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后湮宫》免费阅读-穿越重生-博彩网址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3
《《后湮宫》》

分节阅读_3

作者:也顾偕 字数:4660 热度:10
坐运功就能翻倍翻倍的提高功力(啧啧,怎么想都让我想起了杨过和小龙女练功的那张床);毁容的人往上面一滚就能脱胎换骨重新长出皮肉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太神奇了,早知道离开的时候就锹下一小块随身带着,有事没事往脸上身上抹一抹,算是美容啦,长久以来我不久肌肤赛如貂蝉西施了吗,失策啊失策,再不然,走的时候应该还在床上滚一滚的啊,郁闷ING
   “湮儿,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就知道你又在瞎想了,回头啊,找些人把它们给你运回来还不成么,不然啊还不知道你这小脑袋要闹腾到什么时候呢”
  嘻嘻嘻虽然不好再说我不是她女儿之类的,不过这样也挺好的,反正也穿越了,找个好靠山也不错,这女人牛逼啊!嘿嘿的搂着她享受着妈妈的爱,说真的她的身材超级好呢,搂着她软软得真舒服,可是有什么东西这么扎人呢,摸摸摸,哦原来是从洞里带来的木簪子,说起来也奇怪,出来这么多天,衣服也被换来换去的确也总记得把它带在身边,看来真东西我真的是喜欢得打紧,嗯,把它送给她吧,也算是交换礼物,嘿嘿一洞穴的宝贝呢,拿它换值!
  “我说,这……这个……送给你”我抬着头诺诺的把手掌撑开。
  她起先是眯着眼不解的看着我,当看到我手中的东西时,似乎触动很大,脸上的梵文颜色似乎都变深了,她手抖着接过那支簪子,眼睛睁得大大的,泪就这么一滴滴的划下来了,似乎似乎是很触动“湮儿……你……你都想起来了?湮……”
  呃?什么和什么啊,不就是送你支簪子嘛,没必要吧,要是被你的男宠们看到我把你弄哭了,那我以后要怎么在这里混啊
  “没,妈……我……”呼,终于把“妈”字给咬出来了,真是不习惯啊,谁会习惯把一个和自己同年纪的人叫成阿姨,谁习惯把阿姨倍的人叫成奶奶,谁愿意把一个明白是姐姐年纪的人叫成妈啊,不过看来今天我是突破了历史的一关了。
  不过看来她比我感触更大,只见她呆了好一会儿,才收起刚刚激动地神情,轻轻拿丝帕擦了擦泪,然后不轻不慢的说“叫我后或者后翎吧”然后那双令人嫉妒的芊芊玉指微翘轻轻抚摸着那根木簪,一遍又一遍,许久了才宛然一笑“是我糊涂了,你根本就不会想起来的,湮儿……记住,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湮儿,你叫卿湮。”


  行笄=破处?!

