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36
《《后湮宫》》

分节阅读_36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44 热度:15
代代不能碰触,祖训有曰,乾王者不可得天命女。”
  “父皇,这是为什么。”
  父皇撇开头,目光直直的盯着案上那个绝色女子的画像,沉吟,“上一辈子的恩怨,传闻第一代乾王与天命女是兄妹,只是为什么乾王会逼后世继位者发此血誓,父皇至今也不解。”
  案上香炉徐徐吐着青烟
  被香烟弥绕的女子捻一株雪莲,巧笑嫣然。

  他们说我那早逝的母后,长得与她有三分相似。
  而且我看到皇祖奶奶的眉眼依稀也有画中女子的倒影,历代的君王守着这幅画,只是看着……虽发誓盟,却也禁不住痴恋……

  她虽美
  可是眼中却有着寂寥和一丝藏不住的忧伤。
  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无视各国君主的爱慕,漠视众生,却又为了这众生化火涅磐,拯救苍生,神圣得让人不可碰触。
  躲着父皇,小心的伸出小手抚摸着那幅画,热热,画中的她望着我笑,像是活过来似的。
  天命女……

  后来,我时常趁父皇不留意的时候,偷偷跑到这儿来
  啥也不干
  单是望着画,就心满意足了,偶尔也会抚着画中的女子的一颦一笑,喃喃自语。
  “今日里,我和皇兄比剑了,父皇说赢了的可以跟他去狩猎……我故意输了。”我趴在案上傻傻的笑了,“……去了就不能陪你了。”
  “你很寂寞,在这儿呆了这么久……凤凰涅磐轮回转世,今生你会再出现的对么,只是,还会是这个样子,还是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
  “皇兄说天命女能给这国土带来繁荣昌盛,甚至能助君王统一称霸,也不知道这些他是听谁说的,可是我却不这么想……如果能遇到你,我一定要陪你隐居,你眼中这么落寞……一定也厌倦了这尘世的纷争。”
  “天命女……你叫什么名字……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你会觉得我很烦对不对……可是,每次看你,我都觉得很熟悉,很熟悉,我们或许前世……见过也不一定。”


  “……”

  每天每天,我都会按时去陪她。
  直到有一天,在册封太子的大殿上,我站得直直的跟高高在上的父皇说,“父皇,请派遣我去后湮宫。”
  那一刻,父皇似乎苍老了几十岁。
  我知道,他一直想让我当乾国的王。他说,楠儿,你不再好好斟酌考再虑一下么。
  他说,两个儿子中我最疼爱的是你,可是你却独自请缨要去后湮宫,你知道就算要派遣使者…我不舍得让你去啊……你知道后湮宫是干什么的吗。

  其实,我知道,我都知道。
  皇兄比我有雄图大志,乾国的王他当更合适。
  若是我,比起王位,我更愿做一个能与她匹配,能与她并肩而站的男子。古代的乾王曾说过,“乾王者不可得天命女”,或许他内心深处也曾渴望和她生活,不被君王的责任这片国土的利益羁绊,和她隐居永世在一起……

  天命女乃南纳族人,南纳人的修习之术就是雌雄同体采阴补阳共生共息。
  而世间传闻后湮宫有长生不老的妙药,宫主后翎更是修一些隐秘的阴阳术,或许她是天命女再世也不一定,就算当男宠我也要去看个究竟。
  于是
  皇兄当上太子,
  父皇驾崩,
  众老臣们对我也由最开始的屈膝低腰,变得趾高气扬起来,也是史上从没有一个皇子不愿当皇上而偏偏选择作一名卑微的宠男。
  由他们,我只想早点见天命女……

  后来的日子终究归于平静。
  我如愿被送进了后湮宫。
  在后湮宫里并不常见到后翎,她似乎对一个皇子自愿请缨作宠男的事感到匪夷所思与些许不适,所以不大来我住的庭院,也不碰我。
  独自盏一壶清茶
  悠闲吹箫
  偶尔与霁雪公子出去云游一番。
  也过得自在,只是不见她,徒然有些许落寞。

  后来的后来……见着了她……湮儿……
  那一刻在云雾缭绕的悬崖上,我的心像是要跳出似的,耳朵里嗡嗡作响。
  她没变,还是那副调皮得想让人搂在怀里的可爱模样,只是眼中少了画里的落寞与寂寥,她此时应该是快乐的吧……
  不对,不对,她身子变小了
  看她就这么扑进霁雪的怀里撒娇要抱的时候,我的心满得要溢出来了。她是活的,活生生的,不似画中那么静静地站着,从不言语。
  以前有很多话想着要跟她说……
  可是,见着她的那一刹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要说的十多年来已经和画中的她反反复复说了很多遍,不能说的,此刻依然只能留在心底。

  不能吓着她
  不能看她太久
  不能抱她……
  看着她趴在霁雪的怀里,狡黠地独自偷笑,一副偷腥的小猫模样。
  很想揉碎她的发,跟她说,看我一眼吧……我,看了你二十多年……盼了你二十多年……等了你二十多年……
  可最终只是紧握成拳头,任由指尖扎得生疼。

  诗楠,你要忍住。
  不要让湮儿和后翎一样,躲着你
  不要让她感到不适……这样她就不会要你了……


  她哭,因为行笄,因为霁雪伤了她。
  她哭,因为我为她挡了一剑,她偷偷哭的,却是被我看到了。
  原本我该高兴的,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为我流泪,可是我心却很痛……她的眸子里盈满了原本画中才有的哀伤和寂寥。不该这样的……
  霁雪伤她太深,
  她这样却伤我更甚。

