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38
《《后湮宫》》

分节阅读_38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35 热度:13
鱼子了啊。”
  “想我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知书达理秀外慧中的花魁之首虞婳被你说成……喂……我还没说完呐……回来……娘……的。”


  一曲莫呼洛迦(完)

  醉觅楼
  凤国最大的青楼
  阁楼里夜夜笙歌曲如仙乐,更有美人醉卧香褥嘘寒问暖,令达官贵人流连忘返。
  寒,其实没指望虞婳会指个好去处,可没想到她把我一人抛在这里,人却没个影儿了。

  叹一声,
  徐徐抚着书册,发一会儿呆。
  这几日老鸨说让我好生休息,说什么等花魁虞婳的声势传遍整个凤国的时候再挑个好日子登台献舞。其实他们这正儿八经的舞我哪会跳啊,本想趁着在青楼的时候多打听打听后湮宫的事情,可这连门都不让出了。

  虞婳这几天也不知道忙些什么,自从来到凤国就没踏进醉觅楼,人像失踪了似的。她不是想一辈子都让我顶着虞婳的名号吧……
  寒风萧瑟,明摆的是春暖花开的日子我却觉得比大冬天还要寒。
  要真是这样,大不了我弄一大份迷香,整晕他们一个个,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唉,无聊的翻着书册,一行一行的看着。
  在路上这段日子,虞婳也没敷衍我,倒是仔仔细细跟我解说了那轻功的心法以及口诀。详细得让我以为那手操本不是赝狄写的倒像是她亲手撰写的。
  赝狄的招数很奇怪,和霁雪、小弥儿他们的不大一样,似乎不是中原的套路,可是虞婳却能把他解析得很清晰明了,那感觉……就像是他们同出自一个师门,可是问起她却说不认识赝狄,便继续教下去了。第二日想起原本想再问的,却不见人影了。

  白纸黑字
  以前不懂的现在也全明白了,可惜肚子里空空如也就是逼不出内力,丹田近日里倒是渐渐涌出一股热流,可惜不多,轻功耍起来也只像个蚱蜢跳……
  不过看这情形,离变身期不远了,或许到时候内力多了,施展起来也畅快些。

  轻轻的叩门声
  匆匆将书册藏掖好,徐徐起身,唤道,“进来吧。”
  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女孩,怯怯的瞥我一眼,忙低下头说,“小姐,妈妈叫您过去一趟。”
  “找我有什么事么?”轻轻挪步,走到镜子旁,拿起梳子理顺着头发不紧不慢的问着,虽说虞婳是个青楼女子,可也是名倾遥国的花魁,这鸨妈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这几日无论吃住安排得都不周全,是看着我好欺负么。

  手上的梳子被她接过去握在手中,一缕发丝滑在她手中,慢条斯理的理顺着,力道刚好,轻柔也很舒服。“鹊儿也不知道,妈妈似乎想跟您商量明日里上台的曲子。”
  头一痛,后面传来一声脆脆的轻呼。
  “小姐,鹊儿不是故意的。”小姑娘家吓得脸都苍白了。
  汗,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是我禁不起吓自己轻颤弄疼得。

  完了,这几日光是研究轻功的步伐去了,愣是忘了这登台献舞迫在眉睫了。
  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

  “鹊儿,别弄了。”轻柔的搭上她的手,从铜镜里望去这小丫头一脸的羡慕又好奇的望着我搁在琉璃盒上的牡丹玉簪子,瞄一眼,匆匆低头,又瞟一眼,眼睛死死的勾着它。
  望着这光景我忍着笑意,微微抬眼,启唇,“鹊儿,快些带我去妈妈那里吧。”
  她应了一声,慌手慌脚的放下梳子,垂着眼,挪着步子后退便要带路,我笑着挽起她的手重重一握,便悄然放下。

