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51
《《后湮宫》》

分节阅读_51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03 热度:14
r/>     传闻西域暗杀舐组织,杀手接手的任务无一个失败,只是没想到它的主人善用蛊毒操纵人心。
    他仰头笑著,黑蟒罂粟花袍翻滚,隐隐迭迭……
    一下子有什麽浮在脑海,一闪而过。
    思绪万千……
    虞嫿是暗杀舐的左使者,rain的武功和他同出一门,估计也和这里脱不了关系。
    赝狄的武功心法,虞嫿也熟识,那麽……
    
    突然身子僵硬,像是被他点了穴,却又不知道他是什麽时候下的手。虽是这样却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唇贴在我脸颊,如冰窖般寒冷……
    温热的舌似蛇般滑过那块伤处……轻轻吮著……火辣辣的疼,伤口很麻。
    他想干什麽。
    我身子软软的瘫倒下,
    虞嫿一个转身便把我接住,神情紧张,细细打量著我被魅舐尖锐的指甲划伤的地方……最终,舒了一口气,身子松缓了下来。
    “你准备抱她到什麽时候。”身旁传来魅舐从容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
    一阵闷哼……
    虞嫿嘴角突然涌出一丝血,他轻轻放开我,眼眸复杂的望著我却又那麽温柔。
    他单膝跪在地上,“主上三思,天命女不可伤。”
    “是麽。”一声轻笑,在石室里响起分外清彻。
    魅舐指尖微翘,三指拈著,瞬间变幻出种种美妙的手势,似莲花绽放,唇里念叨著什麽……
    
    虞嫿颓然倒地,大口的血从嘴里涌出来。
    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这情形……
    是寄养在虞嫿身上的蛊毒发作了麽……
    
    “左使者在外面这些时日,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份。”
    他斜一眼地上的虞嫿,勾唇笑著,缓缓走向我。
    後退……
    其实我想退,可是却只能软趴趴地躺在地上。
    为什麽……被点穴了呗!
    这个男子太可怕了。
    他扫一眼石案上檀木盒子里的衣袍,“怎麽,还没穿麽。”
    徒然我腰间的带子一松,衣袍松垮垮的滑落下来。
    干什麽……娘的……死变态。
    身子一僵,他把我搂进怀里,一转身端坐在石榻上。
    “别动,虞嫿还在看我们呢……”
    他修长的手若有似无的缓缓游移在我周身,银丝纹绣的罂粟花袍质料极好,凉滑得象水一样,石室中寒冷的空气冻得我直发颤……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现在被脱得几乎没穿……
    
    “我们的左使者,是不是该退下了。”他支著手臂半躺在石榻上,另一只手勾著银纹云腰带,轻轻替我将它系好,手游移著把披在我身上的银丝纹绣的罂粟花袍抚顺……
    “主上……”
    “别让我说第二遍。”
    “是。”虞嫿神情极其复杂的看我一眼,步履不稳的出去了。
    
    石室里寂静一片。
    他撑手支著头,脸上若有所思,慵懒地半躺在石榻上,月华般的银丝滑落在黑袍上,美如流水,“知道为什麽会在这儿麽……”
     当然,被虞嫿抓来的。我虽被你点了穴……神志……还算清醒。
     “卿儿……”他暧昧笑著,“王想要长生不老药,而我比他要得更多……”
    “於是灭後湮宫、虏後麽。”我淡定的说。
    “真奇了……”他修长的指勾唇,魅笑著说,“你该叫她娘亲的不是麽……还是说你压根不想唤她作‘娘’……”
    身子一僵,我难以置信地望向他,“你……把她怎麽了。”
    他缓缓笑著,如黑夜中绽放的罂粟花,夺人魂魄,那麽肆无忌惮,“卿儿,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被他搂著,身子慢慢恢复了力气。
    昏暗的石室,像是死人墓,蜿蜒幽径的小道……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来到了一处坚硬无比的巨石门前。
     他妖治的笑著,舒展袖轻轻一扬,黑蟒罂粟花袍迎风飒飒作响,掌风一击。
    轰的一声,石室门打开了。
    
    我揉揉眼……
    一个身影被石链悬吊在壁上……那是……这个人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
    
     昏暗的石室里,空气很沈闷。
    一个人衣袍散乱,被石链悬吊在壁上,被血浸染的旧袍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急促的喘息声在石室里分外惊悚。
    浓厚甜腻的血腥味肆虐满散开……
    他……他是……
    赝狄?!
    
    我全身乏力,步履艰难。
    胸口像是压著透不过气来。
    他怎麽被抓了,
    霁雪、诗楠、弘氰不是好好的麽……他们活得好好的,赝狄武功比他们都要高强,为什麽会落在魅舐手里……
    “放了他,快给我放了他!”我死拽著魅舐的衣袍,指尖苍白。
     “似乎你还没弄明白。”他狭长的眼睛带著笑意的望著我,夹杂著一丝嗜血的快感,“你的处境并不会比他好多少……如果…你…一再忤逆我的话。”
    
    是麽,你这死变态。
    想让我说什麽,爷我怕了你了饶了我吧……
    我呸……
    以後别落在我手上……
    如果,有以後的话。
    
    “居然现在还能瞪人……”下巴被拧住了,他俯身凝视著我,一丝戏谑的笑意隐约显现在他嘴角,“这双眼睛著实让人喜欢,挖下来可好……”
    身子一僵,看著他慢慢凑近放大的脸,我索性偏头闭眼不去望他。
    一声呢喃,柔软滑腻的东西轻轻碰触著我的脸颊,湿润、温热缓缓扫过我的眼睑。
    他他他他,在干什麽……
    士可忍孰不可忍!
    咬死他。
    
