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宝贝乖乖让我爱 > 分节阅读_72
《宝贝乖乖让我爱》

分节阅读_72

作者:小清新 字数:4595 热度:6
得鼻子眼睛都挤到了一块儿。
  原本以为聂子风至少为关怀一句,哪知当聂子羽再抬起头时,他却已经喝完了手里的酒,然而步履踉跄的走到茶几前,又拿了瓶酒‘噗通’一下倒在沙发上继续喝,聂子羽再一看他脚边,发现那里早堆了数个空酒瓶。
  待到呕吐的感觉不再那么强烈,聂子羽这才直起身走到他的面前。“喝酒伤身,你不是答应过我除了应酬不会再多喝的吗?”怕自己再被他的酒气弄晕,聂子羽捏着鼻子说道。
  “我反悔了!”半醉半清醒的聂子风懒懒的睥睨了一眼她,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嗝,你都没有遵守约定,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啊…”说着仰头就灌了一大口酒,完了还冲她冷冷一笑。
  看着他颓废的模样,聂子羽可不认为他现在还是清醒的。“妈咪还有易叔叔他们去哪了?为什么都不在?”她蹲下身子捡起酒瓶。
  闻言,聂子风痴痴一笑,笑里带着尖锐。“怎么?你想明皓那小子了吗?”
  “你在说什么傻话!”聂子羽无奈的翻翻白眼。她只不过问他们都去哪里了而已他居然也能扯到明皓身上去。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摇摇头道:“你醉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
  说完便倾身上前想要将他从沙发上扶起来,然而却被他狠狠的推开了。聂子羽没有预料,一下子就被腿到在了地。
  “聂子风,你究竟是怎么了!?”聂子羽又气又恨的看着表情慵懒,然而浑身却散发着鬼魅气息的他,有种莫名的不安。
  平日里他对自己宠爱有加,会对自己粗鲁,除非是因为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而且是关于她的!在想想方才他说的那一句话,她立马便笃定原因在自己身上!
  想着,聂子羽微微敛了敛眸子,道:“我真的很累,没有时间陪你兜圈子,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本身就怀了身孕,现在却因课业问题一天睡不满八个小时,这段时间折磨死她了。现在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好好睡觉!
  “你当然累!一天要应付那么多的男人,怎么会不累!?”聂子风语带嘲讽的道。
  一听他的话,聂子羽瞬间就被激怒了。“聂子风,注意你的措词,我什么时候要应付那么多的男人了?你从哪里听来的鬼话!”
  自从上了大学以来,她就只在家与学校两地徘徊!这一个星期以来,就跟明皓说话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她哪还有闲工夫去见别的男人。
  “哼!”聂子风冷哼了句,不为她的认真表情所动。
  “你这是什么态度!”聂子羽恼怒的朝他吼道,实在受不了他动不动就误会他。银牙一咬,她冷眼看着一脸轻蔑的他,烦躁的摸了摸头。
  原本她还想跟他说怀孕的事情,现在看来…算了!指不定当她告诉他这个消息时又会怎么污蔑她呢!
  聂子羽咬着牙努力迫使自己平静下来,待到心脏跳得不再那么剧烈之时,她这才悠悠道:“我上去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这种情况下也说不出什么事情了!聂子羽做完决定之后便起身要离开,然而还没走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巨大的‘砰!’声。
  惊吓的她匆慌的回过头,却见原本卧倒在沙发之中的聂子风不知何时站起了身,方才手里拿着的红酒瓶一再在地上碎开,嫣红的液体流出,与白色的地面形成鲜明的对比,刺眼的血红,显得有些可怖。
  胸口一怔,一股冷意自脚底蹿升而起。聂子羽猛地吞了一口口水,用惊惧的目光看着聂子风。“你…”她小声的开口像是想要说什么,然而还来不及开口,就被聂子风接下来的动作吓到了。
  只见他快速从地上捡起其中一块碎片,然后放在掌心中捏紧,不一会儿,嫣红的鲜血便从他的掌中流落至地面。
  ‘滴答滴答’的声音刺激着聂子羽的感官,震惊了良久,她这才慌里慌张的回到他的身边,扳开他的手掌拿出碎片继而用纸巾猛擦着他的手想要止血。
  “聂子风你疯了吗!?”边帮他止血,聂子羽还不忘骂他:“有什么事情不好说?非要伤害自己,你想看着我愧疚而死吗?”这个男人究竟在想什么!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
  头不再昏昏沉沉,痛楚拉回了他远去的意识。聂子风就那么站着任由聂子羽忙上忙下为他拿医疗箱消毒处理伤口。
  清醒了的星眸异常明亮,比天上的晨星还要璀璨。他深深的看着她,半晌掀起薄唇,吐出一句话:“你爱我吗?”
