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50
《《后湮宫》》

分节阅读_50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42 热度:13
眼这树杈……有我胳膊这麽粗……这腿怕是要断了……
    
    
    
    人生最痛苦的是什麽,是哑巴吃黄连。
    就想像现在的我,你说我找谁惹谁了……被人打折了腿,还得忍著……憋出了我一身的老汗。
    虞少侠,虞美人……
    你打完了,就快些闪吧,你不走人我也爬不出来。
    
    他转身,把剑收进梢,走了。
    却是一步一步朝我这边走来。
    我倒在地不敢动弹,捂著嘴看著他。
    他环顾了四周,微蹙眉。
    妈的著男装都这麽好看……我心里碎碎念著,却大气也不敢出。
    “躲躲藏藏可不是君子之辈,出来吧。”他秀眉一展,对天喊。
    我趴得更低了。本来就不是君子……过几天我还会是一个女人,给你逮著著,怕是连都女人都做不成了。
    风轻轻吹著,草丛沙沙作响。
    一个尖利的声音划破风声,朝我这边刺来……一把剑嗖地一声贴著我的脸插进一旁的土里。
    冰冰凉凉地……上等的寒铁……我全身发软,娘的,他这是想抓人还是杀人啊。
    他站在风中,黑袍吹得翻腾,一阵幽香袭来,我恍神……一眨眼功夫,他便站在我眼前。
    “这位公子,鬼鬼祟祟跺在这儿所谓何事?”他半蹲著,拔出剑在手中把玩,笑眯眯地望著我,一时间美得倾城倾国。
    
    恶寒……
    跟他呆这麽多日子,只要他这麽一笑,准没好事。
    
    “呃……我正准备小解,这树杈打在这腿上……从天而降地……伤了,动弹不了。”我讪笑著,指一指那被伤著的腿。
    
    “公子全瞧见了?”他用食指勾著我的下巴,轻佻地一挑。
    怒,他当这是青楼啊,出来办事还不忘老本行。
    
    抓头,他这是让我说看见了,还是没看见呢……又不是抓奸……两个男人打个架,未必还把目击者杀了灭口啊。
    只是……这场合是在神官殿里……就不好说了,太子闯神殿还被禁足了呢,这平常人该会被剜足跺手吧。
    
    一把剑暧昧地贴在我脸上,一路滑下来……冰冰凉凉地,寒气冷得我直哆嗦。
    “公子,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不杀你。”他贴著我,在我耳边轻声说著。
    啊……你还动真格的……死虞嫿,你敢划破我的脸……我让你後悔一辈子。
    
    “问吧。”我闷声闷气地说。
    “你穿著这一身行头,一定是神官的男宠了……这几日可见一个天仙般的小女子呆在他身边。”
    天仙一般的小女子…呆…在弘氰身边……他他他他敢!
    平日里没见他藏著掖著……
    等等,你找女人也不用跑来这里打架啊……
    他秀眉一蹙,不耐地说,“快说,有没有一个叫湮儿的女子在神殿里住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天仙一般的小女子……
    我低头看著这平胸,开襟白袍……傻笑……你这厮也忒夸张了吧。
    於是抖抖袍子上的灰土,仰头望著他,老老实实地说,“大侠,小的没看到。”
    他闻言,半眯著眼,把我扫了个遍,握著剑的手一用力,便架到了我颈上,“那留你也没用了。”
    莫非,想杀人灭口。
    看著他那漂亮的眸子微眯,泄出一丝杀意。
    “喂……你别乱来啊,你还用力……娘的,你会後悔的。”我蹬脚,喘气,踹踹踹。
    他突然眼神停留在我的脸上,看了半晌,“……性子倒是挺像的。”
    突然,颈上一紧。
    被他拈著袍子托了起来……身子悬空被他抱著,死命地挣扎。
    “既然我找不到人,只有把你献给主上了。”他轻笑著,伸指点了我的穴。
    哎呦……腿这个疼……龇牙咧嘴的。
    张嘴……
    却发不出声来,死虞嫿干嘛点我哑穴……
    干脆让我全麻点晕了我,还省得我疼……你是故意的……
    
                   (下)
  “小姐,您醒了?”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趴在地上,恭敬地把檀木盒举在头顶,递了过来。
  散发阵阵暗香的盒子里的是一件银丝纹绣的罂粟花袍。
  咦……
  低头望向自己,受伤的脚已经被包扎好,浑身酸痛。
  一定是虞婳把我扛回来的时候,在路上硌疼的。
  胸前鼓鼓的……
  不会吧。
  拉开松垮的前襟,凑着脑袋开。
  晕,啥时变回来的。

  一声闷笑。
  虞婳风流倜傥地倚在门处,勾着唇说,“想不到你还是个女的,看着你时是平平的……抱着你时却着实吓了我一跳。”
  恶寒,在这个紧要关头变回来,也吓了我一跳。

  “这是哪儿……你抓我来这里想干什么。”我装腔作势,攥着衣袍怯怯地问。其实隐约也猜着了点什么,不过倘若被虏后,不作出点正常反应,似乎有点对不住辛苦把我扛回来的虞美人。
  他瞥了我一眼,轻抚发丝,拈在手中把玩,缓缓启唇,“暗刹舐。”
  我环顾四周……这地方四面都是石壁,还雕刻着奇怪的图纹……阴森森的,有点像是岩洞,不过更像是地下宫殿。
  原来这里就是暗刹舐……地下宫殿……难怪弘氰派出很多人都找不到……等等,这个地下杀人组织不是在西域么,难道说死虞婳把我带到西域?!

