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宝贝乖乖让我爱 > 分节阅读_50
《宝贝乖乖让我爱》

分节阅读_50

作者:小清新 字数:4514 热度:8
天会等到他的!”说着继续往外走。
  “雅雅。”聂子羽扯了扯她的衣角。
  顾不得喘口气,聂子羽连忙走到他身边急急问道:“你知道怎么样才能联络到冷哥哥吗?”
  聂子羽的心口一紧,接过女佣递过来的报纸。当她困惑的视线在接触到报纸上那一行红色超大标题之时,目光陡然一沉。
  “对不起,对不起。”她连连道歉。对方没有响应,正当她以为意外就这么过了之时,对方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一句惊诧的话语传来。
  “发生什么事了?”他以担忧的目光看着她,询问道:“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不过是下楼了一趟,怎么会变成这样?
  眼看着时间越走越快,聂子羽也不禁焦急了。再过一会儿聂子风就醒了,到时候要是发现他不见了,那该…不管了!现在找到冷哥哥最要紧!
  “怎么了?”他淡淡反问,完全是冷漠的口气。
  聂子羽猛地抬头一看,却是一张陌生的脸。以为又是借口来搭讪的,聂子羽百般不悦的皱起了眉,冷冷的从他手掌中挣脱开来。
  一听到‘冷哥哥’三个字,聂子风的表情立刻就沉了下去。“问这个做什么!”他冷冷的说道,避开她眼显然是不想多提这个问题。
  太惨了?
  “怎么会这样…”一声不敢置信的疑问溢出口,聂子羽精致的小脸上布满忧愁。回想起那几日冷唯别疲倦的脸色,聂子羽的胸口一阵刺痛,秀眉紧锁。
  清丽的嗓音蓦地插入,将众人吓了一跳,纷纷转过头,这才发现了她的存在。
  聂子羽淡淡的摇了摇头甩去满脑子的思绪,接着拿起厨娘搁置在流理台上的托盘就要往外走,然而就在那时,她听到了女佣们议论的话题。
  “你们刚才是不是提起了冷哥哥?”
  聂子羽一问之下才得知,原来以7开头的包厢都是至尊VIP包厢,都是私人包厢,为了保护这些贵宾的隐私,club专门采用包年制度将此类包厢卖给专人。而7-00这间最大豪华包厢便是由聂子风三人一起包下的,作为聚面场所。
  “真看不出来啊,冷少那么斯文的男人竟然也会来这种地方。”看着周遭火辣香艳的场景,赵安雅忍不住调侃:“我还以为像他那种男人只会上上咖啡店,打打高尔夫啥的。”
  曜黑的深眸淡淡的看着焦躁不安的聂子羽,聂子风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
  一路跟着服务生走来,聂子羽的眼睛都瞪直了。难怪她怎么找也找不到7-00号的包厢,原来在某间包厢的包厢里还有一处暗门,那才是通往7-00的路。
  “小姐,少爷和冷先生是好朋友,我想他应该知道怎么联系冷先生才对。”
  然而换来的确是聂子风的反问:“我为什么。”
  在房间里坐等的聂子风等来的不是午餐,而是聂子羽焦虑不安的脸庞。
  说着便走在聂子羽的前头。
  “你…”聂子羽被他的冷漠的话硬是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半晌,她才缓缓开口:“你不打算帮他!?”
  “有啊,他说是7-00。”如果她没有听错的话。
  “咦?听起来像是间包厢,那好办,我们去包厢那块找吧。”说着,拉着聂子羽就往包厢那找。
  闻言,聂子羽的表情一顿,随即将手中的那份报纸丢在他的腿上。
  “变态!”聂子羽毫不留情的一脚踢中他的命根子,用手使劲的擦着被他摸过的下巴。“再骚扰我信不信我告你!”
  一见她离开的背影,聂子风的强硬立刻软了下来。“你去哪?你要去找他是不是?你不知道他在哪你怎么找他啊!”