  “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聂子羽气急道!真想撬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你爱我吗?”聂子风不死心的又问了遍,执拗得如同闹脾气的小孩子。
  “爱爱爱,这样可以了吗?”聂子羽翻翻白眼,看到他包扎完毕的手,这才舒了口气。正想抬头说什么之时,却听得聂子羽又开口道。
  “你爱我?那为什么要吻别的男人?”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眼前浮现出那一张照片,聂子风顿时觉得胸口犹如被刀插了一般,心血淋漓。
  吻别的男人?
  聂子羽已经分不清他是不是在说胡话了。双眸直勾勾的看着同样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的聂子风,她皱眉:“我什么时候吻别的男人了?”她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
  “你不承认吗?”聂子风眉头紧锁,因为她的否认顿时感觉寒心。
  “承认什么?”承认她亲了别的男人?
  看着她迷茫无辜的眼神,此刻聂子风只觉得可笑之至,有种被耍了一般的感觉!“你非要看到照片你才肯承认你做的事情吗!?”他低吼了一句,忍不住伸手捏住她的胳膊,眼底杀红一片。
  胳膊传来的剧痛让聂子羽忍不住闷哼了句,他的大力让她几乎怀疑骨头是不是碎了。面对他盛怒得能够将她烧成灰烬的视线,聂子羽有苦说不出。
  “我没做过的事情你让我承认什么?就算是判我死刑那你也得拿出证据来不是吗?既然你说你有照片,那麻烦你找出来给我看!如果照片上的真是我,那我会认错的!”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照片把他变成了现在这样。
  她毫不畏惧的表情没有让他相信,反而让他觉得恶寒。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如此,那他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好!”撂下一个字,他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到相册将一张照片放在她的眼前。
  “你还不肯承认吗?”他心痛的道。如果只是单单一个吻他不足以火成这样,关键是她在做了之后却还是表现出一副无辜至极的模样,这让他煞是寒心。
  聂子羽敛下眸子看向屏幕上的照片,原本猜测那可能会是与自己神似的女孩,但当她看清之时,却完完全全的觉得自己想错了。
  不是神似,也不是相似,而是一模一样!照片上那个亲吻男人的女孩虽只拍到了侧面,但出色精致的脸蛋却与她一样让人过目不忘,甚至连穿着打扮都像极了她的风格!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因为她所看到的,聂子羽刷白了脸,她颤颤的摇着头想要解释什么,但话到嘴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的震惊被聂子风误以为是心虚,随即忍不住勾起唇角讽刺道:“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我…”他眼底的嘲讽刺痛了她的双眼,不一时,眼眶随即红了。“不是我…那不是我…不是我。”她没有做过这种事,但是她真的无法解释那照片上为何会出现的她。
  “你还在狡辩吗?”聂子风摇摇头,内心冰冷。
  “我爱你,从头到尾只爱你一个人,你不相信我吗?”她用期盼的目光看着他,眼底泛着水泽。
  “聂子羽,你究竟要让我如何相信你?!”聂子风嘶吼了一句,松开钳制着她的手,突然一拳打在了茶几上。顿时,原本被包扎好的伤口又渗出了丝丝鲜血,染红了纱布,刺目极了。
  汹涌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夺眶而出,聂子羽泪眼婆娑的看着脸色铁青,浑身弥漫着遏制不住的怒火的聂子风,心疼无疑,但最多的是心痛。看着他这样,她也真心不好受!
