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珠圆玉隐 > 分节阅读_56
《珠圆玉隐》

分节阅读_56

作者:是今 字数:4510 热度:25
站在展隐的卧房中,竟有些恋恋不舍起来。住了几日的房间,有他和她的气息交汇,也有她慌乱而甜蜜的心事。桌子上的香炉里,还有相思远的残烬。
  展隐不舍地搂住她,低声道:“你在行宫里,照顾好自己。我会快些回来陪你。”
  阿圆担忧地看着他神采飞扬的面容:“你万事小心。”
  他好象一点也不担忧自己,轻松无事地说道:“好,等我回来,我们再不分开了。”
  阿圆抬头看着他,低声道:“我最怕打仗,小时候一听说父皇要出征,就吓哭了。”
  “丫头,现在是太平盛世。水贼只是流寇,怎能和圣上当年相比。圣上当年的对手都是各地枭雄,还有北燕。”
  “反正都是刀箭无眼,我很害怕,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我知道。你把相思远带上,想我睡不着了,就点上,做梦一定会梦见我。“
  阿圆被他说的羞赧地低头。相思远,就是为了思念离人而制。
  阿圆小时候曾随享正帝来过行宫,从轿上下来,阿圆发现行宫已经改名为右卫将军府。原来行宫的宫人太监都被换走,新找来的下人一看都是老实谨慎之人。
  展可启叫齐了下人,吩咐道:“以后府中大小事务都要请示夫人,听夫人的安排。”阿圆看着黑压压的数十个下人,再乍一听“夫人”这个称呼,顿时有些羞涩和不自在。
  展可启将府中安置妥当,便告辞而去。临行前,特意屏退了侍女悄声道:“阿圆,无事不要出门。来日方长,等渐渐时日久了,事情淡忘了,你总还有机会出去的。”
  阿圆微笑:“阿爹不用担心,我在宫里闷了十几年也一样过的很好,我知道圣上的苦心,不会乱跑让他再为我忧心了。”
  展可启一走,这展府便只有阿圆一个主人。初来第一天,府里的琐事甚多。不时有人来请示府中的各项事务如何处置,将阿圆弄的焦头烂额,这才知道当个主母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到了下午,这才稍稍歇息了一会。随身的侍女有四个,其中有个叫黄莺的十分乖巧机灵,夫人长夫人短的叫着,生生将阿圆叫的习惯了“夫人”这个称呼。
  夜晚一到,将军府便寂寥下来。这行宫原本是为了避暑,才建在山上。附近没有民居,夜色一起,便空旷萧瑟的很。
  阿圆一个人呆坐在卧房里,心绪起伏。担忧和思念果然不期而至,心里全是一个人的影子,也不知道他一切可还顺利。
  一轮孤月升至半空,斜在树梢之上。屋里的相思远袅袅飘浮,一缕缕从鼻端绕过,阿圆长长呼吸了一口恬香,心里安宁许多。未来应该是一片艳阳吧,孤寂分离只是暂时。眼前浮现起展隐一往情深的面容,还有温暖调皮的话语。相思远里尽相思,长夜无际梦亦长。
  转眼已是一月,展可启偶尔过来会带来展隐的消息。他是个严谨正派的人,谈起自家的儿子自然也不会多做夸赞,所以他的话总是让阿圆半忧半喜。对展隐的思念也越来越浓烈起来。
  近来也不知怎么了,脑子昏昏沉沉,身子也没什么力气。倦倦的只是总是嗜睡,胃口也不好。
  黄莺一旁看着,喜滋滋道:“夫人莫非是有喜了?”
  阿圆脸色一红,吓了一跳。
  她与展隐不过是一夜夫妻,竟会珠胎暗结么?可是这症状,也确实和怀孕很象。想起宫里那些后妃有孕,情形也是大抵如此。她的心跳的很快,唇角上情不自禁挂了娇羞的笑容。
  黄莺喜道:“等将军立了功回来,再知道夫人有喜,可真是双喜临门啊。”
  阿圆羞涩地低头,扭捏道:“不要胡说。你,去请个大夫来。”
  黄莺应了一声,高高兴兴地去了。
  阿圆愣愣地看着自己的肚子,小心地将手指放在肚子上,屋里并无一个人,她却害羞不已。连忙又将手拿开了。真的么?有了展隐的孩子?