  后来她又哭了两次
  一次是在要我带她离开后湮宫,去乾国时,那时候她的眼睛肿得很厉害,像是哭了一宿……为谁,后吗?
  二次是在得知后湮宫被灭时,那一刻我的心都揪起来了,她只是咬着牙傻傻的蹲在地上,我终于知道,伤到甚时方无泪,情到甚时皆无语。知道所有的事情后,她就一直缩着,不哭、不闹、不语。
  她是爱后的,对么……

  我越来越卑劣,越来越肮脏。
  其实我早就知道,她对后的感情,却顺从的有着她的性子带她来乾国,听她的话一路想尽办法摆脱后湮宫的死士。
  明知道皇兄给她的酒里面掺了醉生梦死春风渡,却端着喝了。
  喜欢和她一起呆着的感觉,只是我们两个人……于是迟迟不告诉她后湮宫被灭的事,说是怕她遇着危险……其实承认吧,只是怕她离开……
  我的心不知不觉中已经腐烂变得肮脏了,身子却还是干净的,那一夜,守宫砂的点点红印记在消退,很幸福……等了二十多年,那一夜属于她。

  不属于自己的终究要离开……
  石魂散、浮生烟、迷迭香她很聪明不是么,
  软软的唇贴上我的,是她的芬香还有就是石魂散,这个小家伙把药抹在嘴上的么,她自己服了解药没,真是个让人操心的家伙。徒然的叹一声,紧紧搂着她。此时的温柔,就算是毒我也要尝。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看她浅笑着提起裙摆,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走出大殿的门,望了二十多年的身影就这么一点一点消失在眼前……心也一点点在变凉。

  湮儿,你要的幸福我还你。
  只是我给你的心,还要得回么。


  花魁虞婳

  沾在衣袍上的迷迭香分量正好,大殿门口这两排守卫被熏得晕沉沉,两眼无神精神恍惚倒是也没倒地。只是这终究也不是个法子,得赶快脱了这身红艳艳的嫁衣,汗……外三四层的礼服也够打眼的了。

  瞥一眼大殿里横七竖八躺着的人,关上门,深吸一口气,正准备溜人。突然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羽毛般轻拂的重量却着实吓得我全身一颤,半晌不敢回头。

  “乾国着未来的皇后这是准备去哪儿……”天籁般动听的声音传来,可是在我耳朵里却成了催命符。缓缓回头,抬眼一看,却是虞婳,那个名倾遥国的花魁么。
  她微微翘着兰花指抬着袖子掩着脸,笑盈盈的望着我,大殿门口的走廊上跟着一排的小太监。

  汗,他们是从哪冒出来的啊……瞄一眼大殿门,幸好刚刚已经把它合上了。
  我莞尔一笑,不留痕迹的挡在大殿门口,望着虞婳只是不语。清风徐徐吹过,一阵熏香弥漫在空气中渐渐散开。走廊上的躬着身子的一排太监们身形有些不稳了,神情恍惚。

  “好香啊……湮主子用的是什么香,怪好闻的。”虞婳一边说着,一边凑着身子闻闻我袖口上的迷迭香,她微弯着腰身,柔顺的发丝倾泻下来,淡淡花香拂过我的鼻尖……让我为之一颤,忙捂着鼻子,这家伙身上撒着催情之药。

   她缓缓抬头,眼中有些错愕随后便掩藏,望向我的眼神满是笑意和一丝明了。纤细的身子盈盈行礼,“虞婳逾越了,奉乾王之命来给湮主子传授圆房行礼之事,顺便带了一些闺房秘药。”她抬眼,扫一眼大殿,眼中的笑意更甚了,“既然主子您出来了,怕您害臊,虞婳就陪您回房慢慢和您说。”

  寒
  恶寒ING
  这是唱的哪出戏。
  我敢肯定她定是闻出了我撒在衣袍上的迷药,可是她却安然无恙。

  “湮主子,快些随我来……虞婳等会儿还得随车去凤国。”声音很轻,俯身在我耳边说的,似乎在隐含着什么。
  等我恍神抬起头时,她已经远远的站在一旁等我。
  那一刻,我像是看到了救世主。


  ——————————————————————————————————

  车子有些抖,摇得很。
  我有些错愕的望着眼前这个身着男装的女人,身材好啊……这么高,穿男装也像个翩翩公子,玉树临风,跟那眉目间的风流,真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再看看我,汗,她的衣袍穿在我身上还真是……有……些……大……


  “虞婳,真的很感激你。”
  “别谢得太早,城门都还没过呢”她摇着扇子装得跟那大老爷们似的,用食指勾着我的下巴说,“别忘了,我是有要求的,我们这叫交易,女人间的交易。”
  “……况且”她收起不正经的笑,帮我拈起耷垂在额前的发丝,轻声的说,“能抗拒自己命运的女子……很少见……我愿意帮你。而且我还从没拐过女人,你是第一个,还是未来的皇后。”她眯着眼笑着,满是得意。

  汗,其实应该告诉她
  我不是未来的皇后,其实已经被大臣们全票通过炒鱿鱼了。
  如果让她知道我把乾国的王、二皇子、大大小小臣子、太监都整晕在大殿上
  而且还被叫作天命女……
  恶寒,她应该就会撒手不管我了吧。
  车子缓缓的减速,马嘶鸣着跺着脚。

  “马车里面坐着什么人。”
  “回这位官爷,这里面坐的是虞婳。”
  “最近城里戒严,这马车可真够大的啊……躲两三个人应该可以的啊……”
  “呦……您着说的是啥……呀……爷您别掀啊……别……”

  一缕阳光射了进来,明晃晃的刺眼。估计是守卫的把马车的帘子给掀了起来。可是马车上的画面却可是春光乍泄,暧昧一片,一幅活生活色的春宫图。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