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2
《《后湮宫》》

分节阅读_2

作者:也顾偕 字数:4615 热度:13
看,怎麽听起来怪别扭的啊。
  “氰儿,借镜子看看。”
  “讨厌,少宫主怎麽知道氰儿会随身带著镜子呢。”
   废话,看你那骚狐狸样不就知道了,只是不敢说。
  铜镜子比洞穴中的那个好多了,虽然还是黄不溜秋的,那是隐约中还是能看清。只见细致的脸蛋,大大的眼睛水湮迷蒙流光溢彩,秀挺的鼻子,如黛如烟的眉,好一个皮囊啊,只是奇怪的紧,还是有我以前的感觉,但是比我以前的长相好看一百倍一千一万倍。真是苍天有幸啊!
  “少宫主,长大以後一定和宫主一般绝色呐,只是身子还得多多调养调养,不如让氰儿来可好?”
  等等,谁来告诉我,这个臭狐狸的手为什麽总是要伸进我的衣服里麽……
  “氰儿,你能告诉我我怎麽会在那个洞里躺著,还有,你总是叫我少宫主,到底是什麽宫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当我才入宫的时候,您就躺在那儿了,您是宫中的禁忌,是宫主的软肋,没人敢在宫主面前提起您的名字,所以我们也不知道……还有,咱们的宫叫“後  淫  宫”
  後淫宫?!
  百姓口中哆嗦怕提的後淫宫?!整个朝廷都不极的後淫宫!!!


  传说中的后湮宫

  后淫宫
  原来不是叫后淫宫
  而是后湮宫  
  这是我到达这个宫殿金碧辉煌得不像样子的大门口时,看到那闪闪发亮的三个字时,才发现曾犯下的意识上的错误,可当我一步步踏进去时,我才发现压根就没必要把这里意识上的错误改回来,因为这里面真是淫秽得没了边了!
  从我踏上那蜿蜒的青石路,到雕栏砌凤的走廊,几乎到处都有随地而卧的美男,古筝声、箫声、轻笑声还有……呻吟声,靡靡之声声声入耳,可怜我这二十世纪的大好女青年享受了二十年来第一次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呜妈妈桑,我明天起床会不会长针眼啊。
  后来就被一群粉嫩嫩的小美人小侍子连哄带骗糊弄到了浴池里,在极力保守贞操的前提下,轰走所有的人,只留下一个面带红潮的小美女伺候着我沐浴。以前只是在电视剧里看过那些洗着花瓣药膳澡的女人,还为此羡慕了好久,直骂破坏环保糟蹋资源。可是今天躺在这个洒着一池子花瓣香气弥漫的温泉池,听好是池子不是电视剧里常演的那种洒满花瓣的木桶!!此时此刻的我真想大唱祖国山河好……嘿嘿咱祖国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好啊!!
  搓搓洗着,不由得很八婆的打听起这个宫里的事情了,听后面那个红着脸帮我擦背的小美女说,这个宫里的宫主是个倾城倾国都不已形容的大美人,她的容颜令天下君主垂涎三尺,而且与她的绝色容颜匹敌奇世武功和富豪天下的财富使得没有一国的王能得到她,她在几十年前就隐居在后湮宫不曾出门,只有每年的七月七才会去缘玠洞守着沉睡的少宫主,也就是我了。啊,想不到这个世界里我这个身体的妈居然这么强悍,要是让她知道我是个假的,啧啧一身冷汗冒得我直打颤。
  “少宫主,您是不冷啊,奴才伺候不周,请少主子责罚”小美人跪在我后面一个劲的用粉嫩嫩的头磕着岩地,那个响声啊,她都不怕疼的吗。
  “别别别,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这样的……啊!”
  只听扑通一声,一个娇小的身影就随着我的动作坠进了温泉池
  其实我想澄清,我本来只是好心的想去阻止她这个自残的行为,好歹咱女人的娇美容颜让别人欣赏就够了,没必要自我摧残啊,你说是吧。可惜制止的力道似乎大了一些,结果就把那小美人也拉进了池子里了。
  可是我发现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把她拉入这个浴池是个错误 ,可是把她留在这儿伺候我沐浴是那个错误的根源,她她她她她她明摆是个他!!啊啊啊啊!一个男的!
  “你你你你你……这是怎么回事?!”我指着他那被浴水打湿而露出的平坦的胸和胸前那凸出来的两点樱桃,像是躲瘟神一样离得远远的,开玩笑,一路上被骚狐狸害得还不够惨 ,我可不像重蹈覆辙。
  “……奴才不是故意掉进来的,请主子看在奴才伺候您的份上不要将奴才送去刑房,您打奴才,什么都行”说完还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一个劲的往我身上蹭,天呐,这怎么看都是一美女不像个男的啊,难怪我会弄错。
  “我是说,你不是女的啊?!……怎么会是个男的”我忙把他八爪鱼死的手从身上挪开
  他似乎也感到不妥,忙松开手,一张脸红得跟那活火山似的,呐呐的说“少宫主,您真逗,这后湮宫出了您和宫主,怎么会有女人……”
  啊!啊啊啊啊啊!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后淫宫里没有女人,以前没人告诉我啊,可是,可是刚刚那群小美人和侍人的衣服穿着不同来着,我记得有些是穿着冷色开襟的长袍挽着发的,一些是披着青丝穿着暖色长裙的,就像他一样,我怎么知道他们都是男儿郎啊。
  “我……我们,穿着我们这种封襟暖色长袍裙的……表……表示我们还是处子之身 ”
  啊……我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惊讶了,我只是想问老天爷,我这是穿越到了什么鸟地方啊,一个宫里上上下下没有女人就算了,这些男人还用衣服来表示是否处子之身,晕我现在头很晕。
  后来这个叫迩的小处男告诉我,这个宫里的人以能练阴阳双修之术为荣后,我彻底晕倒。


