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1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1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30 热度:12
好好的啊……等等……不舒服……舌头也是软的牙齿也是硬的?!他这是哪门子的不舒服……“氰儿,你要是哪天舌头都是硬的牙齿都是软得再来找我吧……”瞥着眼没好气地看着他,却对上一双亮得水光盈盈的眼睛“湮儿……你心疼我了……是吧。”
  谁心疼你这个臭狐狸了,还害我瞎紧张了一番。
  “氰……你真得很想吃噢?”我捻起一粒瓜子仁故意的在舌尖舔舔,在他面前晃一晃,果然那双眼睛贼亮贼亮的。
  “……那……”我掩着嘴巴笑得阴险狡诈“……耍几个猴看看。”
  果然,后者脸都变了,嘿嘿让那个把外貌举止看得比命都重要的骚狐狸耍猴,干脆拿刀子杀了他还快些。

  不一会儿,他风一样的溜走了……
  三分之一炷香的时间,
  他又风姿绰约的回来了,不过到是离我离得挺远的,估计是怕了我了。
  只见他小心翼翼的从侍人手中接过一个闪亮亮的八宝珍盒,宝似的在我面前晃着,什么东西啊……眯眼一看……
  好想吃……
  盒子里是我最喜欢的奇异青果……呜,那东西据说是凤国的珍宝,可是在我看来就和以前吃过的马蹄差不多……可是人家很喜欢吃马蹄的……所以也很喜欢吃奇异青果。
  偷偷扯扯小白的袖子,“阿白,昨夜儿的果子还有么……我还想吃。”
  小白呐呐地说“主子,那是宫主特意叫人给您送来的,凤国使者献给宫主也全给你吃完了。”
  啊,不是吧……可是人家真得很想吃……
  那那那那那,我颤颤的指着那个献宝的臭狐狸说,“那那个臭小子,怎么会有?!不是说给宫里的都给我吃完了么。”
  “……主子。”小白,瞥了我一眼,用真的假的你不知道吗的眼神看我,然后叹了口气说,“弥儿是说凤国使者献给宫主的果子给您吃了。”
  有区别吗?
  “……那是凤国使者单独程给弘氰公子的。”
  凭什么?!
  “……因为弘氰主子是凤国的神官。”
  哦,原来是这样……什么!!!!他?他他他他他,那只骚狐狸是……神……官……?!
  不像啊,印象中神官应该是洁身自好,最起码也应该像霁雪那样一尘不染的啊……他哪里像了……我严重受打击了。原来神官也可以当男宠啊……这……凤国可真开通……我后妈可真有本事啊……

  瞥一眼,那个拿着满盒的果子轻轻的嗅着的狐狸……
  呜……真想吃。
  “湮儿……”狐狸在那边远远的,笑得倾国倾城“湮儿……想吃么……”
  想,不过……
  估计,他那小心眼儿一定不会放过我。
  果然,他笑得那个灿烂“湮儿过来啊……氰儿喂给你吃……”
  咦?就这么简单?!
  于是当我屁颠屁颠得跑过去时,就被狐狸紧紧的箍在怀里了,干什么啊……怕我跑啊……
  他的唇贴我近近的,嘴巴呼出的温热气息瘙痒着我的耳根“……用嘴巴喂。”
  嘴,
  嘴巴喂……
  挣扎ING

  弘氰搂着我笑得那个得意,跟那个抓到母鸡的黄鼠狼 ……
  呸呸呸,我这什么比喻啊……
  与他的厮杀中,斜眼看见一个抱着古琴的身影隐隐迭迭,孤傲的站在回廊的尽头。象是高山遗雪,空谷幽兰,那么凄冷……霁雪……是霁雪……
  他在那里多久了,一直在看这么……
    
  “湮儿……”狐狸那双搂着我的手,突然悄悄移到我腰间轻轻蹭了一下,我几乎吓了一跳,抬眼诧异的看着他,他拈着果子含在嘴里,把脸不声不息地贴了过来,望着那带着点幽怨和期待的漂亮眸子……
  阳光明媚的下午,叶影斑驳的撒在我们的身上。
  我懒洋洋的坐在狐狸的腿上,搂着他晒着暖和和的太阳,轻轻舔着狐狸整个儿含过来的果子与他耳鬓厮磨……
   狐狸的那双眼睛柔如春水般,带著薄雾似的光华。
  而那个晓月清风般雅致的男子,却不声不息地站在角落里,显得安静,沉郁,凄清。


  **************************************************************************

  夜晚静悄悄的。
  我一个人可怜巴巴地捂着肚子从庭院的睡塌下往屋里挪。
  “呜……怎么肚子这么痛啊……今天吃了一盒子果子,不会是拉肚子了吧。”。
  啧啧,往屁股后面一摸,湿漉漉的红红的一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说呢……怎么搞得,原来是……大姨妈来了……

  惨了,回去还得换衣服,对对对,现得把睡塌清理干净,不然给小白他们看到了不又臊死了……
  咦?
  怎么这么干净啊。
  僵化中……
  突然想起,一个下午都坐在……狐……狸……身……上……
  那他……
  算了,拍拍脑袋,反正骚狐狸穿得是红衣服。
  哈哈看不出应该看不出嗯绝对看不出看不出看不出看不出……应该看不出吧……


