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37
《《后湮宫》》

分节阅读_37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85 热度:12
  虞婳斜压在我的身上,一只手还很入戏的探进我的袍子里,摩挲着。
  “公子,你别急。”
  晕,她的头枕在我的肩上,娇喘吁吁的唤着,帮我把台词也给念了。
  汗,不过这个喘息和娇唤还真到位,连我这个当事人也被糊弄过去了,头晕乎乎的。
  一只手悄悄的在我腰间掐了一下,我一愣,闻讯也装模作样的微微挣扎着,与她的娇唤互相呼应。恶寒,怎么看怎么像在弄民间传统艺术双簧。

  光线暗了。帘子无声的垂下。
  “嘿嘿,又是被哪位公子看上了,虞婳还真对味……”
  “呵呵,爷们辛苦了……这是……收好收好。”

  马车又缓缓的挪动了。
  “喂,起来……”轻轻戳戳压在身上的这个人,明摆是个姑娘家却重死人了,看起来这么纤细,真不知道这肉都长到哪里去了。
  她徐徐起身,挽手绾起散落在耳边的青丝,眯眼望向帘子处,狠狠地说,“……虞婳还真……对……味……别让我碰着你!娘的……”

  寒……谁跟我过虞婳的美貌与知书达理的举止是远近出了名的……我怎么愣是没看出来。
  “为什么要我扮你。我压你不好么。”
  “就你”她斜一眼望着我,“等你再长点匀称点再说吧。”
  怒!
  人家这脸也是绝色好吧,只是现在这身子还是发育期,没你高而已……再说了,你一个女子长这么高有啥用啊……做面条下锅啊……

  “平日里都是别人欺负我,今日里压压你总是好的,别忘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还有,那事儿别忘了。”她瞥我一眼,正襟危坐,微翘着兰花指挽着袖子,擦擦额头的细汗。又摆出一副知书达理翩跹弱质女流的模样。

  汗,滴汗,瀑布汗,成吉思汗……
  唉,她不说我还真想把它给忘了。
  她把我弄出来的条件是……代替她以虞婳的名号在凤国的青楼里面呆一段日子……

  委屈的扯扯她的袖子,“话可说在前头啊……卖艺不卖身卖身你显身……”
  “废话,虞婳我向来不卖身,没人逼你。”
  “被认出来不是怎么办……我们又不像……身材……”
  “我还没去过凤国,应该没人真正见过虞婳。被认出了到时候再说。”

  怒!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到时候被押着回乾国的人又不是你。不过青楼应该是打听一些事情的好地方,或许能听到后湮宫的事情也说不定……最可恨的事……除了几罐子药和毒,一两本书外,我就没有带啥值钱的东西……都怪这臭女人!

  “……那我扮你,你干啥去啊。”
  “……”
  “问你话呢。”
  “……未来乾皇后不作,情愿和我交换条件去青楼,又是为了干啥。”
  “……”
  “瞧,你都不说,还指望我说什么……我可是你救命恩人。”
  怒!
  我算是毁在她手上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二,来一盘酱牛肉、清灼白菜、一小壶酒。”
    “……还添盘豆腐。”
    “好咧,两位姑娘稍坐一会儿,小的这就送过来。”
    桌子上的杯子缺了个口子,里面还有很厚的茶垢,我轻扬眉毛,挑了个偏角落的位子坐了下来。这个客栈虽然不大,但打理得还算是干净的了。
    
    虞婳那修长的指翘成个好看的兰花,徐徐捻起茶壶,就著飘著茶叶末的温水润了润杯子,然後倒了一杯,递在我面前。
    将杯子握在手中,一片茶叶浮在上面,但也遮不住那黄得泛乌的茶垢,那一头虞婳笑盈盈的望著我,就算隔著她那层遮面的白纱我也知道那是笑,眼睛都快眯得没了。
    
    我掀开面纱,一饮而尽。挑著眉看向她,她微微一愣,许久才回过神来,望向我的眼睛闪闪的,似乎多了点什麽。
    “婳儿,你可是每次都必点豆腐啊,这麽喜欢吃小二的豆腐麽……”
    怒,喜欢吃你管得著麽。这不还没到凤国呢,就唤我虞婳,这臭女人。
    “婳儿……其实没必要喝这茶水的。”
    你不早说,涩涩的,你以为我想喝啊……不给我喝你递给我干嘛。
    “……我是想让你拿它润洗一下箸子。”
    暴走ING
    可以肯定她是故意的!
    
    “知道麽,传闻天命女又重现了。”
    “天哪。”
    撇头看去,隔壁一桌江湖人士聚在一起大口灌著酒,撕著大块儿的牛肉在侃侃而谈。我吞吞口水,侧著耳朵继续听。
    “可不是,好像是说天女在世间寻觅命定人。”另一边本独自酌酒的青衣人缓缓抿一口,偏头微侧著身子也凑了过来。
    “那是,乾王还想瞒著各国金屋藏娇,结果被天命女的一曲天籁仙乐弄得瘫了,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似乎……那曲子……”
    “那曲子就唱得是天女一直在寻觅的人啊,不知哪国君王有这个福分啊。”
    “……”
    
    愣了一愣,徒然指间一热,回头,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抚在我的上面,虞婳望向我的眼神闪过一丝忧虑,随後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婳儿想什麽呢,快些吃吧,要凉了。”
    一块豆腐,夹到了我碗里。
    她在桌子那一头,只是望著我笑,“你不是喜欢吃豆腐麽,多吃些。”
    
