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3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3

作者:也顾偕 字数:4545 热度:15
袖轻轻挽着,一双修长的手接过浮云纱罩便轻轻的遮住了女孩的倾城的脸,那张似玉般的脸笑如春风。
  “……可是,为什么不出门的时候不让霁雪给我弄个人皮面具啊”面纱里若隐若现透着女孩如烟似雾的眸子,那张胭脂般的唇委屈的撅着,可爱又惹人怜。
  众人的头一致偏向那个白衣男子。
  “不行”一直在一旁观望着默不作声的仙人般的男子微启唇缓缓地说“易容、人皮面具都有药性,对皮肤会有损伤……”
   沉静
  沉静沉静
  另外两个绝色男子陷入沉思中:好家伙这小子平常给我俩易容时就没瞧见说起这事……回去好好跟他算账……


  逛集市2

  伸手稳着胡乱飞舞的轻纱,望着热闹非凡的集市……热闹啊……
   街头百来双眼晴齐刷刷的望着我们这边,羡慕嫉妒犹豫疑惑样样都有……有点郁闷的望着身后四个看着我笑的意气风发的绝色美男们,真是狂不爽……为什么只有我要带这面纱啊,明明他们比我还抢眼……真不公平,还要饱受那些女人恶毒的眼睛的攻势和男人探究的眼神……
  算了,看就看,我又不吃亏。
   哇!!!那不是传说中的面人摊么……难道这个架空时代也有这玩艺?!一脸放光的望着手胡乱捧着着枣子膏、荔枝露、脸谱面具……的小白,好想要好想要人家好想要ING,小白眨巴眨巴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隐在轻纱后的脸,随即眯眼一笑便要往兜里掏钱。
  ……呃……还是算了小白,虽然咱家还算富裕,但你也不能太惯我了……我要啥你就给我买啥好是好可使用的都是偶的钱,我迟早会在你助纣为虐下把我老妈给败光的,而且我还得存钱离家出走呢,现在用完了以后咋办啊……再回头瞥一眼那可爱的面人,挥舞着手帕……再见了。  
    一抹悠然的梨花香陡然围绕在我鼻尖,一双修长的手拿起一只猪头模样的面人轻轻的放进了我的手中,冰凉的触感““老板这些我都要了,等会儿把剩下也放进那边的马车里。”微微侧头看他只见如玉的脸上淡然如风。
   真的假的?
  不用花自己的钱?!……可是……汗!为什么塞给我的是头花猪……抬头瞥一眼……唔,应该是自己多心,那脸上恍惚勾起的嘴角应该是我错觉……

  嘿嘿
  赚了赚了ING……要不再试试?
  哇哇!!!簪子!!!!
  呜呜呜呜好想好想要,低头偷偷瞥一眼赝狄,只见他装作没看见,可是那鹰眸中却闪过一丝笑意,只见黑缎狂龙的袖子一挥,一粒金锥子便掉进了老板的怀中“全给打包。”
    咕噜咕噜
  肚子饿了…… 抬眼一看前面正是美誉满天下的余膳阁,呜好想吃,还没等我瞟向玉面公子诗楠,一双白皙修长的手便轻轻地握住了我的,他敲着白玉扇柄笑得满面春风,缓缓启齿,“这余膳阁楼……我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也可以?! 


  趴在桌上望着窗外的风景,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想到一个多月前我还是个啥也没有的乞丐,现在……嘿嘿……回头望着杵在一旁的小白和坐在身旁风姿绰约的美男们,眼睛再一溜索回到摊了我一身撒了一地的战利品,我他妈现在真的有点领会暴发户的心理了啊……闪着精光的眼睛再朝身旁木头似的美男们扫一眼,我突然咧着阴笑,拿起一只箸叮叮叮地敲着碗扯着嗓子开始嗥歌了:
  “我赚钱啦赚钱啦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花
  我左手买个诺基亚右手买个摩托罗拉”
  一旁的小白愣了愣被我吓了一跳,呐呐地问,“糯鸭鸡倒是有些懂,可是着墨拖骆辣能吃么,少主子这余膳阁好像也没啊……”切!这小白只知道吃不懂……俗!这叫艺术,高科技,让姐姐我唱完这歌再来教你。
  “我移动联通小灵通一天换一个电话号码呀
  我坐完奔驰开宝马没事洗桑拿吃龙虾”
  身旁的诗楠扇着扇子的手抖了抖,掩着面对着目瞪口呆的掌柜说,“等等……再添一道凤凰戏火龙虾。”
  “我赚钱啦赚钱啦光保姆就请了仨
  一个扫地一个做饭一个去当奶妈”