  过了一个时辰,黄莺领着大夫来了。
  阿圆隔着帘子伸出一只手来,那大夫号脉了许久,却道:“夫人着脉象,老夫实在说不好,极象喜脉。可又有些些不同。老夫医术不精,实在不敢妄断。还请夫人去京中另请高明。”
  送走这位大夫,黄莺才道:“夫人,咱们将军府呀,有些偏僻,好不容易才找了个大夫来可是又不敢确诊。我看夫人还是派人下山去京城里请个大夫来才好。”
  阿圆点头,自己也是急着想确认到底是不是喜脉,于是又派人下山去京城里请大夫。
  直到天黑,才从城里请了个大夫到了山上。
  阿圆忐忑地等着答案。这个大夫号脉半天,才道:“夫人的脉象的确很象喜脉,但并不是喜脉。”
  阿圆满心的欢喜瞬时冷了下来,虽然怀孕让她意外,而不是喜脉却又让她有些失望。
  “那我为何身子有些不舒服呢?“
  “夫人忧思过甚,身子有些虚亏,需要好好调养调养。”
  大夫开了药方,让阿圆连服十日。药尚未吃完,展隐回来了。
  阿圆远远听见他的声音,放下药汤就迎了出来。
  也许是起身太急,阳光太强,阿圆见到他的一瞬间竟有些头晕,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觉得一片光芒簇拥着一个天神般的将军阔步走来。
  他盔甲未除,肤色比分别时黑了一些,身资更加强健伟岸。
  他站在她的面前也不说话,只眯着眼看着她笑,笑得她脸红,手足无措。
  迎着光,他身上的光芒和盔甲上的冷光交映生辉,分离月余,他骤然成熟,俨然是个魁伟男子,英武的将军。
  “你想我了没有?”他弯下腰,笑眯眯地凑到她的脸前,目光灼灼似一团烈焰。阿圆被他的气势压迫下来,情不自禁身子后倾,羞红了脸。
  他的胳膊很硬,在她的腰后托住了她。让她没有退路。
  “想了没有?恩?”他不依不饶地追问。
  “没有。”阿圆扭捏着不肯说出心里的话。怎么会不想,每日每夜都在想念。
  展隐嘿嘿笑了两声,突然抱起她就进了卧房。房门在他脚下关上。
  阿圆又羞又急道:“你做什么?”
  “不想我,我自然要惩罚你。”

  流光锁

  展隐如一道山影侧压过来,屋内所有的光芒都好象被他的盔甲吸附了,熠熠生辉的他,光芒最甚的却是他的眼睛,紧紧地看着她,好象也要将她吸附进去,方寸之间,咫尺距离,脸被他捧在手心里,目光似乎逃到那里都被他捉回,阿圆羞涩又甜蜜,终于将悬了月余的心放了下来,他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展隐在她的脸上狠狠亲了几口,这才支起身,将身上的盔甲除掉。一身的风尘随着盔甲抛却,转眼间他又恢复了往日的清朗和洒脱。
  阿圆抿唇含笑,转眼就到了他的怀里。
  手不规矩地从衣衫里伸了进去,四处偷袭,让她又痒又酥。阿圆又羞又痒,忍不住轻笑起来:“快放开。”
  展隐哼了一声:“不想我,我就把白圆子搓成红圆子。“
  阿圆顿时羞红了脸,开始挣扎起来。他的力气大的出乎她的意料,手掌的推拒不过是螳臂当车。他的掌心灼热,所过之处烫了肌肤一般,不用看,也应该红了。
  他在耳边威胁着:“说实话,我就放过你。”
  “想了。”阿圆小声的哼哼了一句,羞的不敢看他。他停了四处突袭的手,伸到她的心口,使劲按了一下,软软的肌肤下是她的心跳。他满意地将耳朵附上,听了一会才道:“阿圆,我心里都是你,你心里也要有我。”
  阿圆心里一荡,这样的情话,她第一次听见,他说的那样真诚而小心,近乎企求。她的心软的一塌糊涂,全身似乎被蜜汁浸泡着,甜到舌间。
  他抬起头,隔着衣衫亲在她胸脯上,她一阵颤栗,小小的蓓蕾立刻如一阵暖风催出水的菡萏,在单薄的衣衫下若隐若现。阿圆羞涩地想要起身,却被他牢牢地压住,他亲了上去,将小小的蓓蕾含在了口中,隔着衣服,那种刺激似乎更让人难耐。
  风卷落叶般的凌厉将衣服尽除,她尘沙迷眼般的不想睁眼,任由他的胡作非为。身子酥软,心也柔软,似是一只船终于归依到了港湾,他有有力的臂膀、宽阔的胸膛,让她甘愿自己做个平凡的女子,放弃一切过往,自此以后,只有他,站在他的身后,笼罩在他的光芒里,再没有公主云想。
