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4
《《后湮宫》》

分节阅读_4

作者:也顾偕 字数:4430 热度:13
进来的……奇怪这里……不会有女孩的啊。”玉面公子摸着箫喃喃自语。
  “哥哥,这里好奇怪,都是一些长得比姐姐还漂亮的哥哥,而且他们的衣服穿得也好少噢!”
  呜,玉面公子脸一潮红,便转过头佯装咳嗽了一声。
  奇怪,又不是说你,你穿得很正常啊,你害臊个什么劲啊,对了他们两个看样子不知道宫里来了少宫主,难道不是宫里的人?!哎,说真的要是他们真是我那变态妈妈后翎的宠臣还真有点暴殄天物。不行,得尽早岔开话题,不然没多久就得露陷了。
  “你……喜欢这曲子么,你懂音律?”哇!神仙哥哥发问了。
  “当然,很好听呢!可……可是我不太懂,不过我会唱,你们要听么?”我直起身子,认真的望着他们。
   闻言神仙哥哥轻轻的颔首,玉面公子也晓有兴趣的望着我,
  我拍拍裙摆上的露水,缓缓走到这被白雾弥漫的陡峭的崖顶,深吸一口气:
  “唯一纯白的茉莉花
  盛开在琥珀色月牙
  就算失去所有爱的力量
  我也不曾害怕”
  回头看他们似乎被我的歌声镇住了,被群山包裹的山崖回声很强,听自己的声音都能感觉一种空灵,我闭上眼睛仰头,沉醉在自己的世界。
  “天空透露着微光
  照亮虚无迷惘
  在残垣废墟之中
  寻找唯一梦想
  古老的巨石想象
  守护神秘光芒
  清澈的蓝色河流/指引真实方向/穿越过风沙/划破了手掌/坚定着希望去闯”
   悬崖的雾气将我环绕,我的长裙飘飘,我只是睁开迷蒙的眼睛用自己的心去唱,毕竟这是我曾经的那个世界的歌,虽然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不过这次我要用心去唱。
  “唯一纯白的梦里花
  盛开在琥珀色月牙
  就算失去所有爱的力量
  我也不曾害怕”
  突然一阵箫声跟随着我的旋律,在我恍惚中古琴的声音也伴随而来,我凝望着他们,浅笑。
  “就算失去所有爱的力量
  我也不曾害怕
  穿越千年的石板画
  刻画着永恒的天堂
  轻轻拭去漫布全身的伤
  我从不曾绝望...”.
  我深呼一口气,望着那两个已直起身的男子,玉面公子此时已经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我, “这气势…这声音…是……您……您是”
  而神仙哥哥此时也一脸的恍然,呵呵,看来是被发现了,装不下去了。
  “少宫主……少主子,您过真跑这儿了,让我好找啊”远处小处男弥一脸潮红的跑过来,“呃……霁雪公子、诗楠公子好……”
   神仙哥哥只是微微颔首随后便低头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玉面公子倒是大大方方的一笑,眼中有闪着一丝神采“原来果真是少宫主,在下诗楠。”
  “诗楠公子有礼了,叫我卿湮就行了,有冒犯之处,请不要记挂在心上。”
  说到这儿我偷偷瞄了神仙哥哥一眼,只见他还是低着头调试着古琴,呜,刚才充嫩吃他豆腐,他不会生我气了吧,冲他甜甜一笑,他还是低着头不搭理我,呜,不会是以为我故意戏弄他的吧,看来是被讨厌了。
  于是和诗楠随便聊了一会儿,便郁闷的跟着小弥子下山了,唉,至始至终神仙哥哥都没有再瞧我一眼,呜,果真被讨厌了,被人讨厌的滋味真不好受。