  桌上的三位绝世美男僵化中,都一脸的黑线

  “我厕所墙上挂国画倍儿像艺术家呀
  我贷款按揭名牌儿西服手表和电脑咧
  我能贷多少就贷多少一直还到老啊
  哎还款的滋味儿是实在难熬谁还谁知道啊
  所以我们的口号是先发财再传宗接代呀”

  砰,隔壁侧耳倾听的一群家伙齐刷刷的倒了

  “哎我们的口号是先发财再传宗接代呀”
   砰砰,又几桌人光荣的倒下了。

  “我以前淋了场大雨就当自己是洗了回澡啊
  现在我分期付款买了个别野废除了暂住卡了
  我再也不用怕夜查的和居委会大妈啦
  我再也不用怕夜查的和居委会大妈
  我算是扯完了
  哦淡了加点儿韭菜花儿”
  (按ESC键取消背景音乐)

  浅浅的笑着,环视一下四周,咦,居然还有一桌子人没倒?!不错不错……人才啊……可惜那桌人太多,看不太清楚……回望一下身边的四位美男,只见小白还杵在一旁傻呆呆的,似乎还陷在刚才的歌声中没回过神来。赝狄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他左手边得桌角似乎是缺了一块,霁雪如玉的脸上勾着淡淡的笑,可是藏在桌下的手指已经握着泛白了,还颤颤的,看来是憋着忍了很久了。诗楠已经趴在桌上笑得前仰后翻,只差没把桌子给掀了。我半掩着眼没事人似的夹起一箸鱼香肉丝轻轻掀起轻纱缓缓送入口中……嗯……吃惯了宫里的山珍海味偶尔吃吃家常小菜,真是美味啊……差点把舌头都给吞进去……