  “小姐,这……这使不得。”
  “看你喜欢,收好。”
  她抬眼怯怯的望着我,手中握着那只簪,眼睛亮亮的,满心欢喜。

  拐了几个弯
  雕花的木栏、精致的摆设,对青楼来说这一切布置得还算雅致,走廊上也没有无理的登徒子,比起楼下的调笑喧哗声来说,这里清静了不少,看来老鸨安排我住楼上的单间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妈妈。”轻轻作个福,抬眼看着这个四五十来岁的女人,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眼神也不算特厉害精明,擦着很厚的上等粉脂,一身浓郁的花香熏得人有点晕沉沉的。
  “虞姑娘近日在凤国过得还自在?”一双拖着鱼尾纹的眼半眯着,上上下下的打量我一番,就像看一块待切来卖的肉。

  “多谢妈妈,虞婳过得挺好。”
  汗,又不是第一次见我了,怎么看那眼神怎么别扭,就像瞧的不是人而是一块块的金元宝啊。
  “那可曾定好了登台的曲子?”她凑着脸过来,“这多少大爷排着队等着姑娘明日的献舞。”
  “……没。”
  “虞姑娘,这……当初不是说好等离了乾国就来这醉觅楼跳一曲呆一阵日子么,看这钱都给了……还是姑娘你早就有更好的法子?”那凑在我跟前的脸一颤一颤的,掉下来不少的白粉,看着我怪心疼的……这抹了多少的粉啊,这么的掉,楼里姑娘们的血汗钱。

  回神,哪有啥法子,我又不是虞婳,她跳的舞我未必会跳。不过…
  愣了一下,犹豫片刻缓缓问,“妈妈,明日里会有很多人来么?”
  “可不是,这消息都放出去了,这凤国上上下下贵人都会来不少,虞姑娘你可别吓老身。”
  “妈妈,虞婳想在这儿多呆段日子,明日我会显身的,但是舞得拖几日,虞婳自会去应付那些贵人,只要妈妈摸阻拦。”浅笑着,偏头用袖子掩着嘴,勾一个销魂眼,“您要知道……这胃口得吊足他。”
  “好好好……就依你……”那鸨妈笑成朵皱菊花,只拿眼扫我,这回不是看金元宝了,从不断被抖下来的粉末就知道,八成是把我看成金砖了,四四方方,大块的那种。

  ——————————————————————————————————

  虞婳那臭女人这几日依旧不见踪影。
  游走在那些男人之间倒也自在,原本和她也呆过一段日子,所以大体也能将她那言行举止模仿个大概,什么知书达理、秀外慧中等等用在我身上也绰绰有余,反正她也是装的。

  温文尔雅的男人可以不用理,反正在他眼里,你越是不理他他越觉得你出淤泥而不染,清雅脱俗,不似凡人。
  霸气一点的,可以颔首点个头,再不陪着喝杯酒,拉个小手尖儿。
  闹腾得凶点的,就弄个雅间,遮个纱帐,抱着乐器弹点小曲子,走人。
  再厉害点的,老鸨就会出来息事宁人,不要我就撒个粉让他晕晕噩噩,让他搂着个小姑娘挺几天尸。

  这些日子探听到的事情也不少,最起码让我知道了,暗刹舐那个杀人组织。乾王曾说过灭后湮宫的是暗刹舐,可是据这几日打探的消息,我并不认为一个西域的杀人组织会平白无故的灭后湮宫,想必还有其他势力……可是却又无从探究……消息终究不够……看来是时候加把火候了。

  “鹊儿,帮我去外面看看前几日在张师傅那里订做的衣服好了么。”
  “是,鹊儿这就去。”
  抬眼望着阁楼里翩翩起舞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勾唇缓缓轻笑,这里的舞曲步伐摸得差不多了,是时候让你们看看什么是舞蹈了。

  只需一夜我便可以让虞婳的名字刻在凤国每个男人的心坎上
  只需一夜我便可以让醉觅楼日日恩客不断,夜夜笙歌不停息
  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灭后湮宫的势力
  后,一定要等我……