  ……

  “小弥子,你说今天遇到的两个公子都是住在后湮宫的公子?!”
  “是的,主子,那个诗楠公子可大有来头了,他可是我乾国的三皇子而且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小弥子,你说他们是这宫里的公子,可是他们怎么好像不认识我啊?”
  “主子,公子们又不经常在宫里,宫主给他们很多自由的,这个宫中的门随时为他们敞开,而且听说这次诗楠公子携霁雪公子回乾国办理政事,昨日才被宫主急忙藏召回的。”
  啊,原来我的霁雪神仙哥哥是这里的公子啊,公子公子,这么说来也是宠臣?!
  “诗楠公子他……(以上省略两百字)……少主子,真得挺不错的,您可以考虑让他成为行笄人之一啊。”
  神仙哥哥倒是可以考虑,呸呸呸,谁说我要行鬼什劳子笄。等等,他说什么来着?行笄人……之……之一?!
  “小弥子,你老实告诉我,行房……不是,行笄到底要几个人啊……”
  “少宫主,我今儿个为了你偷偷打听了一下,说是五行八卦,阴阳之术行笄之时是五到八个人为最佳。”
  啊!啊啊!!什么!!!!五到八个人车仑.女干?!
  那我干脆死了算了!!!!!!
  那鬼杀的小弥子似乎还没看到我面如死灰惊恐万分的表情,还以个人在那里侃侃而谈:“少宫主,您真地考虑一下诗楠公子吧,听上次伺候他的凌儿说,公子肩上还有守宫砂呢,我乾国不比遥国和其他国家,我们的男子不论地位如何,出生都要点守宫砂的……”
  谁能把这吵死人的麻雀给烤了!五到八个人……五到八个人……呜呜呜呜……
  不行,我得赶快解决掉这件事情,当务之急我得立马把后翎这后妈揪出来。
  “小弥子,这儿最受宠的是谁啊?呃……我的意思是,天天带在后翎身边伺候的是谁?”
  弥子正沉浸在对他们的诗楠公子的意淫中,恍惚了半天才呐呐的说:“是弘氰公子和赝狄公子……”然后那小毛孩还轻呼一声“少主子,他们可是宫主身边的大红人……您要他们行……您真得不考虑一下诗楠公……”
  公你个头啊,这可是关系到本小姐的贞操问题,谁也不能拿本小姐怎么着!后翎后翎后翎找出来找出来,我一路碎碎念的冲出房门。
  然后又一阵风似得冲回来,紧张的抓起目瞪口呆的小弥子:“你肯定……行笄之前没人敢碰……破我身子?!”
  得到证实后窝里马飞奔出去。
  正所谓风一样的女子就我我这样一个疯子。

  “狐狸……臭狐狸……色狐狸,你给我出来!”在侍人的带领下我站在某人的屋檐下狂喊。
  门碰的一声打开了,露出一双晶莹剔透的玉足,接着是一双妖媚摄魂的眼睛和那只翩翩起舞的蓝蝴蝶。
  “呃,弘……氰……我找你有点事。”
  奶奶的,我怎么看见他气焰就少了一大截啊,不行不行。振作振作。
  “噢……少主子……找我啊”他半眯着眼睛,眼睛里那一泓水笑得跟那能滴出蜜汁似的“氰儿在日日夜夜这里等主子等好久了……进来啊”
  他在这里等我?真的假的这只骚狐狸。怎么办,进不进去。不管了为了我的贞操之战我拚了!
  古色古香的房间有股浓郁的檀香味,狐狸半靠在门槛上随意将门带上。
  “狐……氰儿……你知道后翎在哪闭关吗?”
  “少宫主,今个儿来就是为了问这个吗?”他慵懒的划了一下头发,低低的笑着“少宫主死了这个心吧,我不会告诉你的。”
  哦,这么说他是知道了,只是不愿意告诉我,嗯这就好了!这样就不用去赝狄那个黑煞神那里了。我低下头努力的眨巴着泪水,用饱含着泪水的眼睛真诚的可怜巴巴的望着那只臭狐狸,然后轻轻晃着他的衣袖“……氰儿……告诉我嘛,我找她有急事”虽说这一招已经很老套了,但是屡试不爽最起码在冷得跟那冰似的神仙哥哥哪里都管用。可是我忘了眼前这个家伙不是神仙而是个千年妖精。
  望着他那个千年不变的魅惑的脸于是我只好舍身就义,慢慢一点一点的贴在他身上……


