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宝贝乖乖让我爱 > 分节阅读_63
《宝贝乖乖让我爱》

分节阅读_63

作者:小清新 字数:4575 热度:4
你可不可以放开我,我的手好...”她的一个‘痛’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妇人就立马放开了她。
  “嗯~求你啦,我很想看你穿呢。”他皮肤的颜色很适合粉色,她有信心他穿上一定能迷死一票女人!然而聂子风连瞟都不瞟她一眼,继续回头看领带。
  这个话题结束之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不一会儿的时间一桌菜就做好了。
  想到这里,聂子风下意识的往厨房的方向看去,却见聂子羽不知道聊到了什么,兴高采烈的挥动着手中的菜刀。生怕她会不小心伤到自己,聂子风吓得一屁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连忙上前就要制止,却不想陈芳快他一步的上前将菜刀从聂子羽的手里夺过去,见状才放下了心。
  “想啊,但...”结婚跟做这事有什么关系...
  不见了?聂子风蹙起眉。
  “抱歉。”聂子风握着门把的手瞬间松开,软了表情问道:“洗手间在哪?”
  闻言,聂子羽脸一红随即害羞的垂下了头。
  ※
  聂子风动了动唇,不甘愿的点了点头。正想转身回到桌前坐下之时,陈芳低低的话语再度传来。
  聂子羽说完看向陈芳,本以为会看到她惊讶的表情,却不想她只是淡淡点了点头没有其余的反应。
  “羽羽,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他焦急的看着穿着浴袍站在原地,双眸瞪大的聂子羽。却见她一动不动的看着不知道哪里,双目失神。
  结果,聂子风与聂子羽就留了下来。
  “羽羽...”聂子风的嗓音又变得沙哑低沉。
  “你不试!?”聂子羽板起小脸,眼底表现出失落。
  “聂先生,谢谢你。”
  会答应留下来用餐,是因为他不想扫了羽羽的兴,所以才会同意。但这并不代表他真的愿意留下来。倒并非因为环境,而是陈芳那个人。
  “这样啊。”聂子羽明白的点了点头。
  “抱歉,家里只有白开水了,只能麻烦你们将就着喝了。”将杯子放在桌上,说着,陈芳露出歉意的笑。
  头好头芳。“一切。”
  一句话没说完,便遭来聂子风的冷眼:“你敢!”看着她眼底染上的调皮,聂子风真是恨得牙痒痒的!
  “在那,聂先生。”陈芳指了指不远处另外一间房门。
  “那怎么可以。”聂子羽板起脸,用严肃认真的表情看着她道:“我们差点撞到你,害你受惊了,还把你的菜弄掉了,怎么可以不赔呢。”
  闻言,陈芳凄楚一笑,摇了摇头道:“因为我让她伤心了...抱歉,我不想在提这件事了好吗。”
  “对了芳姨,你刚才叫我洛纯,那是你的女儿吗?”洗完菜开始切菜的聂子羽睁着一双水盈盈的大眸望向背对着自己正在炒菜的陈芳,好奇的问道:“她和我长得很像吗?所以您才会认错?”
  “不认识你还留他们下来吃饭!”洛纯压根就不相信她的话。
  撞了她非但没有要钱赔偿,甚至还将他们邀请到家里做客,她似乎未免好人过头了。最重要的是,她看羽羽的眼神很不寻常,但至于究竟哪里不寻常,他却猜不出来。
  陈芳的手艺很好,媲美如五星级的厨师,聂子羽边吃便夸赞,餐桌上满满的都是她的笑声。一顿晚饭吃下来,太阳也落山了。离去之前聂子羽留了个电话给陈芳,之后才挽着脸色怪异的聂子风离去。兴冲冲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是,也就是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陈芳流露出了不舍的表情,眼底有些湿润...
  聂子羽猛地一抬头,当她看到他漆黑眼底毫不掩饰的想要她的欲望之后,小脸滚烫如沸水。“今天不要啦,人家很累。”说着,她绕开他就想要往外走去。
  “纯儿?”陈芳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望着她,突然激动了起来:“真的是你!”
