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59
《《后湮宫》》

分节阅读_59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50 热度:14
    “今日便这般,散朝吧,还有……你若当似魅舐说得那般医术高明,朕自有赏,不然……哼……”巽王狠狠地拂袖而去。
    “摆驾回宫。”死太监的声音尖声尖气的叫著。
    头晕沈沈的,满脑子乱七八糟的。
    我转头望著摆驾而去巽王身影和四周疏散而去的文武官员,沈思了片刻,最终拉著梓泉来到一个寂静之处,紧攥著他的袖袍,死盯著他的眼眸,深呼一口气,试探的问,“天王盖地虎?”
    他眼神先而迷蒙,再清明,然後震惊,被我拽著的袖袍哆嗦得抽筋似的,半晌才作梦似的,缓缓启唇,声音不大,却异常清晰,“宝……塔……镇河妖。”


  梓泉

  我紧攥著他的袖袍,死盯著他的眼眸,深呼一口气,试探的问,“天王盖地虎?”
    他眼神先而迷蒙,再清明,然後震惊,被我拽著的袖袍哆嗦得抽筋似的,半晌才作梦似的,缓缓启唇,声音不大,却异常清晰,“铁……塔……镇河妖。”
    一时间热泪盈眶,哥们儿,咱找到组织了。
    两两相握的手,这个紧啊……
    果真是……
    ─_─|| 你穿我穿大家穿,oh yea!  
    
    “我二零零七年穿,梓泉你呢?”
    “二零零七。”
    同胞,二零零七,遭殃的一年啊,两落难兄弟泪淌满面。
    “我湘乡人士。”
    “上海。”
    “我,大三,猪叫大学。”
    “大四,清华。”
    ─_─|| 大时时彩实战专区的,比我大一届,还是高材生……
    於是自卑感油然而生成恶胆,我推他一把,插著腰,粗声恶气的说,“走,泡药浴去。”
    他踉跄一下,侧著身子,又执起我的手,固执的握著像是怕我会甩开他似的,“一起去。”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起去?!
    参观他沐浴,巽王不拆我的骨活剥我的皮清蒸了我喂魅舐吃了才怪。
    他死死盯著我的眼睛亮晶晶,雾蒙蒙的……
    顿时泄气,怕了他了,走吧。
    其实这小男娃儿也忒可怜,好好的国家栋梁之才,穿越了就成一男宠了还一身的病,不过我也好不到哪儿去……还是一不男不女的人妖。
    
    ─────────────────────────────
    雾气缭绕,青丝凌乱的浮在水面上,一丝一缕缠绕在木桶沿口。如白脂般的肌肤泛著红晕……真是美男沐药浴图…… 
    要流鼻血了。
    用袖子捂著鼻子,用手小心的往木桶里撒著药。
    “梓泉,你老实告诉我,这病到底是怎麽得的。我琢磨著,你这身子虽弱但脉象一不是中毒,二不像是长年累月……”
    “我有知觉时便是这样了,这身子动起来著实费力气,有时想伸左手……偏偏右手却在动,本不是自己的身子如今强行著支配它做事情,偶尔气竭就会吐血,想想便觉得慌神,可是却又没法跟他人说。”
    所以……脉象才这麽古怪……御医、大夫们怕是想破脑袋也始终找不到这病的根源,无法对症下药,於是便被斩了。
    浑身一颤,脖子缩了缩。
    “任悯碧,你身子都没出现我这种反映麽?”
    我摇头,挽著袖子又舀了一瓢热水添进木桶里。
    他笑著说,“那就奇了,你这具身子倒是专程为你订做的似的……或者你的灵魂根本就属於它。”
    寒毛直竖,吓得我把瓢扔了,溅著水花四溢。
    “你你你别瞎说,说得我跟那孤魂野鬼似的,找这具身躯找几千万年……终究找到……於是……穿越……心满意足的俯在了它的身上……呸……”
    他摸一把脸上被溅的水,好脾气的说,“事实或许还真像你说的……对了,你丫真的是长这副模样麽……话说回来,穿越的哪有你这德性的……”
    ─_─||他真的是梓泉麽……
    他真的是清华高材生麽……
    说话咋这般缺德啊。
    
    斜他一眼,我好笑的说,“你不是用蘸了水的手试探过麽,胎印去不掉……我命没你好,附在了丑女身上。”
    “真的假的,原本我还想过几日在御医那儿讨些卸易容的药水,油之类的。”他枕在木桶上的胳膊一用力,游了过来,水上荡起波纹,他抬起头望著我,睫毛浓而密轻颤著,那双雾蒙蒙的眸子也透著怜悯,“……这些年来无缘无故的遭罪了,我若是早些遇著你………唉…遇到了又怎样,早些日子我也过得生不如死。”
    我诧异的望著他,
    他眉宇紧锁,泛著淡然的哀愁。
    梓泉,怕是在宫中也不好受吧。
    现在还好,有巽王宠著,但也确是个宠男,要做那断袖之事。
    以前却是个伶人,在这深宫里,怕是遭受的罪也不少,少不了被逼著做一些难以启齿、不愿做事。
    