  ——————————————————————————————————

  浮光浅影,纸醉金迷
  只见阁楼下,轻摇纸扇步入醉觅楼的风流人士络绎不绝。我的无力地轻靠在门槛上,瞥一眼,耳畔是鹊儿的惊呼,“小姐,瞧!今儿个凤国的达官贵人都来了一大半!”
  勾嘴浅笑,徐徐起身
  把鹊儿和一些使唤丫头一律关在门外,“先都散了吧,告诉妈妈我准备妥当了,就会出场。”
  鹊儿用身子挡着门,双手捧着一件袍子,撇着头咬唇,呐呐地说“小……小姐,您当真行么,这些衣……”
  这些衣袍,真的要穿么?
  手轻拂过那轻柔似流水般的衣料,眼中尽是笑意,看来这师傅的手工不错,裁减的与我原本料想的也八九不离十。
  “谢谢,鹊儿。”
  缓缓将门扣上。

  深呼一口气。
  拿起笔,对着铜镜将自己的容貌一丝一毫的隐藏在浓妆下。
  光洁的额上盛开一朵红莲,似火焰燃烧着荡人心魂。
  勾着眼线,一笔一画,酥到骨子里的一抹殷红渐渐在眉入鬓处由深到浅渐渐散开,恰到好处,让人挪不开眼。
  眯着眼,望一望铜镜,
  迟疑片刻
  将笔润湿,沾上特制的蓝墨,在眼角下描一只展翅的蝶儿。

  伸着白皙的胳膊,就着铜镜将发丝绾成美人髻,独留一缕青丝搭垂在耳畔,散落在白皙光泽的锁骨旁,说不出的诱人。
  面上轻轻的拂上一层纱,秀丽的鼻翼处隐约露出闪烁水钻,碎钻镶嵌在银链里斜斜深入云鬓,
  脚踝处串着银铃,踏一步,便可闻清泉般的天籁铃音。

  勾起衣袍,轻轻披在身上。
  一抹殷红雪纱般质地,暧昧的缠绕在腿间,轻柔透薄的料子缠绵的贴着身子,恍若云雾缭绕般的薄袍下隐约可见绣着罂粟花纹的裹胸,腰身毫无一丝遮掩,只在肚脐眼上点缀着一颗红玛瑙,这身行头刻意模仿了印度的袍子,只是有些改动,更有利于跳舞罢了。
  只须徐徐立在在前不动,就宛若一席轻雪纱薄袍的仙子,轻挪舞步一瞬间,便可露出白皙腿间妖艳的罂粟纹身,犹如旷世妖姬。

  盈盈笑着望向铜镜,确定里面那张妖媚惑主的脸找不出一丝湮儿的影子,才满意的勾唇,起身缓缓挪步推开门。

  早守候在门外的鹊儿和一些使唤丫头们,只是愣愣的望着,半晌说不出话。
  我低眉轻笑,这些丫头们只道是身在青楼也没见过我这身勇于牺牲的行头。
  其实,我想说在我们那里想看这露胳膊露小腿的还不用去青楼,满大街吊带、短裤、超短裙的多着去了,这点小意思,姐儿我还不放在眼里。

  “小……小姐……您,鹊儿魂都要被您嗜走了。”
  “虞姑娘。”老鸨一扭一扭的挪过来,两眼死死的勾着我一身,呆了半天,才两手高举着拍一下腿,脸上笑开了花,一朵高唱夕阳无限好的老菊花“虞祖宗儿,今儿个醉觅楼可上脸了,您走好,快些,官人们都在等了……鹊蹄子还不快些带路。”
   “妈妈,虞婳去了。”
   “好好,你们好些伺候着。” 
  ——————————————————————————————————

  醉觅楼
  熙熙攘攘,莺歌燕舞。
  糜烂的薰香充斥在空气中,一个二三十岁的穿着讲究的男子沉不住气了,举着扇子敲着桌子,喝道,“叫老鸨出来,这花魁怎么还不见影儿。”
  一个穿着鹅黄色罗衫的俏女子娇弱的笑着,顺势一倒,眉眼满是妩媚,“公子,别急啊,橙儿再陪你喝一盅清酒。”
  那男子眉头一皱,不耐烦地把袖袍一挥,那女子猝不及防便倒在了一旁,“去去去,今儿个爷又不是来看你的,一边凉快去。”
  那女人也不恼,绢帕一挥,一阵花香袭来“讨厌。”
  旁边一处坐着的风流男子大笑着道,“这位公子,甭急。女人嘛,那不是一样的。咦,橙儿,今日又换了香粉么……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