  聂子风便履行了他的诺言,在吃过午餐之后就又带着她出去。先是去之前的tiffany店订做了那一条丢失的水晶手链之后,两人开始随便逛一些商店。
  妇人看着她不悦的模样,最后也没有再拒绝。
  送走了聂子羽,直到她的身影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之后,陈芳这才依依不舍的掉过头进屋。却不想也就在那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硬将她给拉了回去。
  “难道你不想快点跟我结婚吗?”聂子风的单手不安分的从她裸露在外的大腿游移而上,在她的腰间徘徊。
  陈芳将聂子羽掏钱买来的菜放进厨房里,不一会儿就端了两杯白开水出来。
  只是她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洛纯毫不留情的打断掉了。
  “什么不见了?”他问道。
  “纯儿,你还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吗?”见状,陈芳连忙跟了上去。“那个男人不适合你,他是有老婆有孩子的人,你听妈的一句话,不要再跟他继续交往下去好吗?”
  “嗯,她是我的女儿。”陈芳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看向聂子羽,眼底带着无奈,似乎是透过她在看什么人。“不过,你们一点也不像。是我当时看花了眼才会把你误以为了是她。”
  “嗯。”聂子羽点了点头,眼底流露出诧异。“不过阿姨,你怎么知道我们住在阳明山呢?”
  语落,聂子羽害羞的将头埋进了他的怀里。
  将妇人带到超级市场之后,聂子羽让聂子风留在外面就跟着进去采购了。一边采购聂子羽一边跟着她聊天,从她的口中得知她了她的名字,陈芳,也知道她是单亲妈妈,平日里做些帮佣的活儿。采购完毕之后,聂子羽又决定将她送回家。尽管陈芳再次推脱说不必了,但是拗不过聂子羽的倔强,最后之得又让他们把她送到了家里。
  “啊!”的一声尖叫,让同样沐浴完毕走进她房间的聂子风吓了一跳,连忙闻声奔进了衣帽间。
  “我的小羽羽,你不应该改口了吗?”亲昵的时候还叫他哥哥,这着实让他有种罪恶感,就好像压在身下用力‘爱’的女孩是他的妹妹一样。
  刚刚沐浴完的她还盘着头发,松松垮垮的固定在脑后,几绺俏皮的发丝垂落而下,有丝小性感。脸色红润如熟透了的水蜜桃,纤长卷翘的睫毛还沾着水随着眨眼而上下跳动,唇瓣绯红透着诱人的光泽,让人忍不住有种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宽大的浴袍露出圆润的肩头,浴袍下未着寸缕的身子凹凸有致,之下一双修长的美腿惹人遐想,又不禁让聂子风想到昨晚那两条腿缠上自己劲腰的销魂滋味。
  聂子羽睁着一双水眸,忽而委屈的看着他,道:“我十七岁生日时你送我的那条水晶手链。”因为是他送的所以她特别的珍惜,放在架子上之后就从来没动过,却不想方才一看竟然不见了!还有一些其他的钻石首饰。
  聂子风诱哄着她为自己宽衣解带,直到两人坦诚相见,她的身子渐渐有了反应滞后,这才吻了吻她的唇瓣,给了一句:“我的乖女孩。”然后一个挺身进入了她。
  聂子羽在厨房里打下手,而聂子风就拿出自己的笔电开始处理一些公事。看着屏幕上助理发来的邮件,聂子风纤薄的唇角往上一挑,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
  “谢什么?”聂子风一愣,不明白她的意思。鹰鸷的双眸直勾勾的看着冲自己扬起柔和笑靥的陈芳,继而看着她掀起唇瓣。
  “用不着!”洛纯嫌恶的白了她一眼,“我只不过是回来拿两套衣服的而已,拿完就走。”说着就要往屋里走去。
  聂子风掬起她的下颚,眼底有了那么一丝的欲望。
  “那...嗯...我该叫你什么...”一阵阵的情欲由内心深处翻涌而出,让她浑身虚软招架不住。
  不知道是不是聂子羽听错了,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听到陈芳舒气的声音。
  “为什么?”聂子风继续问道。
  “不用了,只是一点菜而已,一会儿我一个人去买就可以了。”妇人推脱道。
  “可是你明天要去上班啊。”哪有时间陪她去!
  陈芳丢下这么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之后就再度进了厨房。
  闻言,陈芳认真的看着她解释道:“今天他们差点撞到我,后来为了赔我弄掉的菜陪我去了市场,又好心的把我送了回来,所以我才把他们留下来吃饭的。对了,纯儿,你吃过了吗?没吃的话进来一起吧,妈煮了你最爱吃的...”
