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宝贝乖乖让我爱 > 分节阅读_49
《宝贝乖乖让我爱》

分节阅读_49

作者:小清新 字数:4485 热度:7
身份不是吗?”
  语落,只见聂子风空洞的眼底浮现出一抹淡淡光芒。沉默了会儿,他抬头淡淡道:“我不是他们。”说着,扬起一抹苦涩的笑。
  他的失落被聂子羽纳入了眼中,然而面对他苦涩的笑,她却无能为力。
  “嗯。”聪明如冷唯别,又岂会不知道她的意思。于是也没有再不识趣的继续谈这个事情。“对了,你美国的事情怎么办?要把你的身份告诉子风吗?”
  然而聂子羽没有注意到的是,当她将轮椅推到他的面前时,他的眼底顿时一暗一抹阴霾浮现而起,一张俊脸微微有些扭曲。
  “不想!”聂子风坚定的否决了,目光之中迸射出锐利的火花。
  他倔强而自嘲的表情刺痛了聂子羽的双眼,半晌,她摇了摇头,勾起一抹柔和的笑。
  “也对。”冷唯别明白的点了点头。“对了,羽羽我…”
  “你给我回来,我不准你跟冷唯别在一起,听到没!留在这,你哪里也不许去!”
  “好了,既然你醒了,那我就推你出去晒晒太阳吧。”说着,将轮椅推到他的面前。
  聂子羽顿时一愣,还来不及反抗就听到他低低压抑的话语。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此刻躺在床上的那个人是自己!8400407
  任命的绕过床走到另外一边捡起被子与枕头,聂子羽将他们抱到了沙发上。一会儿看来又得换一套被单了。
  闻言,聂子羽一怔,明白了他为什么会突然发怒。
  既然他们之间的误会都解清了,那他想,她也没必要再隐瞒下去了吧。
  听到他的低吼,聂子羽停下了脚步。她缓缓地转过身,以冷漠得近似无情的表情看着他,问:“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就走了,因为冷哥哥还在楼下等我。”
  她是招谁惹谁了,女佣那个委屈啊!
  嘴角斜斜的扬起一抹自嘲的弧度,聂子风突然冷冷的看着聂子羽,道:“你就这么想要别人看我笑话吗?一个残废的人就应该待在卧室里哪里都不去,省得给别人添麻烦!”
  “既然知道那你干嘛还问我!”这男人是嫌口水多不成!聂子羽没好气的瞪了他,在看到他僵滞的表情之后,随即心软了。
  “我…”
  够了,他受够了!
  想到这里,聂子羽突然怔住了!
  “可是…好吧,再见。”她应该听他说完的,可是由于情况不允许,她只能目送他走出了大门。
  还在冷没。见她的身影,聂子风扭曲的表情这才稍稍的好了些,但火焰依旧很烈。怒目圆瞪着聂子羽,他硬生生的从口出挤出一句话:“他为什么又来了!”三天两头就过来,算什么意思?挑衅他吗?
  “什么!冷唯别他还在楼下!?”
  顾不得之前所对他设下的套,聂子羽焦急的连忙又跑了进去。却看到聂子风狼狈的跌在地上,身下的碎片扎破了他的皮,丝丝鲜血正从他的腿上泛开。
  “有希望总比没有的好!我查过资料,比你的伤势更严重的人都挺了过来,你又为什么做不到!”
  聂子风抬头看了她一眼,眼底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那你也要答应我不准丧失信心,要继续治疗下去。”反应过来的聂子羽跟他讨价还价。
  闻言,聂子羽受不了了。
  正当冷唯别想要说什么之时,一声尖叫声突然从楼上传来,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对话。惊震的两人同时顺着声源处望去,却见一名女佣狼狈的从旋转楼梯上奔了下来,头发湿漉漉的滴着水,衣服也湿透了。
  “冷哥哥,你刚才想说什么?”聂子羽焦急的问道。
  “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有所期待!”正是有了希望,所以当希望落空的时候才会变成绝望。如果他从一开始就拒绝接受治疗,或许现在也不会这么痛苦纠结。
  眼底渐渐变得阴沉,犹如晴朗的天空忽然被乌云所覆盖住,他冷笑出了口。
  原来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一直不肯出去的。
  “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是没睡好吗?”聂子羽瞅着俊美无铸的脸上写满了疲倦,眼下有着两个浓浓黑眼圈的冷唯别,关心的道:“别把自己累坏了,该休息的时候还是要休息的,知道吗?”