  一个小少年跪倒在地上,轻声说,“左使者,主上在来这儿的路上了。”
  “退下吧。”他挥了一下袖袍。
  那个小少年恭恭敬敬地弯腰,拜了一下,柔弱地伸出一只手便轻而易举地把看似有几百斤地石门给关上了。
  厉害,看来这暗刹舐里的人个个都不寻常。
  “呆在这别想跑,送进来的人没有能出去的。”他遥遥望着窗外,先是沉静在自己的思绪中,半晌才展眉轻笑,“等主子回来了,就知道你是留在这儿……还是……死。”

  一阵风
  一阵阴风……吹得我寒毛直竖……
  巨大的石门无声无息地从外面打开,一股阴飕飕地凉意迎面扑来。
  肆意凌乱狂舞的银发,一席黑蟒罂粟花纹的袍子在风中翩跹,狭长的泛着暗红的眸子很是诡异……他……这个鬼魅般俊美绝伦的男子就是魅舐?!
  “主上。”虞婳单膝跪在地上。
  “我要的人给我带来了么。”一个性感阴柔的声音响起,带着笑意却让人更冷。
  “属下办事不力,中途有变故……只抓来……”虞婳的声音有些变调,似乎有些发颤。

  “是么。”一声轻笑突兀地响起,笑得愉悦极了。
  突然虞婳倒地,痛苦地蜷缩着身子,青丝撒了一地,“主上,饶命……”
  “那就是没给我带来了?虞婳,总该让你长些记性。”魅舐继续掩袖笑着,俊美地脸上的无动于衷,只是身上散发的杀意愈浓,“你给我带的……就是她?”

  空中散发着甜甜的血腥味……
  他一步步走向我,黑蟒罂粟袖袍一挥,我只见眼前一道金光……腰间一紧,便被带到他的怀里。
  脚一软,锥心刺骨地痛便蔓延开来。
  娘的,没见姑娘我脚受伤了么……别以为把头发染了银了,再带个隐形眼镜弄得跟那红眼病似的就可以出来吓唬人,我呸。

  一双修长地手牢牢地捏起我的下巴。
  “我很不喜欢你这般眼神……所以……”他的手沿着我的腰缓缓向下,滑到腿间……继续向下……一用力,我闷哼一声,狠狠剜他一眼。疼得浑身发颤……衣袍下摆隐约显现出血迹,估计刚被包扎的伤口又添新伤了……
  一声轻笑。
  恍神中,却见他优雅地抬起手,在我面前晃……
  一滴又一滴,
  鲜红的血在指尖蜿蜒流淌……白皙修长的手、殷红的血迹……分外打眼。
  他狭长的眼眸情迷地望着指间的血痕,缓缓抬手凑到唇边,伸出舌轻轻舔嗜着……这情景诡异又美艳得很……这死变态……

  “放开我。”我忍着疼,瞥见虞婳舒缓了身子,踉跄地扶着石壁起来了。
  咦……怪了,似乎魅舐的笑声一止,他就没那么疼,只是代价是……我被弄疼……
  “女人,你在看谁。”
  下巴被捏疼了,我怒意十足地回瞪过去。

  魅舐暗眸一怔,颇有意味地抚着我的脸说,“从来没有人敢一而再再而三地……你是第一个,不过也将会是最后一个。”
  抵在颈上的指尖,冰凉。微微用力……
  杀意肆虐,蔓延……

  蹬蹬瞪……抓……咬
  喘不了气。
  “主上……别……”虞婳虚弱的声音。
  他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我眼前雾蒙蒙的,视线一片模糊……憋得慌,透不过气来……很疼……是不是要死了……
  徒然间脖子间的力度消失,一股凉爽的气息缓缓送至我的身子。

  一张邪魅俊美的玉容贴近我的脸,那双暗红眸波诡异低眯着,他修长的手游移在我脸上,冰冰凉凉的触感,没有温度……
  突然他暗眸汹涌翻滚,勾唇一笑,倾国倾城,“……终于等到你了。”
  我脸上徒然一热,他修长的手一勾,人皮面具滑落在地。
  “卿湮……”

  ————————————————————————————————————————
  石室禁锢

  (上)
    我脸上徒然一热,他修长的手一勾,人皮面具滑落在地。
    “卿湮……”
    那一刻他笑得如绽放的罂粟毒花,魅惑妖豔,“……终於到手了。”
    
    风静静地吹著,小少年们趴在地上,石室里寂静一片。
    那一刻,倚靠在石壁的虞嫿身子轻微颤动著,他愣怔地望著地上皱巴巴的人皮,缓缓抬头,视线在我脸上痴痴绞缠著,一脸不可置信地望著我,“怎麽可能……”
    
    颈处酸麻麻疼得很,我扶著石壁站起身子。
    被发现了麽?所以免於一死?
    很讽刺……
    下巴被抬起,一阵刺痛……左脸颊热热的……似乎有什麽温热的东西滑下,空气中弥漫著淡淡可闻的血腥味。
    “主上,不要!”虞嫿发颤的声音,尖锐悲彻凄入肝脾。
    
    魅舐挑眉,轻轻嗅著沾染著血迹的指甲,勾唇笑得倾国倾城,“看来我的左使者……特别……关心你……”他缓缓低头,光泽的银丝月光般倾泻在我身上,让人恍神,“猜,他在担忧什麽……”
    反正他是担心你对我做什麽,我又不能对你做什麽……
    暗眸里闪过一丝诡诈,那双环在我腰上的微使力,我便与他贴得密不可分,他暧昧地在我耳边轻声说,“他怕我对你下蛊。”
    蛊?
    摧人心智,让人痛不欲生的蛊毒。
    <b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