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24
《《后湮宫》》

分节阅读_24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54 热度:12
意义了,杀他们的时候他们甚至不知道眼前这个跨着大刀的人是他们的儿子。
  而蓂子,那个始终都在教我行刺技巧的黑衣男子看到我时并不惊慌,他似乎就在等着这一刻,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闭着眼睛等着我,九年了,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在我刀子划向他脖子的那一刹那,他只是跟我说了一句话,孩子,有些东西得学会放手……
  放手么,我不会,没到找到我弟弟的那一天,我死都不会放手,死都不会。

  当我拎着他们的血淋淋的头颅回暗刹舐后,他们什么话也没说便将我清洗干净带到魅舐的房间,在床上魅舐将我压在身下他说,“呆在这陪我半个月,我再告诉你第三件事是什么……”如果当初让我选的话,我倒是情愿在地府煎熬半年也不愿受那半个月的苦,那段时间魅舐没天没夜地蹂躏着撕裂着我满是伤痕的精硕健壮身子,我不知道为什么两个男人之间要做这种事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太喜欢男人身子的魅舐主人会这般的对待一个卑微的下人。
  但是后来我知道了,他正是用这种残忍的手段告诉我,一个蛊王必须断情断义断欲,甚至在必要的时候身体也能当成一个筹码。

  他要我做的第三件事情,很简单,只是按照他的吩咐在自己身上种下他特别炼制的蛊毒,那个蛊并不伤身体,只要每月按时服下他给的血丸便不会有大碍,其实他根本就用不着这么防我,他要我杀人我就会去;哪怕他立马要我的命我都会给,这一切都对我无所谓了,就像世间的一抹孤魂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如果说还有谁能牵制我的话,那就是我的弟弟……
  我一刻都等不及了,我要找到他,把他送出去……这个冥狱般的暗刹舐不是他呆的地方,我要送他出去,这个地方已经毁了我一生了,不能再毁掉他,他应该去外面过更好的日子……把我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

  “赝狄……三件事……我都很满意……特别是第二件”他斜坐在黑曜石上仰着头笑得令人发寒,“说吧,你要什么,算是我赏你的。”
  “主人,我希望您能还我弟弟的自由。”
  “咦……”他眯着眼笑得像个嗜血的妖孽,指尖轻轻拭过我的下巴说,“狄,忘了告诉你了……”
  我诧异的望着那半启的嘴唇,脑袋里轰轰的。
  那嘴唇一张一合冷酷无情地吐着一个个的字;“被你杀死的毒王……是……你……弟……弟……”


  天昏天暗地的向我压过来,
  喘不过气来,
  眼一黑,从嘴腔里喷出的血染红了黑曜石……星星点点,惊人侧目。
  耳边响起魅舐令人耸骨的笑声,一波一波绵绵不绝,像针一般的刺进我的脑里,活生生地将那些记忆掏出来,血淋淋的呈现在我面前……
  我赝狄,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弟弟,
  杀死了即便是死也要保护着的弟弟,我应该从的那双干净清澈的,宛若黑暗里满天的碎星辰的眸子里看出他的,他认出了我……可我却将他杀了……我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杀了他杀了自己最最亲爱的弟弟。

  后来的日子便这么麻木的过着,
  被魅舐的“摄心夺魂笑”勾去了我对弟弟所有的记忆……
  可是胸中确总是残留着一股难以平息的恨意
  说不出那是什么
  只是不断地用杀人来发泄胸中的怨恨
  只有血
  才能平息我的急躁
  直到
  遇到了她,后翎,我的第二个主子。

  那时接到上头的指示去杀一个叛徒,那个家伙很聪明任务失败后便潜伏在了后湮宫,于是我从西域便一直尾随着也以男宠的身份进了宫,男宠并不难当,而且我在魅舐那儿也没少当过男宠……只是后翎主子很奇怪,自从碰了我一次后,就再也没召见我了,她只是悄悄地跟我说了一句,“被下了脏东西的身子,取出的精阳也不纯……等你想把它取出来的时候……再找我吧。”
  她,是个很奇怪的女人。
  诡异又极其危险……
  我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得赶快完事走人。

  那个叛徒幸好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杂役,偶尔倒痰盂、扫树叶而已,要下手并不难……可是我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便是在途中花的时间太长了,整整一个月,蛊毒发作了。
  痛不欲生……
  全身像是被毒虫啃咬一般,打着寒颤浑身上下却热得像被火烧烙似的,也因为蛊毒的发作,让我记起了被魅舐存封的那段记忆……我只要一闭眼就能看见那胸口插着短刀涌着青黑色腥血的弟弟……满脑子都是他的声音,哥,你饿了吧,来吃点东西……哥,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哥……哥,我们以后会在一起么,永远在一起。


  弟弟,
  哥哥对不起你……你要乖乖等着……哥,马上就来陪你……
  以前哥哥没有保护你,希望这次不会太晚。
  手臂上一缕泛黑的青丝已经沿着筋脉延伸到了胸口,咬着牙忍着漫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痛意,却感到从来有没有的释怀……要死了么,也好,死了就能履行诺言了,永远在一起……

