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54
《《后湮宫》》

分节阅读_54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95 热度:10
来。
    其实我很没种……和弘氰试有种被揩油的感觉,但这人倘若是换成诗楠就有种揩他油的错觉……下不了手啊……
    
    咦,前面那个人不是後麽。
    风吹起,她的衣袍飒飒作响……感觉有些不大一样……平日里她总穿著裙裳,今日身上却只匆促披了一件单薄的白袍,发间斜斜插著一支木簪,这感觉……让人一阵恍惚,真正让人错认为是一个清秀雅致的男子。
    咦,怎麽一个人在这边晃悠啊。
    风越来越大,她就这麽怔站著,久久凝视著远处,这麽深情。
    衣带翩跹,白袍下摆扬起……她单薄的身子就这麽伫立在风中,指尖紧紧攥住衣袍前襟,身子微颤却仍旧固执地呆在这儿,那麽无助……就像迎风而立的一抹墨竹,坚韧却又柔弱,让疼到骨子里的坚持……
    等等……前面,不是我的阁楼麽,她为何这麽站著却不进去。
    呃,难道是知道我偷溜爬树学点穴吃她男宠豆腐又被她男宠吃豆腐?
    汗……
    我做贼心虚的侧身藏在葱郁的树下,风吹著,树叶沙沙作响……树影斑驳晃悠得我眼睛发晕……
    突然,一阵风卷著什麽袭了过来。
    後身子一跃,脚轻盈地凌空点了一下,一个飞旋,白袍散乱青丝柔顺地披了一身,她身姿优雅的接住风中的一件状似一块破布的东西,站定,迟疑的看著,最终倾笑著,痴痴的把它收在了怀里。
    咦……探出脑袋张望,那东西怎麽这麽眼熟啊……
    啊啊啊啊啊,这不是上次画了一个王八,再瞎绣了一个“操”字的烂布条麽……不是让弥儿丢了麽……怎麽,怎麽被吹出来了,臊!还被她当宝一样收起来了……怎麽办,抓狂中。
    
    抓头……後的武功这麽强,按道理她的女儿我天资也不会坏到哪儿去啊,葵花点穴手……嗯……或许点女不点男也说不定。
    伸出二指,呼一口气,拍掉身上沾著的树叶子,迟疑了片刻便得走向後。
    她一见我,眉目间的轻愁融化散开,转瞬消逝不见,张嘴似乎想说什麽……就目睹我对她进行的残忍“点穴”。
    使出吃奶的劲,点……点……点!
    怎麽样,感觉怎麽样。
    我只差没摇尾巴望著她了。
    她似乎明白了什麽,眼睛里温柔得快要溢出水了,启唇轻轻说著,“我动不了……湮儿一日之内就学会了点穴,真聪明。”
    真的假的……
    她身子僵硬的立著,确实看上去动弹不了。
    “後,其实……我点的是你的哑穴。”不过,管他是什麽穴,点中了就行。
    她一怔,身子立马舒缓了下来,拉起我的手说,“湮儿下次点之前,说个穴位名……我保管不再弄错了。”
    晕
    原来还可以这样……
    我,卿湮儿
    在此立誓,以後再也不碰这劳什子葵花点穴手了!!!
    
    後记
    这就是我卿湮儿学点穴的血泪史,若是早知道变成男儿身後这些武功仙术都能不学自通的话,就犯不著丢这个脸了,不过这都是後话。

  ————————————————————————————————————————
  虐人不自虐

   嗓子渴得快冒烟了,舌处火辣辣的疼。
    头被抬高,一声轻咛,温软的触感贴熨在唇上轻柔厮磨,甘甜的清醇流淌进喉咙里……像是注入了一丝清明,全身也恢复了知觉……
    解是解渴,只是,温润的水潺潺流过舌处的伤口……
    痛痛痛痛……
    疼得我直打颤,闭眼死命想挣脱那人的怀抱,可那双覆在我腰间的手却顺势缓缓上移,蛮横的覆著我的头,强加深那个吻……滑进嘴里的舌愈发肆无忌惮,追逐我的痛处抵死缠绵,腥热的味道充斥著嘴里,粘乎甜腻的血味在喉咙里漫延。
    
    “再不睁眼,会更痛的。”性感的声音流泄醉人的呢喃,似蜜糖一样蚀人心魄。
    突然嘴里滑润的舌头被小心的含住,一用力的吮吸……
    痛毙了!慌忙睁开眼。
    ……眼前一片闪亮的光晕,揉揉眼睛。
    纷飞扬落的银发,柔滑的颈项,颤动的喉结……在那象秋水深潭一样的红眸里,有银色的光芒微微闪动,他笑出声来,妖媚十足地轻舔吮吸著我嘴角的血……
    原来,是他。
    这个死变态,跟那万年吸血鬼似的,逮著血就吮。
    
    “卿儿,睡醒了?”
    “……”死变态要吸就吸自己的,不知道姑奶奶我贫血麽。可刚张嘴还未开骂就立马痛得眼泪止不住。
    “嘘。”他伸出二指,优雅的点了我的穴,“鬼医说你暂时几日内不能说话。”
    怒,不能说话,我是根本就说不出话……娘的,你还火上加油点我哑穴,我跟你拼了……咬死你!
    他缓缓卧下,慵懒的倚靠在石榻上,声音不高不低,不疾不徐,“卿儿味道著实好闻,血也很美味……过来吧,我是不介意再……尝……”
    立马坐下,不能便宜了这个死变态。
    
