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55
《《后湮宫》》

分节阅读_55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70 热度:15
简单,你是知道的。
    他勾魂眼眸危险的一眯,手从後面托著我的头,发丝柔顺的缠绕在他指间,分外显眼,“是我太宠你了,别以为我没脾气。”
    
    我勾唇缓缓笑著,嘴隐约一动,一丝血从嘴角淌过。
    “你!”他手一颤,改为托著我的头,嘴凑上来就要吮。
    用力推开他,闭紧牙关一咬,大口的血涌出来,张嘴有气无力的,动著嘴型,“离我远点……”
    “来人。”他远远的站著,往前探了一步,看我一眼,又止住了。那极美的脸庞浮现一惊慌,丝略有些单薄的唇微启,缓缓说,“把赝狄放下来……”
    血腥腥点点的,浸染著我的前襟。
    “再传鬼医过来……”
    我瞪他一眼,他才缓缓改口,“先派个大夫给赝狄。”
    
    ─────────────────────────────
    
    闭著眼,隐约听到榻前有布料摩擦的声音,一个人悄无无息的站著,把被褥捻好,立了一会儿便走了。
    半晌,竖著耳朵听动静。
    石室里静悄悄的,只有我一人急促的呼吸声。
    
    侧过脸去,对著石壁角落里啐了一口,一个软绵湿乎乎的东西坠进土里,溅起一层沙土。那是一小块的血囊,薄薄的,四方四正的,我爬起身来,动作迅速的拿土掩埋了它。
    
    用袖子蹭鼻子,拿起石案上壶,给自己到一杯水,漱口。呜,这鸟血的味道怪怪的……一时半会儿又找不著其他血代替,幸好舌得伤没好,那鬼医被魅舐那麽一吓,手软脚抖站著,手哆嗦的往我嘴里探了探,开了药被带出去了。
    说起来也怪涔的,幸好我未卜先知及时制止魅舐那吮血的行为,不然这血一尝就改穿帮了……再喝一口水。
    
    “左使者。”门外的少年清脆的声音。
    门轰隆隆的隐约打开一条缝。
    举著杯子,喝一口还没缓过神来,踢了靴子爬上榻上躺下,躬著身子呛得我直噎气,眼泪哗哗的流。
    衣料簌簌声,愈发近了。
    紧紧合上眼睛,摒著呼吸,大气也不敢出。
    
    “湮儿……你睡了麽。”
    唔,没听到,没听到……我睡了睡了。
    一声叹息,一只手轻轻抚上我的脸,触到脸庞上的湿润,指尖抖了一下,小心的将我的脸扳过来,捧著用指心摩挲著,“哭了麽……是不是舌头疼,还是哪儿疼,睡得都不安生。若知道是你,我就是死也不该把你虏来的。”
    哭,我是被你呛的。
    不过你却是不该把我虏来,你那变态主子不好对付啊。猴精似的,哪天想明白了,知道是我耍他,估计“哢嚓”就把一刀我抹了也说不定。
    
    “小时候我也常哭的,可我师兄说大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你是女子……我却不知道该怎麽哄你。”他喃喃的说著,袖袍若有似无的拂过我的脸,凉滋滋的,有些痒。
    别摸了,虞公子……
    
    “师兄小时候待我很好,总会拿一些好吃的东西给我,我也总有什麽都会给他留著……可是现在拿到什麽好玩意却想到的是你。几年了师兄把我一个人抛在这里,自己却走了,光想著我就恨……”
    你师兄是谁……我与他不熟啊,所以虞公子……我唤你虞大爷,你的手别再摸了……豆腐也不是你这麽吃的啊……
    
    一双温热的手,轻触上我的眉,“湮儿……你蹙眉是因为不高兴麽……我做了当初师兄做的事,他把我抛在这儿,而我又把你留在这里,所以你恨我。”
    我不恨你,真的,别再摸了。我快要忍……不……住……了。
    
    “自从师兄背叛主上,抛弃我一人走了後,我便被关起来为师兄受罚……强制学了缩骨功,被遣到青楼和鸨妈学媚术……想逃却总也逃不出去,蛊毒控制了我的身体。师兄逃了,我却要替他背负一切罪名。我好恨…现在光是想著就想杀他…可我却庆幸能遇到你。”
    喷嚏……
    终於忍不住打出来了……浑身舒畅……等等,刚才他说了些什麽……
    在表白麽?
    
    恍神中我却觉得身上有什麽东西压了过来,似乎是虞嫿隔著被子抱著我,他贴著我的脸,温热臊人的气息呼在我耳畔上,“冷麽……抱著就不冷了。”
    等等,停……是你一直摸,还我鼻子痒死了,才打的喷嚏好不好,从被子偷偷探出头,瞥一眼,他青丝柔顺的披了一肩,眼神特忧郁。
    呜,好吧,就让你抱一会儿。
    
    “你们在干什麽……”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

  抱著我的身子一颤,手一松,於是我和我的被褥一起磕在石榻上,好大一个声响,疼得我直哆嗦。
    继续装睡?
    死死闭眼,挺尸。
    
    一阵扑面而来的热气,手肘被人抓住,身子被人使劲提起,下巴被人挑起,“别给我装睡。”
    慌乱的睁开眼,正撞见魅舐眯眼望著我再缓缓移向虞嫿,“孤男寡女的在做什麽……”
    你都说孤男寡女了,还能做什麽……把我关在这里,难道让我天天抓鸟玩麽,
    吃醋啦,你是我谁
    啊呸……
    他那双极美凤目中闪过一丝阴骘,侧身斜一眼虞嫿,
    很奇怪,就那麽一瞬间,
    虞嫿身形踉跄,扶著石壁,最终瘫软倒地,身子可能是应为难受,慢慢躬身蜷缩著。
    