  “在这个家,没有人会笑话你的。”聂子羽坐在床畔,握住了他的手安抚道:“而且你不是残废,你只是暂时不能走动而已。我们都相信,只要你坚持治疗总有一天能够重新站起来的。”她对他很有信心。
  聂子风怎么可能会对她做不该做的事?即使做了,他又有什么权利去问…毕竟,他们什么都不是不是么?
  聂子羽翻翻白眼,耐着性子回答:“他当然是来看你。不过你刚才正在休息,所以我就没叫他上来。”
  而当冷唯别的身影才消失在门后,聂子羽就连忙撩起裙摆然后以飞快的速度跑上了楼。
  “你!”
  “你再这么待下去会闷坏的。”聂子羽好心规劝,却不想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又是这一句!
  一听,聂子风简直气炸了。看到她打开门又要走出去的身影,他急得怒吼道。
  连日来因为她的劝导,他很配合地做着各种复健治疗,然而当一次次的努力换来的是毫无效果,依旧动不了一点的双腿后,他绝望了!
  见状,聂子羽连忙走上前抓住她,问道:“怎么回事?”
  一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一抹令人察觉不到的忧愁自他眼底一闪而过。但为了不想让她担心,他还是硬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唔…小姐…”一看到聂子羽,女佣就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激动地差点要哭出来。“少爷…唔…刚才少爷醒来说口渴,我就给他倒了杯水。结果他问我你在哪,我说你跟冷先生在客厅里,他就大发雷霆,还把水全泼在了我脸上…呜呜。”
  正当聂子羽诧异里面是何情形之时,一声‘砰’的异常的巨响声传来,顿时让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知道,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他反而关心她。“你在这里过得好吗?子风最近还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不该做的…”话到这里,他突然止住了。
  看着他落寞的表情,这简直比折磨她还让她来得痛苦。
  ※
  …
  “他没有对我做什么事,我在这里很好,你不用为我担心。”她只能尽可量的安抚他,毕竟这是她亏欠他的。
  “滚,统统都给我滚!还有把那个该死的东西也给我拿走,我不需要!”
  只是铁了心的聂子羽怎么会听他的话,无视于他歇斯底里的怒吼,打开房门就笔直的朝外走去,不一会儿偌大的卧室里就只剩下聂子风一人。
  “你撒谎,他明明就是来看你的!”聂子风的语气中是浓浓的醋味。打着看他的幌子来看她,这才是他的目的!
  眼见着她不像是在开玩笑,聂子风的脸色大变,立马就急了。“聂子羽,我没叫你走,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说着双手用力的捶着床,发出‘砰砰!’的抗议声。
  然而冷唯别是这么想的,聂子羽可完全不这么想。
  然而她有信心,并不代表聂子风也有!
  听到她像一个母亲一样关怀自己,冷唯别的心口顿时软了。
  看着坐在床上,脊梁直挺,身上被子和头下枕头不知所踪的聂子风,聂子羽万般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又怎么了?”
  “呵,总有一天。”聂子风冷冷的咀嚼着她的这句话,突然从她的手掌里冷冷的抽出自己的手,然后蹙着眉,用犀利的目光紧盯着自己的双腿,用轻蔑的口吻道:“总有一天是哪一天?是明天?还是明天的明天?还是永远的明天?”
  “好!”聂子羽深吸了口气,点点头:“我明白了。既然你不想再站起来,那我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我走了,你好好保重吧。”说着就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
  每隔两三天,冷唯别都会过来聂家一趟。名义上虽然是探望聂子风,但他真正关心的是聂子羽在这过得好不好。
  果然不出她所料,先开始是一阵‘哗啦啦’东西摔到地上的声音,然后聂子风一声嘶吼之后,沉寂了会儿。
  突然,聂子羽一个站起身,然后用冰冷的语调对他低吼道:“你当真要这么消沉下去?”
