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2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2

作者:也顾偕 字数:4490 热度:12
缓的走过来,白皙的手指拈起白玉壶不缓不急的倒了一杯香茶递了过来“……这么晚了,湮儿怎么也来想起看我来了。”
  无精打采的嗯了一声抬眼正陷入她眼中,一潭波光粼粼的清泉荡漾在魅人心魄的眼眸中,刹那间勾人心弦……呜,好好地放什么电啊……忙撇头捂着玉石杯轻轻抿一口,呼,刚刚被刺激了现在又被她看得手脚发凉,先喝一口缓和暖和。
  ……这茶好香啊……甘醇的味道熨帖着我的舌头,一股稍纵即逝的清澈茶香蔓延的我的唇齿边。看着我半眯着眼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后眼眸里的宠溺像是要溢出来似的“好喝么……这是你以前最爱喝的,我今天才派人寻到的,本想给你送过去没想到…你自己便跑来了……对了,湮儿来是有什么事么?”
  对了对了,说正事,咋就一喝到自己以前喜欢的东西就兴奋得找不着北了呢……等等……以前喜欢的?我不是一直都在昏迷不醒么……正想着突然腹部一股热潮涌来,妈呀,说正事说正事。
  “后,你有什么东西用么,我来葵水了。”啊,一口气简洁易懂干净利索,还是跟女性沟通起来不臊啊。
  抬眼看着头,只见她颜白如玉的脸上有些微微绯色,咦?她脸红个什么劲啊……
  “……湮儿,我这没有好的……明天给你弄过来好么。”
  啊?没这个必要吧,俗话说管它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我的亲妈呐……现在有啥给啥吧,再不然明天我一起身床上还不制造出逼真的血腥屠杀犯罪现场的假象啊,我那住的可都是一些未成年的小孩,这么早就进行刑事教育似乎有点不太人道。
  “……我这……现成的也没有。”
  啊?啊?未必这个月你的过了,用完了?
  “……我自从生了你之后,就没用了……”
  晴天霹雳!!!!!!这病可大可小……她怎么不找人帮她瞧瞧啊……还还这么纵欲……年纪轻轻的这身子弄坏了可怎么是好啊……还是说……练那个什么鬼阴阳之术就可以避免每月一次的那个什么啊……哇……要真是那我也找人人来练练……
  对了,最近也没瞅见她和男宠们在一起。狐狸几乎是天天粘我,连天天不离她身的赝狄也没看见在她身边晃了……难道是上次行笄之后她就打算把他们全打入冷宫或是塞……塞给我?!
  “后…… 那个……行笄……怎么没看见你和他们……是不是我……他们……你……”哎呀我在说什么啊,这怎么好说嘛,难道让我问她你怎么不跟你的男宠们那个啊是不是看见我跟他们那个了你就不要他们那个了准备把他们给我让我那个然后自己在另找人那个如果那样的话就千万不要啊我才不跟和你一样和他们那个。
  绞手指
  咱学小白拧麻花ING
  一双凉凉的手轻轻的抚上我的“……别瞎想……没那回事……湮儿,既然你的身体已经在慢慢好转了,我也用不着修那破玩意阴阳术了。”
  目瞪口呆,她,她刚刚说了些什么……
  正想问清楚,结果她就用一种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的表情就这么把我华丽丽的请出了门。
  呜……
  没天良,你不说就不说嘛,行头还没给我呢……
  于是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抬头挺胸,抬臀,夹屁股一路小步的挪回了小巢。


  ******************************************************************************


  叩叩叩
  清脆的敲门声
  “少宫主……这是宫主派小的们快马加鞭运送回宫的……请少宫主接收……”
  接着是一道道响亮的声音“天蚕棉帛十套”
               “丝绸雪记帛垫十二叠”
                 “南国丝绒布织十六匹”
                “……”
  呜……臊死了……这回宫里都知道姑娘我来生理期了……后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么?不是说明天才有的啊……还有还有……你你你对,那个念词牌的,才吃的夜宵么……有必要用吃奶的劲来读牌吖……讨厌……
  抱着玉枕躺在睡塌上幽怨的望着摆在房中的寒玉床,呜,今天不能睡冰冰凉凉的美容床了
  摩挲着被子打着……阿欠……
  一天又以不平静的方式平安的过去了。


