4440 热度:7
的将他搂紧自己的怀中。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这么傻!”
  粘稠的血液沾染上她白皙的手掌,形成强烈的对比,浓浓的腥味在鼻前缭绕,这一秒她伤心欲绝。
  仅剩着一点意识的聂子风困难的撑开自己的眼皮,强扯出一抹凄惨的笑:“别哭…我不要你哭…”气若游丝,声音极近飘渺,让人抓不住。
  然而聂子羽怎能不哭!尤其在听到他这句安慰之后,哭得更是厉害了。
  “你究竟要救我多少次你才甘心,你当真想让我偿还你一辈子的恩情吗?不要,我拒绝!你给我撑着,我不要你死,如果你敢先我去,那我…那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她恶狠狠的发誓道。
  听到她半威胁半忧心的话语,聂子风想笑,可是身体却痛得让他笑不出来。他用沾着自己鲜血的手抚上她白皙的脸颊,深情的凝睇着她。
  “眼睁睁的看着你死,比死,更让我难受…”用尽力气说完最后的这一句话之后,聂子风就昏死了过去。
  “不!”一声嘶哑的女音划破天际,
  鲜血,染红了半边天。
  ※
  “心跳,血压…”
  急急而来的救护人员将不省人事的聂子风抬头救护车,一边为他做紧急处理,一边记录着信息。
  坐在一旁,聂子羽踌躇不安,小脸被吓得毫无血色。
  不要有事,求求你,不要有事!
  她敛着水眸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祈求着上苍不要带走他,一边为自己的冒失而自责内疚。
  如果不是因为她抢着过马路,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一切都是她的错,但为什么老天要让躺在担架上的人是他!
  她是他命中的煞星,她是个不祥之人,他一次又一次挺身而出,用自己的生命保护着她,可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想到这里,聂子羽好恨自己的无能。
  老天,求求你不要伤害他!
  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至下,她泪眼朦胧的看着浑身是血的聂子风,心疼痛得厉害。
  如果他有什么意外,那么,她也活不下去了…
  …
  聂子风被推进手术室,很快得到消息的聂父聂母就匆匆赶来,同行的还有冷唯别。
  “羽羽,你没事吧?”冷唯别远远的就看到将身子蜷缩在角落中,将头埋在膝盖之中的聂子羽。虽早有预料,但当看到她抬起头来,一张惨白的小脸以及红肿得几乎睁不开的眼睛之后,还是忍不住为她心痛。
  “唔…我…”一看到他的身影,聂子羽立马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扑进他的怀里,但却始终让她安心不了。
  这个世上,唯一能够让她安心的怀抱在手术室里。
  想到这里,聂子羽更加难过了。
  “血,好多血…他为了救我被车撞了…他流了好多血…呜呜…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她泪眼婆娑的看着冷唯别,泣不成声。
  ※
  多留言,多推荐,多月票,就多更新~(*^__^*) 嘻嘻……亲们今天勤快点,清新的小宇宙可能会爆发吆~





   母女关系决裂
  蓝狐文载 更新时间:2012-5-17 11:49:30 本章字数:2975

  看着她难过至极的模样,冷唯别又何尝不是如此。爱慭萋犕心爱的女人因为别的男人落泪,这世上怕是没什么比这更令人寒心的事情了。
  正当冷唯别不知该如何安慰她之时,一道冰冷的话语自两人身后传来。
  “羽羽,又是你害了子风吗?”