  “在下听闻姑娘刚才的歌声真是受撼颇多……”一席褐色的身影悠悠的出现在我眼前。哈,是受惊颇多吧,隔着轻柔的纱望着眼前的男子,虽然微微探着身子鞠着躬可也难掩一身天然的贵气,这个人不简单,似乎是唯一没倒的那一桌的人……
  “在下仰慕姑娘你许久了,不知虞婳姑娘的文采是否也和传闻中的那么出采呢?”
   仰慕我许久?没搞错吧……姑娘我今个儿才出的阁……等等……虞婳?那个名倾遥国的花魁虞婳?哈哈哈笑死人了,不知道要是让她听到在余膳阁上有位翩跹公子把一个唱着粗俗歌曲大大咧咧的女子误认为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只是……望着眼前那个眼中不经意闪过一丝狡黠的男子,突然有些不明白,谁都知道虞婳的美貌与知书达理的举止是远近出了名的,没有人会把我认错的……不过,你既然想玩姑娘我就陪你玩吧。
  我起身轻轻回礼,缓缓地说“这位公子多礼了,虞婳文采只是平平,这些许的传闻大多是世人们的抬爱。”
  他抬首微微愣了愣,似乎没想到我会当真跳进他的话里,冒名顶替虞婳,缓一缓神色继续说,“虞姑娘不必过谦,在下这里有一首诗早就想献给姑娘了,请姑娘点拨赐教。”
  他葫芦里买什么药……
  “寻觅寻觅亦难寻,春去秋来空思量,三两清酒独自酌,怎一愁字了得。”
  唔,不错啊,微微点头为情所困么?如果拿去给真虞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公子的词很美,若是送给该送之人必将有所成效。”所以不要再骚扰本姑娘了。
  他偏着头,目光中闪过一丝揶揄,“可……在下希望姑娘也能映这词里的景,送在下一首。”他是想干嘛,抬眼望去却捕捉到他眼中的一丝嘲讽,这个人是存心来挑梁子的。微微侧头,赝狄手已经悄悄的伸到腰侧的剑上,我轻轻将手抚上他古铜色的手指,示意他不要乱来。毕竟这是第一次出宫,要是闹出大事来,以后保不准要禁足,不让出门了,正想着手也忘了收了,就这么正儿八经的握在他手上吃豆腐,赝狄似乎被我突然袭上而来的手惊到了,愣了一会儿,全身便放松了下来。
   “公子,小女子并不想多生是非,不过恰巧这里也有一首,公子听好了。”听完了快点走人。哼,想欺负我没文化是吧,我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女青年,背的古诗词也不下几千了,还怕你不成。
  轻启朱唇缓缓念道:“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
           怎敌他,晚来风急。”
  怎么样,李清照的《声声慢》,本姑奶奶我只要随便吐个前半段就能把你哄得一愣一愣的,小样就你那文化水平我还怕了你了,咱好歹也是几千年文化孕育出来的祸害还怕你这小蚱蜢。回头望望桌上的几位美男子,只见小白水汪汪的眼眸中零星的月光闪闪,脸上只差没写着:崇拜你啊少主子。
  霁雪一泓清泉般的眸子温柔的看着我,嘴角勾起好看的弧线,“这位公子,诗也作完了,请回吧。”好样的,说话带狠,但说了我想说的。
   只见那公子身子又前倾了一点儿,并不理会霁雪,只是抬眼装作若无其事的扫向我身边只眼睛总着盯着我左边……没什么东西啊,只有一个站在我身旁拿着白玉扇扇阿扇笑得那个意气风发的诗楠……等等……我说诗楠这诗又不是你作的,你笑得这么得意满面春光干啥啊。
  ……那人微微行个礼望着诗楠笑得那个阴险“乾国皇子,许久不见了。”
  你认识他?诗楠摇着头一脸茫然的望着我……唔……算了。
  等我再回神时赝狄那狭长的鹰眸里闪过一丝阴霾,他冷着脸警惕地挡在了我们面前,浑身散发着寒气。
  侧头再看向那人,那个人已把眼眸转向了我,那双澄亮的眼中散发着锐利,“听闻后淫宫的宫主花容天下才华横溢,今此之见果然名不虚传,只不过……”
  后淫宫?
  他早就知道我是后淫宫的还耍我,弄得我又是装什么鬼知书达理的女子又是背古诗词……害我死脑细胞……奶奶的,不可原谅ING
   “只不过没想到……后淫宫的宫主竟然是这么小的一个女子,莫非是练阴阳术练得走火入魔了……哈哈……”
  奶奶的你才练阴阳术哪……他把我误认为后翎了,母后并没有把我的情况透露出去……至少他还不知道我是少宫主——后翎的女儿。
  “宫主,在下是玄国的二皇子,我父皇多次派人邀请您去玄国,可您都不去,如今只好让我这作儿臣的亲自请您去了。”说完手一挥,窗户门外边涌进了一些穿着黑衣的死士,那一桌子的人精神抖擞地便抄起家伙围了过来。
  我说呢,我妈咋不去咧,就你们这水平,放我我也不会去啊,一皇家军队弄得跟那绿林大盗似的水准也太低了吧……
  赝狄挡在我前头,那刀身幽幽的发着嗜血的红光……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前面就黑压压倒了一片的人了。哇!好厉害啊!“湮儿……”回头一望,诗楠半掩着脸,露着无奈的笑容说,“湮儿,对不起,带你出来还遇到这回事。”我轻轻摇摇头,诗楠你以为我当真不知道么,皇子回国本是件隆重的事,沿途的一切事宜应该早都操办好了,你还有什么东西要亲自添置的啊,你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带我离开那个无聊得要死的后淫宫,好让我出来放放风,这么细致贴心的你还这般对我道歉你要我如何自处……不过话说回来,能看到这么精彩的劫人场面……真是三生有幸啊……呃,虽然要劫的是我。    
    正想着突然耳旁一阵风声,面纱轻舞飞扬,顿时绑好的青丝散落了我一肩,等我回过神时,才发现面纱已被几枚银针钉在了墙上……好厉害的身手,只见那二皇子没入一群全副武装的死士之中,望向我的眼眸闪着一丝玩味,那撩起额头前发丝的手中还隐隐可见着几丝银光,“没想到阴阳术不仅让宫主连模样换了……连武功都没了么……怎么样……宫主是否想好了随我们一道回去呢。”啊呸,就算你把我扎成刺猬我也不和你回去,死了心吧你!不过说真的,这个什么玄国的二皇子也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