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宝贝乖乖让我爱 > 分节阅读_47
《宝贝乖乖让我爱》

分节阅读_47

作者:小清新 字数:4595 热度:9
,当然是孩子的妈亲口说的。”想当初,她还为这事伤心了好几晚。
  因为她的沉默,聂子风也同样的愣住了,看着她的眼底瞬间浮现起一抹不可思议。
  倏地,聂子风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即用锐利的眼神看着聂子羽道:
  得到了他的回答之后,聂子羽一阵窃喜。而她做的头一件事情便是飞也似的跑出了房,然后唤来管家还有一些女佣将聂子风抬进浴室。因为她要做的头一件事情,便是替他改头换面,让他重拾过去的英俊潇洒。
  “这段日子,我对你做了很多错事...羽羽,你能原谅我吗?”聂子风问道。
  “你...我...”虽然不是没有见过他的裸T,但看得这么完整,她还是头一次。于是,聂子羽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动弹不了。良久,当她反应过来想要转身离去之时,一只强劲有力的手却适时的抓住了她的手腕,阻止了她的去路。
  正值这时,一阵“叩叩叩。”的敲门声传来。
  “没...没事,不小心弄的。”聂子羽一阵干笑道,三言两语便带过了真正的原因。“妈咪,你照顾哥哥吧,我回房换一件衣服。”说完,便绕过聂母匆匆的逃离了。
  “我腿动不了,你替我洗。”她的娇羞模样全落进了他的眼里,聂子风的眼底一闪而过脚下,理直气壮的强行要她留下来。
  看着聂子羽因为震惊而僵住的表情,聂子风的脸色冷到了极点。
  原来,原来一直以来他都误会她了!他笨得听信了别的女人给她贯上的莫须有的罪名,深深的误会了她!那么...那么这三年来他对她的恨意,还有这段时间来他对她所作的事...想到这里,聂子风感到了深深的懊悔。
  “抛下昏迷的你和别的男人出去鬼混?”聂子羽愣住了。她什么时候这么做过了?她是在他醒来之后才离开的!
  看着她很快消失不见的身影,在看看悠闲的坐在浴缸之中,笑得诡异的聂子风,聂母的眉紧蹙而起。
  “你...好吧。”见他死抓着不放,聂子羽妥协了。迎向他急欲想要知道的眸,聂子羽动了动唇,道:“因为你醒来的那一天我看到你和关悦抱在了一起,所以我就离开,成全你们两个人。”当然她没有提其中有一小部分也是聂母的原因。
  聂子风在聂母的帮忙下沐浴完之后,便被抬出了浴室。回到床上躺下,聂母为他拿来准备好的食物,然而他却迟迟不肯开口,直到聂子羽再次过来,而且亲手喂他,他才肯用餐。
  试试水温刚好,聂子羽才直起身。
  闻言,聂子羽皱起好看的秀眉,深深的看着他,缓缓吐出:“我开始怀疑我们两个说的到底是不是同一件事情。”
  见状,聂子羽的喉间一哽,将她的手缓缓的贴于自己的心口处,然后用低低的嗓音道:“就算是为了我...试一试,好吗?”
  当聂母看到浑身湿透了的聂子羽之后,眼眸顿时一暗,问道:“你的衣服是怎么回事?”语气之中夹杂着忧心。
  她蹲下身子,体贴的为他的下颚抹上胡须泡沫,然后才拿来剃须刀,小心翼翼的为他抹去混杂着青髭的泡沫。这是她头一次为一个男人剃须,所以不免的手有些抖颤,于是乎一个不小心就在他脸上留下了一刀。
  “羽羽...”
  那既然这样,她三年前什么要离开?
  “哼!”回以她的是聂子风一声冷哼。他微微挑了挑眉,看着她的眸中迸射出犀利的火花,冷冷回道:“不是可怜是什么?难不成你要我相信你是因为爱我才会留在我身边的!?”语气之中尽是浓浓的嘲讽意味。
  还这看之。聂子风震撼了,因为她的这句话。迎上她探究的视线,看着她认真得不像是在开玩笑的表情,聂子风心里淌过一丝不安。
  “是这样吗?”曜黑的瞳孔闪烁着光芒。羽羽并不是抛下了他,而是为了成全他和关悦!聂子风的心因为这个答案而狂喜!与此同时眉心却仍旧紧皱。他清楚的记得那一天他醒过来的时候就只有关悦在身边,难道是关悦骗了他?!
