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33
《《后湮宫》》

分节阅读_33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15 热度:16
回手去,呐呐的都不知该怎么好……

  等我们分开的时候都有些气息不稳,他玉白的脸上有些微微绯色,映衬着额处那抹瑰红更是有着惊心动魄的美。
  “湮儿……我知道自己被下的是什么药……”
  “诗楠,我去帮你找太医。我……”含糊不清的声音,被他的唇全部吻去,他迷蒙的眼中有晶莹的微光,“湮儿,我还是处子……很干净……你的身体很弱,书上说了,你……需要要抱我的。”
  脑袋里轰的一声乍开了,
  清明一片,不敢相信的望着他
  所以你明知道酒里面会被下药,你还喝……你这个傻瓜……
  你不想让我被逼无奈接受你亦或是你皇兄,所以让我由被动变主动,明知道我不会眼睁睁让你死,你拿你的性命在赌……赌我还在乎你……
   “湮儿……你忍心让我死么……”那双柔如春水的眼睛,带著薄雾似的光华,望着我,久久的,温柔的像一潭被春化开的池水。
  我低头望着他,缓缓摸上他的脸庞,心里疼疼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么,傻瓜……何必呢,我的身子本来就弱,不用你的精元来恢复我的元气。
  坏蛋……
  其实你一定在心里想,湮儿只要你抱了我,你就会好起来……
  傻诗楠,别这么惊讶……这样的目光,这么清澈,在别人面前无论怎么包裹着防避着,在我面前却总是这么赤裸毫不防备……
  这么的温柔……
  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若大的殿里只燃了一盏角灯,
  映著香鼎里的青烟袅袅。

  此刻的他像是怕丢失至宝一半,死命的拥着我,抱得很紧,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着。
  从额头,到眉心,到眼眸,细细的一寸一寸的。
  轻柔,缓慢,就像清风带过的雨露。
  衣袍早已滑落,他火热的躯体熨贴着我的,那么的烫。
  “……湮儿,可以么……”他隐忍着眼中的波涛翻滚的欲望,像是用尽最后的理智,抬头温柔的望向我。
  即便是窗外如水的月光,也没有这样的温柔。月光如水,那水是冷的,远的。这温存却是细细密密的,一丝一丝的,将我缠了起来,身子发热,从没有这样热过。
  我无力的垂头,紧紧拽着榻前的纱帐。
  他弯腰俯身细细的在我身上洒下一个个吻,轻柔得让人心疼,时而用力得像是要给我留下永世的烙痕。
  欣长的身子埋在我两腿之间,月光下他那颗守宫砂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似的。
  搂着他的肩,别开眼不让自己乱想……
  那颗朱砂,让我想到了后眼角旁同样殷红的罂粟花纹……

  他只是死死的抱着我,欲望抵在腿间滑着,轻轻试探着,却总是找不到出路……那抹诡异魅惑的瑰红已经快延伸到他眉鬓了……
   眯着眼,喘着气,咬唇
  勾着腿环上他的腰,低眉稍稍用劲。
  呃……仰头……
  他温热的气息呼在我的脸上,热热的。
  他缓缓的挺身,动着
  “湮儿……会疼么……”一滴汗,沿着他如玉般精雕细琢的下巴滑落,他隐忍着,停着身下的蠕动,小心的问着我。
  傻瓜……真么会疼,又不是第一次。
  湮儿……我不舍得让你受伤,一点伤都不行。

  欲望在那一处进出动作,那情状令我忘却了羞恼,不自觉地张大了眼,呻吟声泄出口中……
  他埋在我身上缓缓加快了速度,力道猛烈象要将我融化和他合为一体。热得他再分不清痛与快感,前尘与现今。原来,原来,是这般,情欲是这般。情与欲,欲热了他的身,而情热了他的心。而我呢……为什么此刻却想着是她……那个在血泉中孕育我的那个男子亦或是女人……
    他身上热汗滴在我的身上,一点一点的水滴迸溅如我此刻内心破碎的挣扎,再也无迹可寻。
  ——————————————————————————————————

  不知过了多久
  不知做了多少回
  铺天盖地遮着我们的淡袍被什么东西揭开了。
  抬眼望去
  见到的是诗熙隐忍的泛着铁青的脸和他手上那个死死握着的剑。
  一个太监全身发抖跪在地上。

  一盏角灯被打翻在地上
  诗熙冷着脸望着榻前那散落的衣物,一步步向前走来,那身金龙袍翻滚,明晃晃的刺眼,下巴被他抬起,被迫的望向他,那里有愤怒、不甘、爱恨绞缠。
  “你以为这样我就不会娶你么……卿湮……”他的指尖轻轻下滑,抚上我颈项上那抹淡红的印记,眼眸里有什么情绪在翻滚,“悔不该下药的,不过那又怎么样……三天后封后大典照旧。”
  “皇兄,湮儿……她不属于你。”
  “楠……别忘了,朕是王。”

  可笑,现在倒是会用乾王的身份威吓人了,想娶我?倒是先去问问后……她要是同意了,母猪都会上树。
  等等……他怎么知道我叫卿湮……一直以来诗楠都唤我湮儿,没在他面前叫过全名。
  也是,雌雄同体都被他撞见了
  一个王,还有什么查不出来。
  雌雄同体……劳什子天命女……估计他这么算机我甚至下药,就是想将我纳为后宫,甚至都不在乎我和诗楠之间多么黏糊暧昧。哼,乾国皇后……我卿湮儿还不放在眼中,要当你自己去找人当吧,我只要后。
  只要后……
  他目光利如锋芒,像是要刺到我的心里,“你死心吧……后湮宫没了。”