    “你对他做什麽了。”我紧张极了,死死的攥他的袖袍。
    “心痛了麽……”他握著我的那只手更紧了,腰也被勒住了。
    “主上,您误会了。我只是……”虞嫿虚弱的撑著起身,著急的望著我,眼眸里满是心疼。
    “退下。”
    “主上,湮儿她……”
    倏然魅舐袖袍一挥,阴风飕飕,瞬间只见他手定格在那儿,衣带广袖飘飘。
    一声闷哼,
    虞嫿身子撞在门外,石门轰轰的缓缓关上了。
    不愧是,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杀人不眨眼的主子,
    啧啧,好功夫。
    
    糟了,今日没抓鸟……
    血囊袋没准备啊。
    摸头,壮烈的闭眼,咬咬牙,蹙眉装个样子。
    他挑著我下巴的手微微一用力,把我的脸扳回来,一个粗暴的吻落在我的唇上。
    不是吧,这都行……
    死踹,蹬脚……踢踢踢……
    他拽著我的手肘往後扳,我往後缩了一缩,身子却抵在了冰凉寒意的石板上。
    “怎麽,还想死麽……我不会再如你的意了。”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轻声说著,温热的气息若有似无的拂过我的唇。
    娘的,耍流氓。
    
    他修长的手轻轻滑过我的脸,来到唇上,摩挲著,“我不该把你留在身边的……我要把你怎麽办……杀了,送出去,还是把你弄傻了变成我一个人的……嗯,说话啊……你不是应该早就好了麽,为什麽不说话。”
    他的唇又压上来了。
    昏沈沈的,身子软下来……不对劲……
    胸口闷闷的,一丝丝冰凉的气息悄然传来,一瞬间清明了不少。
    ……是寒玉。
    男儿身的那段日子,都快忘了它的存在了。
    攥紧寒玉,
    深呼一口气,牟足了劲推开他。
    
    他的银发只是松松的挽著,身形晃悠,後退了一步,顷刻间银丝散落垂在肩头,他指间勾起一缕发丝玩弄著,然後缓缓抬头,狠狠盯著我,蓦然莞尔一笑,妩魅惑人的笑声穿透石壁响彻起来,在石室里回荡。大风吹得泛著银色光泽的发丝在风中四散,与那黑色的衣带一起缠绞飞扬。
    这哪儿的风啊……
    怪了,阴飕飕的。
    他怎麽了,也很怪啊。
    他轻笑著,长眉细眼,说不出的妩媚,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我後退著,想缩到墙角。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把我搂在怀里,扯开了衣袍,手就这麽探了进来……我木然……怔了半晌,才想起要挣扎,可是才发觉身子软软的,胸口闷得慌,他一阵摸索我差点要瘫在地上了。
    啊啊啊啊啊
    我就觉得哪儿怪了,猛地想起,我变成女儿身了……
    一发病,对男人没抵抗力了。
    彻彻底底的打击,和他?!
    死都不要!!!!!!!
    
    他的手探进衣袍里,沿著我的背脊一路滑下来,温热的身子贴著我,烫得我脑袋昏沈沈的,娘的……你以为就你会耍流氓啊。我狠劲一上来,血气冲进头顶,想也没多想就伸著手有样学样的往他身上摸了一把,呦……这个滑的,肌肤光泽细腻……
    他一怔愣,
    我也呆住了……刚干了嘛……
    
    我这个病又犯了。
    
    趁他没回过神来,趴下……默默的爬……
    脚被拽住了,
    一阵天昏地暗,他手微微一用力,我就被抱起抵在石壁上,衣袍彻底滑落……
    “你要干什麽……”我挣扎著,也不顾舌处的伤口,喊著。
    他身形一震,不理会继续头埋著我肩窝,边吮边解自己的衣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软了。
   
   “放了我,求你。”其实也没什麽,吸阳气还能补阴,说不定拿他当个药引,以後还能强身健体,练个神功什麽的……可是和他不熟啊,他今日发疯癫,明日会不会把我就地解决抛尸啊。
  他很快重重落下的吻堵住我的话,手缓缓从腰间滑至股间……
     “死变态……”我大吼一声。
    他身体不由得一颤,恍神的抬头望著我,急促胸口起伏,那双迷蒙的红眸也渐渐清明起来。

    石室里寂静一片。
    他伫在我面前,静静的立了半晌,弯下身子,勾起地上的袍子胡乱披了,便踉跄的走了……
    汗,我说什麽来著,这是典型的吃完抹嘴溜人的。
    幸好,还没被吃干净。
    
    “左使者,您……您不能进去。”一个少年清脆的声音。
    一阵衣料摩擦的簌簌声,
    身子被人从後面搂住,一个还依稀带著体温的长袍小心的裹在了我的身上。
    他的手抚摸著我的脸,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听起来是虞嫿,“湮儿,主上刚刚那样子……怕是练绝情蓦然功练得失心了,这会儿清醒了应该不会再难为你了。”
    是麽……
    绝情蓦然功?
    不是因该绝情绝义麽……
    怎麽……发了疯似的摸摸舔舔亲亲……叫滥晴色狼术……还差不多……
    
    唔……
    好难受,
    身子闷得慌,
    全身瘫了似的,没一点气力。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