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宝贝乖乖让我爱 > 分节阅读_46
《宝贝乖乖让我爱》

分节阅读_46

作者:小清新 字数:4485 热度:6
埋怨的眼底随即染上了层心痛。难以想象,要是她再晚来一步,那他们就会酿成大错了…
  听到这两个字,聂子羽愣住了,不一时,便勾起一抹苦涩的笑。
  聂子羽的生涩勾起了聂子风暗藏在心底的野兽。他伸手想要推开她,然而却在她的吻下,左手浑然不觉的固定住了她的头颅压向自己,更深更用力的回吻着她。另外一只手则是违背意念的轻抚着她的背部,来回抚摸。
  于是乎,所有的念头瞬间被他抛到一旁,炽热的吻便封住了她的唇。而聂子羽也乖乖的闭上双眼,用心回吻着她。
  “你们在做什么!”一声尖叫打断了两人。
  因为…因为什么?她应该怎么告诉她理由!7528490
  她大胆的动作无疑是在对他展开邀请,让聂子风从内到外都想要她。
  这是她在一天之内第二次吻他!
  “但你们还是兄妹!”聂母义正词严的低吼了句,神情复杂。
  就算是昨天那么恶劣的对待她,也只是因为她担心子风担心到了极点,而丧失了理智。但聂母无法把她真实的想法告诉她。
  “偿还是吗?”突然,聂子风勾起一抹冷笑。他锐利的目光来回的在聂子羽姣好的身子上打量着,眼底染上一层情欲:“那就用你的身体来偿还!”
  聂子羽原本苍白的小脸因为这激烈的一吻而绯红,清澄的眼底带着点点羞怯,整个人犹如蜜桃一般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让人有种想要将她吃拆入腹的冲动。
  双手支撑在她的肩膀两处,聂子风深邃的星眸之中布上了层暗波。
  看着她因为自己伤神的模样,聂子羽不禁有些心酸,却还是硬扯出一抹无力的笑,目光灼灼的看向她:“因为我害子风受伤了,所以你讨厌我接近他对不对?”如果是这样,她能够理解。毕竟这世上所有的母亲都会偏向于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她一边回忆着过去两人的接吻方式,用湿润的舌舔舐着他的干涩的唇瓣,继而小巧的舌从他因为震惊而微启的缝隙溜了进去,继而主动的挑逗着他的舌,纠缠嬉戏。
  “为什么?”聂子羽不放弃,声音有些颤抖:“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
  他不想让她对自己有任何的愧疚,更不想她因此怜悯自己,如果当真要使狠她才会离开,那么…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她没有讨厌她…
  不知持续了多久之后,聂子风体内的欲望被撩拨而起,犹如一头出匣的野兽,再也收不回去。突然,他嘶哑的低吼了一声,接着一个顺势将聂子羽压在自己的身下,放开了她。
  “你确定!?”他只不过是为了想吓跑她而随口说说的而已,却不想她真的答应了。上看上而。
  两个吻得不可开交的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一只纤纤玉手便有旁而入,将他们硬生生的分开了。
  “你们是兄妹啊,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聂母已经震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被从聂子风身下拉出来的聂子羽震惊的看向来人,顿时脸色苍白。双眸愧疚的看着来人,聂子羽动了动双唇想要说什么,却最终还来不及说出口对方就快她一步的斥责出口了。
  突然,一抹光芒自聂母眼底一闪而过,紧接着便听到她冷冷的说道:“因为…因为子风已经有悦儿了!他们很快就要结婚了!这个理由总够了吧?我不希望你去搅乱他们之间的关系,听到没有!”
  “我知道了。”纵然心痛如刀绞,聂子羽也要扯出笑。她用泛着泪光的眸子看着聂子风最后一眼,丢下一句:“祝福你们,我走了。”然后一个转身就跑出了病房。
  看着她迅速消失不见的背影。
  聂子风的心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而至于聂母,则是露出一抹愧疚的表情…





