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21
《《后湮宫》》

分节阅读_21

作者:也顾偕 字数:4520 热度:12
Ing
  一双白皙的手轻轻的抚上我的,一股暖暖的如春风般的感觉从手心传入心底。
  抬眼便坠入诗楠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里,他浅浅的笑着,温柔似水“……许多事该放下时便放下未,尝不是件好事。湮儿……瞧我,尽说些无趣的话。对了,今儿个是年三十,按平日的规矩得凑在一起吃个饭,今年多了湮儿一定更热闹了……”

  什么!!!!!!!!!!!!!!
  他说什么……
  他说,一起凑在一起吃饭
  后、霁雪、弘氰、诗楠、赝狄、我凑在一圆桌上吃顿饭……怎么这么诡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石化中ing
  怎么……怎么都没人告诉我……亲娘和她的宠男们吃团圆饭我还得在旁陪吃………完了……更何况我还睡了他们……暧昧啊…这顿饭怎么吃啊…痛苦中。
  叹气,还以为能吃顿好的,估计是没指望了。
  “……湮儿……难道……不喜欢么”诗楠望着我,犹豫的问着。霁雪也在一旁死死的盯着我。
  恩。我勾着嘴唇缓缓启齿,“怎么会,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湮儿很喜欢呢。”
  晕
  好一个口是心非。

  *******************************************************************************

  一个圆桌张牙舞爪的雕龙雕凤。
  我跟那焉了的萝卜似的坐在自以为最不起眼的角落里。
  一阵砰声劲风声偶尔还夹杂着碎玉碎瓷的声音。
  不一会儿一个火红的身影便摇曳着直扑在向我左手边的位子。
  右边陡然传来淡淡的一股梨花香,霁雪随意的弹去不小心落在衣袖上的粉末,如玉的脸上云淡风清只是隐约闪过一丝红晕,而僵着身子站在他旁边的赝狄,扶着椅子身形有些不稳,踉跄着不情愿的坐了下来,铁青着脸接过霁雪递来的黑色小丸,一口吞下。啧啧,不就是坐个位子么,有必要下毒么。
  咦……诗楠呢?偏头一看便是一张狐狸放大的脸,笑得这个倾国倾城,软软的身子斜靠过来贴着我的,他旁边是拽着扇子气得直抖得诗楠,那檀木扇子里还隐约夹着块红布……这料子有点眼熟……斜着眼瞥瞥狐狸,那袖口上还缺着一块……晕……这狐狸又不知道是耍了什么鬼招子。
  抬眼望望正坐我对面的后,她低着眼,持着金雕玉菊杯浅抿一口,莹白的晶指捏成一个好看的姿势,举手投足皆可入画。
  环顾四周
  晕
  我这坐得什么位子啊……坐来坐去变成了一个超打眼的位子……汗。

  “湮儿……尝尝这个……”身边的狐狸挽着残缺的袖子弄一小勺八鲍浓汤,放进我的碗里。
  “这是使臣从乾国带来的蛟肉,湮儿看好吃么”一块晶莹剔透夹着血红的肉片滑落到我的碗里,抬眼望去是诗楠满是期待的脸,轻轻咬一口,涩涩中带着浓郁的香甜,回味无穷,咂吧咂吧嘴,落进肚子里的东西陡然冒出一股热流在全身游走……好暖和……诧异的望着诗楠,他眼中荡漾着笑意,“这是火蛟肉,吃了驱寒。”
  狐狸轻哼一声,“抓一条蛟龙还不知道要死多少百姓,乾国还真舍得……湮儿,尝尝青果子膏,我让那些老臣子这回多带了些奇异青果,保你吃个够。”说着一只手还不闲着直往我碗里送菜,呜……不是说让我吃些青果子膏么……这夹过来的鸡丁、凤爪、青蒿是啥意思啊……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缓缓地盛了小碗汤无声无息的放在我面前,霁雪垂着眼,如玉的脸上看不清什么表情。
  赝狄斜靠在椅子上也不吃,好整以暇地望着我们……