  又被调戏了

  嗯,好暖和 ,
  好暖和好舒服啊。
  我努力的抱着身边的枕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唔……嗯……”,然后是声轻笑,便将我搂得更紧制止了我的行为。呜,是谁将我抱得这么紧啊,讨厌,我记得我的枕头不会压我的啊。
  睁开眼,突然是个放大的美人脸,骚狐狸?!等等他右眼下那是什么啊,一只蓝蝴蝶细细的描绘在他的脸上,把那颗泪痣遮住了,那蝴蝶在他的轻笑中一颤一颤的似乎一眨眼就会翩翩起舞,哇!这蝴蝶描得可真传神啊,真妙
  “少……少宫主,你这么爱抚我,我会忍不住的”一缕青丝划在他的脸,就这么笑得销魂夺魄。
     我在干什么啊,忙收回在那蝴蝶上乱摸的手,却被他抓着放在嘴边舔了一下,有谁能告诉我这只狐狸为什么总是喜欢做些少儿不宜的动作么,抽回收用力地擦擦,真是郁闷。
  “宫主,听说你昏倒了,正在赶来的路上呢,少宫主最好是整整衣服去见见她呢,不然您这屋子可就挤不下这么多人了。”骚狐狸用扇子捂着嘴巴朝我挤眉弄眼的,似乎一点都不在意我刚刚擦手的举动。
   是啊,得去见见这个传闻中的宫主了,然后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手忙脚乱的穿着下人们递过来的衣服却不见在浴池里伺候我的迩,那小处男跑哪去了。
   “他啊,伺候少宫主这事都做不来,留着也没多大用处。”骚狐狸那狭长的桃花眼危险的半眯着,转回头却对着我柔柔的笑着,弄得我一身鸡皮疙瘩,这个人太恐怖了。
   “那个……骚……嗯……氰儿,我是身子有些弱自己晕倒的,跟他没什么关系,把他还给我吧。”笑话,好不容易在宫中找到了个会脸红的主儿,就这么轻易让你给咔擦了,那我以后还混个屁啊。
   “唔……你是说还给你……”骚狐狸挑着眉斜斜吊着梢的望着我,说不清有多妩媚了,恩,妩媚中带着几分危险。
  “没错。”好歹我也是少宫主吧,至少现在还是,我难不成还怕你啊。
  “你喜欢他?”他身子离我有近了几分。
  “他挺可爱的……没……”开玩笑,谁会对那个小人儿有兴趣,我可是二十岁的女人,我有没有恋童癖。
  “我可以给你安排更多的,比他可爱的多了去了。”他定定得看着我,将我的衣襟合拢好,接过侍人递来的梳子,细细的帮我梳着头发,熟练的将它挽起,将簪子插上。
  喂,这人,到底是给不给放啊,嘟着嘴看他。
  “好啦好啦,少宫主,人等下就给你完完整整的带到。”他指挥着侍人帮我更衣“……还有,记得也这么跟宫主说,不然那孩子落到宫主手上可没那么容易了……嗯……过来一些。”他轻轻的挥着手,笑眯眯的望着我,我闻言凑过身,妈的!就知道不要轻易相信臭狐狸,抚摸着脖子上被他轻轻噬咬的红印,看着他摇曳着离去的身影,耳边还萦绕着他喃喃的细语:“亲亲少宫主,不要忘记……您可欠我一个人情哦……呵呵。”
  死狐狸!臭狐狸!色狐狸!!!!!