  会着这冷。熟悉的嗓音不再是满含温柔,同时让搂抱的两人一怔。
  聂子羽从冷唯别的怀中探出头来,望向说话者,下一秒,表情僵住了。因为说话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平日里最疼宠她的聂母。
  只是此刻,她的脸上不再是心疼或是怜惜,而是一种她从未在她脸上看过的痛斥表情,以及一双满载了怨意的眸子。
  “我…”被她的表情怔住的聂子羽一口话哽在喉咙里,她试图想说什么,但在聂母冷漠的表情之下,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的沉默无疑是默认了她所指控的罪行,聂母眼底瞬间染上了一层雾水。
  “真的是你…你究竟要伤害子风多少次你才会满意!”生为人母,聂母也实在不愿说出这句话,尤其聂子羽还是她从小看到的孩子。可是聂子风是她的亲生孩子,她无法一笑置之,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对不起,妈咪…对不起…”万千愧疚,纵然用尽世上所有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罪过,以及对他们的亏欠。
  看着聂子羽泪若雨下,即便是再埋怨她,聂母也无力了。
  半晌,她摇了摇头,深吸口气冷静的看着她道:“不要说对不起,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那你就走吧。”
  “妈咪…”
  不光是聂子羽因为这句话而瞪大了双眼,就连冷唯别,以及站在她身边的聂父也是震惊得愣住了。
  头一个反应过来的聂母神色复杂的看了眼聂子羽,接着扯了扯聂母的衣角,试图劝说:“静儿,我看这事不能全怪羽羽…”
  只是不等他一句话说完,聂母就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
  “我不想听!”她摇了摇头,甩开他的手,目光坚定的看着聂子羽,漠视她脸上一度崩溃的表情,道:“我把你当做亲身女儿,如果你也把我当做亲生母亲,那就离开这,永永远远的离开这不要回来了。”纵然对她仍有些愧疚,但经过聂子风一次又一次的因为她而受伤,愧疚也被磨得所剩无几。
  “现在子风生死未卜,我想这个时候你离开最好。你只要走,不管他有没有事,以后都跟你没关系。”压抑着心中的痛,她以残酷的方式结束与她之间的关系:“还有十几天你就十八岁了,到时候我会派律师解除领养关系。我会给你一笔钱,你想去哪就去哪,只要不回来台湾…”
  “不要…”
  聂母的一番话犹如利刃,将她伤得彻底。但纵然心在滴血,聂子羽都没有怪她的绝情,因为她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资格。
  “我哪里都不去,我要在这里陪着他。不管他有事或是没事,我都要陪着他!”他是因自己而进了手术室,她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离他而去。
  如果他侥幸活下来,那么她会用整个生命去守护他,偿还他;如果他不幸逝世,那么她也不会独活!
  “妈咪,我求求你不要赶我走,让我留下来好不好。”这是她唯一的要求。聂子羽用苦苦哀求的眼神看着聂母,一遍又一遍的哀求:“我答应你,以后我会乖乖的,我不会再害子风受伤了,我求求你让我留下来好不好。”
  见状,聂母鞠了一把泪,却硬是别过头不再看她。
  看着纠结折磨的两人,一旁聂父不禁摇了摇头:“静儿,你这又是何苦呢,你就让羽羽留下来吧。我想子风吉人天相,不会有什么事的。”
  只是话一完,立刻遭来了聂母的痛斥。8400407
  “你说得倒是轻松!”她狠狠地瞪了一眼无辜的聂母,火气瞬间转移到了他的身上:“羽羽是你的孩子,难道子风就不是了吗?子风他年纪轻轻就帮你扛下那么大间公司,你不感激他怎么还能纵容别人伤害他!”
  她的失控让在场每一个人皆为一愣,其中又以聂父的表情最为震惊。
  他伸出手扶住聂母颤抖的双肩,硬逼得她正视自己。
  “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两字还没来得及出口,只见手术室的灯突然熄灭,开门声传来。
  原本为自己的话而感到有些仓惶的聂母一看,连忙挣脱开他的钳制,迎了上去。抓住医生的手便问道。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随后跟上来的冷唯别与聂子羽也带着期盼的眼神看着医生。
  “很幸运,他的伤势不算很严重。血止住了,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医生淡淡道:“伤者已经醒过来,一会儿转到病房之后你们就可以去看他了。”
  及时而来的好消息让聂子羽松了口气,但还没唤口气,便听到医生又问道:
  “哪位是伤者的亲属?”