  “哥...”聂子羽口干舌燥的唤着他。
  没有察觉到她眼底的爱恋,陈芳自顾自的问道:“他看起来好像很疼你的样子,应该是个好哥哥吧。”
  “没事,我就爱喝开水。”聂子羽摇了摇头毫不在意,拿起杯子当着她的面就咕噜噜的大喝了一口。喝完之后转身交代了聂子风几句,就拉着陈芳走进了厨房。
  “嗯。”说着,陈芳眼底渐渐流露出悲伤:“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见到她了。”
  将陈芳送到了家门口,原本聂子羽要告别了离开,却不想她再次抓住自己的手,一脸慈祥的望着自己问道:“你们留下来吃饭好吗?”
  “原来是这个啊。”聂子风俊朗一笑,捏了捏她的脸道:“丢了无所谓,以后你想要多少我都可以买给你,别难过了好吗。”
  聂子羽的平易近人与不骄纵着实出乎了陈芳的意外,因为在她看来,有钱人家的孩子都很嚣张,大小姐脾气,却不想聂子羽开朗的让人心暖。看着她东摸摸西摸摸的可爱样子,蓦地,陈芳眼底闪过一抹祥和。
  “咦?芳姨你一点都不惊讶吗?”按照以往她要是说出这个真相,是人的都会表现出震惊的模样吧。
  不一会儿,一阵阵欲仙欲死的吟哦声便夹杂着粗重的喘息声由衣帽间传来,且一浪高过一浪,久久未能停息...
  “对不起,对不起...”又是弯腰鞠躬又是道歉的,还揉了揉她的手腕,忙到:“孩子,弄痛你了吗?真的对不起。”眼底是浓浓的愧疚。
  “嗯哼。”
  他坏笑着将她的双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俯身在她的耳畔,吹着气:“那小东西,我得让你快点怀孕才行。”说着,用手解开她浴袍的带子,露出里面的春色。
  还来不及反应,一道尖锐的话语声便传了过来:“你认识她?”
  “那好!”聂子羽意兴阑珊的咬了咬唇,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那我今晚就去雅雅那里睡了...”
  然而眼疾手快的聂子风却伸手搂住了她的腰,一个顺势将她抱到了玻璃制成的柜子上坐下。
  “可是那不是我丢的啊,而是不见了的...”她低低的说道,小脸皱成了苦瓜。
  “你试试看这件好不好?”聂子羽笑得贼兮兮的从货架上拿出一套衣服藏在身后。
  她回头细细一看,咬着牙暗想了会儿,这才想起哪里不对!
  “好。”聂子风点点头。
  这是一间破旧的楼房,不大但住着超过五户人家。跟着芳姨走进她家,聂子羽忍不住四处打量起来。小小的客厅,墙壁上的壁纸有些许脱落了,简单的摆放着一张餐桌几张椅子之外,就再无其他,聂子羽环顾一周得出了答案,这间客厅里最值钱的大概就是那台有些年代的电视机了。不过虽然简陋,但是很整洁,可以看得出平日里都有人打扫。
  “他们...我和他们不认识。”说着,陈芳眼底闪过一抹挣扎。
  “是啊。”聂子羽一阵猛摇头:“他从小就很疼我,一点委屈也不让我受。长大了虽然我们也有过矛盾,不过现在都好了。”
  “嗯?”正看着领带的聂子风闻言看向她,当看到她手里拿的那一件衬衫之后,眼角随即抽搐了下。“羽羽,你该不会真的想要我...”
  迎上聂子羽写满诧异的眼,陈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是淡了点,于是匆慌一笑,道:“奥,我看你们长得不大相像所以刚才就在猜,没想到还真的不是兄妹呢。”
  想到这里,聂子风目光突然瞟到正对面的一间房,于是迈步走上前握上门把。正要旋转之时,一道幽幽的嗓音却从身后传来。
  怎么能不难过啊!聂子羽在心中呐喊。
  看着她因为伤心而撅起的小嘴,聂子风着实有种满足的欲望。“无妨。要不这样吧,明天我带你出去再去订做一条好吗?”不忍她伤心,他建议道。
  聂子风笑笑,一脸深情的看着她,用手温柔的摩挲着她细嫩的脸蛋。“为了你,即使放下数百亿的案子,我都愿意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