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宝贝乖乖让我爱 > 分节阅读_73
《宝贝乖乖让我爱》

分节阅读_73

作者:小清新 字数:4560 热度:6
冰箱里拿出食材,开始着手早餐。
  …
  事实不是明皓夸大其词,而是他的手艺真的好到爆!只是简单的培根炒蛋都能够做到美味,聂子羽差点把自己的舌头都要给吞下去,更不用提浓汤,还有特别为她所作的沙拉了。
  吃饱喝足,聂子羽冰敷的眼睛也不再那么肿,原本郁闷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谢谢你的早餐。”她有礼的说道,笑容甜甜。
  然而明皓才不买她的账,摆了摆自己的食指,他一脸严肃的道:“口头那一套感谢我不相信,你还是拿点实际的来。”
  “嗯?”聂子羽一愣,看到他嘴角的勾勒出的神秘浅笑,不知为何,有种不祥的预
  感。
  果不其然,明皓接下来的话应证了她的想法。
  “如果真的感谢我,那就好好请我搓一顿吧!”他笑得放荡。“今晚有空吗?”
  看着他摸摸自己下巴,故作出的一脸不怀好意的表情,聂子羽额头竖下三根线条“…我能说没有吗?”
  “那就是有了!”明皓也不管她,自顾自的就敲定了时间。“那晚上打你电话,记得充足荷包吆!”
  面对他赤果果的打劫,聂子羽还能说什么呢。只有丢下一句:“我走了。”接着起身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等等,我送你去吧。”明皓连忙拿出车钥匙追了上去。而当他取了车,聂子羽正要上车之时,一辆炫黑的劳斯莱斯却以华丽的姿态停在他的旁边,紧接着一抹颀长的身影从里走出。
  当看清来人之后,聂子羽的心顿时一阵紧抽,冰冷袭上了她的四肢。她应该赶紧离开的,可是她的双腿却动弹不了。
  一夜宿醉在外的聂子风也没有料到自己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她。阴冷的双眸终于有了一丝波动,他蠕动了下唇角正想要说什么之时,却在听到明皓喊了句:“羽羽上车。”之后,所有要出口的话被吞进了肚子里,目光顿时变得沉冷没有一丝温度。
  “你…”
  聂子羽以为他会因为自己与明皓亲近而勃然大怒,或是向之前一样不由分说的就把她拖上车,然后霸道的宣布她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却不想他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接着迈开脚步就往屋里走去。
  于是她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
  聂子羽与聂子风的冷战到达了极致,一连三天没有说过一句话。曾经有好几次聂子羽想跟他开口说话,但是每每与他冰冷得毫无温度可言的眸子接触,所有的话便被堵在了喉咙里,说不出口。为此,她纠结万分。
  郁闷在心里成了解不开的结,聂子羽连着数天吃不下也睡不着,但为了腹中的孩子她只能拼命的忍耐。她把心思放在学业上,大半的时间都用来学习,这样的结果,就是最后终于课堂上昏倒了过去。
  …
  刺鼻的药水味弥漫在空中,偌大的病房安静到只能听到点滴‘滴答滴答’的声响。睁开沉重的双眼,聂子羽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白得刺眼的天花板。
  “你醒啦?”守候在一旁的赵安雅看到她终于醒过来了,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肚子饿吗?想喝水吗?”看到她要起身,她连忙上前将她扶了起来。
  “我…怎么了?”聂子羽撑着头看着一身病服的自己,努力想要回忆起之前的事情。
  “你昏过去了。”赵安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医生说你营养不良,休息不足,所以才会昏过去的。羽羽,你到底是怎么照顾自己的!你知不知道当你昏过去的时候有震撼么,而且下身还流了点血…”说起来,赵安雅都不想去回忆了。
  当时的场面简直混乱极了,教授匆匆打电话叫救护车,所有的学生都看着她窃窃私语,她则担心她的身体…
  “你说我下身…流了血?”聂子羽莫名有种不安,她伸手摸向自己的平坦的腹部,焦急的道:“那我的孩子,他还…”聂子羽越问越小声,因为内心的不安越强烈。
  还好赵安雅看出了她的忧虑,安抚道:“放心,你的孩子还在。不过你要是再不注意自己的饮食睡眠的话,那下次再进医院就不能保证还在了。”不是她诅咒她,是事实如此。
  一听到孩子还在,聂子羽才安下心来。
  “对了!你怀孕了为什么却越来越瘦了?聂子风那个家伙虐待你了吗?还是他没有好好照顾你?你一个小女孩不懂也就算了,为什么他一个大男人还不注意…”赵安雅正愤懑不平的为她感到气愤,聂子羽却敛下了眸子。
  当赵安雅抱怨完之后,聂子羽才弱弱的道:“我还没有告诉他…”
  “什么?!”赵安雅震惊了,原以为她是在开玩笑但当看到她脸上写满的认真之后,信了。“孩子都四周了,你居然还没告诉他?聂子羽,你脑袋被砸到了吗?”