  “不是我,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她爱他,所以毫不保留的为他奉献了一切,甚至为他怀有了孩子。“求求你相信我吧,我真的没有…”她反手抓住她
  “够了!”她痛,他也痛。看着她落泪,他的心也在抽泣。但这又如何?无论怎么样掩饰不了她欺骗他的事实。愤恨交加的聂子风别过头,不再看她:“上去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我…”
  聂子羽还想说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出口几道脚步声就突然传来。
  毫无预料的两人下意识的望过去,却见聂母,易天明偕同明皓等人缓缓走进屋里,当看到两人之时,顿时又就愣住了,尤其以聂母的表情最为不悦。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聂母的视线牢牢的盯着聂子羽紧抓着聂子风的手,脸色阴沉。
  “我…”被她直勾勾的盯着,聂子羽不由的感到一阵心虚,连忙缩回了手,垂下了头。
  站在聂母身旁的易天明一眼就看出她的不正常,连忙上前。“羽羽,你在哭?”
  这回,聂子羽没有回答。
  从聂子羽的口中得不到答案,易天明的莫名的视线向脸色不佳的聂子风而去。“子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羽羽为什么哭了?”说着,他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帕递给聂子羽交代她擦擦。
  然而易天明没料到的是,聂子风竟然也没有回答。只是用深不可测的目光看了低头捂着嘴啜泣的聂子羽,然后一个起身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大门。
  “子风,你要去哪?”聂母连忙想要出手拦住,然而连聂子风的衣角都没碰着他的人便已经消失不见了。在一看沙发上的聂子羽,哪里还有她的身影!
  看着两人不约而同迅速消失的身影,聂母眼底是泛不开的浓浓忧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明皓也是摸不着头脑。
  然而站在他们身后的易明兰则是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
  ※
  原本想说好好睡一觉,却不想因为照片的事情聂子羽硬是整整以泪洗面哭了一夜,结果翌日的成果就是一双肿得几乎睁不开的眼睛。
  简单的漱洗了番,收拾了课本,聂子羽匆匆便下了楼,原本起早是想静静的离开,却不想有人起的比她更早。一下楼就恰巧碰到了端着一杯咖啡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明皓。一见到她立马就挡在了她的面前。
  “昨晚…你没事吧?”明皓小心翼翼的问道,当他看到她惨白憔悴的脸色之后,随即便为她感到心疼。“是他害你伤心了?”
  “我没事。”知道他是好意,聂子羽并没有摆出不悦的姿态。
  “你眼睛肿成这样,还叫没事嘛。”明皓为她的倔强感到不悦,但更多的还是联系。不顾聂子羽的反应,他拉着她就往厨房里走去,然后从冰箱里拿出冰袋。
  冰冷的感觉在眼睛处泛开,让聂子羽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敷一下吧,你的眼睛肿成这样你还敢出去见人吗?”他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为她消肿。
  明皓一改往日的放荡不羁,严肃老成得让她有些适应不了。“我自己来就好。”说着接过他手里的冰袋,敷着自己的眼睛就往外走。
  “你要去哪?”明皓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了她。“现在离你上课还早着呢,你这么早去做什么?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你别告诉我早去的鸟儿有课听!因为教授不会那么早到的。”说话之间还不忘加点冷笑话。
  聂子羽蠕动了下唇,却没说出一句话来。
  因为两人的沉默,气氛有些尴尬。
  “没吃早餐吧?”明皓收回自己的手,摸了摸鼻子将她推到一边的餐桌前坐下,道:“那就陪我一起吃吧。”
  “不用了,厨娘还在休息,我不想打扰她。我自己出去吃就可以了。”说着便要起身,然而下一秒却被明皓重重的压了回去。
  情过就到。“谁说我要叫厨娘了?本少爷亲自做给你吃。”说着,双手叉腰。
  “你?”看着他过于夸张的表情,聂子羽忍不住‘扑哧’被逗笑了。不是她想笑,是明皓实在是那种看起来无所事事,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公子。
  “不信吗?”明皓撇了撇嘴,一脸深沉的道:“本少爷的手艺可是数一数二的,一会儿可别太吃惊了!”说着转过身就从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