  ***************************************************************************

  当我醒来时,
  一个白衣如雪的男子正帮我把脉,后翎坐在我床边默默盯着我,若有所思……
  我的身份暴露了么,
  费力得抬起手垂在额前,健壮的手臂上黑线已经褪去……难道,蛊毒已经解了?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连魅舐下的蛊都能解……为什么要救我……我的手沾满了坑脏的血,难道连弟弟也厌恶我……连死的权利也没有……
    后来
  后翎主子一个人在我床边陪了我许久,
  她说,不能死,如果我是你,我会把他的那一份一起活着。
  她说,只要是活着就有希望再见面……就算他已经死了,但毕竟还会在你的心里活着……如果都死了……谁还能记得谁……
  她喃喃地说了很久,泪无声无息的划过她的脸颊,浸湿了我们俩的衣襟。
  她这么盯着我,默默的,久久的……似乎在对我说,又似乎在劝着自己,那双妖冶朦胧的眼虽是看着我,却分明透过我在看另一个人……那个让她心殇的人……
  原来
  我跟她那么的相似,都是天涯沦落人。

  后来,我便再也没有回西域。
  我依然叫赝狄却已不是蛊王
  那把沾着弟弟血的刀被我经常带在身边,只留做怀念,并不打算再用它了。
  对于后翎,
  悲怜多于敬重……
  我能把杀死弟弟的阴影深藏在心里的某个角落,可是她似乎却不能接受心爱之人离去的事实……她没日没夜的在宠男身上获取着精阳,她是个让人心疼的女人,可是却是这样一个女子教会了我很多,她给了我第二个生命……
  主子她失掉的东西太多了,
  我会用生命来保护她,用赝狄再生的第二次命保护着主子她。

  *******************************************************************************

  后湮宫里的日子平静安详,
  很舒服惬意,是我作为杀手来说,从未过的日子。
  可是她的出现,却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她
  卿湮
  后湮宫少宫主……

  我从来不知道,后湮宫有少宫主,所以那天和弘氰接到指示时,着实被吓了一跳,看着后翎主子激动的神情,才知道那不是骗人的。
  我们是在街巷口找着她的,那时她蓬头垢面,要不仔细看还真不知道那胡乱扎在身上的乞丐一样的衣服是天蚕羽衣……差一点把我们混过去……只是,再抬眼看她时,却被那双清澈见底,宛若漫天碎星辰的眸子给震住了……那双眸子……心口阵阵抽搐……一时间恍恍惚惚的,甚至连她想摆脱我们耍的小诡计都被我信以为真,还当真以为有人想对她不利,甚至连带着身边的那把刀都想拔出来……
    她不是我弟弟,
  却比我弟弟更调皮,更招人心疼。
  她总是把我的刀说成剑,
  她总是想从我这里偷学轻功,
  她可以为不花一分钱,从我们身上拐到的集市上一点小玩意偷偷乐上小半天……

  她很迷恋那个白衣似雪的霁雪公子,
  她会天天像猫一样卧在他的怀里撒娇,吵着要学医药……
  我不希望她受伤,明知道霁雪只会听命于后翎主子,却无能为力。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得吸取我们的精阳才能保命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翎主子每次看向她的眼神都让人揪心的疼。

  后来,那一天总算来了,
  门外响着他们的呻吟,一声一声地扎进我的脑中
  我踏进门的那一刹那,看见霁雪跪在地上正帮她收拾散落在地上的衣裳……他的手都是抖的,那家伙也为她动情了么……只是明知道这样,为什么还忍心伤她。
  明知道爱上了她,就不应该欺骗她。
  被人骗的感觉很痛,噬骨的痛……爱她,就不该伤她。
  如果要伤她,为什么还要让她察觉你的爱……像我一样不好么……爱她,却不告诉她……

  轻轻抚上她的背,迟疑的拭去她的泪,她却急切地抓着我的手,像是溺水的人抓到救命稻草似的紧紧地拽着我,“……赝狄……帮我拦着他……求……求你……我有话要问他……”
   搂着她紧紧地,生怕她会弄伤了自己,心疼得望着那个平日里璀璨夺目的眸子,此刻却被伤得像是碎掉的星辰,那么的支离破碎,满地晶莹的泪滴。
  “少宫主,都到这时候了,难道你还不懂吗。”……你还不懂么,他要放手了…湮儿,你还不懂么…我……也……爱你……
    
  她的心死了,
  每日里虽也是笑着,却眼睛毫无神采……似乎被伤得很深……弘氰诗楠他们总是想尽办法逗她笑,霁雪那家伙也徘徊在她身后,默默的看着她,一看就是几个时辰……
  很多事情愈想解决却愈发难解决
  时间或许才是最好的良药
  就像我
  就像弟弟和我

  迟早有一天,她和霁雪的心结会打开……
  就像我,终究是拔出了那把自以为从来都不会拔的刀,
  那天玄国派了很多死士想来虏走她,一下子全身的血往上涌,我恍惚像是又回到了过去整日厮杀的日子,那把沾着弟弟血的刀,周身散发的荧荧的血光,他似乎想和我一齐来保护她……
  我踩着地上大片湿漉漉的血抬着头望着她笑得耀眼,张着手臂说,“主子,快跳下来,我接着你。”
  看着她义无反顾的向我飞跃过来,我的心满得快要溢出来……


  诗楠皇子为她挡剑
  弘氰神宫整日缠着她与她耳鬓厮磨
  霁雪总是整夜的站在她的门前,默默地注视着她
  而我,却也只能不动声色的望着她和他们……我只是一个卑微的杀手……魅舐总有一天会找到我,我不能把她也拖入危险,就这么默默的爱着她就足够了。
  可是,
  我却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
  昨夜听说卿湮和后翎在寝宫里呆了一宿,其实也没多想,
  只是脚却不听使唤……这么带着我缓缓走进她们寝宫……
  屋里残留着糜烂纵欲的气息
  一个人赤裸着身子蜷缩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