  终于我那贾宝玉式的霸王日子到来了。
  说实在的,贾宝玉那公子哥儿是在大观园被一群如花似玉的美人丫环们宠着伺候着,而我卿湮儿是在后淫宫里被一群风姿绰约的男宠们伺候着,只是这些美男们是我妈的。想想就郁闷啊,等等,我郁闷个什么劲啊。我可是新世纪的女性,新社会提倡一夫一妻,严厉打击三妻四妾,呵呵,可是好像没说不能三夫四夫……
  啧啧,放眼看去可真壮观,不管是端盘子的扫地的,走的趴的,按摩倒痰盂的都是一级棒的帅哥啊。喏喏不说别的 ,就左边那个扫树叶,请问各位看官您有看过张得跟那rain一样的身材的,元斌一样脸蛋的人干过这种粗活嘛,在这随便抓一个往我上辈子呆的那个地方一丢,怎么样也能发展成个世界级金星啊,在这偏偏沦落成一个打杂的,呜呜呜真是暴殄天物,造孽!
  “我说小弥子,我妈…不…呃……后翎,她说的什么十五行笄是啥意思啊?”看帅哥看多了,会造成审美疲劳的,趁着时机还是想想让我头疼的事吧。对了,这行笄究竟是什么鬼仪式啊,难道像古书上说的十五岁的女儿绾头算是长大成人?呵呵,这也太幼稚了吧。
   只见那个小处男弥低着头微侧着脸,两个手指头绞啊绞的,自从上次把这小子从死狐狸手上救出来后,他就总是忽闪着眼睛崇拜的看着我,可不像现在这样这么臊啊,有古怪。
  “我说你倒是说啊!”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从上次后翎当众宣布我十五行笄后,我这个庭院就再也没有受到类似臭狐狸这等危险人物的入侵了。本来还舒了一口气,可是有位伟人说过,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从这诡异的形势上可见不论是爆发还是灭亡都会让我辈尸骸无存……这行笄,到底行些什么东西啊……
    偷偷瞄向弥,那小孩儿还在低着头一个劲的揪着自己的衣袍下摆,绞啊绞的那上好的衣料子都快被他弄成一罐老年酱腌菜了。
  “……嗯……弥儿?”使坏的压低嗓子又唤了他一声。
  “少主子,小……小的不知道。”
  你那嘴巴说不知道就算了,可是这双眼睛忽闪忽闪的跟那作贼的似的,这也叫不知道?!
  好吧,本姑奶奶今天使出看家本领,跟你耗定了!
  “噢……不知道啊……”轻轻拿把扇子,学狐狸的样微眯着双眼,挑着眉凑近些,再凑近些。好啦,再离他耳朵三厘米的地方定格,轻轻吐出一口气,舔舔嘴巴说“弥儿,不乖啊,明知道也不说,在不说我可要罚你了……嗯……”
   只见那个小处男弥,仰着头用力抓着自己的衣襟,潮红着脸呼呼的喘着气说“主子……少主子不行啊……”
  “……嗯,什么不行啊……”好啊,你紧握着衣襟是吧,那我就用反女子防身术械下你的“武装”。哼哼,看看你说还是不说。
    噗嗤
  噗嗤?!
  啊啊啊啊啊,完了,玩过头了,我我我……我把他的衣服撕破了……
  我想说我不是故意的。
  可是,这一会儿看见身下的人儿,突然有种想流鼻血的冲动,这算哪门子的事啊!只见身下的人半卧在地上,一头青丝凌乱的撒在身上,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此时烟雾弥漫,粉嫩的嘴巴微张轻喘着,脸上一抹可疑的潮红,左边香肩半露锁骨上一粒红砂痣娇艳欲滴,而我手上还握着刚被撕下来的一块布。这是什么状况啊,我可从来不知道我的力气可以把一个衣服给撕下来,哇……怎么办会不会告我弓虽.女干未遂啊。
  正处于慌乱中不知怎么处理时,突然身下这个人儿的声音却完全将我打入石化。
  “少……少主子……万万不可,虽然奴才想……可是少主子可不能在我这糟塌了身子啊,您还得留在行笄时破处的。”
  简明易了,我不能在这里压他,
  因为
  我,行笄时要行房破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老天爷!!你把我放在了一个什么鬼时空啊!


