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63
《《后湮宫》》

分节阅读_63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10 热度:11
   帐篷四周寂静无声。
    弘氰转著腕子扣著我的手,却不敢用力,闷声说,“那老色鬼还不知道打什麽主意,灭後湮宫,再四处搜集美女……若是让他知道你是後翎的女儿……”
    “我便是要让他知道我是卿湮。”
    “你……”
    “弘氰住手,你把湮儿弄疼了,她这麽做自有她的道理,何况还有我们二人在,那老头也使不出什麽手段。”
    还是,诗楠为人体贴……
    诗楠清澈的眸子望我一眼,眼中的宠腻多得都快要溢出来了。
    弘氰失笑,死死搂著我,柔软的唇贴在我的上面,犹豫了一下,轻轻咬了会儿,“不要玩过火了,知道麽……毕竟那老不死的是玄王,在他的地方我怕你会吃亏。”
    吃亏?
    放心,那老家夥没几日风光了。
    
    ──────────────────────────────
    看著诗楠和弘氰这麽一前一後的出去,衣袂飘飘,好不动人。
    诗楠一席紫莲闪缎袍,襟摆上绣著银色流动的花纹,精美无比,整个人像是一轮温润的月亮,像是柔和的清风,光是远远看著就令人说不出的舒服。
    他立了一会儿,执著玉扇,站在月光下远远向我伸著手,白皙的指尖,似乎泛著盈盈的光晕……真是美呆了……
    我不理会众人诧异的目光,挽起稍嫌宽大的白袍,嘘著口哨,特流氓的跑了过去。他到不大在意,脸上漾著温柔的笑意,把我抱了个满怀。
    一声轻笑响起,
    弘氰走到我面前,蹲下身子,月光洒在他秀长的发丝,愈发美得不似凡人,“离了我们这麽久,越发不正经了。”
    他帮我把袍子抚顺,稍嫌宽大的袍子在他的巧手下,似乎合身了一些,他仰头望著诗楠,“湮儿一直没长麽,怎麽我以前的袍子她还不能穿。”
    怒……
    你才没长呢。
    “她长了不少了,以前才到我这儿,现在都快到我胸口处了。”
    “是麽……”
    “嗯。”
    “也是,你不说我还不觉得,她身上也长了些肉……”
    “……”
    
    寒一个,这两个人是打算去玄王帐篷麽,怎麽著一路上探讨的话,像极了集市上买菜的大婶,只差没说……
    “你说,这冬瓜长得怎样?”
    “这菜长得不错,愈发大了。”
    “是麽,也是份量够足,将就一下晚上就吃它了吧。”
    
    哆嗦一个,浑身汗毛直竖。
    
    “乾王、神官大人有请,玄王在里面设宴,恭候已久。”一个太监模样的俊俏的人,低眉顺眼的说。
    娘的,完全忽视我,
    哼……
    甩著袖子,我淫笑著拿眼直勾他,小样儿……
    
    诗楠不理会那厮,只是无奈的望著我笑,“别闹,湮儿。”
    弘氰望著我那流氓样,再瞟一眼,那个有分姿色的太监,铁青著脸,手一挥,便把那家夥推出去老远,那可怜的小太监在角落里,被人扶起,可怜兮兮的。
    啧啧……
    被摔成这样,挺疼的吧。
    果然借刀杀人这一招,很有用。
    只是弘氰这把“刀”未免也太锋利,以後还是少用它。
    “湮儿……”弘氰低头仿若无事的整理著衣袍,他今日来时换了一件黑色的袍子,反复的式样,衣摆襟口都绣著金色的滚纹,他沈思了片刻,“湮儿,我这一身整洁了麽。”
    我忙把虚著的眼从太监身上收回,正儿八经的望著弘氰,忖思著,“挺好的。”
    他颔首,一脸沈静肃穆,拽著我的手便往帐篷里走去。
    
    啊啊啊啊啊啊
    强……
    弘氰乃强中高手,佩服佩服。
    要气势有气势,要媚有媚气……上得了床上,下得了战场……轻轻点,哎呦……我的手……断了断了……

  —————————————————————————————————————————
  “民女拜见玄王。”
    玄王……
    虽然上回在凤国神殿见过他,不过这会儿再见他,还真让人涔得慌……这男人眼眸带勾似的,被他色迷迷的盯著……挺不舒服。
    “想不到,世上还有如此绝妙的佳人。”玄王声音中夹杂著些许兴奋,他缓缓走来,身子有些发颤。
    刹那间,黑袍翩跹,金色滚纹微微荡起纹浪,弘氰转身不动声色地挡在我前面,“玄王此番设宴所谓何事……若非只为看美人……”
    玄王搓著手,讪讪地说,“当然有要事要商议……想不到凤国还有如此倾城倾国,宛若瑶池仙子般的绝色美人。”
    怒,说来说去不回到美人上了,服了他了。
    倾城倾国……瑶池仙子……
    恶寒,我还是一女流氓,你信麽,不过比起你来我差远了。
    
    我不留痕迹的躲过玄王的视线,将手轻轻搁在诗楠的手中,徐徐站了起来,“民女不是凤国人……”一眼深意的望著玄王,勾嘴笑著,“我是遥国的。”
    诗楠握著我的手微一抖,十指相扣,虽然眼中有疑问,却依旧温和的笑著。
    “遥国的……莫非……”
    我眼中笑意愈发浓了,轻启唇,“我的娘亲比我美上千倍,她是後湮宫宫主……後……翎……”
    
