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58
《《后湮宫》》

分节阅读_58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43 热度:13
  ————————————————————————————————————————
  宝塔镇河妖

  “姑娘,该为泉大人诊治了。”
    “请带路。”
    水榭楼阁,清幽雅静,一路上沿著小道转了几个弯,才在一间陈设精雅的殿阁前停住。
    迈进一步,沈思了片刻,又把脚缩回来,後退一步。
    仰头,观望。
    “这就是梓泉大人的住处,姑娘请。”侍女做了个手势,把门轻轻打开。
    身子僵著不动,呆愣著望著寝殿上的匾,三个镀金大字,“梓进城”。
    梓进城……梓……进城?!
    一个男宠的寝殿叫紫禁城……寒……
    昨日来时还没察觉,今日看时还真震撼……
    
    进了大殿,便见梓泉穿著一身淡雅的素衣,在案上抄写经书,脸庞沈静闲雅。他见我进来便轻笑著,搁了笔。
    俩人寒暄了一会儿,便履行每日三次的例检。
    他的病来得很莫名,所以我也不敢乱开方子,只弄了一些条理经脉补气养神的处方。他接过药方轻扫了一眼,便递於侍人去煎。
    “我是知道自己这身子的,平白连累了很多大夫,姑娘也不必勉强,若不是这几日朝中传来消息说四国间会发生战乱,我早就偷偷把姑娘送出去了……”他捧著茶,吹了一口,也不急著喝,只是望著我笑,春风和煦的,让人也暖暖的。
    咦……回神……
    他刚说什麽?!
    四国战乱?也就是弘氰他们现在三国联盟起来开始向巽国宣战了?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也就是说,我马上可以见著亲亲狐狸、诗楠和霁雪了!
    
    “现在边界乱得很,姑娘还是不要轻易出宫,毕竟宫中还是安稳一些的。”他轻笑著,挽著袖子,取玉管羊毫沾了墨,又一板一眼的抄起了佛经。
    我忍著胸口传来的阵阵狂喜,扫一眼案上的经书,转移开话题,“泉大人,信佛?”
    呃,似乎问了蠢问题,
    这儿的人不信佛,难道还信伊斯兰教、基督教麽……傻了吧湮儿……
    他微一愣,清秀的笑容里夹杂了点难言的苦涩,“以前不信这鬼怪神论的,不过後来发生了一些事,不得不信了。”
    咦……不懂……
    不过可以装懂。
    
    “泉大人这病是什麽时候开始得的?”或许是应为久病不治,无人能医才让他行善,将希望寄托在佛教上面。
    “一觉醒来便是这样了。”他放下笔,淡淡的答。
    一觉醒来?
    这一觉睡得还真奇怪,能把一人睡得病痨缠身。不过也奇了,他这病时好时坏,病的时候喝口茶手都不听使唤,好的时候还能正儿八经的抄佛经。
     “泉大人,是什麽时候搬来皇宫的?来之前可有好好治……”或许是被庸医开错了方子,一顿乱医,才弄成现在这样子,既然外头动荡我也无法溜人,他人也不错,干脆帮他医治好得了。
    “我一直都在皇宫。”
    咦!!不可能,他们不都在传巽王是最近这些日子才得一美人,宠爱万分,怎麽可能是一直都在皇宫……
    骗人。
    “不瞒姑娘,梓泉之前只是一名伶人,在宫里很少露面,後来一场大病便病与废人一般,就连以往唱的词曲儿也忘了。”他惨淡一笑,笑得让人从心底里心疼,“其实梓泉只想离开宫,就算没几日活了,也想出去过一段逍遥的日子……可是後来却在宫里遇到了巽王。”
    所以干柴烈火,爱情燃烧得一发不可收拾?
    不过看他那样子,似乎并不开心……或者说并不爱宠他的巽王。
    唉,害得我还以为是後,
    专程跑来巽国送死。
    
    “如今一个即将死去之人,平白无故连累这麽多……不过姑娘放心,梓泉一定想办法送你出去。”他捧著茶杯轻笑著,白皙修长的指若有似无的顺著杯沿滑著,清闲自在的模样。
    叹一口气,
    这人挺可怜的,回去好好回忆一下霁雪的师祖那本医书,看能不能医他这种怪病。
    突然一阵药香袭过来,梓泉便站在我面前,笑得淡如茶温如水,清澈的眼眸里似乎有什麽闪过,让人抓不牢,握不住。
    “姑娘这般年轻,医术似乎也有造诣,为何不医好自己的脸……胎记的颜色这般鲜豔,似乎……沾些水就能抹去一般。”一只冰凉的手抚上我的颧骨,带著点水的湿意,茶的芬芳,细细摩挲著。我一惊,拍了他的手便往後退。
    他收回手,望著手发了一会儿愣,讪讪的笑著说,“是我逾越了。”
    好险……
    这个人,似乎也不可小瞧。
    若是他此刻手上蘸的是油不是水的话,那我便该现形了。
    “泉大人有所不知,我生来便很丑,这脸上的印记与生俱来,怕是最好的神医也弄不去的。”我有些嗤笑的说。
    他闻言一愣,呐呐的说,“是麽,若是在我们那里,一会儿便能好了。”
    啊呸,你当时激光治疗啊,这是古代…老兄……这胎印若不是画上去的,霁雪都没法子去掉。
    你那儿这麽好,为什麽还医不了你这病痨子。
    咦……他不是说,自己一直是在巽宫麽,“那里”是指哪里啊?
    他似乎也有所察觉,清秀的面庞有丝慌乱,突然冒了一句,“姑娘来了两日了,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任悯碧。”
    噗,他身形一抖,握著杯子的指发颤,杯茶水呛得咳了起来。
    我眯眼看他,怎麽很怪麽……
    他低著头,勾唇浅笑著继而若无其事的挥手唤来侍女,“这茶太烫了……换一杯。”
    切,毛病……这茶喝了半个时辰了,这会儿才觉得烫,我看他是病得不轻。
    ──────────────────────────────
    