  崖边遇见神仙哥哥

  冰镇荔枝雪莲膏、血燕玉蛤粥、翠螺虾仁饭……一桌子美味啊。
  可是就是提不起我的食欲,你说我贱不贱,当小乞儿哪会脏馒头也照啃不误,可如今才脱胎换骨没几天这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却让我食之无味。就是那个死后翎,自己享乐堕落腐败就算了,还让我跟她一起。什么叫十五行笄,特别是当弥好心的提醒我再过十天就是我的十五岁生辰时,我就非常抓狂想杀人了。我才不要跟一个不认识的人那个呢,长得帅有屁用啊,还不是男宠一个!!
  可是,当我想起来去找后翎时,却被告知,我亲亲母后现在在闭关,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说实在的,呆在这里差不多半个月了,就是初来的时候见过她一次,被她丢下这个炸弹后就再也没见找她了。
  “不行不行不行!!!我要自救!!!”摔开玉石玲珑碗长啸一声。
  不理会被我撒得一身米粒,呆呆望着我发愣的弥,洒着脚丫子就往外窜。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要勘探军情!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被安排在自己庭院后,就没出过门。怎么说呢,因为上次进来时看到的极限片太多怕再受刺激,再者,看准色狐狸之辈不敢明目张胆的闯进阁楼对我性骚扰,所以就这么打算做个万年乌龟窝在壳里,不理事世。没想到现在一出庭院就傻了,这劳什子宫殿怎么这么大啊,我想很诚实的说一声:呜,我迷路了!!!
  这附近也没看到侍人经过,连个问话的都没有。哎,早知道就应该把弥这小子也一起拉出来的。
  隐隐约约中似乎听到了一曲悠扬的琴声,哇,听这声音就知道是个冰清玉洁的孤傲人儿弹出来的,反正已经迷路了干脆去瞅瞅。
  蜿蜒的石子路,挺拔的竹林,陡峭的崖坡。妈的,别人皇宫里的园林是假山假石,我这后妈的宫殿里居然有真山真石还有悬崖和瀑布?!要知道见个人还要爬山攀崖的,我干脆早早走人算了,呼呼呼,喘着粗气叉着腰望着这被雾气围绕的崖坡,听着耳边越发清晰温婉的琴声突然觉得或许此行不虚行。
     挽着裙摆缓缓靠近,只见雾色中隐约可见崖边一株桃花下一席白色的身影正盘膝而座,身旁两个小童手持着箫和笔墨笔挺的站着,看见徐徐走来的我来似乎都愣了一下。
     呃,看着那两个小童一脸警惕的望着我,我也不由得止步,这么上去可能会唐突了一点,低头望望自己,嗯小小的手脚,娇小的身材,嘿嘿我现在这个身体还不满十五岁,干脆装一回小可爱,反正这正是不足150的我经常弄的小伎俩。
     于是偷偷松开裙摆,任它垂在泛着湿意的青草上,然后低着头眨巴着眼睛,一头撞进了白色身影的怀里,“……这是哪儿啊,迷路了…哥哥…好怕……”说完还不忘睁大泛着泪光的眼睛给他看,提高我的信誉度。
     哇,这不看还好,一看真是吓一跳,恍惚看到了天人啊,现在终于知道了段誉为什么会叫王姑娘为神仙姐姐了,我真的有种冲动想改口叫他神仙哥哥。白如雪脂的肌肤,清澈不含任何杂质的眼睛,此时像是受点了惊吓似的愣愣的望着我。还有他好香啊,小心的吸一口气,一股梨花寒气便充斥在我的周围。
     “呵呵,霁雪,这是哪来的丫头啊”突然一个温婉如玉的声音出现在我旁边。
  呃?!这里还有一个人?桃花树枝背后出现一个拿着昙花扇的男子,人如桃花别样红,此时一句诗便猛地炸现在了我的烟脑海里,一个如温玉般却不乏高贵气息的男子。我今天是撞邪了还是怎么着,一出门就遇到两个人间绝色?!
  “……你……呃……”
  神仙哥哥说话了,我赶快转回我的小脑袋努力聆听教诲。等等,他手僵硬的放在我的身上,他不是嫌弃我想把我拉开吧,不行!我得想办法。
   我挣扎着小脑袋更是往他怀里扑去,小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抱得紧紧地,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哥哥,我不知道回家的路了……我……我听到这里有琴声就过来了……呜……你们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我好怕……怕。”
   似乎很有效,神仙哥哥神情微愣了一下便软了下来,把我轻轻搂在怀里,悄悄的帮我顺着气,哎都怪我演得太厉害了,哭腔带哽咽我真是佩服我自己啊!!
  “……你……别哭啊……”
  就哭!
  “…这么高…怎么上来……”旁边的玉面公子找我搭讪了。
  爬上来的呗!不过就不理你。
  哇,他身上真是超级好闻啊,嗅嗅嗅。
  突然,一阵轻柔舒缓的琴声响起,不解的看着神仙哥哥,只见他向我轻轻一笑,此时此刻万物春风啊。我呆呆的趴在他怀里,他轻拨琴弦,一曲舒畅安宁的曲子便倾泻而出,听着听着似乎心绪平静了很多,不多时悠扬的箫声也加了进来,似嗔似吟,一曲婉转悠扬的曲子在崖边久久盘旋。后来这个画面被身旁的童子用笔墨画了下来,泛黄的画面中,雾气弥漫在整个山崖,一个孤傲清风的白衣公子席地弹着古琴,他的身上趴着一个温顺的娇小身影,一位贵气十足的玉面公子斜靠桃花下吹着箫,温柔的望着女孩笑着,漫天的花瓣纷飞,那一刻似乎是永久。


  崭露头角

  “好啦,小家伙平静下来了吧,告诉哥哥,你怎么到这儿来的……知道这是哪儿吗?”玉面公子握着箫,一双鹿一般湿漉漉的眼睛温柔的望着我。嗯他似乎也不坏,不过我可不想这么快告诉他我是少宫主。
  “这是后湮(淫)宫”我点着头煞有介事地说。
  神仙哥哥和玉面公子蓦然对视,然后玉面公子又开始下一番的发问了,从始至终神仙哥哥都一言不发的望着我,若有所思。
  “……是谁把你带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