  闻言,聂子羽的眼眶不禁红了。她又何尝不想告诉他,只是以他们现在的情况看来,想要跟他说句话都困难更别提说这件事了。
  赵安雅想来无论如何都不能任由着她沉默了,于是随即掏出手机道:“不行!我去跟他说!”说着按下一串号码正要拨下通话键之时,却被聂子羽拦住了。
  “我会说的。”
  赵安雅停止动作问道:“什么时候?等你孩子出世的时候?”
  聂子羽沉默了会儿,抬头用坚定的目光看着她道:“下午的课你能帮我请假吗?”
  …
  ※
  一头如瀑的大波浪随着步伐而起伏,摇曳在空中散发着清新的柠檬味。一张精致的小脸略施粉黛,清纯极致,每一个表情都令人怦然心动。一袭纯白的吊带洋装勾勒出女孩窈窕的体态,荷叶裙摆下的小腿犹如莲藕。整个人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魅力。
  聂子羽,奥,不是!洛纯拿出镜子对着练习了下笑容,这才缓缓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
  熟悉的男低音由里传来,她轻轻的按下把手推开门进去。悄悄关上房门,不动声色的走到俯首在公文之中的男人,她静静等待着他抬起头发现自己的存在。
  果不其然,在等待了半分钟没有回应之后,男人抬起了头。
  原以为迎接她的会是如往常每一次的宠爱之笑,却不想现今是一张冷到如地狱寒冰的脸。
  聂子风冷冷的看着面前熟悉到不行的女人,面露讽刺:“你来做什么?”
  闻言,洛纯的表情一僵,随即露出一抹忧伤的表情:“你不高兴见到我吗?”
  “呵。”聂子风一声冷笑,表情轻蔑。“你觉得在你欺骗我之后,我还会想见到你吗?”话虽这么说,然而这几日来他没有一秒钟是不想她的!他想和好,想抛开之前的一切,但当他每次想要找她之时却看到她与明皓在一起之后,就会气愤不已。他很挤了她的欺骗,但同时更恨自己为何会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也担心,倘若她一气之下又离开他怎么办。
  看着他渐渐变得铁青的脸色,洛纯明白了。
  该死的聂子羽,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她好不容易再次找到机会想要引诱他,但现在看来似乎不大可能了…不行!今天她绝不能就这么算了,无论如何都得试试!洛纯银牙一咬,随即表现出一副心痛的样子,硬是掐了一把大腿挤出几滴眼泪。
  “你真的不打算原谅我了吗?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后悔自己欺骗了你”不管三七二十一,她直接哭了出来。
  “你…”原本聂子风就不想把事情变到这种地步,现在在一看她的眼泪,顿时冷硬的态度就软了下去。“你先别哭了。”说着,他掏出手帕递给她。
  见状,洛纯明白了他已经松动的心。只是她并未接过他递过来的手帕,而是再接再厉,哭得更加伤心。
  “不过既然你不打算原谅我,那我看我还是走了吧。或许只有离开你,你才不会那么恨我…”她发下了通牒,转过身去迈开脚步,也就在同时她纤薄的唇瓣扬起一抹窃笑。
  果然不出她所料,她的脚还没踏出一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他近似歇斯底里的暴怒:“你想去哪?我不是说过了吗?除了我的身边你哪里都不许去!”PQud。
  聂子风不敢置信他所想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一时之间急得没了头绪。他放开工作站起身大步来到她的面前,一把握住了她的肩膀,使劲的摇晃着。“哪里都不许去,听到没有!”