  Magic&Club,这是一家跨国的连锁俱乐部。
  闻言,聂子风暴跳如雷。
  环顾偌大,装潢华丽的楼层,聂子羽来不及惊艳于它的华丽就径自敲了敲门。
  平心而论,冷唯别的商业手段绝不比他差,但他就是心太软,脾气太好,太相信亲近的人了,所以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摆脱了男子,聂子羽也彻彻底底的迷了路,因为无论她怎么转来转去非但找不到那间包厢,反而连自己来的路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结果最后,聂子风还是告知了聂子羽,冷唯别可能会在的地方。
  万般无奈之下聂子羽想到了打他公司的电话,但才刚想到,她的动作就顿住了。因为她不知道他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在细想有关他的其他事情,她发现自己除了他的姓名一些日常信息之外,对他的所知都为零!
  见她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服务生最终点了点头道:“好,请您跟我过来吧。”
  为了混进来故意浓妆艳抹,穿着黑色性感抹胸小洋装的聂子羽孤身一人走在长不见底的走廊之中,时不时就惹来陌生男子的搭讪。不过她硬是装出一副高傲的样子,在看都不看对方一眼的前提下才得以畅通无阻。
  乍一听到冷先生这三字,聂子羽当下就懵了。三秒的时间,在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她连忙转身放下托盘然后向她们走去。
  虽然聂子风早就告诉过她会吩咐别人过来,但挨不住对冷唯别的担忧,聂子羽还是趁着他休息的时候偷偷溜了出来,顺便带上了好友赵安雅。
  语落,服务生的面色突然变得严肃,然后上下将聂子羽打量了一番,似乎在警觉着什么。
  见状,聂子羽心里大抵有了底。她微微露出一抹浅笑,认真的道:“我是冷先生的秘书,有急事要找他。”
  “对不起,打扰一下。”8400407
  正当她对着相同的门愤愤然之时,却恰巧看到一名身着侍者服的服务生从某间包厢里走了出来。
  聂子羽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你都不担心他吗?”他好歹也是他的朋友,怎么完全一副和他无关的样子。
  ※
  “好啦好啦,不说你冷哥哥的坏话了,不然你一不小心又弃我而去该怎么办。”说着,露出苦瓜脸。“对了,这里这么大这么多人,我们该从何找起?聂子风没有告诉你某个具体点的位置吗?”
  …
  “站住,该死的!聂子羽,你给我站住!”
  眼波一转,她连忙上前拦住。
  “因为我有要紧事找他!如果知道的话,拜托你告诉我吧。”冷唯别对她的意义非同一般人,他不仅待她如极好,还是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唯一伸手帮助他的人,现在他出了这样的事情,她怎么能放下他!
  “你…好!”此时,聂子羽已经气得七窍冒烟了。她以斥责的眼神看着聂子风,明白的点了点头:“你的意思就是说不肯告诉我他在哪,也不打算帮他是吧!那好!既然你不做,那我去帮他!”这几年来她赚的钱虽然比不上那些巨星,但应该能够帮他度过这段困难时期。
  想到这里,聂子羽再顾不得其他事情,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就按下了一串熟悉的号码。然而等待了良久一串音乐过后是转接,后她又打了他家里的电话,也未能联系到他。
  “小姐,你还不知道吧?”其中一名负责照顾聂子风的女佣站了出来,将手里新鲜出炉的报纸递给她,说道:“冷先生他实在太惨了。”
  思及此,一股懊悔以及内疚同时在聂子羽的心底泛开。正当她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之时,一旁的厨娘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忧愁,连忙道。
  长得人模人样,做的事却禽兽不如!
  对奥!
  “洛纯,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别逗了!最近怎么样?我听说你跟那个姓高的老头子吹了,现在有没有找到新的金主了?如果没有的话…我们是否…”说着,男子用手轻轻挑起聂子羽的下巴,一脸**的打量着她。
  搭乘电梯到club的顶楼,又改了几个弯之后,聂子羽终于到达了传说中的7-00。服务员在这之后便离开了。
  想到这里,聂子羽转身直直的便走向门外。
  没有与料到她会这么做,男子硬是痛苦的蹲在地上连连哀嚎,除此之外再发不出一句声响。而聂子羽也见状快速的绕过他。
  “他又不是我的谁,我担心他干吗?”聂子风冷冷扯出一抹笑,将报纸丢到一边。
  聂子羽,你真是够了!