   放手一搏
  蓝狐文载 更新时间:2012-5-18 15:13:57 本章字数:3036

  一连几天,聂子羽都待在酒店里,三餐固定叫客服,想起来就吃想不起来就不吃,所以时常一天只吃一顿或滴水不进。爱慭萋犕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游走于生死边缘。
  …
  这一天--
  “奥,恩,进来吧。”缓过神来的聂子羽连忙让开道让她进来。
  刚刚沐浴完的聂子羽耷拉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穿着浴袍开门。本以为是送晚餐过来的服务生,却不想站在门外的是让她几度伤心的人。
  ※
  “您说吧,如果是我能帮上的,我一定会帮。”现在即使是她要她再度离开台湾,她都认了。
  几天前,在聂子风的坚持下他们办理了出院手续。为了让他重拾信心,她特意聘请了一只医疗团队,为他做物理治疗。然而这几日来他动不动就发怒,每个被她请来的看护都被他给生生气走了。而且非但如此还拒绝进食,常常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拒绝会见任何人,这叫她担心到了极点,害怕他的腿真的会因为没有及时治疗而再没一点希望。
  “只有矿泉水,你将就着喝吧。”聂子羽淡淡的看着聂母,态度明显比之前要淡了许多。
  …
  被现实所逼迫,她这才想到了她。
  说实话,她很怕他们之间会有什么,如果可以,她也不想他们两个再有什么接触!但子风现在需要动力,所以她最后的一点希望都寄托在了她的身上,如果子风真的能因此振作起来,那么她愿意放手一搏!
  “我…”聂子羽应该要答应的,可是她却想到了那日在医院所发生的事,于是勾起一抹苦涩的笑道:“他不是有关悦吗?你应该去拜托关悦才对,而且…他不会想见到我的。”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愿意试一试…”
  见她拧眉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聂母接着道:“而且我肯定子风真正想见的人是你。”她万分笃定的道,看着聂子羽的眼底有些复杂。
  “叮咚叮咚。”是夜,门铃却响个没完没了。vAvg。
  人都说,患难见真情,这回她算是看清她的面目了。
  见她仍有些不相信,聂母索性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哀求道:“我求你了,你就帮我劝一下子风吧。他对你还是有感觉的,我想他应该愿意听你的话。”
  “悦儿没有来过…”自从聂子风出了车祸之后,她就没有再看到她。这几天聂子风滴水不进,她曾试图打电话到关家去,得到的要不是她出差了就是她不在家。
  于是在当天晚上,聂子羽就跟聂母回了聂家。
  领她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之后,聂子羽走进厨房为她倒了杯水之后才缓缓走到她面前坐下。
  闻言,聂子羽这才正视她,平静的眼底有了些波动。原来这才是她今天来找她的目的。
  得到了她的答案,聂母非但没有释然,反而皱起眉头再次道。
  夜凉如水,漆黑的天际没有一颗繁星,唯有一轮算不上皓洁的月亮挂在空中,尽显落寞。
  “他要我滚。”
  “我可以进来吗?”她轻声问道。
  “那我想拜托你一个事情,你愿不愿意?”去后去着。
  “这不是他的真心话。”聂母否决,面露坚定之色:“我是他的亲生母亲,我知道他的想法。子风因为不想让你内疚,也不想被你看到他的狼狈,所以他才会这么说的。”
  “可以吗?就当是我求你,求求你去劝劝子风吧。”聂母眼带希冀的看着聂子羽。
  “羽羽,你恨我吗?”突然,聂母开口问道。最近她对她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即使她恨她也是情理之中的。
  几日未见,她比之前更加消瘦了。有着精致五官的脸颊上没有一点肉,原本就算不上圆润的下巴变得更加尖了。看着她眼下两个浓浓的黑眼圈,聂母心生怜惜。
  看到这里,聂子羽心酸得险些落下眼泪。硬是反反复复的做了好几次的深呼吸之后,她这才隐忍住内心的酸痛,然后缓缓走过去。
  晚风吹起窗帘,泛着层层涟漪。凄冷的月色洒在他孤高的背影上,看起来尤为孤独。
  他三番两次的将她赶走,意思已经够明显了,她不想再去自讨没趣。
  “这…”这是真的吗…
  看着她冷淡的表情,聂母深深的感到愧疚,但同时在心里挣扎了几番之后,还是开口道:“我想请你去劝劝子风,让他接受治疗。”
  卧室里,没有开灯。月色透过敞开的玻璃窗洒进屋内,才不足以让人伸手不见五指。她悄悄的关上房门,这才转过身来。然而当她的视线停顿在散发着银光的轮椅上,没有发现她所想要看得人,却在阳台上,发现了一抹笔直而坐的身影。
  其实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儿子和她之间的关系异常,但她一直拒绝去想,直到那天在医院里看到他们接吻之后才无法再忽视下去。
  聂子羽拿着管家给她的钥匙解开锁,然后缓缓的推开房门。
  只是聂子羽却淡淡的摇了摇头,道:“不恨。”平心而论,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她没有恨人的资格。
  聂子羽不知道聂母为何会如此笃定,但她相信自己听到的。
  “她没去过?那…”聂子风该有多伤心…想到这里,聂子羽的心微微泛痛。心爱的女人在他困难的时候离他而去,他怎么承受得了这双重的打击!
  “没关系。”聂母苦涩的摇了摇头,接过她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看着面无表情的聂子羽,她这才深觉自己真的狠狠伤到了她。
  眼看着聂母逐渐泛红的眼眶,聂子羽在心里挣扎了。7528490
  正当聂子羽想要拒绝之时,却听得聂母低低的话语声:
  “今天没有星星,你在看什么?看月亮吗?”她用轻松的语气问道,试图打破这份死寂。然而直到她在他的身旁坐下,他自始至终都未曾看她一眼。
  借着月光,聂子羽望向他的侧脸。
  他的脸已消受得不成人形,眼窝深陷,脸色惨白,下颚布满了新生的青髭,整个人要有颓废就有多颓废,完全令人与过去那个总是意气风发,带着爽朗笑容的男人联想到一块儿。