  他不能失去她!不能再失去她一个三年!绝对不可以!即使要让他放下恨,让他放下自尊去乞求她留下,那么他愿意。
  “可是你不肯原谅我。”洛纯作势挣扎着,一边哽咽道:“与其痛着,倒不如放开,这样对谁都好。”那表情,那神情,是如此的真实。
  “我原谅你!我原谅你可以了吧!”聂子风说着将她紧紧的搂进怀中,像是生怕自己只要一松开,她就会再度离开自己一般。
  他的话正中了她的意,但在为此得意的同时洛纯也在嫉恨聂子风如此深爱着的聂子羽!明明出自一个娘胎,她却什么都没有,她不甘心!
  聂子风感觉到怀中的人儿渐渐的停了下来,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了下来。
  “你真的原谅我了吗?”
  怀里传来她低低的嗓音,听起来已经不再哭泣了。
  “嗯。”聂子风缓缓的松开她,看着她挂着斑斑泪迹的娇颜,心疼得纠结了眉头。“我原谅你,但是你以后不准再说出离开我的话。”
  “好。”洛纯没有迟疑的点头。
  聂子风深情的注视着她,伸手轻柔的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接着突然扶住了她的后脑勺。
  来了。
  心里有种声音在提醒着她,洛纯连忙乖乖的闭上双眼。也就是在她合上的那一刹那,聂子风冰冷的唇瓣便吻上了她…
  …
  一道敞开的门缝后,一双清澄的眸中渐渐染上了一层雾水,聂子羽震惊的捂住自己的唇,生怕自己会因为所看到的而失声痛哭。
  她专程拜托雅雅请了一下午的课,匆匆忙忙不顾身体从医院赶来,却不想看到的竟会是这一幕!
  他捧着一个女人的脑袋深情的热吻着,而那个女人的手勾搂着他的脖颈,她曾经触碰的地方。他的左手在背后缓缓的抚摸着她的背,最后不安分的从她的裙角探入…做着他曾经对她做过的事情!
  那一刹那,聂子羽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她想逃开,想要逃开这令她痛不欲生的一幕,然而浑身的血液冻结,双腿僵硬让她难移半分。于是乎,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办公室内两个人当着她的面亲密,仅隔着一扇门。
  她死守了对他的忠诚,那么他呢?另寻新欢,甚至不顾工作求欢。这不禁让她联想到他那日的暴怒是否是为他的出轨找理由,强加在她的身上的!
  聂子羽越想越心寒,她咬着牙努力想要让自己看清他的面目,继而逼回眼泪。可是泪水却违心的低落下来,一滴两滴,滴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就在聂子羽觉得还要停止呼吸之时,一道恭敬的话语突然在她的耳畔响起。
  “小姐为什么不进去?”
  聂子羽一抬头,恰恰对上了聂子风助理困惑的眼神。生怕聂子风会发现自己的存在,打扰了他的好事,她直觉的想要逃离,然而却在匆慌之中不小心碰倒了助理手中的文件。
  只听得‘啪嗒’一声的响,万物停止了动作。
  聂子羽停止了弯腰的动作,隔着一扇门做着亲密之事的聂子风停止了动作。
  “是谁!?”冰冷不悦的话语透过门缝传来。
  下一秒聂子羽听到一阵悉悉索索以及女性的抱怨声传来,沉稳的脚步声接踵而上。
  聂子羽的心一惊,脸色惨白,双目失措。
  她该离开的!可是才提起的脚却因为心里冒出来的问题而又重重的放了下去。她为什么要逃?做错事情的人是他,她为什么要逃?她应该质问他为什么要如此待她的,所以她应该留下来!
  做下了决定之后,聂子羽便不再逃离。嘴角倏地勾起一抹冷笑,她紧盯着那道随时有可能开启的门,眸中泛着冷冽。
  “总裁总是,还有…”小姐两个字还未出口,门就被拉开了。
  聂子风的衣衫有些凌乱,发丝也有些凌乱,但浑身依旧散发着锐不可当的王者气息。只见他冰冷的双眸首先移到地上那堆散落的文件,蹙眉问道:“你是怎么办事的?连一点东西都拿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