  “我是我是。”聂父与聂母不约而同的站出来,忘了之前的不快。
  “请跟我进办公室一趟,我有事情需要告诉你们。”医生面露沉重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率先离开了。而聂母与聂父也不敢有丝毫的滞怠便立刻紧跟而上。
  看着三人消失在拐角处的身影,聂子羽心里莫名的,有种不祥的预感…
  ※
  聂子风被转入病房之后,聂子羽拜托冷唯别出去准备一些用具之后,随后便跟进了病房。
  病房内,一尘不染的素白,白得有些刺眼,肃穆。
  聂子羽疾步走到床前,看着因为她的到来而缓缓睁开了眼的聂子风,连忙问道。zfkr。
  “你感觉怎么样?哪里痛吗?要我叫医生吗?”一口气抛出三个问题,等待了良久,得到的是聂子风虚弱的笑声。
  看着她为自己紧张的模样,聂子风很是愉悦。“我很好,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他用柔柔的目光看着她,安抚着她。
  ※
  亲们都哪去了!啊啊啊啊啊啊!!留言啊,推荐啊,月票啊,你们都在哪啊!!!





   伤势
  蓝狐文载 更新时间:2012-5-17 15:13:22 本章字数:2909

  “我怎么能不担心,你流了好多血,脸色还那么白,我担心…我担心你真的会…”想到他被推入手术室的场景,聂子羽至今还心有余悸。爱慭萋犕
  “会死是吗?”聂子风浅笑着接上她的话。
  立刻遭来聂子羽痛斥的目光:“我不准你说这个字。”
  语落,却看到聂子风淡淡扬起一抹柔和的笑,无神的黑眸之中泛着点点柔光。
  “放心,我福大命大,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聂子风说着用手撑起身子,出了车祸却只是流了些血而没有其他的伤痛,这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见状,聂子羽连忙制止道:“别动,你才刚刚做好手术。”她将他扶下继续躺着,却发现他脸上的笑凝固在了唇角。
  “怎么了?是哪里痛吗?我叫你别动吧,你偏不听。我马上去叫医生过来。”说着转身便要跑去,然而聂子风却抓住了她的手腕,适时的阻止了她的行为。
  漆黑的眼底一闪而过有忧心,聂子风垂眼望向自己的双腿,幽幽开口低喃道:“我没事,只是…我的腿…”
  “你的腿怎么了?”说着,聂子羽连忙要去检查然再一次被聂子风制止了。
  “没事,大概是我多想了。”他重新拾起笑容,只是这回笑容不再像之前那般开怀,而是带着点复杂…
  与此同时--
  “不可能,不会的,这绝不可以!”从质疑到否定再到绝望,汹涌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聂母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唯恐会没形象的失声痛哭。
  而坐在她身旁的聂父,脸色也没有好到哪去:“医生,真的是这样吗?”8400407
  身没么母。“嗯。”虽然知道这个事实令他们很难接受,但他必须要让他们知道病人的最新情况才能对症下药,早日采取措施。“情况就如我刚才所说的,所以我希望你们两位能好好安抚伤者,让他早日接受治疗。”
  医生肯定的话语刚完,就听见聂母因为痛哭而破碎得不成话语的句子。
  “医生…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他才二十八…还有大好的前途,如果…如果他的腿就这么..我真的…”说到这里,她已经说不下去了。
  见状,一旁的聂父连忙安抚道:“你别哭了,医生不是说并不全无希望吗?只要子风肯接受治疗,他还是有还原的可能的。”
  “但…”
  如果子风在知道这个噩耗之后消极呢?如果他不肯接受治疗呢?她要怎么办…她只有这一个孩子啊!
  两人又听医生交代了一番之后,这才缓缓离去。在走去聂子风所住的病房的路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