    叹一口气,
    执起他浮在水中散乱的青丝,梳理著,故作轻松的说,“瞧你,被我一糊弄就犯傻了,想我这穿越的怎会比你差,我这皮囊可是会迷倒众生的。”
    他轻笑一声,“真的?”
    “真的。”
    我深呼一口气,蹲下身子,与他齐平,缓缓的说,“梓泉,我是卿湮。後湮宫宫主後翎的女儿。”
    他一愣,水波粼粼,浮光掠影,极静中透出流动的光华的美丽容颜。“……对不起。”
    啊……
    为什麽和我道歉。
    “若不是我病痨缠身,巽王也不会听信玄王的教唆去灭後湮宫,找长生不老术为我续命,如今……让你流离在外。”
    原来,怒冠灭後湮,只为红颜命。
    多可笑,亦可悲。
    若是後翎出事了,怕是要我灭了一国,我也会去做。
    舒一口气,真是红颜祸水。
    挽著袖子,将手探进去试了一下水温,又加了一瓢热水,顺势掐了他一下滑润细腻的脸,他一愣怔,等回过神来,白皙的脸上就留下了两点红痕,煞是养眼,我斜他一眼,忍著笑意说“都是巽王做的,不过看在源头是你的份上……掐你一下……咱们两不相欠……不过就算逮到了我娘亲,他也不能如愿以偿,因为这长生不老术只是南纳人的修行之术,普通人练了也没啥作用。”
    
    他深呼一口气,眉目舒展,轻笑著说,“……南纳?湮儿知道的可真多。若是他真弄到了我也不会练,湮儿放心,有我在定是不会让他再做伤害後湮宫和你娘亲的事了。对了……你这次来是寻咱娘亲的麽?”
    娘亲?
    别喊得这麽亲切……是我娘亲不是你娘亲,你要喊她伯母……呃,或许是伯父─_─||
    寒一个,真够乱的。
    “上次玄王说巽王在宫里藏匿了一美人,疑是後翎。所以我便过来寻。”
    “不可能”他冷冷道,“玄王那家夥见过我,我分明一男子,他不可能把我和咱娘亲弄混。”
    我心中一颤,想著玄王在凤国大殿说的话,一阵心寒。
    玄王说,“巽国近日出现一位绝色,巽王十分宠爱,我疑是後翎,便遣使者去巽国,却没想到巽王不顾礼仪杀了使者还扬言说要灭了……”
    玄王说,“……只要我们两国合作,必能抢回後翎。”
    玄国……
    指尖深深陷入掌心,攥得手生疼。
    好个精明的玄王屡屡虏後翎不说,挑唆巽国灭後湮宫,如今又挑拨凤、乾二国联著起来攻打巽国……我看他是虏後翎是假,怕是想借机弄个乌烟瘴气,完成统一大业,再夺美人,练长生不老术。
    “湮儿,你这是做什麽……手都出血了,快拿些药膏敷上。”梓泉蹙著眉,蹲在木桶里伸著胳膊舀来温水,细细吹著,帮我清洗伤口。
    我眼睛很亮,望著忙碌得梓泉,我眯眼笑得特欢畅,暗思量,玄王你个死老头……如今我们俩穿越,不信弄不垮你。
    “玄王也忒不是东西,我也很久没活动筋骨了,湮儿就算你不说,我也要为咱娘亲解这一口恶气,巽王那自不用说,我也有他好瞧的。”
    寒……
    谁是你娘亲啊。
    他笑眯眯的用手捋著湿发,“我一醒来,孤身寡人的。正巧你有娘亲……别小气,分些母爱给我吧。”
    噗……
    差点没被口水噎死,得,以後分些夫君给你使唤,免得你也缺少夫爱。
    “梓泉,我一直想问你……”
    “问吧。哥哥我有问必答。”
    摸摸头,笑得悻悻然,後退了几步,觉得安全了,才抬起天真无比的有胎记小脸蛋说,“我不腐女麽……一直想问,这躺在下面的疼麽……嗯,疼不疼?”
    他一呆滞,脸刷的一下红了,蒸虾子似的。
    哗啦啦的水响,他从水里站起来,哆哆嗦嗦的指著我,“你给我过来,非揍你一顿不可。”
    我嘘的吹声哨,用欣赏的目光浏览著临风玉树似的好身材,白皙欣长匀称,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不错。
    他一滞,勉强站稳了,大大方方的站直,“尽管看,反正这身子不是我的,不妨多看看。”
    我笑笑,作势伸出狼爪子,“哥哥,我长得这般丑,又没人要……干脆让我摸摸得了,反正这身子也是别人的。”
    近了,近了。
    紧绷细致的肌肤近在咫尺。
    他站得挺直的,只是底气不足,後退著便砰的一声,缩在水里,只见那秋水深潭一样的眸子还露在外面。
    我笑岔了气。蹲在桶边起不来。
    他虽暗恼著,也笑眯了眼却仍旧不敢出水。
    半个时辰後,
    一个时辰後……
    “湮儿。”
    “嗯?”
    “湮儿……水好凉……”
    “哦。”我仍旧蹲著不动。
    “湮儿,我皮都泡皱了……水好凉……我,你出去……我要起来穿衣服了……”他浮出水面,清澈如秋水的眼波,无辜可怜兮兮的看著我,“皮……皮皱了。”
    唉,揉揉酸涩的眼睛,出去,关好门。
    我笑得满地打滚。
    梓泉……
    这穿越的哥们,真是块宝。
    

  天命女重现

  月朗星稀,清淡的月光下,庭院里树影斑驳,鬼影憧憧。
    一个路痴找地儿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要晚上摸黑找……真是要人命。
    话说回来我的卧房到底是被安排在梓泉寝宫的东侧还是西侧的第十三间?啊啊啊啊 ……抓头……这东边到底是哪边?小学老师教过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可是站在树下,右边就是东,若是我侧转身子,那东不就又换成西了麽……死命抓头……
    月朗星稀……
    对了,看星象,找北极星。
    寂寥的夜空,月亮圆圆的,金灿灿的……吞口水,挺像月饼的……使劲敲头,疼得龇牙咧嘴,继续仰望……星稀了一点,书上说最亮的就是北极星……三……三五个贼亮,得!都是北极星。
    垂头丧气,
    梓泉寝宫还真大。这,这这……一出来就找不著地方了……奇了,偌大的寝宫晚上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