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53
《《后湮宫》》

分节阅读_53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70 热度:13

    “那麽葵花宝典有没?”就是那个练之前需自宫的……
    他继续摇头。
    切,我说麽……
    鄙视,这麽高深的功夫,都没听过孤陋寡闻啊,抓头。早知道就穿越到东方不败那个时空就好了。
    嘿嘿嘿,不过话说回来,我比东方大姐还是进步一点的,起码我不用自宫也能忽男忽女游刃有余啊……她唯一比我强的,就是会绣花。
    
    “少宫主,那个葵花点穴手和葵花宝典是何等武功?为何一直不曾听过。”他鹰眸暗涌,似乎很有兴致。
    呃……怎麽说……
    第一步,要练此功必先自宫麽。
    不好说啊……
    “呃,葵花点穴手,就是普通的点穴。”葵花宝典自动忽略不计。
    “点穴?”
    “嗯!就是要摸来摸去点穴道的那个。”一激动,抓著他的袖子解释。
    他诡异的瞥我一眼,俊冷的脸上浮现一丝红晕。
    “好。”
    
    於是花了大半天的时间,终於让我初学有成了。
    只是……
    寒,自动忽略赝狄蜜色的肌肤上被我点上的红指印,这个斑驳……这个凄惨……
    其实,不是故意的。
    学点穴谁不先经历这一遭,只是别人是对著人体穴位图,我是对著活人样本来启蒙的。
    咬著唇,那个“膻中穴”在哪去麽……伸出两指比划……犹豫ING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披上衣袍,手还一抖一抖地,嘴角有些抽搐,冷峻地脸上却不动声色地说“少宫主,属下真的有事,该走了。”
    来去一阵风。
    从来不知道赝狄的轻功已经练就得这般炉火纯青了。


  ————————————————————————————————————————

    云这麽白,山这麽青。
    不远处一片绿叶子黄草紫花随风晃悠著,药圃地里隐约可见一抹身影,白袍翩跹。
    使劲地嗅,淡淡的草药味里夹杂著依稀可寻的梨花香,不用说了……前面的站著的一定是霁雪。
    他背对著我站著,不知道哪里来的风吹著他的衣襟飘动,真是态拟若仙。
    踮著脚,慢慢走近他……
    伸出二指。
    他似乎没察觉,只是专注地盯著某处,发出轻微的“咦”的一声,背对著我弯著身子作势要往下蹲。
    机会来了,我抱著闭死的决心,偏著头凭著学武之人的直觉,伸出指稳稳地点了他背上的穴。
    没动静……
    缓缓移回头,凑著身子细细打量……
    咦!
    那清雅的身子还果真保持著那个姿势,微弯著身子,纹丝不动……风吹过,只有白袍下摆轻轻掀动……
    天哪!我学会了!!
    一时间,这个得意啊……内心这个澎湃这个激动……我就说麽,这麽一个天资聪颖的姑娘咋把赝狄捣鼓了大半天都没学会,一定是那家夥肌肉太厚实了。瞅瞅,人家神仙哥哥被我一点就中了!
    
    回神,我摸著下巴,望著眼前这个平日里风姿傲骨的人笑得这个欢畅……
    霁雪啊霁雪今日总算落在我手上了,一时忘形便丝毫不顾形象地扭著腰肢哼著歌,大大咧咧一步三扭地到了他眼前:
    “葵花点穴手哎哟哎哟哎哟
    有了钱有了田也不会翻脸
    葵花点穴手哎哟哎哟哎哟”
    
    光是唱著还嫌不够还伸出手特耍流氓地在他脸上摸了一把。
    
    “一二三四换个姿势再来一次
    点点点被你点中了穴
    所有的改变就在你下手的那一瞬间
    开始痛一点慢慢会发现
    这感觉甜。”
    明显感觉到他身形一僵硬,那保持抬头姿势望著我的眼神说不出的意味,很是让人琢磨啊……
    不理会,死就死吧。
    反正你丫被我点了穴,要报仇得话有能耐现在就把我点了,要摸要杀要脱要剐随你高兴。
    果然……
    他身子似乎在动,我见鬼似地看著他。
    白皙莹润的指尖触著一株红草药,稍微一回旋用力,便拈起,挽著进了袖子。
    他就这麽在我面前,身形不斜不慌、明目张胆地抚顺袍子蹲在地上。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你你你不是被我点了麽。
    他偏头,勾著嘴很安静的笑著,“湮儿,我在摘毒草,小心。”
    晕,
    原来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他弯腰这麽久不下手估计是在思索著怎麽避毒瘴……抓头……我还以为是中了我的葵花点穴手呢,丢脸到家了。
    “你刚刚在干……”
    “没,没没没干啥……嘿嘿和你打声招呼而已。”
    “那‘葵花点穴手’什麽的曲子……”他起身清微淡远地望著我笑,“很好听。”
    妈妈呀,让我死了算了,泪在心里兀自地流淌,那是我的耻辱之歌。
    
    远处一个侍人低著头站在一旁,斜我一眼,欲言又止似乎找我有事。
    “霁雪,那边有事……等会儿过来瞧你。”来得正是时候,快些走吧,离开著伤心之地。
    “嗯。”
    回身想走,手却被抓住,紧紧握牢了。他神情有些落寞,他抬起袖子伸出手……我有些不知所以然,傻傻地站著。
    他温热的手在我脸上摸了一下,才舒心地叹一口气,清泉般的眸子里满是温柔,“好了,去吧。”
    啥……
    身形一踉跄,这这这……这个人还真是当真吃不得一点亏,该摸还得摸回来……
    