  “你...”在心里挣扎了好一会儿,聂子风终于犹豫的说出了口:“为什么不像三年前那样离去?”如果她真的爱他,为什么三年前要抛下他和别的男人一走了之...
  放不下你。
  聂子羽的眼眸抖动了下,用染着伤痛的眼眸看向聂子风,说:“我放不下你。”三年前,因为他的身边有了关悦,再加上聂母的那番话,所以她毅然选择了离去。但这回,关悦已经弃他而去,她又怎能安心的放下他!所以这回,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走了!
  管家说完再一抬头,哪里还有聂子羽的身影!zfkr。
  “三年前我躺在病床上昏迷着你都能和别的男人出去鬼混,三年后我醒着你却说你放不下我!”这叫他要如何相信她的话!想到这里,聂子风前一秒还平静的眼底瞬间染上了一层风暴。
  “我...”看着他落寞垂下的眼睫,聂子羽的一颗心都纠结到了一块儿。原来,他是在担心这个问题...确实,倘若结局不尽人意,那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尤其还是聂子风这种心高气傲的大男人!
  难道是他错了?难道一直以来他所认为的都是假的?
  聂子羽匆匆忙忙的跑回聂子风的卧室,在推开门的那一刹那,瞬间就被里面的场景所吓到了。只见树明女佣畏畏缩缩的站在一边,低着头身子在不停的抖颤着。而不久前还躺在床上休息着的聂子风此刻狼狈的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身边满是玻璃瓷碗的碎片,汤汤水水的食物撒了一地。
  累极了的管家捂着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脏,还来不及喘口气就冲聂子羽道:“少爷...少爷他...”
  “轰隆。”一声,脑袋被炸开,一张白皙的小脸随即变得绯红,跟熟透了的水蜜桃似得,让人忍不住有想咬一口的冲动。
  看着他带着讽刺的眼神,聂子羽哑然无语。他不相信他...想到这里,她的表情有些心痛。
  聂子风的眼角微微的抽搐,突然,他一个抬手打掉聂子羽钳制着自己肩膀的双手,然后冷冷挑起了唇:“我说过你用不着可怜我!我还没有落魄到让人可怜的地步!”尤其可怜自己的人还是他深爱的女人,这叫他情何以堪。
  该死的!那个女人不仅欺骗了自己,还欺骗了羽羽!倘若不是今日他与羽羽敞开了心坦白一切,他到底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竟被她玩弄在了鼓掌之间!想着,聂子风很快在心里做下了个决定。
  想到这里,聂子风迫不及待的便问道:“那你三年前离开的原因是...”
  “什么?”一听,聂子羽想要拿浴袍的动作顿时停止了。她回头看向笑得深不可测的聂子风,秀眉紧蹙。
  晚上,在所有的人准备离开休息的时候,聂子风却以‘睡不着为由’强行将聂子羽给留了下来。然后两人又聊了些事情之后,当聂子风昏昏欲睡,聂子羽要离去之时。他却说‘太晚了留下来睡吧’然后把她当做人偶抱住,相拥而眠...8400407
  闻言,聂子风转过头看向聂子羽,眼底带着浓浓的深意:“她是骗你的,因为...这三年来,我从没和她上过床。”除了那次醉酒的失误之外,他连碰都没碰她一下!
  “不要,我只要你替我洗。”出乎意料,聂子风竟然用小孩的口吻耍赖。“如果你不替我洗,那我还是不洗了。”
  见她沉默了,聂子风以为她是承认了她所作的一切,心里不禁更加冷了。“怎么,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一听他自哀自怜的话语,聂子羽瞬间变得激动了。她一把抓住聂子风的肩膀硬是将他的身子板正过来面对自己,然后咬了咬唇用坚定的目光看着他道:“有希望总比没有好!况且医生也笃定了会有希望,你怎么可以丧气呢?!”