    哇!大美人呐!!


  这就是我这身体的母亲吗
   哇,虽然看不太清楚,可是这个认亲场面也太惊艳太刺激太少儿不宜了吧,不知我那未曾谋面的老爸会有什么反应。
   只见随风轻轻飘动的白纱中一个曼妙身材的女人慵懒的斜躺在两三个男人身上,那些男人的身材真是一级的棒啊,你问我怎么知道的,看得呗!虽然被纱遮掩着看得不是很清楚,但至少有一点还是可以肯定的,那些男人根本都……没有穿衣服,而且在轻纱外面或坐或躺着都是一些衣冠楚楚风姿卓绝的美男,其中有两个挺眼熟的,骚狐狸和黑衣男!嘿嘿看不出啊,嗯,不错不错,早改猜到他们也应该是我老妈的男宠了,这么厉害的角儿都能归类为男宠,可见我这老妈可不是盖的。
   呃,正想该怎么开口呢,因为从我打这进门之后,这里都安静的不象话,几十几百双眼睛就这么瞅着我,怪不好意思的,而且都是些前辈子不曾看到的美男,你啊你!要争气!!
  “……我没有在做梦……你当真醒了,这么多年……好……真是太好了”一个性感的嗓音从轻纱中悠悠的传来,似乎夹杂了一些激动惊喜与怅然。
   “那个……我想你们真的弄错了,我不是……我一醒来就到了这……里……”我记急急忙忙的解释,笑话,现在不自首,等被那厉害美人发现了不把我分尸祭儿啊。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阵呼声,然后是一阵风,我便腾空飞进了白纱帐中倒进了一个香气醉人的怀抱,嗯,好柔软的怀抱啊,蹭蹭,有妈妈的味道呢。四处张看,帐子中那些美体裸男已经不知踪影,哎,怪可惜的。
  “湮儿,你再看什么呢”性感的嗓音再次出现在我的头顶
  抬头一看,哇!!惊世骇俗惊为天人居然有人美得这么惊心动魄,这个女子脸上细细描绘着奇怪的图文,有点像是梵文,漂亮的下巴轻轻翘起,殷红胭脂沿线勾勒出迷人的眼形,那双眼睛魅惑的眯着,似乎有种力量随时都能把人的灵魂吸引进去 ,总而言之这妆化得虽惊人可是却掩饰不了被神秘气息包裹着的女人那倾城倾国都不足以形容的美貌。天哪,这个女人真的是我这身体的母亲吗,看起来不像啊,这么年轻……
  “湮儿……”
   “……我……我在看……不是,我是说我不是你的女儿,我……”
   “你在怪我把你一个人抛在缘玠洞,所以不认我吗,湮儿,对不起,可是不这样的话你可能永远都回不了我身边……”
  “不是,我是说我从另一个世界来的,这里”我重重的点了点自己的心脏处“这里不是你的女儿,我是我。”
   那一刻她笑得万物都失去了颜色,很久以后我都记得那个笑容“女儿?!”她缓缓的摇着头,优雅至极“……从那个空壳被生出的那一刻起我就在等待……如今我等了这么多年,湮儿……欢迎你回来。”


   我叫卿湮?!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跟她总是牛头不对马嘴,说也说不清,不过唯一得到证实的是,那个可怜的孩子,也就是我这身体的主人,从一生下来就是个假死人,然后就被置放在缘玠洞的寒玉床上,每年七月七后翎也就是我妈都要给她输一次灵力促进她的生长,然后在寒玉床的作用下茁壮成长,啧啧真是想不到那个雕着奇怪兽型的大冰块居然是块万年奇玉,而且听她说睡在上面的人不仅可以锁住灵气(魂魄)提高习武之人的功力,还能延年益寿,护肤生雪肌,我眼睛发光啊!!这意思是不是说要死的人往寒玉床上一丢就能克制死亡,延长救治的时机;习武的人往上面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