  太久没有相见,相思将情潮酝酿到极至,此刻汹涌成滔天的巨浪,将她席卷,他的动作刚猛而霸道,在她身上留下了很多的痕迹。刚生出的胡茬在她娇嫩的肌肤上蹭来蹭去,又痒又疼,她却舍不得出声让他离开。
  痴缠许久,他才停歇下来。然后满意地看着她绯红的脸色和粉红的肌肤,笑嘻嘻道:“果然是红圆子了。”
  阿圆又羞又恼,扯过衣服盖住了自己,却软的连穿衣的力气也没有了。
  展隐笑呵呵地将她搂在怀里。
  “我带你去个地方。”
  阿圆低声道:“我好累。“
  “你什么都没做还累?恩?我都没说累。”他意味深长地反问一句,满面揶揄。
  阿圆的脸更红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是他折腾了半天,她怎么还累呢。
  她不好意思道:“我嗓子干。”
  “你刚才叫的了。”
  阿圆立刻火烧了一般,又羞又急:“谁叫了。”
  展隐嘿嘿笑着,给她拿过一杯水。道:“你说,别这样,不行,轻些。一直说,嗓子那能不干?”
  阿圆狠不得将脸都藏到被子里,她说了么?怎么自己一点都没感觉。
  “去吧去吧,我等不急了。我抱你去好不好?”
  阿圆羞涩地抬头,看着他一脸的急切,只好道:“那好吧,可是父皇不让我出门,我要换了衣
  服,蒙着脸才行。”
  “那是当然。我觉得圣上这主意很好。我才希望没人看见你,只有我一个人看你。”
  明明是一句孩子气的话,他就能打动她,醉到心底。
  换好衣服上了轿子,阿圆才道:“我们去那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
  轿子从山上下来,走了许久。
  直到轿子停了,展隐扶着她的手下了轿子,她才知道原来是到了三生寺。这个地方她早就听说过,也暗地希望自己能和心爱的人来一次。可惜碍于身份,她无法来此。而现在居然有机会来到这里。只是身边的人,已不是当日她暗地希望陪她来的那一个。
  展隐握着她的手,径直找到了寺里的一位僧人。
  “大师,我上月在寺里放了一样信物请方丈开光,因为有事一直未能来取。这是钥匙,请大师帮忙取来。”
  僧人笑笑,道了声:“施主稍侯。”
  阿圆看着佛前许愿的对对双双,心里一动。低声问道:“人家都是先许愿,再放信物的。”
  “我知道,等拿了信物套住你,我们再去许愿。”
  阿圆抿唇含笑,已是夫妻,难道还怕自己跑掉么?还要套住自己,也不知道他开光的信物是什么?
  片刻工夫,那僧人拿了个盒子过来,将钥匙一并奉上。
  展隐开启了盒子,拿出一条黄金手链。手链上有九个小小的金锁。阳光下光芒灿烂,精致美丽。
  他将手链带在阿圆的手腕上。然后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神情款款道:“这是我让人定制的,取个名字叫流光锁。流光易逝,情比金坚。九个小琐就是希望我们长长久久,天长地久。”
  阿圆半晌无语,他的这番细腻的心意,让她感动不已。流光易逝,红颜易老,这流光锁锁住他情比金坚的爱恋,这一生有他这样的深情,她还有什么遗憾呢?
  “我们去佛前许愿。这样你再也跑不掉了。”
  阿圆被他牵着走进殿内。佛前香烟袅袅,慈目善目的菩萨垂目含笑,看着脚下的痴男信女。
  展隐和阿圆并膝跪在一起。
  展隐合掌闭目,极其虔诚地样子。阿圆默默侧目看他,心醉如醺。女子的心愿其实很简单,不过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而已。有这样一份痴情真心,她真的感激上天的厚待。她可不可以再贪心求菩萨多给她几世这样的情缘。与他,永不分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