    ─────────────────────────────
    
    “说吧,杵在这儿等我有什麽事。”
    “回少宫主。是弘氰主子……”这话还没说完,一抹花里胡哨地红便漫天铺地把我卷了过去,
    香气袭人,死命地挣脱,却被他搂得更紧。
    唉呦……又咬我……这狐狸是属狗的麽……
    “湮儿,弥儿说一起身就没见你了,你却和霁雪在一起……嗯”他凤眸危险地眯著,扫一眼远处那抹隐没在药圃里的白身影,“你们一晚上都在一起麽。”
    说得哪儿的话啊……
    这这这,抓奸得逮双,起码像咱俩这麽抱在一起才叫有什麽,呸!乱说些啥啊,要是给後知道我和她男宠又搂搂抱抱的,我该多臊啊……
    “嘿嘿……这不一大早在练习点穴这门艺术麽,都没啥……”讪笑地推开他,“只是在单纯的学基本功,只是愚钝一直都学不会而已。”
    “真的?”
    “唔唔……”
    “那好……”他转身,抓著我的手就引著我走,“来,回房我教你。”
    当真?
    一学就会?!
    太好了……咦……不对啊……为什麽要回房……学……
    
    门被他轻轻关上。
    他拉著我来到榻上坐下,温润的手握著我的……我左瞟瞟右瞄瞄……一盏香轻轻燃著,青烟弥漫……弘氰的衣襟口敞得好开……
    他指尖白皙莹润,正抵著我的胸前,透过衣袍也能明显感觉那只手的温度。
    “来,这是什麽穴。”
    有些怪怪的……又说不出哪儿怪。
    抓头,一本正经的回答,“膻中穴。”
    “那这儿呢……”他的指沿著我的衣袍缓缓下滑……一路横扫而过……
    妈的,我终於知道哪儿怪了。死死抓住衣袍……再摸,再摸渣滓都将不剩了……
    “为什麽不试你的穴。”
    “也好。”他缩回手,笑眯眯的望著我,怪涔人的。
    “来,湮儿……继续说这是什麽穴。”他的手拉著我的手探进了他的衣襟里,温热的肌肤,细腻的触感,衣袍被这麽一弄敞得更开了,晶莹剔透的锁骨近在咫尺……
    头晕晕的,啥也看不清,隔著层衣服我哪知道是什麽穴啊。
    他风情万种,眉目荡漾著情意,明了的一笑,手滑进自己袍里稍微一用力,殷红的衣袍徒然落地,松松垮垮地垂在腰部,胸前大片温润光泽的肌肤地裸露在外面,这个细腻……修长白皙的腿隐约显现在衣袍下摆处……全身就只剩一束衣带维系著这散乱松垮的落殷花袍……
    鼻腔突然热热的,低头慌忙捂住,斜一眼瞟向他。
    他执起络流苏绣凤腰带,暧昧地笑著,也轻轻一拉,“湮儿……今日里干脆学个彻底。”
    “砰”的一声,
    一脸臊热地冲出房,心慌气短地喘著气。
    摸摸脸,红得跟那蒸熟的虾子似地,这个死狐狸……就知道没那麽好心教我……什麽学点穴啊,明明就是想脱了我的再脱自己的……
    
    “湮儿,怎麽了跑得满身大汗的。”
    诗楠执著扇子望著我笑得雅致闲静,身後那个侍人轻笑著捧著一个巾帛递了上来,他摇头挥手叫他退下,从自己的袖袍子递出干净的白帕子,含著笑意温柔的帮我擦拭著,“又被弘氰唬弄了?”
    低头不语……反正这都不是什麽新鲜的事了。
    “要不先回我屋里,那边又送了一些香茗来了,泡一盅给你尝尝。”
    感动……还是诗楠体贴入微啊。
    
    唔,烫得热乎乎的白玉杯,一抹墨绿的茶叶漂在上面,沈沦……上浮……
    好香啊……
    “湮儿若是喜欢,这还有一小钵可以全部带走。”他看我欢喜似乎说话也轻快愉悦了不少。
    “主子,这可是太上皇特意可您留得最後一钵了。”侍人在旁忍不住插话。
    啊……这麽宝贵的东西……
    “其实也不打紧,我吃了二十几年也没吃出什麽味,湮儿要喜欢尽管拿去。”他转身,唤侍人拿木盒去装。
    千万别……
    这东西看著就是被藏得很深,平日里不舍得拿出来吃的,怎麽可以给我糟蹋……罪孽……我整一牛饮,臊得慌。
    “诗楠,你这儿有穴道的书麽……”瞥一眼,被那侍人小心捧在怀里十分不舍的木盒,轻笑著说,“至於这香茗……湮儿泡不好,想喝就来你这儿讨,不好麽。”
    “湮儿会经常来麽。”他执著扇子轻叩著桌沿,如玉般温泽的脸上有著依稀可寻的期盼。
    “当然。”
    “好。”他莞尔笑了,眼中有种荡涤烟圬的明澈和动人心弦的温情,“可是我这儿没有穴道书,怎麽办。湮儿是要研究穴位麽……”
    嗯,拿穴位书看不是研究穴位难道是研究人体麽……
    “湮儿……”他沈吟片刻,抬头望我,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突然,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
    他缓缓开口,“湮儿若是不嫌弃的话,可以拿我……试试……也……无妨。”
    晕
    果然是这句。
    
    颓废的溜出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