    突然帐篷外喧嚣一片,火把亮澄澄的,帐上人影憧憧。
    淅淅簌簌的脚步声,一个士兵跪在帐外道,“报!抓到一名巽国奸细。”
    玄王收回巡视在我身上的肆无忌惮的目光,挥著袖袍一脸不耐的说,“带进来。”
    一个人被众人压著进来了,头发散乱,看不清容貌。
    其中有一个士兵踢了他一脚,从他怀里掏出一张破布递给了玄王,“王,请看……这是从他身上搜到的。”
    玄王眉头紧蹙,拿著破布左颠右翻的看了半晌,迟疑了一会儿递给了弘氰,“神官大人,懂得颇多……看看,这是什麽神语?”
    咦……
    神语?
    我顿时兴趣大增,踮著脚,仰首斜著眼望去。
    这鬼画符……挺熟悉的……
    诗楠笑著,用玉扇把那块布从弘氰手中挑了过来,抚顺拿来给我。
    
    细细摩挲,那块羊皮布上,似乎是用字符拼成的怪异的图案……这图案是什麽我倒是不清楚,只是这字符,有点像字母,咦……倒著过来,拼起来就是……Dear Yan I want to tell you
    啊啊啊啊啊
    I want to tell you?!!
    My god! 我揉揉眼睛,这是English……
    老娘我至穿越後,就再也没见过这鬼东西了,以前恨之入骨,今日见它倍感亲切哇!
    手这个抖……筛糠似的。
    
    “湮儿,你看得懂?”弘氰凑著身子贴紧我,极美的凤眸望著那块布,再望著我眼中有些疑惑,不过更多的是信任。
    诗楠风姿卓越的叩著玉扇,如玉的面庞上一片平静柔和,却被我看到了里面对我的一丝崇拜。
    我这得意儿的笑啊……
    “湮儿……”诗楠美男也开口求我了。
    我虚一眼,望著我色迷迷的玄王,沈住气,再细细看了一下羊皮布。
    
    汗,有没有搞错……除了第一句,其他的我还真没把握,这死梓泉仗著自己是清华高材生啥生僻的单词都往上面摆,这什麽鬼东西有一百九十八万,啥有九千六百五十二……对了horse是马……马匹有两万三千匹……那上面就应该是枪矛什麽的了,抓头……看不懂了哇。
    ……怒,真想撕了它。
    镇静……
    深呼吸,吐气。
    我抬著头忍著嘴角的抽搐,绽著绝美的笑容说,“这是巽国使的花招,此番乃天诅符,上面写的是,此羊皮若置於乾、凤、玄三国的营地里,那麽三军作战时士兵将萎靡不振,神志大乱,终将败兵。”
    
    砰的一声,玄王怒气冲天的将案上食盒挥在地上,“好一个巽王,夺美人攻後湮宫,如今又使这种诡计……”
    滑腻的翡翠鲍片就著浓郁的汤汁摊了一地、酒脯珍珠丸滑溜溜的滚了出来……怪可惜的。
    吞口水,
    我上前一步,不慌不忙地说“民女有办法破解,不过请玄王将此奸细赏给我,巽王虏我娘亲,灭我後湮宫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这奸细……我要让他求胜不得求死不能。”
    
    玄王望著我笑得这个欢畅,“好,好,美人的一切要求寡人都应允。”
    寒一个,
    死色鬼,你当著我家两大美人之面还如此轻佻,调戏我……老家夥,你死定了,没几日好日子活了。
    
    ──────────────────────────────
    
    凤国营帐里,寂静一片。
    狐狸一脸警惕略的望著眼前已经被松绑的巽国奸细,我大大咧咧的坐在软榻上,枕在狐狸肩上,抓著毛笔……搔著头……
    诗楠在一旁儒雅的挽著袖子,慢条斯理的磨墨,脸上漾著笑意。
    
    我想了一会儿,咬著笔在一块新的羊皮上写了几行乱七八糟的东西,伸个懒腰起身就想交给那人。
    咦……走不动,偏头一看。
    怒,被弘氰拽著我的袖子。
    
    弘氰哼了一声,拿起羊皮仔仔细细看了一番,秀眉蹙著一脸不乐意的递还给我,虚我一眼,“给你那梓泉大人写信,真不懂你们二人传来传去在写些什麽。”
    我特流氓的笑,捏著他的下巴,顺手抹一把……唉呦呦…这个滑腻……
    
    “美人,你看吧……好戏就要出场了。”
    
    
    次日。
    
    传闻巽王犯病,众百官百姓为巽王祈福……很多祈福的手抄卷流落广泛流传。
    
    三日後。
    巽国境外夜空徒然有许多亮光,乾、玄、凤三国的营地上空也悬浮了几盏类似灯笼状的东西,被弓箭手射下来後,发现每盏灯上都画著的相似的字符,众人百思不得其解,最终被人一语道破,巽王病重,此举只是为感动上苍,为王祈福。三国众武将商议,趁巽王大病,朝政动荡七日後攻城。
    
    凤国营地
    “禀报神官大人,奴才们又射下几个破灯笼。”一个小太监跪在地上把盒子里的东西举在头顶。
    我满天欢喜的从太监手中接过东西,翻来覆去的看,戳戳小太监的肩说,“记住,这叫孔明灯,不叫破灯笼。”
    “……是,是,奴才知错。”小太监躲又不敢躲,一个劲的拿眼虚向弘氰。
    弘氰拿著剑细细的擦著,瞥了一眼,随意的挥一挥手,道,“知道了,退下吧。”
    “唉,这东西来来回回都一个样,你们也别忙活了,歇著吧。”诗楠随手翻一页奏折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