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宝贝乖乖让我爱 > 分节阅读_80
《宝贝乖乖让我爱》

分节阅读_80

作者:小清新 字数:4495 热度:7
紧了双唇,鼓足了全身的力气将它奋力的掷向不远处的草丛中,一道长长的抛物线之后,‘噗通’一声盒子消失不见。
  “看着我说!”
  “你…”聂子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蠕动了双唇想要说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聂子风打断掉了。
  “你…你都知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聂子风的胸口一紧,一句凄凉的话语自唇瓣溢出:“我爱的女人是你。”他的口吻坚定,不容忽视的绝对。
  她把话说得够绝情了聂子风才离去,这让聂子羽以为他是对自己死心了,却不想傍晚的时候他又出现了,而且是出现在她家门口。
  “嗯。”聂子羽点头。
  “不会了!”聂子风激动的低吼道,双手再度钳制住她的肩膀。“今生今世我只爱你一个人!”这个世界上,他再也不会爱上别的女人了!
  “那是因为…”
  “没什么,跟你一样暂住而已。”浑浑噩噩沉浸在悲痛之中整整一下午,无论他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当然,他没有相信她所说的话,哪怕是一个字都没有相信。因为分离了整整三年都没有忘了自己的她,一下子就说减少了对他的爱,这怎么让人相信?!时冷可出。
  对不起,对不起…
  …
  “你疯了吗?你在做什么,怎么可以随便进人家家里!”她被他的行为给搞糊涂了,同时心口却不再那么痛。虽然口上制止的,然而点点的喜悦却在她的心里泛开。
  闻言,聂子羽微微一怔,五秒过后她缓缓抬起头迎向他冰冷的视线,“我对你的爱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减少了很多,我想再过不久我会对你毫无感觉,之后我会爱上别的男人!”这样他还不能死心吗!
  一秒,两秒…
  “但我不会爱你一生一世。”她以漠然的目光看着他,轻轻的扳开他禁锢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掌,倒退了几步以和他保持距离。
  “这…是你的真心话?”良久,他幽幽从口中挤出这么一句话。
  “你可以进,我为什么不能?”聂子风问得理所当然。
  “你在开玩笑吗?”他困难的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漆黑的眼底有着点点水泽。
  聂子风想着绕过她走了进去,只是还没走个两步就被聂子羽给匆匆的拉住了。
  他相信她一定有什么不能说出来的难言之隐,既然她不肯说,那么他就缠着她,这样总有一天她会说的!
  “因为你是这家主人的女儿是不是?”在她没开口说完之前聂子风打断了她的话。“那这样的话我更有理由可以留下来了!你在我家住了那么久,难道还不许我在你家住一段时间?”聂子风满意的看着呆若木鸡的她,咧出一抹笑。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哀愁的因子,两人之间的气氛沉寂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被他硬逼着望向他,望向他眼底的那份诚挚,聂子羽有股想要冲进他怀里的冲动,可惜那个残忍的真相却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她不能再做出任何有违常理的事情。
  聂子羽坚定了目光,将泪水逼了回去,她咬紧了牙关,垂落在大腿两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戒指还给你,我们…就当那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吧。”她说的云淡风轻,毫不留恋,可是心却在一阵阵的绞痛。
  而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聂子羽的视线渐渐的模糊了。当他的身影在拐弯处不见了身影,两行热泪瞬间自眼角滑落…
  聂子羽的心头一酸,眼底随即晕染上了一层雾水,她好像哭,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哭,一哭的话,所有的事情都会前功尽弃!
  她的话决然得没有一丝迟疑,字字如刀,将他的心割伤得满是疮口。
  “既然你不要戒指,那么这个世界上没人配拥有它了!”说完这句话后,他没有再多做停留就转身大步离去。
  却不想换来聂子风一声暴戾的怒吼。
  什么事都没发生…
  面对她由始至终单一的冷漠表情,聂子风除了悲痛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感觉。
  漆黑恢复了光亮的眸子犹如星辰一般耀眼,他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脸,心情看起来不错。
  聂子羽颤颤的开了口,眼底是浓浓的不敢置信。
  该不会是聂母把一切都告诉他了吧?才想了这个答案,聂子羽随即否定了。不,不可能,如果真的全部告诉他的话那么他应该理解了她的所做,不会再出现在她面前才对!可是现在…
  在她震惊的目光之下,聂子风俯身到她的耳畔轻轻吐出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有‘征信社’这个公司。