    突然眼睛一涩,心里揪得很疼。曾经有人也说过,湮儿,每一年我都会在桌上摆盘豆腐的,每年每年我都会准备……你喜欢吃的……可是每一年都……幸好你醒了……真好……
    後……
    天命女的事流传得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
    各国君王应该都在蠢蠢欲动了
    打探後湮宫的事应该阻力会更大……後……你在哪……你没死对不对……
    
    “……”
    “婳儿,怎麽了。”
    “暗刹舐,虞婳听过它麽……”我抬头,握紧,指尖泛白。
    她一愣,垂眼,白纱轻轻拂面,朦胧之中看不出表情,片刻间勾嘴浅笑,“没听过,婳儿问起这个作什麽。”
    是麽,没听过。
    轻轻叹一口气,食不知味的吃著饭,左手被轻轻扣住,温热的触感传过来。我呆愣的望向她,她只是徐徐一笑,“婳儿记住,你就是虞婳……莫该等会儿又唤错了。”
    是我疑神疑鬼麽,她刚刚一碰,让我冒一身的鸡皮疙瘩。
    
    ────────────────────────────
    
    夜深了,月亮当空高挂。
    缓缓起身,被褥靠外的一头已经空了,还有些余热。
    想必虞婳是去净身了。
    
    这个地方挺怪的。虽是乾、凤两国的边界,可是却有著不同的习俗,就拿洗澡来说吧,不像其他地方可以唤小二打桶热水在单间里凑合洗,这个地方洗澡只能去客栈里的澡堂子。想著很多人挤在一个热气腾腾的澡堂子里下饺子似的,就堵得慌。算算日子,离变身期也不远了……要是那时候还没到凤国的话,那我是要去男澡堂子还是女……
    
    身上湿腻腻的。
    半夜里没睡好,闹腾出一身的汗,匆匆披了件袍子,便撒丫小跑著去澡堂。
    
    雾气迷蒙
    似乎把水换了,比我洗得时候又热了不少,难怪虞婳总是半夜跑来洗。一件一件的脱了衣袍,伸脚,缓缓触到水面试了一下水温,烫烫的。
    
    一阵水声,雾气缭绕,一个身影浮起又沈进水中,隐隐约约中可以看到一缕缕乌黑的发丝在水面上相互缠绕纠结。
    “……都快看光了,婳儿。”
    脸刷的一下全红了,慌手慌脚浸在有些浊气的热水里。
    
    虞婳立在水里望著我笑著,在水中化开青丝随著水轻轻晃动隐约显出白皙的锁骨,“婳儿半夜里起身,莫非想跟我一块儿洗,婳儿想偷看麽……”
    什……什麽话啊……你有的我都有,你没有的……呃……过几日我也会有,看你干什麽。
    
    将身子浸在水中,只露出一个头,胡乱的搓著。
    虞婳半仰著头,懒懒地伸出一只手,白皙莹润,修长的指尖微微上扬,另一只手慢慢滑下来,眯著眼醉蒙蒙的望著我,……
    汗,怎麽看怎麽像是在勾引。
    
    埋头,继续搓。
    “婳儿……”一阵水声,恍惚间一个人影已经挪到了我身後,温热的气息洒在我耳畔,“我帮你擦背可好。”
    
    她,她她她她……
    手慌脚乱的推开她,她唉呦一声轻叹往後倒。
    我愣住了,刚刚触到了她的肌肤,光滑润泽,似乎还有些平……
    我死命的摇著脑袋,不去多想,爬上岸,胡乱的披上衣服,逃也似的跑开。
    身後还传来某人及其娇媚的笑声,针扎似的,声声入耳。
    
    和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著。
    刚刚那摸到的是哪里,怎麽平平的。
    虞婳是男子……不可能啊……名倾遥国的花魁虞婳是男子,说出来谁信啊。要是哪个男人媚成她那样,那麽女人都该上吊了。
    错觉应该是错觉。
    都是女人,真不知道这个虞婳干嘛总是戏弄我,简直可耻可恶。
    许久,昏昏沈沈的睡下了。
    恍惚中似乎有人拉过被褥躺在我身边,有什麽轻抚著我的脸,一遍遍的摩挲,轻叹一声,翻身把我抱在怀里。
    马车摇晃著。
    虞婳优雅的枕著手闭著眼睛,似乎在假寐。
    我偷偷从屁股下抽出一册书,慢慢的翻著。
    
    这些日子著实烦,这些口诀真是琢磨不透……合上书,看著上面撰写的气势宏伟挺拔的字体发呆,这应该是赝狄亲手写的。
    过年那一会儿,曾经只是就著後开的玩笑找赝狄讨轻功的练法,本是随意无心之说,谁知道他当真给我抄了一本。离宫的那会也没多想就带著它和零散的一些东西跑了,没想到,如今想练也没得要领,始终没法入门。
    
    一只手柔弱无骨的搭在我拿著书的手上,“婳儿,想学我可以教你。”
    抬头,对上虞婳盈满笑意的眼,我犹豫著低头看看书再望望她,“虞婳会武功?怎麽没听你说过。”
    “其一,虞婳可是你……”她执起我的手,扳著手指,一根一根,“其二,跳舞之人如会一点轻功,那是好的,轻功不难师傅以前教过,至於其他的就不会了。”
    她垂眼,捡起书,翻了一翻,浅笑道,“这心法,口诀和我平日里练得的相差不多,凭你的资质,不出几日应该能领会。”
    “……真的?”
    “真的。”
    “小鱼子……你太好了……”
    “叫……你叫我什麽……”
    “你又不让我唤你虞婳,那不知能叫你虞子……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