    迷路了。
    出恭都可以迷路……果然侍女姐姐指引的路不可信……
    弯弯曲曲的石子路走个没完没了,似乎离“紫禁城”越来越远了,可这附近一个侍人都没有,古怪的很……
    
    夕阳如血染,池水映殿檐。
    隐约见柳絮深处有一处殿,提起裙摆,踏著轻碎的步子疾奔。
    咦,似乎里面有声响传出……
    我摒住呼吸,将耳朵贴在门处,细听。
    
    “平日里一个个夸夸其谈,朕身边却没一个真正能干的,找个後翎……这麽久都没动静。如今弄得三国联合起来讨伐巽国。”一个勃然大怒的声音,还夹杂著类似木案轰然倒地的声响。
    
    “皇上息怒,我国兵力强大,就算玄国联合凤、乾二国也未必能胜。”一个苍老的声音颤微微的响起。
    呸,马屁精……我就不信三国联合起来攻打你,还会必输。
    
    “哼,且不论此战胜败与否,梓儿的身子是不能再拖了,朕命你们在最短的时间内一定要给我活抓後翎,找寻长生不老术,魅舐……”
    “臣在。”
    魅舐?!
    啊啊啊啊啊啊
    趴在门上的身子一软,身形一踉跄,便磕在了地上的铺的石板上……这个痛痛痛痛…
    “谁?!”
    “谁在外面?”
    怎麽办?
    ─ ─|| 蹲下……爬……
    殿门吱的一声,开了一道缝。
    突然,颈脖处的被人一揪住,一个淡雅风姿卓越的身姿挡在我前面,他回头瞥了我一眼,束在身後的手,作了个“快闪人”的手势,便淡定的整理衣襟,抚顺袍子,抬头对著殿里人说,“是我,梓泉。”
    那一刹那,柳絮纷飞,他素衣翩跹,我恍若看到了仙人。
    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磕头。
    他一声轻笑,一只白靴子踏进门槛,殿门悄悄的掩上,却没完全合上。
    
    “梓儿,你身子弱,怎麽又擅自出来了。”巽王有些无措的声音,淅淅簌簌的衣料磨擦声。
    “走开。”清冷的嗓音,柔弱却不乏坚韧。
    咦,两鸳鸯打假麽。
    继续爬回去看……似乎有好戏。
    透过门缝,看到神情各异的文武官员,一个个诧异,震惊,了然,摇首叹息……
    
    “梓儿,身子要紧,别气坏了。”巽王伸著手,强搂著梓泉的腰,作势要把他抱坐在龙椅上。
    梓泉苍白著脸,用力把巽王推来,伸出胳膊,哆嗦得指著他,“我这烂身子死了倒好,你为什麽总是要去招惹别人,弄什麽药方、长生不老术的我不希罕。”
    
    大殿上的文武官员们,头垂到快低到地上了,只有站在角落里魅舐背抵著壁,环著手,晓有兴致的看著,像看戏一般。
    
    巽王蹙紧眉头,刚毅的脸上明显的看出恼怒和哀伤,“想死……朕不会如你意的,朕要让你陪著一辈子。”话刚落,便猛地一拉把梓泉打横抱了起来,走向殿外,“摆驾,回寝宫。”
    梓泉一阵挣扎,喘著气,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血气,“放我下来……放……我操你,H你全家十八代,变态放我下来……”
    
    秋风萧瑟……
    寒一个,
    他说什麽……这麽一个神仙一样的人,知礼仪清雅的一个温柔男子,居然能吐出这麽牛的话……操、H、变态,分开来看没什麽,但被他说出来却字字珠玑,经典啊。
    等,等等等
    我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了,那就是……
    
    我连滚带爬,扑的一声跪在地上,“请皇上放了梓泉大人,他身子弱不能太过操劳,而且再过半柱香功夫,泉大人就该泡药浴了。”
    “你敢挡朕去处。”
    “草民不敢,只是这次药浴七日为一疗程,若不及时,前面几日便前功尽弃。”屁一个,其实只有去痒祛痱的作用,不过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这时候说。
    “罢了,若是治不好或有闪失,哼……”巽王将梓泉放下来,危险的眯眼瞪我一下,拂袖而去。
    “皇上且慢。”一声魅惑到了极致的声音响起。
    我背脊顿时寒飕飕的,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魅舐尚有何事?”巽王止住脚步,目光凌厉得扫了过来。
    魅舐徐徐走来,轻柔不闻声响,那双眼眸灼热的扫一眼我,讥讽的轻笑,“这就是泉大人的民间大夫麽……我想……”他目光专注的望著我,含有深意的说,“那泉大人一定会好起来的。”
    身子僵化,头皮麻麻的,不是吧,这死变态居然能认出我来。
    “魅舐为何这般说?”巽王来了兴致,目光也刀子似的探究过来。
    “臣与她有过交集,她的医术确是不错。”他勾唇笑著,勾魂摄魄,“臣一定不负重托,加紧找寻长生不老术,也愿梓泉大人的病早日康复。”他缓缓後退,极美的凤眸带勾似的死死盯著我,“……臣先告退。”
    浑身一抖。
    这个变态怪了,为何不告诉巽王我的身份,然後抓起我引後出来……著实奇怪……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