    他笑著抬手,一声清脆的击掌。
    石门打开,虞嫿端著药,缓缓走了进来。
    “主上。”
    他侧头叹息一声,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是那双手松松的搂上了我的腰。
    身子一僵,立马软的倒在了他怀里。
    这身子……等等……我似乎忘了一件事,却又不知道是什麽……
    
    虞嫿俯下身子,单膝跪在石榻前,怔怔的望著我苍白若纸的脸,立马侧著身子,不知是因为心疼还是什麽,绝美清秀的脸庞眉心紧锁,眼睛里隐隐含有水光,“好些了麽,还有哪儿痛……这个……”一只手轻轻抚上我的脸,神情温柔眼眸迷蒙,“药是主上亲自熬的,湮儿喝了止疼。”
    
    是麽……
    魅舐弄的药。
    
    我轻轻挥手无声的启唇,示意虞嫿再凑近一些。
    近了近了……
    我倚在魅舐怀里微微倾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虞嫿的发间抽出一根簪子,他青丝顷刻间披了一肩。
    闪著银色光泽的簪子,很利,很尖……刚刚好……
    握在手里,刺得手疼疼的。
    
    “不要!”
    “你想干什麽。”
    
    吵死了,瞥一眼他们,兀自在汤药里嗅嗅,把银簪探进去……
    嗯,银簪光泽依旧没变黑。
    双手捧著碗,非常配合得把药喝完,用袖子胡乱擦擦嘴。
    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被我倚靠著的那躯体也舒缓了下来,等我望向他时,却仍旧是那祸国殃民的绝世玉颜,毫无表情。
    怪了,抬眼望去,眼前的虞嫿脸上的惊恐还没褪去,似乎还没回过神。
    喝碗药,有必要这麽大动静麽……
    还是你们一个个以为我又要拿这簪子自杀啊……切……
    这要若是虞嫿熬的还好,可偏偏是魅舐这变态主子弄的,我这身上又没带啥解药,若是偶尔在这药里撒把毒,我一定翘。
    ……只是,不知道蛊毒,银簪能不能验出来,下次找神仙哥哥好好商讨一下。
    
    倏然魅舐站起身,一声轻哼。
    身子後面一空,我便磕在石榻上,撞得我浑身酸痛。
    他侧脸,扫我一眼,挥一下袖袍,抛下我便扬长而去。
    动作极其优美,身姿这个翩跹。
    
    “……你这是何必惹主上。”虞嫿低声说著,轻轻把我扶起。
    推开他平躺在石榻上,闭上眼,不声不息。
    他怔愣了半晌,叹一口气,将锦衾轻轻盖在我身上,站了会儿便收拾好东西,悄然退去。
    
    石室寂静一片。
    我侧个身,勾唇笑。
    咧著嘴,这个痛啊……幸好以前跟赝狄习穴位,霁雪也教了我一些医药,不然恰不准火候这一咬下去,说不定真会救不活。
    其实,服毒未尝不是个好法子,可是……我又对暗杀舐的大夫没多大信心,要是这些死呆瓜配不出解药,抑或是时间上耽搁了,而我又被毒晕了,想自救都不成。
    
    虽然不确定,我对魅舐的真正价值有多少……
    不过我可以肯定在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之前,决不会轻易让我死的。
    如今……他对我的这番态度,我更能确信。
    
    没想到误打误撞,却让我得到了後的消息……
    只是让赝狄担忧了。
    我,卿湮儿。
    一定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

  “湮儿,张嘴……来喝点药汤吧。”虞嫿斜坐在石榻上,眉目间满载轻愁,端著汤药欲言又止,这麽一个清秀妩媚的男子在为我操劳。
    我蜷缩著身子,抱腿,别过脸不看他。
    
    石门被推开了,一席黑袍的身影,欣长秀美,远远站著看。
    
    “乖,喝一口。”虞嫿小心地捧著药碗,舀一勺,作势过来喂。
    我无声的偏头,也没多想,手一挥,握在虞嫿手中的汤勺被打翻,溅起几滴药汁,眼看就要跌地。
    伫在门处的那个身形一闪,立石榻前,手一伸,汤勺稳稳落在碗里,他缓缓走几步,沈著脸把药碗递回给虞嫿。
    “主上。”
    “退下吧。”
    虞嫿悄然无声的把药碗搁在石案上,侧过脸看我一眼,握紧拳,缓缓走了。
    
    我四平八稳的躺在石榻上,身子晃悠……昏天暗地的被人撑起身子,一丝银发散落在我鼻尖,弄得有些痒。
    “你什麽时候才肯吃药。”
    轻轻瞥他一眼,侧过脸去。
    双手被禁锢在头顶,背部被压迫在冰凉的石壁上,魅舐一只手挑著我的下巴,挑眉说,“其实不喝也没关系……”他暧昧的贴著我的耳,温热的气息呼在我脸上,“只要你还没死,我便能把後翎引出来。”
    
    我仰脸望著他,扯嘴轻笑著,启唇无声的说,“那好,去放消息吧……希望把後引来之前,这里没被乾国和凤国灭了。”
    当我是傻子麽……
    此番把我虏来,弘氰、诗楠一定急得派人马四处追寻打探我的行踪。
    倘若你把卿湮二字放出来,引後翎显身的话,估计在这之前,这暗刹舐已被二国合力捅成马蜂窝了。
    而若是把天命女在暗刹舐的消息放出去,估计不要多久……各国的君王都会把兵力派在西域附近扎营了……
    到时候,暗刹舐就会变成第二个後湮宫。
    
    “卿儿……果然聪慧过人……你若不是少宫主……该多好……”他指尖轻颤的抚上我的脸,红眸流光溢彩,又一瞬间暗淡下来,神色复杂,“你要如何才肯喝。”
    瞥一眼他,我笑起来,很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