  “湮儿……你吃啊……”
    “湮……”
     “……”
  你们叫我怎么吃么……一桌子菜都快到我碗里了……当我是饕餮啊你们……明摆的是亲娘的宠臣还尽往我碗里添菜……偷偷瞄一眼,自己夹菜无声无息低着头浅尝的后,呜……也不知道生气了么……你们想把我害死啊……
  还有……人家想吃桌上那盘豆腐来着,可就是没人碰……奇珍美肴怎么了……还没有豆腐好吃呢……看着那菜普通都没人夹给我……哼……本小姐就是个农民……要吃这不花银子的菜。
  无视碗中堆积如山的佳肴,颤抖着箸伸向盘中的白玉豆腐……好艰难……滑滑的……用勺子算了……豆腐豆腐豆腐豆腐亲亲豆腐我要吃你咯!
  寂静
  死般寂寥
  我舀着豆腐的手顿在空中,有些无措的望着突然异常安静的狐狸……只见他眯着眼睛,丹凤眼斜梢着,死死盯着我勺中的豆腐……你要吃啊……看在给我夹这么多的菜的份上,给你吃算了……刚用箸子护着勺子往狐狸这边挪过去了一点,就觉得手臂麻麻的,一身毛骨悚然……几股强烈的眼神直刺过来了……好强的念力啊……
  赝狄冷着脸直勾勾的望着我,霁雪也陡然放下了箸子那双清泉般的眸子在我和狐狸之间扫来扫去,诗楠更夸张攥着扇子一眨也不眨的死死盯着那个盛着豆腐的勺子。
  晕,不就一块豆腐么……
  有必要么……还让不让人吃了啊……
  手一回旋,将滑嫩的豆腐轻轻的盛到了后的碗里。
  算了,孝敬亲妈先,你们爱吃不吃……要吃自己去夹……
  顿时
  又热闹起来
  只是他们再也没碰那盘豆腐
  我也……不敢再自己夹菜了……呜……可怜的肚子……豆腐……

  热闹喧哗的除夕饭宴上,似乎谁也没注意到一旁不声不响的后,她垂着眼,眼中温情脉脉,启齿轻轻含着那已经冰凉的豆腐,细细的吞咽着,一脸的幸福。


  恶搞之番外过年(下)

  一顿饭
  吃得伤神伤脾的
  饭后一个侍人在后耳畔细细念叨了什么她便匆匆离去,弘氰他们也神情也有些不对的尾随着出去了。
  热热闹闹的屋子
  一下子便冷清清的了
  ……这大过年的。
   “少主子,是不是觉得冷啊……”小白招呼着侍人们取来鎏金火盆在堂里烧足了炭。
  “小白,你说他们这都是去哪了……出了什么事么?”
  “主子”小白小心的垂着眼左顾右盼了一下,悄悄地说“弥儿也不大清楚,大概是玄国的使者今年又带了什么东西来了。”
   咦……那个上次在逛街时公然虏人还把诗楠弄伤的那个玄国?
  这次来一定没啥好事
  唔
  好想去跟去看看
  “…小白…弥儿……我……”
  “不行!!!”小白挺着胸斜着眼瞟我,“宫主交待了,不能让外人知道少宫主的存在,玄国鬼点子多着呢,要是知道后湮宫里除宫主之外还有一个修阴阳术的女主子,还不知道又会派人虏多少次呢……再说了……其他国家也不……”
    停!停!!停!!!
  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不让外人知道我是女的,后淫宫还有个少宫主么,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呢……
  蹙着眉瞥眼望着雀跃在镏金火盆里一闪而过的火星子
  突然眼前一亮,勾嘴贼贼得笑着,有法子了!

  *******************************************************************************
  一屡青烟缓缓的从香炉中升起。
  暖阁里剑拔弩张,气氛异常怪异。
  “宫主,吾王日日叨念您,相思噬骨彻夜难眠,希望您能再次为他奏一曲。”一个藻绿色中年男子毕恭毕敬的垂着身子,抬眼望着卧坐在软塌上的后。
   她慵懒的斜卧着,稍稍微倾直了直身子,晶莹剔透的修长手指轻轻击敲着塌边的紫檀木,“这古乐器我不会弹……使者请回。”
   “宫主”那名藻绿使者往前走了一步,那双眼睛咄咄逼人闪着寒光“玄国泱泱大国曾三番邀您去……玄王说了,这古乐器当今只有您才能奏响,普天之下无人能奏之,实属乃玄国之宝,若是宫主执意不肯领情,那小人也只好请宫主当面去跟玄王道理由了。”
   指尖清脆的声响陡然停止,她那双妖媚的眸子里涌着暗潮,危险地眯眼,突然身子一抖,那双眼睛直直地越过那名藻衣使者,停在他的身后。