  ——————————————————————————————————

  真相

  后湮宫没了,
  骗人。
  这,不会是真的……
  偌大一个宫,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抬头望向诗楠,他眉眼中尽是温柔与哀怨,唇角微动似乎想说什么,最终瞥开眼不去看我……一时间……默默地不言语……
  耳朵里嗡的一声,心里翻江倒海似地堵得慌。
  攥紧手,指甲刺进手心,很痛。
  乾王甩着袖子说了句什么我也没听进去,只是浑浑噩噩地看着太监垂着眼躬着身子把门带上跟随他一起走了。

  一盏香炉,
  徐徐吐着青烟,
  案上那残留的香粉末,殷红得刺眼。
  脑子里什么也没法想,只知道后湮宫真的没了。
  后湮宫没了……后……去哪儿了……弘氰、霁雪了……他们不会见死不救的……还有赝狄他不是很厉害的么,弥儿……弥儿……为什么一个信都不捎过来……
  他们都怎么了……

  立在案前,死死盯着那抹香,煞红了眼。
  胡乱挥摆着袖子,朝案上扫去,
  一个人从后面搂着我,死死的,“湮儿……不要这样……”

  以前依偎着的,这么温暖的怀抱,现在只觉得冷,掉进冰窟里似得冷得让人发寒。忍着锥心般的疼,将他的手指一个一个掰开,他却悲鸣着僵硬着将我禁锢得更紧。

  “诗楠,你早就知道么……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说!”
  “湮儿……”
  “你们算计,合着我好骗,把我唬弄出来,好把后湮宫给灭了……你们一个个从玄国到乾国都拐着弯子算计着后湮宫……”
  “湮儿……不能……你不能这么说我……我没有……”
  我咬着,转身,推开他,往后退一步、两步……
  他踉跄着,身上的袍子松松散散的滑落,白皙的肌肤上零星洒着红斑青块,那时昨夜激情缠绵时的痕迹……
  他蹲着身子蹙着眉,刚刚推得狠了点,似乎磕到他哪儿了……他抬着头,眉眼里满是温柔与一丝寂寥,“湮儿……刚开始是你要我把你带来的……你怎么能这般说我……后湮宫的事,是我遇到皇兄之后才察觉……那时从宫里派出来紧追着我们行踪的苍蝇们一夜间突然消失了,我也正觉得奇怪……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一晚后湮宫出事了……”

  脑袋里轰的一声,
  身子像不是自己,麻木……
  原来,在路途中……在离开后湮宫来乾国的路上,宫里就出事了……
  我却不知道,只想着自己偷着乐。
  “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湮儿,我说过……我不舍得让你受伤,一点伤都不行。”他像风中无助的玉竹,扶着榻站了起来,不声响的将散落的衣袍披上,低眉眼眸有些黯淡的扫过我的脸,垂着头盯着某处,久久的,半晌勾起一抹苦涩的笑。
   那白皙晶莹的肩窝处,原本点着守宫砂的地方,那抹朱红已经荡然无存……

  “我知道你会恨我,但是那个时候我决不能让你回去……他们灭后湮宫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寻长生不老亦或是……”他意味深长地望了我一眼,“……只有把你以后湮宫宠男的身份暂时藏在乾宫才是最好的法子。”
  那么说……
  后湮宫的事,跟乾国没多大的关系……那……
  “诗楠,后怎么样了……她在哪……”我哽咽着,发抖的拽着他的衣袍。

  她没事,
  她应该会没事的,
  ……对不对,你说啊……告诉我她没有事……
  她怎么会有事,赝狄陪着她,弘氰再怎么说也是凤国的神官……还有霁雪,对……霁雪毒公子的称号不是虚名,她不可能出事,不是么……
  你到底是吭一声啊……

  “湮儿……”他叹一声,将我搂得紧紧的,“湮儿,对不起……我不知道……派出去的探子都不见了,只有一个回来说后湮宫没了,里面的人都不见了,宫主消失了……”
  不会的,这么大的宫,
  这么多的人,说消失就一夜间消失……
  “湮儿,冷静点……你听我说,后宫主在你走后不久就把宫里的侍宠们都赶走了,只留了一些不愿走的还留在那儿,后来,弘氰和霁雪好像耐不住也出来寻你了……偌大的宫里就……那次的袭宫……猝不及防……”
   徒然的睁大眼睛望着眼前这个面有难色的男子,咬牙,眼中涩涩的,“你都知道……这么清楚……为什么不早些派人去救,你连弘氰霁雪早在这之前出宫了都知道,为什么派人去救,你明知道宫里散的散走的走,为什么不派人不保护着,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这样我就会早些回去了……
  后就不会……是我的错……
  都是我不好……

  后一定是伤心了……把侍宠们都赶出去了……我应该早些回去的,她身子不好……我要是不走的话,她也不会遣散人了,要不是我,那些人也不会有机可乘,要不是我,那些一路尾随追寻我行踪的后湮宫死士们也能跟着保护后的。
  是我害了她……
  咬着牙,蹲在地上,蜷缩着身子,舌根有血腥的味道。

  “原来……”
  诗楠步履不稳的站着,原本望向我的那双泛着早晨雨露般清新的眼眸里有什么东西破碎了,撒了一地,再也找不回来了,“……你一直都不信我,湮儿……知道么,这些是我在寻医治你的法子时,在皇兄御书斋里找到的……弥儿给你写的手札……”他勾唇,凄楚的笑着,湿湿的东西沿着下巴滑了下来,打在地上,溅起泪迹一块,醒目。
    “……你不信我不信我,你爱后对么,其实我知道,我那么喜欢你……你爱后,我会为了你保护她……那宫里的信鸽被皇兄拈死了,当我看到手札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