  逛集市1

  “少主子……”小白的一脸郁闷的枕在我的膝上,轻轻的蹭着我,一下一下地有些许瘙痒,这个小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向我撒娇了“……诗楠公子下个月就要回乾国了,主子……你把他留下来好不好……”
   轻轻抬起他的下巴,湿漉漉的眼睛红红的,唉,小白好像超级喜欢他的诗楠皇子,难道这个小家伙他性取向有问题?……拈起他下巴左瞅瞅右看看……嗯,楚楚动人,娇艳欲滴是块好模子,好好打磨培养估计是个万年小受的料……
    至于诗楠么……自从行笄那次的晚宴之后就没有看过他了,似乎那时他也是后内定的为我行笄人选,可是不知为什么那晚他却没碰我,难道他也对女的没兴趣?!
  “……主子?”
  “嗯?小白,人家要走我是没道理拦住他不让的,只是……”脑海里浮现那个玉树临风的身姿,再看一眼小白一幅又急又恼的娇羞样……嗯!有爆料!或许走之前见他一面也不错“……不过咱们也得在他走之前看他还有什么要帮忙的没……是吧,小白,咱们走!”去见你暗恋的诗楠公子去。

    
  “诗楠公子”
  “湮儿少宫主……你怎么来了”他站在庭院中朗朗星目中泛着欣喜。
  呵呵,还不是陪小白来会情郎。偷偷瞄一眼站在我后面兴奋得看着我们的小白,啧啧,小白小白啊,有必要看见诗楠公子这么兴奋嘛,连带我一起电,你当你眼睛是高压发电站啊。
  “诗楠公子下个月就要走了么,何不多留几天?”
  “……只是宫里遣信过来,说皇兄登基得回去一趟……湮儿……不想让我走么”他抬眼看着我,一捋青丝随意垂在绣着紫金花纹的肩头,说不出的风韵贵气。
  啊?偷偷瞥一眼小白紧张的看着我的眼神,轻轻顺一口气“是啊,这后湮宫无聊的很,本来熟络的人就不多,要是你也走了我还不知道有谁还能陪我打发时间。”就是说嘛……你走了……小白的万年小受驯养计划就没人来完成了,那还不无聊死啊。
  诗楠听闻那鹿一般温顺的的眼睛透着零星的琉璃的光彩,“来人啊,快些上茶。”随后轻笑的望着我说“湮儿你说这话,我很高兴呢……”
  侍人们从里屋小心翼翼的端出四盏白玉杯,空中散发着阵阵的甜味,这是什么好香啊。
  诗楠起身抬手亲自端起一杯递给我,那身姿说不出的高贵“……这是我托人从乾国捎来的蜜茶。”然后对着一直在我身后探照灯似得望着我们的小白说,“弥儿,你也尝尝,你也许就没喝过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劲爆的消息啊,他们俩很熟?!
  喝茶的时候小白那个手抖得……惨不忍睹……呜,我这个当主子的……丢脸死了。
  “湮儿……你说你最近很无聊……都没出去玩的么?”
  “是啊……我很想出去的,可是他们连门都不让我踏。”
  他沉吟了一会儿,抬头温雅的一笑“刚好下午的时候想去添置些东西,不知道湮儿能否帮忙一起挑选?”
  真的假的?可以出去?!
  “至于……后那边我会去跟她说的。”他说完晃着扇子笑得玉面春风。
  呵
  ……好一个玲珑细致的心……将来一定是一个温柔小攻。