  “洗澡只要用手就好,跟你腿有什么关系。”聂子羽拒绝,挣扎的要摆脱他的钳制:“你快放开我,我去帮你叫管家来。”
  借着放水的时候,聂子羽这才彻底看清了他的脸。明亮的灯光之下,他的脸色惨白得近似可怖,眼神无光,脸庞消瘦,整个人要有多颓废就有多颓废。她不敢想象,倘若自己不来他继续消沉下去,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温热的水流淌过她的身体,惹来她的不悦:“聂子风,你疯啦!”居然把她拉下了水!聂子风怒气冲冲的看着笑得好不得意的聂子风,一个气急就一拳头打在了他结实的胸膛上。
  得到了她的肯定,聂子风这才舒了口气。
  管家猛地呼吸了口气之后,好不容易才挤出了一句完整的话:“少爷...少爷他在找你,他找不到你...所以在...再发火,小姐,你赶紧回去吧。晚了的话,就出大事了...”
  “哗啦啦。”溅起无数水花。
  “少爷?哥哥他怎么了?”一听到管家提起他的称呼,聂子羽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剃掉青髭的他显然比之前清爽了许多,也让聂子羽看得魂都差点被勾走了。半晌当她不经意的看到聂子风满载戏谑的目光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糗大了,于是连忙借着关水龙头,别开了他的视线。
  见他冷酷的表情,聂子羽忍不住破口而出道:“但是她已经怀了你的孩子。”虽然没有夫妻名分,但早已有夫妻之实,况且他们连孩子都有了,结婚是早晚的事。
  听完,聂子风却静了下来。
  “不是她撒谎就是她真的怀孕了,不过不是我的孩子而是别的男人的种。”
  看着她变得委屈的表情,聂子风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你...”感觉到臀部被某样凸起的东西抵住了,聂子羽再一抬头便看到了他脸上写满的隐忍。其实她是想点头答应的,因为这一辈子她的身心都只会给她爱的那个人。只是话到嘴边,她突然想起了某件事,于是沉默了会儿,道:
  她从来不曾抛弃自己!
  三年前...
  “水放好了,你可以自己进去吗?不然,我替你叫管家来?”聂子羽说着便要出去叫管家,然后却被聂子风给拦住了。
  “你已经有关悦了,我们不能...”
  “抱歉。”看到鲜血从泡沫中而出,聂子羽吓得不知所措。
  见他因此失神的模样,聂子羽的心更是沉到了谷底。他虽然表情震惊,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吧...聂子羽兀自愁怜的想到,眼眶红了。正当聂子羽站起身,跨出浴缸之时,聂子风夹杂着冷笑的话语由身后传来。
  “嗯?”迎面看向他,聂子羽才在他漆黑的眼底看到了一丝火热,下一秒整个人顿住了。
  是的,她爱他!所以无法就这么看着他堕落,不顾一切的颓废下去!
  “三年前你昏迷后,我一直在医院里照顾你,这事聂家上上下下都知道。你为什么要说我抛下你和别的男人出去?”她诧异,究竟他是从哪得知这个消息的。
  ...
  翌日,夜半的一场雨洗尽尘埃,空气之中尽是清新的味道。
  闻言,聂子风犹豫了。
  一室的宁静被打破,缓过神来的聂子羽不待聂子风制止,连忙便打开了门让她进来。
  “很痛吗?”明明是他有错在先,可是聂子羽却很没骨气的反被他牵着走,打了也只好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我想要你。”大胆的话语一如他的作风,决然而毫不拖泥带水。聂子风以炽热的目光紧盯着她被水湿透了而隐约露出胸罩颜色的衣服,感觉喉间一阵干涩。
  ※
  正感慨着关悦的毒辣之时,一道焦急的呼唤声却从不远处传来,打断了聂子羽的思绪。
  “会有用吗?”他用自嘲的语气问道,漆黑的冷眸凝睇向自己毫无感觉的双腿,眼底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这几天来,无论他怎么试图动弹它都自始至终没一点知觉。这样的双腿,还能够动吗?
  “嗯哼。”没有料到她会这么暴力的聂子风闷哼了句,眉头皱在了一起。
  愧疚...
  聂子风愣了愣,蹙起浓眉,正想问及之时,聂子羽却兀自开口道。
  “她怀孕了...可是我却不知道...”聂子风愣怔出了神,低低呢喃着这句话。
  只是...
  “我和她没有结婚,就什么都不是。”一听到‘关悦’这两个字,聂子风脸上的笑顿时沉了下去,眼底的情欲也瞬间消逝。犹想起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