  他的自暴自弃让聂子羽心痛如刀绞,好看的眉头都皱紧到了一块儿。她颤抖着双唇想要安慰他,然而当她接触到他眼底那份冷漠之后,她退缩了。
  “把它给我拿走!”聂子风低吼了声,额角青筋爆出。这东西只会提醒他,他是个残废!
  “我不准你再见那个姓冷了,也不准你跟他走!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都不许去,听到没有!”他霸道的宣布,紧紧的抱着她,像是生怕自己一松开她就会再像方才一样离他而去。
  一推开门,又是这几日来聂子风的口头禅。聂子羽下意识的顺着望过去,只见照顾他的两个女佣和一个护士正靠墙而立,有了前几次的经验,这回她们学乖了硬是乖乖站着动都不动,也不哆嗦。看到聂子羽缓缓的走进来,这才冲她点点头然后收拾东西溜了出去。
  一听,聂子羽的脸立刻冷了下来。她迈开脚步随即想上楼,但是走到一半突然想到冷唯别还坐在那里,于是又折了回去坐下。
  见他迟疑了,聂子羽愤怒的推开他,道:“不答应是吧?那好,我明天就订机票回美国,再也不会回来了。这回我可不是说说玩的!”她威胁着他。
  这招果然有效,在她说出之后,聂子风连连点头答应了她。
  “只要你不走,我什么都答应你!”他放柔了目光,坚定了表情。





   破产
  蓝狐文载 更新时间:2012-5-20 12:54:14 本章字数:5866

  在聂子羽的监督下,聂子风复健的时间又比过去多了一倍。爱慭萋犕有时整整一天都能看到他坐在椅子上,屏气凝神专注于复健,当然偶尔也会有灰心丧气的时候,但只要聂子羽一威胁着要离开,他就不会再露出那副失望的表情。
  …
  某天。
  经她这么一提醒,聂子羽才想起。于是顾不得丢下一句谢谢,就转身跑出了厨房。
  正当她转过拐角之时,却在匆忙之中撞到了迎面而来的一名男子。zfkr。
  “有什么要紧事你找我吧,不要找他。”聂子风三言两语撇开,就是不愿多谈冷唯别。
  “哎呀,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冷先生人那么好,上帝真是对他太残忍了。”
  “我想请问你,你知道7-00在哪吗?”
  “臭女人,你给我站住…”反应过来的男子呲牙咧嘴的朝着她远去的背影吼道:“洛纯,你个该死的女人,下次被我逮住我非弄死你不可!”
  ‘冷氏企业内部瓦解,面临数亿负债,数千名员工何去何从?’
  说着,绕过他就要离去。然而对方却像不想放过她似的,硬是阻挡她的前面,拦住了她的去路。
  他为什么要帮自己的情敌,而且那个人还是抢了他女人三年的人?
  “先生,你认错人了吧?”
  他面临这么大的挫折,然而你却对他不闻不问,一心扑在别的人身上!
  不明的聂子风低头看了一眼报纸上显眼的大标题,却没有露出意外震惊的表情,只是淡淡的挑了挑眉,表示自己看到了。
  看来那上。想到这里,聂子风从包里掏出手机就果断的关了机,接着继续找寻。
  夜还未到,club里就已high翻了天。灯红酒绿,彩光闪烁,劲歌热舞,流光溢彩。身着性感暴露的女子随处可见,有穿着西装的绅士也有穿着随意的痞男。而男男女女前来的唯一目的便是寻欢作乐。
  其实早在冷唯别回国的时候,他就曾提醒过他,要警备公司里的那些叔叔辈的人,然而他却始终坚信他们不会做出什么事来。
  “客人,您有什么事吗?”训练有素的服务生问道。
  “洛纯,你怎么会在这?”
  “不关你的事!”聂子羽停下脚步朝他吼回去:“我去他家门口等,总有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