   误会解清
  蓝狐文载 更新时间:2012-5-19 12:19:14 本章字数:8478

  看着他如此堕落的模样,聂子羽的眼眶又违心的变红了。爱慭萋犕
  正值这时,聂子风轻淡如烟的话语透过空气传播而来。“是妈叫你来的吗?”
  “嗯。”聂子羽没有隐瞒,接上了他的话:“妈咪让我来开导你,劝你接受治疗。”
  果然不出她所料,聂子风出口的下一句话就证实了她的想法。
  “什么?”聂子风不敢置信的睁大双眼,睇望着她,将眉头皱的死死的:“是谁告诉你她怀孕了?”
  闻言,聂子羽撇了撇嘴不再理他,起身便要离开。然而还来不及行动,聂子风就将她的下巴捏住了,硬是逼得她抬起头迎向他。
  聂子羽无法想象一个女人竟然能够邪恶到那种地步!虽然世人都说爱情能够让人盲目,丧失了心智。但心狠手辣到那地步,这还是让她大为震惊。
  话落,聂子羽的表情变了变,一抹痛苦的神色在她眼底晕染开来。她别开眼,想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然而聂子风却不想就这么放过她。
  无论是三年前花钱买凶误伤聂子风,还是将老夫人推下楼,都和她有直接的关系!而昨天她也把所知道的事情告知给了聂子风,愿意为他会为此震惊,但哪知他却只是淡然一笑说知道了。
  “告诉我,你三年前离开的原因!”聂子风激动的抓住她的肩膀,眉心紧蹙,几乎可以夹死苍蝇。
  “不行!”聂子羽焦急的出口,一个转身,却恰恰中了聂子风的计。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她的手腕处而来,她还来不及惊震发生了何时,就感觉自己的身子往前一倾,下一秒便整个人扑进了水中,跌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她抬头看向声源处,却发现此刻正冲自己急急忙忙跑来的人是管家。
  以为他是承认了,聂子羽顿时心如死灰,一把拍下他捏着她下巴的手,冷道:“还能有谁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