  不过只剩下一间空壳子的冷氏能撑到三年才破产,他还是挺佩服冷唯别的实力的。
  超大的宋体字下是为全文做着解说的小字。按捺住内心的惊涛骇浪,聂子羽硬是逼着自己看下去。而五分钟后当她一字不落的将全文看文,原本一颗平静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眼前浮现起那日他欲言又止的表情,难道他想对自己说的就是这事…
  Club里远比聂子羽想得要大,两人一同找了有十来间之后,都未能找到聂子风所说的包厢号。万般无奈之下,两人为了节省时间,之得分开找寻,相约找到后再打个电话通知对方。
  聂子羽正要下楼为聂子风将午餐端上楼,蓦地,走进厨房就被里面的场景吸引住了。只见数名女佣齐聚在一起,围成了个圈,不知道在讨论什么,而那场景似曾相识,就如三年前那般。
  然而回以她的是无声。
  柳眉微微一皱,聂子羽咬着牙缓缓的按下把手,悄悄推开门。然而当她推开门,在见到里面情形的那一刹那,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只见豪华的包厢内,数名几近全裸的女子正大胆的站在吧台上跳着舞,做着诱人的姿势,而再向她们集中的视线望过去,只见黑暗处的沙发上,一名上半身西装大敞露出性感胸膛的男子正左拥右抱,与坐在他大腿上一名浑身赤果的女子激烈的热吻着…





   无助的男孩
  蓝狐文载 更新时间:2012-5-20 14:40:18 本章字数:3055

  原来是因为这样才没有听到她的敲门声的!
  看到这里,聂子羽尴尬的不知道把眼睛该往哪里放了。爱慭萋犕她迅速的垂下眼睫,正暗想着是否该出去一趟再敲敲门提醒他之时,吧台上跳着舞的女人看到了她。
  却没有意外的震惊,只是以异样的眼光扫了她一眼继续跳舞,边道:
  他是那么的难过,可是她去无能为力…
  “我很差劲吧?”他幽幽的开口问道,眼底空洞得没有一丝潋滟。
  平日里总是服帖在脑后的碎发此刻凌乱的在空中张扬,眉毛上挑,邪里邪气,一双耀若星辰的眸中不再是一贯的温柔,而是冰冷,嘴角更是弯弯的勾起冷笑。
  “你!”被她说中了心事,冷唯别一下愣在了原地。
  这是她从未曾见过的冷唯别!
  “我…”看着她殷切期望的表情,冷唯别的喉中一哽,眼底有些湿润了。不过一分钟,两行清泪就自他眼角滚落。
  “冷少,你有客人来了。”
  闻言,冷唯别灌酒的动作停止了。他猛地抬头看向她,这才发现她的眼眶红红的,眼底染上了一层雾水。
  半晌,当聂子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一瓶酒喝完伸手想要再拿起一瓶酒之时,她开口制止了。
  聂子羽心疼极了,上前抱住了他。而冷唯别也没有拒绝她的怀抱,紧紧的回抱住了她。zfkr。
  ‘乒乓’一声,伴随着玻璃随便四溅的声音,冷唯别夹杂着火气的话语出口。
  想到这里,心烦意乱的冷唯别干脆拿起酒,倒头就往喉咙里灌。
  “你用不着管我!”就连他的亲人都不管他的死活,她又做什么管他!想着,冷唯别硬生生扳开她的手,拿过酒瓶。
  十岁的时候父母双亡,他由远在美国的奶奶一手带大。出了社会之后他并未选择在美国施展前途而是回国接手冷氏。他费劲心力工作,然而换来的却是他们狠狠的背叛。他不是不知道他们在他背后搞的小动作,只是顾虑是一家人,所以他一再的容忍他们。却不想冷氏最后还是被他们掏空了资产,落得如今破产的田地。
  不知过了多久,聂子羽突然抬起了眼睫,看着闭目的他,缓缓道:“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良久,他浑浊的眼底闪过一抹伤痛,紧接着捧着自己的额头,整个人仰头呈大字型倒卧在沙发上,久久没有说话。
  闻言,所有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