   “我道是什么古乐神器,不就是一个琵琶么……”一席白衣小人儿徐徐走了出来,声音清朗仿若珠玉击荡,“要是除了后,另有他人弹奏出来后是不是玄王也就此作罢,使者也可以回了呢?”
    藻衣使者闻言偏着头吃惊的望着眼前这个出言不逊的小公子,略显单薄娇小的身姿,大概也就十三四岁头顶翡翠简冠,面颜玉白,容颜清秀却无特色,只是那双墨瞳仿佛清澈湖水,宁靜如镜却陡然又琉光四溢妖惑异常像是有一股没来由的力量拉扯着吸引人直坠入那眸子里,他不由得被震得心差点骤然停止跳动。
    “……既然使者不答复,湮儿就当是了”话还未落,就见那白衣小公子伸出雪皓般的腕子便抱住那古乐器,掀着袍子轻轻一抖,便席地而坐。
     “唔…近些看…这似乎又不像是琵琶……”小公子皱着眉头,指尖轻轻滑过弦。
     “湮儿……不要胡来……”躺卧在软塌上的后慵懒的直起身子望向他,微眯着眼轻轻笑着,眼角旁的细细的罂粟花纹妖艳颤动,只是那的神情宠腻多于轻斥。
    “宫主,您就让湮儿玩玩么,至于使者大人……”小公子抬着眼,望着那绿藻衣使者莞尔一笑,“大人也不会和我这小人儿一般见识的是么。”
    一声轻笑,红衣的弘氰用袖子掩着嘴笑得毫不顾忌,而那自白衣小公子一进门就紧紧温柔追随他的诗楠也不顾礼仪勾着唇笑得沐浴春风。一阵阵细细轻响和笑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顿时一屋子温暖惬意十足。
    藻衣使者被那一屋子美男笑迷了魂,半响才红着脸咳了一声,便垂着首算是默认了。
  反正,玄国去过上下还找不出能让它发出声响的乐师,更别说是弹奏了,姑且由着他反正也奏不出,这样这后湮宫的宫主也由不得她不去了。他细细的想着遍全身放松了下来,好整以暇的望着席地而坐的少年。
    “奇怪……似乎……熟悉得打紧……”一双白莹修长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那古乐器,那白衣小公子勾着嘴唇笑着,半眯着眼,捻起腰带旁的流苏缨络玉佩轻轻的击着拍子,指尖半勾拨弄着弦,轻巧俏皮的合着眼抱着那琵琶样的古乐器虚掩着半张脸,清脆的乐曲在他指尖响起,轻灵婉转,极其动听,似乎有着俏皮的春风瘙着鼻尖弄得心痒痒,白衣小公子垂着眼,堪堪弹到一个极巧媚的花腔儿,一刹那眼波流转,唇边似有若无的微微一笑。
  瞬时间一声箫声凌空悠扬而至,诗楠持玉箫徐徐走来,长发披肩垂立在白衣小公子一侧,紫菀衣袂翻飞。不远处霁雪白衣如雪,宛如西天衲子降落凡尘,亦是席地而坐手指搭在古琴上,行云流水般。
  一时间仿佛眼前百花齐绽,千红俱现,外面柳絮一般的雪花纷纷滑下,冰凌玉砌一般璀璨莹莹发着光。小公子半掩着脸抬眉看着眼前有些憧愣的绿藻使者,偷偷笑着,轻启唇轻佻的
  和着音,故意的有些五音不全,学着后慵懒的往后一倒,便靠在诗楠的身上,说不出的风流轻巧,尽在眉梢眼底。
     琴音袅袅,终归于寂。
     一首曲子,却没由来得让人从心底欣喜。
    后,懒懒从塌下缓缓走近白衣小公子,执起他的手。
    他也回握著她。

  窗外腊梅迎寒风烂漫绽放
  屋里暖意正浓。
    
    “……后湮宫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