  PS:于是整个晚上弥儿都奇怪的发现他的少宫主都一直在碎碎念加梦呓了,结果忠心的小白在第二天去关心主子时,还被外加送上了一贴锅……哎,可怜的小白……


  生活琐事2

  呜……
  从没发现做女人这么别扭
  今天是第一次。
  这得从昨晚说起……

  “……弥儿……那个……”望着小白眨巴眨巴有些退缩又狐疑的眼神,像极了一个自我保护过度的小野兽,可怜的娃儿,想一想我已经有好久没有这么正儿八经的叫他弥儿了,上一次这么唤他好像是活生生当着他的面“偷”走了他那装药的宝贝香制药斋盒时……
   咳嗽一声
  “呃……弥儿……你有没有……”顿住了……望着小白那倾耳聆听的样,突然跟那卡了喉似的。其实我想说弥儿我大姨妈来了就是来女人每月都会来的那个你有卫生护垫么我流量很多要超常夜用加护翼的……可是,望着那白净净粉嫩嫩脸颊和那男孩特有的喉结……呜……说不出口啊,怎么说我心智也是二十来岁的大好女青年……怎么好意思跟一个正直青春发育期的小青年要这个……东西……啊,再抬头对上他那水汪汪纯纯的眼神,挫败……得!毛爷爷说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算了,小白……帮我弄一些柔软的布帛……要吸水……”
  捣鼓
  自己捣鼓ING


  一炷香
  三炷香……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疯了,速度赶不上进度啊。这边还没弄好呢,那边就血崩了……怎么这个身体情况比我原来的还夸张啊……整打一漫画名字——《红河谷》嘛……
    不行,得找外援
  可是……呜……今个儿掉进男人堆了……前前后后都是男人……
  瞥一眼,蹙着眉奇怪的看着我瞎忙活的小白,呐呐地说:“小白……我来葵水了……
  帮我弄点,你们这女孩子经常用的那个东西来。”
  风吹着窗子吱吱的响
  屋子里静悄悄静悄悄……
  抬眼看,
  眼前这家伙眉毛跟那打了结似的,手指扭麻花似的半响才怯怯的问“主子……女孩经常用的东西是什么啊……那……个……什么是葵水啊……”
  啊?
  呜,我指着他的手抖,筛糠似的……不要告诉我他从小在后淫宫长大,不要告诉我他除了后就没接触过别的女人,不要告诉我我遇到的是一个超级单纯的小处男……呜……不过看他那个样子,好像似乎可能是。
  算了,小白PASS掉,我可不想给他上整晚的生理课。
  呃……
  想一想,弘氰?不行不行,估计他没发现自己那套华丽丽的衣服被我“玷污”了,要找他那还不知道等会儿要签订什么耻辱的卖国协议呐……霁雪是药师,可是不想找他……诗楠好像也是处男,而且跟他也不是很熟……赝狄?直接PASS!自从上次和他那个后,我就常躲着他不为别的总觉得别扭,他那晚也应该也是为了帮我治病才被后派来的吧……后?后?!对了,去找她……她是宫里唯一的女人,呵呵,瞧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挺胸,抬臀,夹屁股一路小步的挪到后的寝宫……
  里面静悄悄的,窗户开着,风徐徐的吹进来,掀起纸张簌簌的作响,一张宣纸就这么轻飘飘的扑向了我的脸……
  打开一看,龙飞凤舞的两行字:
  “深染樱花色 花衣引旧思  虽然花落后 犹似盛开时。
   吾心非汝心 所感两相异 日暮归途穷 欲告亦无力 ”
  似乎句句滴血,字字无奈……是写给后的情书么?轻轻的将它压在墨砚,却无意中瞥到离案台不远的大床上似乎露出了一个什么东西……那形状,有点像画轴……
    是传说中的缘玠洞的那幅画么
  我轻轻挪步,将它小心的拿在手上,光滑的触感,泛黄的纸张,没错……这感觉,就是那个画。用手指细细的摩挲着,一股熟悉的感觉蔓延开来,什么东西快速的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让人来不及去捕捉它……
   画一点点地铺展开
  雾气弥漫的湖畔,两个相互依偎的身影叠成一道影子,一把古琴胡乱的摆在旁边有一半还浸泡在了水中,月光如水般倾洒在他们身上似仙似梦。那个白衣男子姿态闲雅,清风如玉,闲逸安静的脸上璀璨星光般的眸子温柔似水,眼角下的蓝蝶诡魅惑人,怀里的女子一根木簪斜入云鬓,额头上一点牡丹娇艳绽开,殷红的图纹将眼睛魅惑得更摄人心魄。
  天哪……
  这是我的爹爹和母后么?只是……这个男的长得像极了霁雪,而这个女的虽然妆描得妩媚却明明不是后,反而……回眸看看案台上的镜子……这女子明明是我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

  指尖轻轻摩挲的画卷,很熟悉,胸口象被死死的压著,痛,四分五裂一样的痛。
   一刹那很多画面浮现着闪过我的脑海……
  “卿儿……你看这画得怎样……”
  “风起樱花落,余风尚逞戚,空中无水往,偏有乱花飞……”

  “卿儿,起身了等会儿身子又着凉了。”
  “卿儿,睡饱了么……”


  呜……
  眼前黑压压一片,一点点零星片断飞快的在我眼前闪过,胸口好疼,像是被撕开再活生生的把一些东西塞进来……一股莫名的悲伤辛酸夹杂着心口传来的阵阵疼痛紧紧撕扯着我,无力的抽噎着蜷缩着身体靠在床头,酸涩的液体就这么滑进了我嘴里……
   这是我这身体的记忆么……这么的感伤撕心裂肺的痛……
  瞟一眼掉落在的床头的画轴,胸口没来由的又是一阵抽动……呜……得赶快把它收起来,不然迟早会心肌梗塞死翘翘……
  小心的将画轴收好放回原处,呆呆坐在做桌子旁拨弄着玉石杯,心里乱成一团麻。


  ******************************************************************************

  
  门被推开了,
  后看到懒懒的趴在桌子上毫无生机的我时似乎愣了愣,随后那双眸子有这些许欣喜“湮儿”她缓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