  失策

  望着他那个千年不变的魅惑的脸于是我只好舍身就义,慢慢一点一点的贴在他身上……
  收起泪眼迷蒙的眼睛,踮着脚将自己轻轻贴在他的身上,本姑娘看过这么多的聊斋志异,不信用狐媚子的方法迷不了你这个臭狐狸。
  轻轻将一直手环在他肩上,用脸厮磨他的颈项,喃喃的唤着“氰儿……我的亲亲狐狸……告诉我啊……”
  不中招?!
  继续ING
  学着他的样子,张开嘴巴轻轻含住他的耳垂,噬咬着舔着。呵呵,他身体微微颤了一下种招了吧。缓缓将另一支手悄悄划进他敞开的衣襟,电视里怎么演的去了,对了,用指头轻轻打着旋,然后捏着一边樱桃揉搓,哇!粉嫩嫩的,好可爱,超级像我爱吃的樱桃,呃……不知道甜不甜,轻轻舔了一口,尝不出什么味道啊,于是低头重重一吸。只听见耳边一阵轻喘低呼“啊……你这恼人的小妖精。”
  天昏地暗,一转眼我就被他压在床上了。
  出什么状况了,不行今天是我来套情报的,可不能被敌人给压倒了。于是我娇媚一笑,一翻身遍又把他弄在了身下。
  “氰儿,告诉我,后翎在哪嘛……我从没求过你呢。”当然,上次求你放小弥子的事不算。
  他望向我的眼睛微醺,眼角下的那只蓝蝴蝶也被情欲微染成了红色,好啊,死鸭子撑硬。我俯下身轻轻吻着他的喉结,沿着玲珑细致的肌肤一直向下,手也不规矩的越滑越下,月光下他的肌肤泛着可疑的嫣红,衣服已经随着我不规矩的手滑落到了腰际,说实在的这只死狐狸的自制力还不是一般的好,明摆着已经喘得不行了,还死不开口。
  手继续往前探,啊啊啊啊啊,我趴在他身上脸一红,这这这这这只臭狐狸里面什么没穿……我触电般的松开手,可是晚了,那火热般的触觉现在还停留在我手中,甩也甩不去,低头一看,狐狸的衣服已经被我带得敞得更开,清清楚楚地可以看到一擎天柱,将他的下摆撑得更那帐篷似的。啊,死了死了死了,玩过头了,我一脸无辜的望着一脸潮红死死盯着我的狐狸,刚想溜之大吉却被他死死扣在床上“湮儿想走嘛,已经晚了。”
  说完狠狠的吻住了我的嘴,他的舌头像灵巧的蛇一般游走在我齿间,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他贪婪的吮吸着我。天哪这是什么情况,我被他弄得晕忽忽的,突然腰间一凉我才发现不知不觉衣物已经被他退去得差不多了。
  “弘氰……不要这样子,冷……”
  “冷吗,这样就不冷了……”他划开他剩余的衣物,将那滚烫的身子紧紧贴在我身上,那个东西也有一下没一下的磨蹭着我,不行,在这样我就玩完了。
  “弘氰……不要……你听我说,我还没行笄……十五行笄……”
  身上的人轻颤了一下,接着便在石化中。
  于是我趁机赶快穿手忙脚乱的好衣物,幸好及时发挥了俺的聪明才智,不然早被吃干摸净了。
  正当准备冲下床走人时,却被搂进一个滚烫的躯干中。
  耳边响起狐狸沙哑的声音“想知道后翎在哪嘛?”
  我在黑暗中闪烁着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可爱的狐狸大人。
  只见他紧紧搂着我怕我逃掉似的,苦笑着说“那帮我先解决掉吧……用手……我教你”啊?啊!!!


  继续微H~

  一缕若有似无的檀香,在精致的香炉中缓缓升起。

  古色古香的卧房中,轻纱抚过,透过月光可以隐约看到床上半遮半掩的躯体,一张木雕花床随着床上人儿的动作吱吱作响,到处散发着糜烂的味道。
  
  “氰儿……我……”

  “湮儿……亲亲……乖……像刚才我做的那样,来手神过来轻轻的握着它,它需要你。”这个叫弘氰的臭狐狸斜靠在床上,动情的半仰着头,一双眼睛如水似的望着现在面红耳赤,不知所措的我。

  没错,我就是这个苦命的少宫主,偷窃情报失败不说还得被他这么使唤着,不过为了我不被那五个八个的阴阳之术困扰,此时此刻我只有埋头奋战了。

  哇,说实在的活了二十年……呃……虽然我现在只有十四岁……但是从来没看过男人的这个东西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