   哭昏过去
  蓝狐文载 更新时间:2012-6-6 15:47:19 本章字数:2774

  征信社。爱絝酆暵
  聂子羽的目光陡然一颤,一股不祥的预感溢出心口。看着嘴角挂着如斯浅笑的聂子风,她秀气的眉头都紧皱到了一块儿。
  聂子羽嘴角缓缓一勾,眼底有些惊惧:“你知道了多少?”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多不少,刚好知道陈芳是你的生母,你还有个姐姐而已。”聂子风一本正经的回答,没有一丝隐瞒之色。原本在与陈芳的那一顿晚饭后他就有所怀疑,后来经过公司那一次事后,他就彻底派人找了征信社,也是在前天他才知道这个事实的。这也就是今天他为何会轻轻松松找到这里的原因。
  不过
  聂子风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开口问道:“倒是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PVOk。
  “我”面对他炽热的目光,聂子羽只感觉一阵心虚,她别开自己的视线躲过他刺眼的目光,三两言语带过这个问题:“是我妈告诉我的。”
  “是吗?”没有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聂子风挑了挑眉点点头。
  看着他完全相信自己的模样,聂子羽觉得不舍又愧疚,同时也为他们的处境感到悲哀。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样玩弄他们!这些日子来她一度以为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可是到头来这竟是一场悲剧,而她还是悲剧中最凄惨的女主角!想着,聂子羽忍不住勾起唇角,眼底有些湿润。
  “羽羽”
  一声轻唤从头顶传来,聂子羽猛地一抬头起,恰恰对上了聂子风载满了怜爱的深情目光。
  心跳快了一个节拍,一股温暖的源泉在千疮百孔的心底流淌而过,愈合了她的伤口。当她意识到自己又对他有了不该有的感觉之后,她随即沉下了脸,故意用冷漠的表情面对他。
  “关于孩子的事情我不怪你。”他想了很久,也理解了她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流到孩子的作法。生结婚生子对于一个才刚年满十八岁的大学生新生来说,确实太早了点。
  聂子风说完,便看到聂子羽原本毫无波澜的眼底泛起一圈涟漪,随即一把抓住了她的双手,用柔到不能再柔的语音道:“你还年轻,我们会再有孩子的。等到你能够完完全全接受当我的新娘,当一个妈妈之后,我会”出时个就。
  聂子风一心沉浸在自己所说的话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聂子羽的脸色一变,原本就惨白如纸的肌肤立刻呈透明。
  “够了。”不等他一句话说完,聂子羽便狠狠的打断掉了他的幻想!聂子羽冷冷的从他大掌里抽出自己的手,将视线移到别处:“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有的没的!”
  他越是对她好,她就越是放不开他,罪恶感就越强烈!之前是不知道真相才会犯错,现在都知道了一切那么她不会再错下去!无论如何,她都要跟他撇清关系!聂子羽想着,银牙一咬,奋力的将他推到了门外。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从今以后不要再来了!”心口一阵刀割,一阵发热,一双黯淡无光的眸在下一秒被一层雾似的东西蒙住了,模糊了她的视线。
  “羽羽”聂子风完全没有料到她竟然真的会把自己赶出去,当他反应过来之时,面前的大门已经被‘砰!’的一声合上。
  “羽羽,开门!”聂子风拍打着防盗门,声嘶力竭的喊道。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无声。
  他不死心的又拍打,喊叫了一会儿,门里才传来她带着哽咽的话语。“走,让我一个人静静!不要再来烦我了,就算是我求你了!”
  因为她的这一句哀求的话,聂子风正要拍打着门的动作停止,半晌手缓缓的垂落了下去。良久,他的脸色沉了下去,最后看了一眼门之后,丢下一句:“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接着才依依不舍的离去了
  晚上,陈芳打开门的时候,一道纤瘦的身子缓缓的倒向她,幸亏她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打开门边的开关,当她看清倒在自己怀里的人是聂子羽之后,一颗心仿若挂到了悬崖边缘。
  “羽羽,羽羽”陈芳轻轻的拍着她的脸颊,试图将她唤醒。当叫了几遍无果,正当她准备放下她去打急救电话之时,聂子羽却突然睁开了双眼。
  “羽羽你没事吗?”陈芳轻柔的将她扶了起来,然后搀扶到沙发上坐下,连忙赶到厨房里给她拿了杯冰水,递给她。
  “我这是怎么了?”聂子羽只感觉到浑身虚软,没有一点力气,非但如此,头还昏昏沉沉的。
  “你昏过去了?你都不记得吗?”陈芳连忙打开电扇,又拿出一把扇子使劲在在她旁边扇着,边喃喃道:“一定是因为太热了你才昏过去了,哎,我真是让你受罪了”她自责道。
  聂子羽默默的看着眼眶泛红的她,心里酸酸的。她想起来了,她是在把聂子风赶出家门后跌坐在地上痛哭,后来哭得太厉害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就昏了过去,并不是像她所说的因为太热才昏过去的。
  “哎,不行。羽羽,我看你还是搬回去吧。”陈芳规劝道。住在这里这么久时间的她有时都会热得挨不住,更别提她从小养尊处优,娇滴滴的,怎么能忍受得了呢!想到这里,她更加坚定了。“你在这里休息会儿,我帮你去收拾东西,一会儿就把你送回去。”说着就要起身。
  “不用了,我没事。”聂子羽摇摇头,拉住了她。
  “可是你都”
  “我不是热晕过去的。”聂子羽安抚道,随即改口跳开了话题。“对了,我还有明天一天的假,我们出去看房子好不好?”生怕她还会继续执着方才的话题,聂子羽连忙挂上了微笑。
  “这”陈芳被她的转变惊到了,良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聂子羽也不管她,又自顾自的说道:“我们搬到远一点的地方去好不好,你觉得怎么样?”这样的话,他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找到她。
  坐在她的身旁,看她沉浸在思绪之中,不忍打断她的幻想,陈芳也就没再开口