  *****************************************************************************

  啊啊啊啊“诗楠你不是说下午是帮你添置东西么”望一望马车旁站着的两个挺拔的身影,突然由种走人的冲动……怎么赝狄和霁雪来了……
  “赝狄是后顾及我们的安全,特意派来的……至于……霁雪么,是我请他一起随行的。”
  是么,长途跋涉是得弄一些贴身的药石以防不备,他叫上霁雪应该是这层意思吧。
   虽有点不情愿,不过还是被拉上了车。
    
  车饰极尽华丽,锦帷络带,耳畔传来一阵缨络流苏叮咚……
  我有些不自然的坐在车里,左边是诗楠右手边是赝狄,霁雪不声不息的正对着我坐在我前头,我低着头,车子轻晃着,盯着那个人一尘不染的白色靴子微微的发楞,如果没有那个晚上或许我们都会不一样…… 抬头看他,突然跌进那一泓温柔的清泉中,再深究时,他一撇开头去了,淡淡的脸上没有任何痕迹。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啊,整一川剧变脸王……无聊的环顾着车身周围却瞥眼发现诗楠和赝狄也在看着我,怎么,我脸上有东西么?
  悄悄拿出面镜子,
  照一照,
  很正常的一张脸啊,瞥见还看着我发愣的诗楠,突然使坏地就着镜子学着电视里古代小娘子一般掩眸轻轻一笑,
  笑靥如花似雾如画似烟……恍神ING……
  再一回头时诗楠已经微微侧头,如玉的脸上泛起一抹绯红;而赝狄那鹰邃的眼睛带着笑意的望着我随即若有所思转向霁雪……
  这气氛诡异啊
  他不会还以为我和霁雪有什么猫腻吧……

  一声清脆的吆喝
  车子缓缓停下了,可是我还是猝不及防的往前一倾,身子便倒入一个暖暖的怀抱,霎那间一抹清幽的梨花香紧紧环绕而来,一双修长的手指轻柔的扶着我,透着衣服传来指尖的一丝凉意,我呐呐的往后缩了缩可是执着我的手更添加了几分力道让人挣不脱,我吃惊的望着那个雪一般脱俗的男子,他眼眸闪避着晃了晃便悄悄的松开了手。
  ……真不知道外头的小白是怎么驭车的,我喃喃道,然后很不雅的拍了拍裙摆在三双诧异的眼神中……爬……下了车。

  *******************************************************************************
    
  集市真得很热闹
  以前当乞丐时有的是时间却只能看没钱吃没钱买,后来当上了少宫主虽说有钱了可却没时间出来溜达……现在可好了身后有三大财神爷靠背,和一绝色小跟班,怎一爽字了得的!
  哇,枣子膏……哇哇杂耍的……哇哇哇哇货真价实活生生的小地摊货……呜呜呜……看到你们太好了……亲切啊……我不顾形象的掩着袖子伸进纱罩里抹着眼泪。
  没错,本大小姐从车子里出来就在诗楠公子和他的走狗小白的威逼利诱下戴上了纱罩,虽说不乐意但还是不能给他们带来太大的麻烦,再怎么说后淫宫还是很拉风的……多一麻烦不如少一麻烦……

  回想ING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不戴”
  “湮儿乖……你这样出去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的……”
  “不就露一脸嘛,又没露点怕什么”某女人大大咧咧不在乎地说。
  “……”三人神情怪异的僵化中
  “主子……什么……是露点啊……”车外侧着耳朵倾听的某小白奇怪的发问了。
  “闭嘴!”异口同声地三个声音再加一清脆的女声。
  “少宫主,现在各国的势力都在窥探后淫宫想向宫主与少宫主下手,您要是不戴,那咱只好再把驾车回去了。”一个冷冷的声音。
  “……”刚还生龙活虎的女孩一下子奄掉了,手指轻轻扯着衣摆。
  “湮儿怎么回不戴呢,她只是懒得狠,想让我们替她戴而已。”镂着金缕云纹的紫色衣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