    “我的蛊王……”魅舐无视我的张牙舞爪,松开我,用低沈魅惑人般的声音缓缓说著,“不睁眼看看我给你带来了谁麽。”
    蛊王?
    传闻失踪了七年的西域蛊王是赝狄?!
    昏暗的石室里,沈重的锁链摩擦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铮铮作响……悬吊在石壁上的那个男子,他无力的垂著头,凌乱的长发披了一肩,一阵沈闷的呻吟在石室里回荡……
    
    我不可置信地捂嘴望著他,散乱衣袍遮不住的精瘦健壮的身子,被石链缠绕著,一滴一滴的血,顺著腥黑的石链淌了下来,溅在地上,声声入耳……催人心神……
    赝狄……赝狄……
    
    “卿儿,他时日不多了,慢些聊……但不要让我久等。”一声销魂的笑声在石室里兀自响起,突然我背後被他一推,身子软软的往前踉跄几步,一倒便趴在了赝狄身上,而那个始作俑者已经狂笑著隐没在石壁外。
    
    赝狄身体还算温热,幸好……还有温度……
    一声夹杂著痛楚的闷哼隐约从嘴角倾泻而出。
    大片殷红的血从他的衣袍里涔出来,他眉心紧蹙,似乎很痛苦。
    我慌忙起身,手忙脚乱想帮他止血,却无从下手。
    胸口象被死死的压著,痛……我颤抖著抚上他的脸,他有很好看的,斜飞入鬃的剑眉,如今却被血痂糊住,看不太清了,只知道它此时正紧蹙著。痴痴的望向他,一瞬间空气像被抽了似的,有什麽东西……热热的一直从眼眶里涌出来,湿热的液体,滚烫的,怎麽擦也擦不完。
    狠狠抹一把脸小心地抬著他的脸,唤著,“赝狄……呜……醒一醒……”
    
    他的身子一僵,舒缓了下来,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双闭合起的眼才缓缓睁开,流露出一丝恍神……
     “湮儿……”他吃力地抬头,冷峻地脸上流露一丝淡定的笑,有些痴痴的望著我的眼“我没在做梦,真的是你……倘若是梦也好……”
    
    眼眶热热的,胸口的力气像是被他这句话抽空了似的,“是我,是我。”
    他凝视著我久久,刚毅的脸扯出一个笑,宛若夜空最璀璨的烟火,眩目夺人。
    
    “为什麽会把你被锁在这里……我要救你出去。”我轻轻抚过厚重的石链,怕是有千斤重……若是男儿身,凭那内力怕是也震不断,这该如何是好。
    
    “没用的,这是那个人用内力炼造,专惩叛徒……我的一切都是他们教的,袭宫那日我奋力抵抗……没想到会是魅舐亲自出阵……我被活掳也在所难免。”他紧闭嘴,突然抬眼望我,“湮儿,怎麽会在这儿……难道……”
    
    “嗯,一不小心被逮著了。”
    
    他不可置信的望著我,石链被弄得铮铮作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悬吊在石壁上,仰身像匹绝望的孤狼般撕嚎,凄惨悲绝的声音在石室里响彻,回荡……
    
    “赝狄,不要这样……我好好的,没事。他们没对我怎麽样……”紧紧搂著他的头,许久许久,血腥味在嘴里漫延开来。
    “湮儿,你听我说。”低沈嘶哑的声音,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有气无力地说著,“他们此番定是想用你把宫主引出来。”
    
    我瞪大眼睛望向他,细细体会著他的话……他这麽说,难道,难道後……
    
    他嘴角荡起无力的笑意,示意我再近一些。
    脑袋晕晕的,腥热的气息在鼻尖萦绕,他温热的唇轻轻在我耳边说著,“暗舐就快要进来了,他的千里辨音著实好……所以我便长话短说。宫主自从你离去那日……便……恢复了男儿身,只是身子很虚弱。後来後湮宫被袭……他们万万没想到费尽心思找寻的後翎如今是个男子……我等努力保护,以致引开暗杀舐的人後便与他失散,宫主受了点伤,藏匿在男宠里……有弥儿陪著他,两人大约……大约流离到了巽国。”
    
    到了巽国……
    後在巽国。
    靴声一步一步在石室外分外清晰。
    石壁门被打开。
    
    魅舐似笑非笑的望著我们,挑眉梢,“卿儿,定是听到了我想听的事了。”
    他走向赝狄,不动声色的抬手,修长的手勾起赝狄的衣袍,拉开,隐约显出伤痕的古铜色肌肤……微微一笑,明明说著极温和的话语,举手投足间却极其残忍,“我的蛊王好偏心,养了你二十年,好东西却只说与卿儿,为什麽不说出来大家一起听听……嗯……”
    “呃……”一阵沈闷呻吟溢出。
    他俯身轻轻吮吸著那撕裂的伤口不断涌出的血,剧烈的动作悬垂的石链晃动著,铮铮作响……
    “你…死变态…住手,你到底想干什麽。”
    他眯起眼来,嘴荡著笑意,狠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