   计谋什么
  蓝狐文载 更新时间:2012-6-6 18:10:06 本章字数:1660

  W wW . u 8 x s .C o M
  坐在限量版的布加迪威龙上,可妮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惊心动魄。爱絝酆暵
  一直发疯似的风驰电掣,可妮虽然觉得眩晕,却倔强地咬紧唇,一声不吭。一直跑到龙稽山脚下才停下,被巨大的惯性狠狠地抛向前方,又被安全带栓回,可妮突然有点恶心。
  挑衅地看着面色苍白的她,宇文拓岑冷的嘴角又泛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叩叩———”却有敲窗声传来,蓦地车外围满了人。
  “下车。”不再看她,率先走出车外。
  “哇,拓少,来D市也不叫上哥几个,不够意思。”为首的最年长的萧逸腾一拳打在他的肩上。
  只是冷冷地理理肩头的皱褶,却不说话。
  “诶,这个妹妹是谁呀?可从没见过。”霎那间,所有人惊艳的目光都转到走下车的可妮身上。
  宇文拓却陡然不悦,“收起你们那狼一样的眼光,又不是没带女伴?看我的干嘛?”话语里带着浓浓的占有欲。
  额,众人骤然觉得头顶有一群乌鸦嘎嘎飞过,这还是拓少吗?记得以前他带的女伴,大家还频频评头论足,也没见他有半点不悦,偶尔他还都还要点评一二的。
  见势不对,大家都噤了声。
  “今天准备怎么比?”宇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